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6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还好有人出其不意得抛射暗器,阻止瑾秋的错误行动,如果瑾秋清醒了,知道她自己误伤了不管是二小姐筱萝还是自己,她一定会终身愧疚,甚至会寻死!

    香夏心里头这般想着,无疑是知道瑾秋的性格,她当然知道瑾秋这会子早已被歹人控制了心智,她现在是另外一个人,不是瑾秋妹妹。

    “挡我者,死。”瑾秋又重复了上一句话,想要捡起地上的长剑,如果这个时候被她捡起来,就在瑾秋面前的香夏死亡的机会是非常之大的,还好一颗石子飞过来取代了方陵雀子。

    吧嗒一声,瑾秋昏死了过去,倒在地上,她的身高似乎也萎缩少了一尺。

    香夏像是之前丢失了性命那般,两只手抱住昏迷的瑾秋,哭着喊着,“瑾秋,你终于回来了,如果叫我知道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我一定把那个人千刀万剐,生吞活剥的,瑾秋妹妹你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啊!小姐,瑾秋回来了,我们的瑾秋回来了——”

    “香夏,你冷静了一点,只怕她回来了,又会恢复了她刚刚回来之时的神智。”沐筱萝说的话是对的,这也是事实,前一世她就熟读了天底下的医学典籍,知道百年前万毒神君苦心炼制的古寒蚕在这个世界压根儿就没有解药,传说是这样,至于真的有没有解药,沐筱萝却是不知道。也许有解药也说不定。

    瑾秋都这个样子了,沐筱萝是不能不管的,她叫府内的家丁们把瑾秋抬回筱萝水榭。

    不过沐筱萝却是赶往那方陵雀子飙来的方向追踪去。

    一直追到了南郊荒芜坟地,沐筱萝心中不禁寒凉万分,怎么会追踪到这里来,难道刚才施射的方陵雀子是鬼魂投掷的不成?

    不,一定是他,是他赫连皓澈,沐筱萝一直都很挂念的男人,有时候感觉,沐筱萝相信感觉,道不清说不明,一直使她牵牵绊绊的。

    白天。一个时辰。俩个时辰。三个时辰。

    时间一分一秒得过去。

    沐筱萝竟然还在等,她两世为人,什么样的东西没有见过,倒也习以为常了,想想前世跟随夜倾宴去大华各个边境开战,死去的将士马革裹尸,连个墓碑都没有,难不成还害怕这个有墓碑的?

    她这么做,无非就是等投掷方陵雀子的男人出来,至于为什么要等她,筱萝心里想要说的就是,她要亲口感谢他救了香夏和自己的性命。

    快到酉时的时候,沐筱萝仍然在等候。

    就在此刻,一座恢弘的墓碑开启,一朵亮光从地上以裂缝的形态绽放开来,隐隐有人的脚步声,这样的场景,很是相似那一天,沐筱萝在南院天井看到相国父亲和大殿下夜倾宴在那出没的光景。

    “小心被人发现了!”沐筱萝身后感觉到一声极为酥软的男人的细语,这个男人拿手轻轻捂住筱萝的唇鼻,他的手带着西疆的国花郁金香的清幽香味,很是令沐筱萝迷醉且沉醉其中。

    沐筱萝任凭她捂住自己的唇瓣,她在他的手掌里说,“告诉我,你是不是赫连皓澈?”

    “正是本王。不过筱萝小姐,现在的你需要安静,欧阳圣通那个老不死的,把大齐朝的秘密基地设在这里,切不可轻举妄动,否则我们都要遭殃的,你明白吗?”

    赫连皓澈的口齿紧紧贴住筱萝的耳畔,他每每说的一句话,沐筱萝都听在耳里,更何况男人浓烈的雄性气息,使得沐筱萝的心也酥酥麻麻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难道是……

    沐羽嬛不敢多想,继续听赫连皓澈道,“你知道吗?这个欧阳圣通无恶不作!有人告诉我,十年前,他在天下七大国家之中分明抓来不同的五岁孩童,有男孩,有女孩,用来做杀手傀儡,而你家的奴婢瑾秋很明显是其中,七大国家之中,也有大风国的,大花国的,诸国都有,其中一个,还是七国之一的公主殿下呢,大花国公主殿下花锦凤就被掳来了,充当前朝余孽组织的杀手傀儡!”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沐筱萝不禁感慨,这个赫连皓澈对于自己来说,真是愈发神秘了,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男子呢。

