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986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没有想到你竟然会飞的?”沐筱萝万万想不到赫连皓澈的轻功身法到了如斯炉火纯青之境,一转身就到了相府后院门墙之内,也不知道是何时跃过相府的高大围墙,谈及跃过相府高大围墙的,还有一个人可以办得到,那就是夜胥华二殿下了。

    漆黑的苍穹深处,落下一个月白色长衫披身的男子,宽肩窄腰,看不到他的脸,可他的气息,沐筱萝可以感觉得到,可以知晓,不由的,沐筱萝的心内暗潮涌动。

    “你是谁?”月白长衫男子吼了一句,抱住筱萝纤细腰肢的大手松开了,赫连皓澈跃过高墙,了无踪迹,月白长衫男子本想追,却被筱萝阻止了。

    沐筱萝满怀愧疚和不安得凝了一眼月白长衫的男子,“二殿下,别追了,皓澈是好意送我回来的。”

    “什么?你认识他?”夜胥华眼底满是讶异,筱萝还称呼他皓澈,叫的如此亲热,难不成筱萝喜欢上他了吗?要不然不会叫他如此亲热,若筱萝喜欢自己的话,为什么至今还叫自己二殿下,而不是胥华呢。

    万般情愫在心头,夜胥华也不好质问筱萝什么,毕竟筱萝喜欢哪个男人,这是她的自由,这是她的权力,她又不是自己的未来王妃,哪怕以后自己身登大宝,夜胥华也知道筱萝也不是喜欢自己的,不过这种感觉真的很沉闷,很难受,不知所措得吟喃了几声,夜胥华才道,“筱萝,你没事就好,你不想说也没有关系。”

    “你快躲起来吧,怎么在这里呢?如果被大殿下知道了,他一定会对你赶尽杀绝了的,长公主殿下和五殿下都在他的手里充作人质,这样的人,就算他当上一国之君,绝非大华百姓福祉,所以筱萝希望二殿下你能保障其身,躲避这一场纷争,我再想办法助你上位!”

    沐筱萝猛然抬起头来,如果情势太过危及,来不得让筱萝继续保持隐忍了,得赶快把大殿下夜倾宴打垮,帮忙把大华江山推送到二殿下夜胥华手中,这并不是筱萝一个人的私愿,更是大华百姓的愿望,夜倾宴太过残暴了,真的叫他身登大宝,大华子民绝对没有好日子过的。

    “谢谢你的好意。你担心我,我也正担心你呢。瑾秋此刻已经醒过来了,她一心想要找筱萝你呢。”

    二殿下别过身子去,让开了道,叫筱萝先行。

    一听到瑾秋沐醒过来了,沐筱萝开心都来不及了,满眼都是喜悦之色,“瑾秋醒来了?太好了?我得快要回水榭去。”

    “可不是,她刚才昏迷的时候,一直喊着你的名字……”

    说到这里的时候,夜胥华却不做声了,因为他想起了那个抱着筱萝又跃过府内高墙遁走的男子,他本不该问的,可是他又控制不住他自己,“筱萝,你能否告诉我,那个人是不是西疆刺客……”

    沐筱萝一路疾走,一路说道,“不错,就是上次二殿下你阻挡了边防军官陈剑进来搜查相府想要搜查的人,不过我可以保证,他不是?赫连皓澈不是刺客,他不会伤害我,也不会伤害你,更不会伤害大华皇朝,你放心好了。”

    “你怎么了解得这么清楚?莫非筱萝你早已是他的人了?我大华皇朝内乱,其他二国虎视眈眈,虽说西疆是弹丸之地,难免他妄图称霸天下的野心,筱萝你要是帮助他吞灭我大华皇朝,本殿下也无话可说!”

    说完最后一个字,夜胥华面容阴沉,他不该去想,可赫连皓澈好歹是方陵大王,地处边陲,可地下并不代表着没有野心,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筱萝对那个赫连皓澈明显比自己这个大华皇朝的二殿下来得推心置腹的,要不然筱萝也不会叫他皓澈如此亲昵,筱萝不喜欢自己,单纯意义上只是朋友关系,难道普天之下,会有一个女人,她不帮她的夫君登上天下至宝的皇帝宝座,会成一个单纯意义上说白了就是一个伟大友谊层次上的朋友来获得君临天下的机会?

