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5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前朝大齐皇朝多用珍珠翡翠为玉带,在中央綉成一个倒挂的月字型,寓意大齐朝永垂不朽,日月交替,大齐朝千秋万世,同日月同辉!

    可惜,大齐朝终究被大华所灭,一瞬,数百年了,只是前朝余孽尤不死心,十年前更是在国各地抓去五岁孩童充作杀手,同时给他们吞下冰封记忆万古寒蚕,就是要控制他们,为他们大齐朝的统领者所用!

    奇怪,这个人到底是谁,竟然自称为宗主!

    对于五岁那时候被抓去的历程,瑾秋和其他十一位杀手都无从记得,他们早已忘却了,只是因为古寒蚕的缘故,只要他们吞下解药,沐醒了记忆,那么便会变成一个嗜血如命的可怕杀手!

    “大胆!你们看到宗主都不下跪吗?”站在老者右侧的矮胖男子喝叱道。

    老者左侧的高瘦男子面目狰狞,“十年前,你们刚满五岁的时候,是我们大齐朝的人,十年后,你们更是我们大齐朝的人,你们要向老宗主磕头,这是命令,也是你们杀手世世代代的使命知道吗?”

    “什么大齐朝?现在是大华皇朝!我为何要向你这个老恶鬼下跪!休想!”

    无论怎么样,倨傲的瑾秋也不会下跪的。

    只是她的倨傲,惹得那位老宗主极为不满,他老人家狂怒不已,冷哼道,“瑾秋,你这个臭丫头!你没有资格骂我!你在五岁那年,亲自教你武功的,正是本宗主,难道你忘记了,好啊,你忘记了正好!这也是我把你们一个一个从民间各个地方抓过来的原因!”

    话音刚落,老宗主飞身跃起,他身形移动之快,就好比水底畅快的鱼儿,只是他的身法太过迅速,迅速的程度叫在这个神秘的地宫看起来更加阴森可怖了。

    “啊——”瑾秋惨叫一声,对于飞身而来的老者,她一点反抗的资格都没有,她太弱了,老宗主的武功太过高深莫测,是天底下一等一的高手,传闻他是时隔一百多年的前朝的“绝世阴阳药圣”,这当然只是一个江湖上叫天底下不知道多少英雄豪杰闻风丧胆的名号。

    一百多年就如此威名显赫了,可想而知,这个所谓的老宗主肯定是活了超过一百岁了。

    时过百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他叫欧阳圣通,是一百多年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西域万毒谷万毒神君的爱徒,后背叛师门,自立门户,传闻他修炼了阴阳返童术得以使得自己的容颜半老半少,外人不知道,还以为他服食了什么仙丹妙药不成。

    当然这一切,欧阳圣通是懒得告诉瑾秋等人,他要做的便是从怀中掏出一粒蚕醒丹,叫瑾秋等一众十二名杀手吞下,使它们完得沐醒过来。

    哼,哈……

    杀伐,屠戮。

    屠戮,杀伐!

    瑾秋等人被开启了十年前的明智,在他们的脑海深处无穷无尽得显示着堪比修罗炼狱般的可怖场所,每天除了无休无止的杀伐和屠戮,就是屠戮和杀伐!

    而供他们杀伐和屠戮的,有野山鸡,夜猫,老鼠,马,刺猬,毒蛇,还有活婴儿,更有大活儿,多半都是乡野之人被他们掳到此间成为他们的箭靶和刀靶子。

    一吞下蚕醒丹,瑾秋头痛欲裂,痛不欲生,古寒蚕在她的身体深处沐醒了,召唤着她封印在体内十多年的武功秘法,现在她就是一个杀手,而此时此刻,瑾秋的身材足足拔高了一尺,看上去犹如壮汉一般。

    “很好。很好。哈哈哈哈。养兵千日用兵一朝,想不到我欧阳圣通,也有反-华匡扶大齐的契机!正值大华五皇子夺,的动乱之际,我势必要搅一搅这大华的江山,很快,这大华江山,便是大齐的天下了!哈哈哈哈哈……”

    古墓深处,响彻着惨绝人寰的声音,而此时此刻的瑾秋口鼻皆然是血,面目狰狞,两只手肌肉暴起,她看上去再也不是一个温柔的小婢女了,而是一个杀手,一个毫无热血的杀手,冷冰冰的傀儡杀手。

    ……

    “啊……瑾秋妹妹,你别死啊!”在偏厢睡觉的香夏突然做起了噩梦。

    沐筱萝闻声跑去,给香夏倒了一杯茶水压惊,“做恶梦了吗?”