    “嘘——”

    赫连皓澈作了一个噤声,他并不是不回答筱萝的话,而是此时此刻那诡异的墓群深处,看起来一身奇装异服的人在数位蒙面黑人的簇拥之下,走了出来。

    原来是赫连皓澈口中所说的那一位无恶不作的欧阳圣通他走出地下地宫,沐筱萝当然知道无论怎么样也不能发出声音,只是见这个所谓的欧阳圣通,腰间配挂着珍珠翡翠玉带,中心绣着“月缺则吉”的图案,如果说他不是大齐朝的余孽还真是叫人无法相信呢。

    正当赫连皓澈单手扣住筱萝的双肩,要筱萝往树枝下面躲藏而去,谁知道筱萝一个不经意间踩踏到了空枝,使得干枯败落的中空枝条碾成灰垢,旋即的咔嚓一声,无疑是打破了古墓群的宁静!

    听觉无比灵敏的欧阳圣通闻到外敌来犯的气息,大叱道,“何方小儿?速速现身,否则本宗主将一把火烧了整片树林,叫你们活活烤死!”

    “筱萝别出声,他很快便会离去的,他只是在虚张声势,别担心!我会保护你齐的!”

    赫连皓澈紧紧地搂住筱萝的肩膀,唇齿启动,在筱萝的耳边呵着热气,叫筱萝无所适从,这一世的她鲜有机会跟男子如此贴近独处,其中的暧昧叫筱萝说不出道不明,她知道赫连皓澈抱紧她是为了防止被那个欧阳圣通罢了。

    外头传来的,却是欧阳圣通旁边的一个刺客道,“大宗主,也可能是夜猫野豹也说不定。”

    “你再说一句,本宗主顷刻要你的性命~!”欧阳圣通狠狠瞪了一眼他的属下,很明显,他根本不相信他的属下所说的什么夜猫野豹,这十里方圆的丛林野径,他早已事先下了一种神奇的西域异香,名唤阴阳合欢香,野兽们闻到此种异香是万万不敢心生靠近,所以说十里之外要想有夜猫野豹出没,就连老虎出没那也是比登天还难,不过这阴阳合欢香倘若被人闻到了,那也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阴险狡诈的欧阳圣通何尝不知道小树林深处藏匿着年轻男女?

    欧阳圣通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罢了,时间过得愈久,那阴阳合欢香的药效就会一点点得通过鼻息,转而进入人的血脉深处,一丝一点的浸润内脏和骨髓,体内就滔滔不绝涌动烈火,好生叫人无法抵挡。

    顿时间,沐筱萝觉得口干舌燥,双眸迷离,她半昏半醒之间,两只手捂着赫连皓澈的脸颊,浅浅得吻了下去,口中呜呼一声,内脏像是要被灼热了一般,竟然心生邪念,叫筱萝连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筱萝别这样……”赫连皓澈到底是心怀天下血气方刚的男子,美人主动投怀确是一个极为难以抵却的诱惑,不过他还是收敛心神,万般不得放松,如果一旦沉迷了,肯定会对筱萝在这荒野郊外作禽兽行为,他干涩的嘴唇在颤抖,两只手扣住筱萝的肩膀,叫她不能往过来分毫,“筱萝,你要坚持住,欧阳圣通这个贼人太过狡猾,竟在树枝洒下西域异香,这等迷乱人心神等邪物,传闻百年之前早就绝迹中原,谁曾想竟然又……”

    远在西疆的赫连皓澈有一个鲜有人知的秘密,那就是他年少时,体弱多病,西疆名医叫他从小泡在一个药罐里头,药罐之中集合了数目堪比天上繁星的天下奇药,诸国,西疆,西域,东域,南荒……才使得他的体质渐渐强壮起来,再加上赫连皓澈他自己日耕不辍,方练就了一具好体魄!

    正是因为如此,赫连皓澈体内对于阴阳合欢香的抵御程度,明显要比沐筱萝好得多的多。

    当然欧阳圣通炼制的阴阳合欢香此间加了一道他苦心炼制的药引子,殊不知又强横了多少倍。

    很快,连赫连皓澈的体力也无法支持得住了。

    半个时辰之后,二人的神智迷乱不堪,别说跟人鏖战,恐怕连站起来的气力浑无。

    沐筱萝迷乱之中,听得外头有人用公鸭子嗓子的声音叫道,“来人呐,给我进去搜!”