    一个人再蠢再笨,沐筱萝也都明白他的话中含义,“夜胥华,你把我沐筱萝当做什么人!本小姐虽然是女子,但是我也有我的原则,不管你信不信,赫连皓澈他的野心我也看出来了,不过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伤害大华!当然你可以选择不相信我,对于你们皇家子弟夺,子事,本小姐会一概不管的,如果二殿下愿意的话,从今以后,你我可不再交集!”

    “筱萝,不要!我当然相信你!”夜胥华看到筱萝如此生气,他知道刚才是触犯了她,按道理说他是尊贵的皇子殿下,用不着对筱萝低声下气的,可不管怎么样,夜胥华就是一如既往得相信筱萝,再说现在他属于势单力孤的情势,也不得不相信筱萝了,否则还有谁可以相信?

    沐筱萝沉默不做声,何必多作口舌呢,清者自清,以后他就会知道了,自己到底会不会这么做,不过筱萝现在想的关心的,就只有她的丫头瑾秋了,也不知道这个丫头醒来之后好了没有?

    筱萝水榭的竹影深处枯黄的怯了翠色的竹叶迎风摇摆,若不是水榭内阁透出的一丝一点的亮光,沐筱萝还真不好摸清水榭内阁的方向,阁门前,有人影颤抖,像是有人推推搡搡。

    “香夏姐姐,你让我找二小姐吧。你不说我刚才发疯了,想要小姐她的性命吗?我想知道,小姐到底有没有事儿,如果有事的话,瑾秋一辈皓澈不会心安的。”

    瑾秋哭着喊着,夜色这么深了,她是极力控制住自己的声响的,不过好在紫竹林空旷,地域较为偏僻,此间时分,府内仆役除了打更的多半休息了,可瑾秋无论怎么忍也忍不住的。

    沐筱萝三步并作两步,不消片刻,跑到瑾秋跟前,两只手抚瑾秋的额头,“瑾秋,怎么不好好在阁里休息,这么冷跑出来做什么?”

    “小姐你回来了。”香夏眼眶都湿了,瑾秋这个傻妹妹自从刚才醒来之后,一直在自责说她自己差点伤害了小姐。

    筱萝笑了笑,“瑾秋,别担心我了,我没事,不信你问二殿下?”

    “二殿下?”瑾秋一脸困惑得,等了一会儿,听到筱萝小姐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不过她的精神并不主意到二殿下有没有来,拉住筱萝的手腕,浑身瞧了一遍,”香夏姐姐跟我说,我刚才得了魔怔似的,竟然想要伤害小姐,如果瑾秋真的做了伤害小姐的事儿,请小姐一定把握我处罚了吧,处罚还不够,小姐把我杀了也行。”

    夜胥华走来,香夏一心记挂在他的身上,偷偷看了他几眼,却不再说话了,他一身月白长衫落入香夏的眼中,如此挺拔毓秀的一个男子,是世间不可多得的,香夏不免觉得有几分娇羞,便低下头去,只是觉得脸颊烫烫的,心里有话可说不出。

    一方面沐筱萝知道瑾秋体内肯定有不寻常的东西在作祟所以她才会失去常性的,心疼和安慰瑾秋都来不及,怎么忍心去责怪她去,另一方面,沐筱萝把香夏和夜胥华二殿下暂时性的留在外头,变相得是给他们机会独处。

    这么一个宽宏大量的小姐,除了沐筱萝谁还能做到呢?

    说到底,沐筱萝对夜胥华没有一种感觉,那种感觉很微妙,当沐筱萝站在赫连皓澈的面前,筱萝可以身放松,因为她知道哪怕自己完没有警惕之心,也不会受到伤害,有一个人有能力并且一定能够保护他,这种紧紧密密扎扎实实的安感很能感染筱萝的心,可在夜胥华二殿下完是找不到的,反过来的是,夜胥华二殿下倒是需要筱萝的呵护和保护,决然不同的两种位面,不可同日而语的。

    在内阁里,沐筱萝给瑾秋亲自伺候了一杯洒了大粒的红枣茶,瑾秋感动得留下泪珠来,都说婢女天生服侍主子来着,可谁曾想她一个小小婢女要小姐来服侍呢。

    “小姐,对不起,瑾秋总是给你惹麻烦。”瑾秋满怀愧疚,两只手捧着红枣茶,温温热热的,就好像感受到小姐对自己的那一颗心。

    筱萝宠溺一笑,“傻丫头,别说这些,赶快喝吧,既然你总是给我惹麻烦,那么这一次听我的话,把这个喝下去,人暖和一点,等你好了,我还要你服侍我,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小姐。”瑾秋的眼泪依然吧嗒吧嗒得往下流淌着,好几滴都落入了甜瓷彩釉的茶盏之中,巴巴得凝了筱萝好几眼,咕咚咕咚,把掌心的茶盏内的红枣茶喝个精光,顺便把枣子也给吃了。