    “小姐,我梦到瑾秋他遭到不测了。”香夏泪水狂涌,一想起瑾秋妹妹被掳走了接连几天,关于她的音讯,是一丁点儿都没有,香夏真的想这么替她去死。

    瑾秋被蒙面者掳走之后,作为姐姐的香夏可谓是天天睡不好觉。

    一连几日下来,沐筱萝的睡眠情况可想而知,她既要顾着安抚香夏,又一颗心记挂在二殿下夜胥华施行的计划上,当然了,正如沐筱萝意料之中的那样,兵部尚书东方浩真的是“江湖派”最为铁杆的组织者,他不单单把二殿下早先叫薛蛮氏族人搬运到山坡下茅草屋的武器屯回了一个秘密基地,还暗地里帮助二殿下在国各地偷偷招兵买马。

    没有了筱萝的帮助,大殿下夜倾宴就好失去了丰满尾翼的老虎,再怎么彪悍和厉害,也终究无法查出招兵买马的事儿。

    虽然东方家有沐筱萝极度讨厌的人儿,不过存在就是合理的,东方家与沐家相比,绝对有得一拼,好歹也是高门望族,招兵买马的资金,根本就不是东方浩所应当担心的事。

    一直困在相府之内,沐筱萝觉得无法喘过气息,她觉得一定要出去透透气,可没有想到刚刚出了相府大门,便看到夜倾宴所带领的军队往自己这边来了,看来夜倾宴真的是想要好生搜查一番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物!

    大殿下何尝不知道,沐筱萝跟二殿下夜胥华走得极近,就看看沐筱萝有没有窝藏二殿下,如果有,那太好了,一同治罪,也许是夜倾宴早早看到了沐筱萝,他的唇鼻高高轩起,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叫人心中好生厌恶。

    夜倾宴,你现在是很得意,总有一天,本小姐一定会叫你狠狠摔下马来,叫你知道什么叫做痛,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什么叫做悔不当初~!

    “二小姐,我看你要速速交出……”夜倾宴话音刚落。

    从天而降三位肩甲绣着“月缺则吉”四个娟秀大齐古文字的蒙面者,其中一个人,她的那一双眼睛,沐筱萝哪怕她烧成了灰烬,筱萝也不会不认识她,她可是瑾秋,她的身高果然是增高了一尺,犹如健壮的男人一样。果然与上一世的大齐朝的余孽刺杀组织派来的杀手一模一样。

    传闻被抓走的人,走出来成为杀手的,同样一个人,身高会高出一尺来,这是他们体内古寒蚕在疯狂得生长带动机体也极为凶猛得长开来。

    从而可以推断,瑾秋她已经被吞下了解药了,解开了记忆冰封,那古寒蚕是西域万毒谷的至毒之物,想不到百年之前在万毒神君手里失传了,一百年后的今天却又重现江湖了!

    沐筱萝可以清楚得看到,瑾秋乔装成的杀手的攻击目标,是当今大皇子殿下夜倾宴。

    杀死了夜倾宴,接连再杀光其他皇室继承人,那么大齐朝复国就有望了!

    果然,这正是中了大齐朝余孽的下怀了。

    “齐一脉尚存,必灭大-华!”

    此声号令一下,是瑾秋带头呼喊的,她的剑极为锐利,剑端是呈现紫黑色的,明显是沾满了毒液,肌肤随便碰触,都可能造成见血封喉。

    而瑾秋的剑尖直指向夜倾宴。

    夜倾宴大骇,他原本以为大着大批人马来相府巡查,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乱党,谁知道,却在半路上遭到刺客的截杀,岂有此理,他夜倾宴何曾怕过什么人么?

    夜倾宴跳了起来,瑾秋伪装的杀手拿剑重重往下面一劈开,白色雪马瞬时间被劈成了两端,马的鲜血爆射了一地,内脏轰隆隆得涌泄而出,围堵了街道,玷污了相府门口的俩白狮子头儿。

    “兄弟姐妹们,杀了大华统治者!为我大齐朝正名!”瑾秋两眼发指,在躲在狮子头后边细细端详着这一切的沐筱萝来说,瑾秋根本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除了她的身高高了一尺,她的眼睛没有变之外,就犹如判若两人似的,太可怕了,她的魔!

