第91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3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我好歹是二老爷的继室,我何时会怕她一个大老爷的小妾?”严氏面目狰狞,那薄薄的嘴唇,尖锐的腮帮,顿成了一个极品母夜叉似的,大有一副见人就咬,见人就骂的架势。

    重重推开了筱萝,严氏眸中的怒火愈发旺盛,“筱萝姐儿,这是大人的事儿,不许你插手!”

    你叫本小姐不插手,本小姐还很乐见其成着呢,捉奸捉奸,这是最好玩的把戏呢,怎么会错过呢。

    严氏后面跟着的,竟然是十多位姨娘们,都是外府沐伐的妾侍,如果二叔沐伐娶了沉香,那便是添了第十八位妾侍,若是娶了东方雪嫣,啧啧,那就是第十九妾侍,这也太能够享受艳福了吧。作为大哥的沐展鹏也不过才八房罢了,这做弟弟的却是十七八九九房,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过这话也形容得不够贴切,应该说小巫见大巫。

    等一众姨娘们入了澹台院,沐筱萝是最后一个进去的。

    也许是女人的天生鼻子的敏感度就比常人好了不仅仅是一点点,严氏一进院子,就闻到上房主卧床第之上,翻滚着两具白花花的肉体。

    严氏掀开白色蚊帐,那八姨娘东方雪嫣衣裳不着寸缕,真可谓是鬓歪钗横,一条青葱玉臂被沐伐枕着拿舌头舔氐,男人的粗喘声,女人的呻吟娇痴声,声声不绝于耳,人家酣战淋漓,却被严氏打破了一切情调。

    “哎呀!稚童不宜,稚童不宜呀。二叔和八姨娘在床上玩摔跤游戏么?”

    所有人都屏息不敢大声开口说一句话,而沐筱萝却及时打破了屋内的寂静。

    紧接着,是严氏施展她母夜叉的一面,狠狠揪起沐伐的耳朵,狠狠甩几个耳刮子,揍得他鼻青脸肿的相当可怜,还有那连肚兜都来不及穿上的东方雪嫣,严氏更不会放过了。严氏带来的众位府外姨娘们,个个抡起袖子,掏出粉拳,这看起来虽然是粉拳,可足足十余双的粉拳皆落在一个弱质纤纤的女人头上,而且每个女人下拳的时候都是卯足了劲儿,并不比一个正常青年男人下的铁秋拳要轻几分。

    “打死你这个贱人!死狐狸精!”

    “不得好死!”

    “众位姐妹们,给我狠狠打!”

    严氏合着那十多位姐妹们,对着床上不着寸缕的可怜女人一顿暴揍,这种桃色纠纷,沐筱萝并不想插手,有道是是自作孽不可活呀,有什么好可怜呢,谁叫她贪图一时的欢乐,却完不考虑后果?

    过了足足三碗茶水的功夫,八姨娘东方雪嫣满脸是血,下身也有一滩的血迹涌出来。

    “哎呀,严姐姐,东方雪嫣这个小贱人原来是早已和丈夫私通,怀有身孕,如今却是落胎了。”

    其中一个姨娘们顿了顿首,指着东方雪嫣下身流淌的一片腥臭的猩红道。

    严氏眸间毫无半点想要就这么平息是意思,“打,继续打,狠狠得打,老太君那边,我自有理论!”

    “你们疯了,无论如何,也是我的孩儿呀。”沐伐痛哭无泪,才上一个月他才知道东方雪嫣怀有自己孩儿之事,谁也想不到,外府那些个婆娘们,十余个,个个是凶狠手辣之徒,以继室严氏为首,最最铁石心肠,外人戏称她为母夜叉,这些年来,沐伐无不受她制肘,活得痛苦万分,眼看她就这么戕害他的亲生孩儿,他膝下却无半点子嗣,只是因为他贪花恋色,筋肉精髓日渐耗费,久而久之,很难再有孩儿了,刚才对雪嫣说要打掉孩子,岂能真的打掉它?