    草丛间窸窸窣窣的声音,是欧阳圣通身边蒙面黑衣人的脚步声。

    “回大宗主,他们果然在这里!”黑衣人之中有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来。

    沐筱萝听得那是女孩子的声音,年纪应该跟瑾秋差不多,迷迷糊糊间想起了瑾秋,不知道这个可怜丫头如今醒来没有,体内的冰封记忆古寒蚕的毒性是否又发了不曾?

    筱萝和赫连皓澈二人早已没了意识,完被黑衣众驾了出去,旋即欧阳圣通冷眼一番,“两个小贼人,竟然洞悉了我大齐朝的秘密基地,好啊,把他们扔到地下地宫囚室,待他们体内的阴阳合欢香沸腾,颠鸾倒凤之后,便是合欢人药炼成之时!”

    欧阳圣通号称绝世阴阳药圣,他最擅长的便是对药物的控制了,不论是解药还是毒药,当然了,欧阳圣通是西域万毒谷万毒神君的曾曾曾代的关门大弟子,他对于炼毒方面有一番极大的造诣,比如说人药就是欧阳圣通练到巅峰的圣药。

    人药,顾名思义,以人炼药。

    欧阳圣通就是要把闻噬阴阳合欢香的年轻男女颠龙倒凤之时,耗尽元力,待两人的肉泥混合一起,再通过丹炉炼制成肉丹,便可以得一颗人药,这人药吞食下去,便会叫欧阳圣通永葆青春。

    而欧阳圣通的脸,一半是老人脸,一半是年少脸,真是因为当年他不小心走火入魔所遗留下来的,如果他继续吞服一千颗人药,便会把脸上的那张老人脸完褪去,变成一个俏丽无双的公子哥。

    欧阳圣通心内所想,就连他最为贴身的徒弟也不知道,看着两个男女被扔下地下宫的囚室,他欢喜不已。

    那第一个走进小丛林的娇叱的女黑衣人,她时不时得看着赫连皓澈,阴云笼罩之下的她的嘴角微微起了一丝异动,她年岁与瑾秋不相上下,她便是大花国的公主殿下花锦凤,是大花国未来储君花辰御的亲生胞妹,这位花辰御是七国第一美男子,而他蒙面妹妹花锦凤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只是这一切筱萝不知道,她现在地下囚室和赫连皓澈耳鬓厮磨……

    “给我……”

    “快给我……”

    沐筱萝浑身燥热,她早已失去了理智,两只手抓着赫连皓澈不放,若不是赫连皓澈从小到大泡惯了药罐子,恐怕他此刻也是无法抵挡体内四处乱颤的****。

    苦于被囚禁的地下宫室之中找不到半桶凉水,要不然赫连皓澈肯定会把装有凉水的桶浇在沐筱萝的身上,使她清醒过来,可究竟还是没有。

    “筱萝,你醒醒?我们中了欧阳圣通的阴阳合欢香了,你一定不可以这么做,知道吗?”

    咬着牙齿,赫连皓澈深深得看着沐筱萝,他挤尽体内的气息说着话语,那该死的阴阳合欢香在体内滞留的时间愈长,说明中毒愈深,到了最后恐怕连赫连皓澈这个药罐皓澈无法避免和她肉帛相见。

    虽说赫连皓澈自打第一眼看见筱萝,就打算今生今世真心实意呵护这个女人,但是并不代表他要趁人之危,要了她的身子,为了时时刻刻警醒自己的意识,赫连皓澈连唇皮都咬得泌出猩红的血斑来。

    哪怕沐筱萝神智迷乱将赫连皓澈紧裹起的衣襟扯出一口子,赫连皓澈也坚持抗拒着。

    赫连皓澈往后挣扎几寸,沐筱萝亦是扑去几分,如果赫连皓澈稍微有几分懈怠,恐怕沐筱萝早就坐在他的身上了。

    “筱萝,你别过来,你醒醒啊。别中了欧阳圣通的诡计呀!”赫连皓澈声嘶力竭,阴阳合欢香的异药毒性早已冲击他的大脑,令他的神识昏昏沉沉,几乎撑持不下去了。

    眼看沐筱萝缓缓得爬上赫连皓澈的上身,火热且湿润的若竹舌送进赫连皓澈的嘴中,很快二人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