    不过沐筱萝倒是乐见其成呀,到底瑾秋现在对付的人儿可是夜倾宴,他可是自己的仇人,沐筱萝巴不得这个渣男挫骨扬灰。

    瑾秋的武功太高了,沐筱萝目测应该在之前胡同甬道处那几个蒙面者之上,想不到这世界还有这等绝世武功,就连身拥狐岐道的筱萝也不禁望洋兴叹,无论从瑾秋的轻功上,还是她的剑法上,都恍如上了一层极为高深的境界。

    这其中剑法的深邃,瑾秋练得是剑法合一,是以剑人合一,神魂合一的至高剑法神髓。

    夜倾宴被打得步步退后为营,他胸前的黄金甲都被挑烂了,瑾秋下去了,又有两个蒙面人围攻上来,凭借他们的轻功手法,沐筱萝深信他们两个就是在胡同甬道偷袭劫走瑾秋的人之一。

    夜倾宴从小练习古武,也抵不过三大高手的痴缠!

    瑾秋的步步紧逼,叫夜倾宴无所适从,瑾秋的利剑一直紧追着他,夜倾宴一直倒退着,剑与身体就好像中间隔着一层障碍物似的,瑾秋要做的是,随时随地等着刺穿这个障碍物,叫夜倾宴一命归阴。

    正是沐筱萝看得心情大好的时候,却不曾料到,夜倾宴左右方跳出几个死士来,一个接着一个挡在夜倾宴的跟前,一个接着一个都死在瑾秋的剑下,剑是有毒的,一时之间,无数死士化作无尸首的孤魂野鬼,毒液是相当厉害的,连尸首和骨骼都足以融化得掉。

    有了死士阻挡一会儿,夜倾宴趁机败走,他要逃,不逃,便要死在这里,他骑上死士的快马,一路狂奔,奔入皇城内部,旋即锁上护城河的正门,就把皇宫与境外隔绝开来。

    夜倾宴倒松开了一口气,这下子,换做夜倾宴站在城楼之上,拿着西洋望远镜,看到追杀自己的神秘刺客拿着有毒锐剑刺向大狮子头后面的沐筱萝。

    什么?瑾秋要杀自己?这怎么可能呢?

    沐筱萝不可置信得看着一步步紧逼而来的变高一尺的瑾秋,她真的会杀了自己么?

    “瑾秋,你难道忘记了吗?我是筱萝啊,我是筱萝呀!”

    沐筱萝现在要做的,就是唤回瑾秋的意识,因为筱萝知道瑾秋现在被体内的古寒蚕控制住了,所以她才会变得如此嗜血,变得毫无人性!

    不管怎么样,瑾秋手执着有毒利剑正要刺向筱萝的胸口,沐筱萝根本就不相信瑾秋她真的会刺过来,可是事已愿为,瑾秋早已泯灭了人性,可以说她现在根本不知道筱萝是谁,跟前要刺杀的人是谁!

    其他两个杀手早已消失不见了,唯独瑾秋却极为执著得要杀掉沐筱萝。

    此间形势极为危及,香夏不知什么时候从筱萝水榭中心跑出来,挡在筱萝面前,对瑾秋道,“瑾秋!你回来了!你好生大胆!你竟然拿剑指着小姐!快放下!不然你会……”

    “挡我者,死。”瑾秋冷漠之极,她的话语也是如此短暂。

    平日里她可是有说有笑的,嘻嘻哈哈,无话不说,无玩笑不开,可是现在,根本就是不同的两个人,只是两个人眉眼轮廓是一样的,若不是香夏和瑾秋相处了这么多年,怎么能知道蒙面着并且无端平白高出一尺的少女,是瑾秋妹妹呢。

    瑾秋的剑法很快,应该是延续着前朝某某名将的高超剑法,只可惜太快了,这剑法竟然恩将仇报杀害她的小姐,她一直小心翼翼服侍的二小姐呀。

    瑾秋的剑法太快了,连沐筱萝想要拉住香夏也猝不及防,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铿锵一声,一柄带着无名鸟兽的羽毛的尖锐箭矢钉住了瑾秋手中的带毒利剑,瑾秋觉得被剑体震动发疼,下意识得扔掉手中长剑,同一时间,那尖锐箭矢也掉在地上。

    这一下,沐筱萝看得好真切,这不是方陵王赫连皓澈的方陵雀子么?

    他人呢,怎么会在这里,他这个时候又是如何越过大华边境线,从西疆而来的?

    沐筱萝对赫连皓澈的兴趣,也许是与生俱来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