    看着瑾秋很乖吃完,沐筱萝就把瑾秋扶到厢房中休憩,虽说瑾秋刚刚醒来,但她的体力始终没有完恢复过来,筱萝知道她平素那么柔弱,有两下子三脚猫的功夫,不过一下子身体深处的潜力武功被唤醒了,到底吃不消,肯定要好好休息一番才可以的。

    香夏和二殿下夜胥华在外头说了几句话也到了屋内,相比外面而言,屋内优质的炭火兽炉袅袅腾起的熏香和白雾,很是令人有一种置身于暖春的错觉,不过再几个月春天真的就来了。

    沐筱萝还没有叫香夏给夜胥华二殿下泡茶喝,这个小妮子就去给沏了一壶,多放了几颗大粒红枣下去,这些个红枣儿筱萝并没有见过,听泡完红枣茶的香夏说,两个时辰之前,沉香姐姐来过一趟,说是老太君给的红枣,是什么地方的,便不知道了,只是听闻是二老爷给老太君的。

    二老爷沐伐不是已经被赶出相府了,怎么又有他的消息了?难不成他是想要通过给老太君送大粒红枣借以回来的理由,不对呀,老太君怎么说也不会这么快叫这个无良二叔回来吧。

    再说相国父亲他肯吗?父亲他明明知道其中一个姨娘和二叔不清不楚的,叫二老爷回来,是嫌弃绿帽子染得不够绿还是怎么的,是想要把顶上那绿帽子再染深一些么?

    翌日,沐筱萝听闻清乾院书房的父亲大人怒发冲冠得,几乎把书房之内历代名家字画撕毁得干干净净,就比如书圣东晋王羲之《方亭序》的珍贵临摹孤本都付诸金貔貅兽炭炉之中,化成不值钱的草木灰。

    那可是父亲大人最为心爱的物件,沐筱萝真的不明白相国父亲怎会暴躁到如斯境地,难不成二老爷沐伐真的回来了,还是沐伐得到老太君的首肯重新回到相府,父亲才会如此生气的?

    沐筱萝不由得多想,这些事情,都是她身边的一等丫头香夏告诉她的,香夏今儿早上出了筱萝水榭,恰好遇到那些个从清乾院出来的仆役们才打听到的,这些个仆役可辛苦了,沦为灰烬的字画,还有破破碎碎的精美花瓶,还不忙里忙外得打扫干净了。

    不过眼下,瑾秋这丫头昨晚上休息了一整晚,起来的时候身子也极为利索,还给筱萝梳了一个当今京城极为时尚流行的少女髻,再插上鎏金珍珠翠玉簪子,按道理说原配,母东方飞燕刚死不久,沐筱萝尚且处于守孝期间适宜素净的发饰,可整天都是素净的发饰岂不是触了新年的眉头?想着等会儿还要给老太君问安,得穿好些,所以沐筱萝挑了一件藕荷色蓝底百褶裙,外肩罩着轻薄的白狐狸小氅子,往长安园去了。

    沐筱萝问香夏昨晚上二殿下夜胥华是几时走的,她却说不上来,香夏她说昨晚上她给二殿下续了第三杯红枣茶,看着二殿下喝着喝着,香夏感觉自己的眸皮也愈发沉重下去,待抬眸的时候,发现小几上的红枣茶还有一半没有喝完,尚有余温,二殿下却走了,当然香夏这丫头的担心和忧虑都写在脸上,筱萝笑了笑,也不挂在心上。

    进了长安园,昨晚上下起的微雪刚刚消融,今儿个又起了阳,路上还有点儿滑湿,筱萝却看到沉香仔仔细细搀着老太君在花坛边上散步,沉吟笑了笑,“老太君,小心点儿,雪才融,要注意脚下滑溜呢。”

    “筱萝姐儿来了,我刚才来念叨你来着。”老太君见筱萝来了,旋即满是皱纹的脸上堆砌了慈祥的笑意,“对了,昨儿个我差沉香丫头给你送过去的缅甸大枣,可中吃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