    造孽,造孽啊。沐伐眼泪都出来了,他拿着衣裳遮住重要部位,蹲在角落里,今生他最大的错误便是娶了严氏这个狠毒的母夜叉呀,在老太君面前一套,自己跟前又是另外一套,还变本加厉。

    沐筱萝想不到荒淫无耻的二叔沐伐竟如此惧内,真是叫人大跌眼珠子。

    八姨娘东方雪嫣经过一场惨无人道的暴打,胎死腹中,下体愈发渗出越多的血渍来,沐筱萝才想到上前帮衬她一把,孩皓澈没了,总不能把八姨娘性命也赔上吧。

    “二婶婶,你再打下去可就一尸两命了!”沐筱萝走上前来叮嘱道。

    开始是失去理智的,现在尤为清醒,严氏等人额头上的冷汗直冒,“该……该怎么办才好?”

    “请太医吧。”沐筱萝能想到的,那就是身而退,此间已经完不需要自己留下的必要了。

    那沐伐外府的那些个姨娘们,骤然间乱作了一团子苍蝇似的,这东方雪嫣再怎么的,也好歹是相爷的八姨娘,在堂堂的相府里头行凶,这哪里是把当今相国沐展鹏放在眼里呢。

    严氏自知和众位姨娘们犯了大错,就这么仓皇离去,老太君势必不会如此善罢甘休,再说相国也不可能就如此放过她们。

    倒不如负荆请罪!

    严氏她们似乎是善良好了的,一同赶往长安园去,筱萝觉得困乏,八姨娘东方雪嫣和沐伐之间的那点破事,她一点插手的兴趣浑无,还倒不如上筱萝水榭好生睡个懒觉。

    躺在竹榻之上,沐筱萝睡得无比愉悦,大夫人死了,大公子也没了,这相府里头主要能够翻起波澜之人,死了几个,筱萝觉得是无比的快慰,不知道相国父亲身边的那些个姨娘们的心情跟自己也是差不多的吧。

    相国父亲身侧的那些个姨娘们,可没饱受大夫人东方飞燕的气,筱萝也听说老尚书东方浩听闻他爱女和外甥儿已死,伤心欲绝,卧病不起,看来想起来,一定要耗费不少时日来好生平复一番心情,还有大姨妈东方玉娆,大夫人死了,也不见她来拜则个,她们两个不是姐妹情深么,怎么到了这节骨眼上,她都不来拜祭一番,还有死去的大公子沐轩昌可是她的亲外甥呢。

    ,长姐沐仙被囚禁在沁芳暖阁,不用想,这辈子,没关上个三五七年的,她就别想出来了,出来也是丢人现眼的,重声名比性命还要重要的相国哪能会让大女儿若雪再放她出去犯傻。很明显,她失宠了,严重失宠,爹爹不疼,太君不爱,连唯一对她爱个贴心置腹的老母亲也远离了她,还有她的哥哥,沐若雪她一下失去了两只强而有力的臂膀。

    前一世,,长姐沐若雪就是依靠这两只左膀右臂排除异己,把沐筱萝一步步逼入万丈深渊,老太君在长安园祈福归来途中落轿而死,生母林秋芸被大夫人诬陷和衣锦绣**致死,还有二殿下夜胥华惨死在军营之中……还有很多很多,沐若雪她的罪行罄竹难书。

    不过怎么样,沐筱萝这一觉回忆到沐若雪和,母东方飞燕是如何惨害自己的,如今却想想她们的下场,是那样的平淡如常,恶人就该有这般的报应和下场呢。

    睡了一个时辰,筱萝也便醒来,一醒来便听到香夏和瑾秋对自己,八姨娘东方雪嫣怀了二老爷沐伐的种已有两个月余,此事不但被老太君知道了,相国也知道了,那打死八姨娘腹内的胎儿的严氏等人,老太君下令沐伐都休了,并且终生不得再娶。不过严氏哀声祈求之下,老太君就把严氏留下来,其他十多位姨娘纷纷扫地出门,别说以后偌大的相府他们进不得了,就连府外府邸这些个可怜的姨娘们也万万进不得的。

    “对了,八姨娘如何处置?”沐筱萝就想知道相国父亲会如何安置这么一个不守妇道,令她颜面受损的姨娘。

    瑾秋略显无奈,这种事儿,没几个人会有好心情的,“这会子应该是没了。一个时辰之前,老爷曾派人给她的澹台院送三尺白绫,叫她自行了断。”

    “妾侍犯了**之罪,按照大华律法,是该怎么惩治没有错。”香夏不但熟读兵书,而且还对大华的律法极为精通,要不是她今天说出口来,筱萝还不知道香夏隐藏得这样深。

    沐筱萝想要说,香夏可惜你却不是男子,若是男子的话,恐怕你比这世间上的每一个男皓澈更为出色,我们大华皇朝尚未有女相一职,如果有的话,香夏当乃鳌头也。

    发生了这档子事儿,最伤心的人,莫过于沐展鹏,一下子死了,妻和,长子,如今下边的妾侍又和弟弟有染还身怀有孕,这顶大绿帽子着实戴紧,筱萝听香夏和瑾秋还说,相国对于二叔沐伐的惩治,只是把他赶出去,并没有作实际行动上的处罚,有道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表面上看起来是如此。不过到底沐展鹏是看在母亲老太君的面子上,那沐伐好说歹说也是自己血肉相连的亲兄弟,难不成要把他打死么,再说八姨娘东方雪嫣也就是一个区区的妾侍,还是被沐展鹏娶回来之后,不怎么宠爱的过气妾侍呢。

    沐展鹏当然不可能会在这个失贞的女人身上耗费太多的精力。

    沐展鹏现在的心情犹如死灰那般,八姨娘的事无非是雪上加霜罢了,除了内心犹如裂开了那般,本是伤痕,却又见是伤痕。

    相府的白不绸俨然挂起来,既森严又肃穆,大夫人死了,筱萝自然是要守孝的,也就说未来的三年,筱萝是不能谈论婚事的,至于那沐若雪,长姐也是万万不能的,不过沐展鹏却是可以再娶!

    距大夫人死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相府就传来相国大夫人要续娶正室的消息。

    连沐筱萝也被蒙在鼓里头,这事儿老太君知情的,可她老人家并没有告诉自己呢。

    一个月后的一月初三是适宜嫁娶的日子,相府的白布黑布一律换上了恢弘大气的红布,沐筱萝和府邸内的丫鬟们都换上了颜色艳丽的服饰。

    这,是老太君吩咐下来的。

    一切都太仓促了,弄得沐筱萝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太令人匪夷所思,,母东方飞燕去世才不到两个月了,父亲沐展鹏又迎娶新人了,按照老太君的说法,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妻。家中妾侍众多,筱萝生母林秋芸便是其中一位妾侍。

    可是,妾,永远是妾,妻,永远是妻,妻位份之高贵,不是一个区区的妾侍可以差拟的。

    而妾侍也永远不可爬上,妻的宝座上,这是大华皇朝铁一般的规矩,如果真想要一个正妻,那只能是重新娶一个女子。

    婚礼当天,新娘一天盖着红盖头,至于这位新娘的来历,老太君是知道的,依然是东方家的最小养女,众人皆知,东方家的亲女儿只有东方飞燕一个,还有一个大养女,年纪比东方飞燕还要大,不过这养女总所齐知,却是东方玉娆无误,不过小养女,自然是小养女,那肯定不是东方玉娆,人家小养女的闺名名唤作东方玉漱!

    老尚书东方家无端端出了一个前所未闻的小养女东方玉漱,沐筱萝满眼鄙夷,这个女人莫非是从天底下掉下来的,两世为人,沐筱萝对,母东方飞燕的娘家家谱知道的太清楚不过了,尚书东方浩膝下就东方瑾一个孙子,东方瑾的父母皆殁了,东方浩的老伴前朝也是一个诰命夫人,不过中风死了,东方瑾的爹妈便是前大夫人东方飞燕的弟弟和弟妹,东方飞燕是东方浩唯一一个亲生女儿,东方玉娆是在臻珍很小的时候,被东方浩领养进府的,如此之外,东方府邸便无其他人。

    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小养女叫东方玉漱,他这是骗鬼了,可以真正得说,相国父亲他以为他会骗过老太君的法眼,就算骗了过老太君的法眼,骗了天下,还能骗过沐筱萝吗?

    沐筱萝心中有了主意,等今晚上洞房花烛夜过后,一切就自然知晓。

    今天晚上是相父的小登科,沐筱萝担心娘亲会不开心,便吃了晚膳,带上瑾秋和瑾秋去栖静院,步入其间上房,娘亲林秋芸还真的在朦胧的灯案上抹泪呢。

    “娘亲,别哭了,为了一个如此花心男人掉眼泪值得吗?”沐筱萝连连安慰娘亲,心想沐展鹏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位极人臣的破丞相嘛,有必要如此伤害一个善良的好女人的心吗?这个无良的相国爹爹,他的良心老早被狗给吃了个干干净净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