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24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五弟宇轩,你在做什么?”

    “二殿下你怎么会?”

    沐筱萝冲过去,也不知道他们二人到底在做什么。

    看着是自己二姐来了,一直抓着夜胥华腰间玉腰带的沐宇轩不依不饶道,“二姐,你可来了,我抓住他了,我抓住了他,这个贼人我明明看他跳进高墙,现在还想跑掉呢,亏我抓住他的腰带……”

    “筱萝,是我!”夜胥华摘下银面具,面色极为尴尬,“你弟弟扯着我的玉腰带呢,要不是看在是你弟的份上,我早就——”

    沐筱萝瞥见二殿下夜胥华玉腰带有断裂的迹象,如果真的断了,内里亵裤可就难保了。

    “哦,原来是二殿下,你干嘛戴着面具呀,还不告诉我你真实的身份,我还以为是那个小毛贼呢。”

    好不容易充作一次小男子汉的沐宇轩有点失望,原来是二姐的朋友,还是当今的二殿下,不过宇轩也听说了,京城内外的御林军都在搜捕二殿下呢。

    夜胥华很担忧他的亵裤会不会掉下来,沐筱萝噗嗤笑道,“好啦,你们的误会清楚了,沁芳暖阁还有一出好戏,希望你们可以帮我!”

    “二姐,什么好戏啊?”沐宇轩眼珠子瞪得大大的,是沁芳暖阁的好戏,那么自然与大姐有关了,宇轩想起自己是生母被前大夫人欺负的惨况,沐宇轩就更希望沐若雪大姐倒台。

    平复了一下心情的夜胥华拿眼睛瞟筱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好戏是也事关我大皇兄吧。这样也好!如果大皇兄因为某些事缠身,自然就会放松了其他事儿的警惕!这样的话,我也有机会救出大皇姐和五皇弟了。”

    “对了,长公主殿下和五殿下被软禁在哪里,二殿下知道吗?”沐筱萝看着夜胥华,这可是当务之急的事儿,顺便叫夜倾宴和沐若雪的丑事传遍京城,实乃一箭双雕的事!

    “之前有暗报说是皇宫的冷宫,不过就在昨夜,大皇兄连夜将他们扣押在京城的林宅,这是前大齐朝大贪官林云之的老宅,不过已经荒废很久了,这些都是暗报内线人冒着生死给我消息的。”

    夜胥华面色阴沉,每每说的一句话都落了筱萝的耳朵里。

    “二殿下,既然知道了长公主和五殿下的所在,何不去解救他们呢?”沐筱萝说了之后,马上后悔了,这二殿下肯定是因为对方人多所以才折回的,旋儿看着五弟沐宇轩,“宇轩,你认识的江湖朋友多,你帮二殿下摆平这件事,二姐求你了。”

    “没问题。”沐宇轩对木讷的夜胥华冷哼一句,就马上从相府后门走去,而夜胥华是从高墙跃过的。

    不对呀,二殿下夜胥华早年游弋于江湖,若说起江湖人,他应该认识得更多呀,他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事想要跟自己说吧,沐筱萝想要说什么,可二人都走掉了。

    一盏茶功夫,沐筱萝折回筱萝水榭,叫香夏和瑾秋出动相府所有人,前去沁芳暖阁观戏,而筱萝是去清乾院向父亲大人禀明事实,说大殿下夜倾宴在,姐的寝室里边……却没有说他们俩在干什么。

    虽然沐筱萝并没有说清楚,但是任凭是一个稍微有点明理的人何尝不知道,这其中意味着什么!

    更何况是明锐的相国大人沐展鹏,他两条横陈的剑眉剧烈得颤抖着,不用想也知道沁芳暖阁之内孤男寡女在进行着苟且之事,在沐展鹏狂怒声之中,桌子上的毛笔竹筒散落一地。

    瞧着老父亲沉稳的步伐飘出门缝之外,沐筱萝无不感觉欢欣和快慰,看来,长姐身败名裂的一场大好戏即将要开始了。

    到底强将手底下无弱兵,香夏和瑾秋早沐筱萝好几条街了,在相爷抵达沁芳暖阁之时,沁芳暖阁早已围着一大波紧跟着另外一大波的,里里外外,前前后后以一种威压的姿势,饶是相国大人抵临的时候,各方各院的三等二等丫头婆子们才开始让出一条小道来,旋即给沐展鹏和沐筱萝行大礼。

    而那沁芳暖阁内中已是门禁紧闭,貌似里面的人早已知晓东窗事发,沐展鹏瞅着满阁内外的丫头婆子们无不抿着嘴儿,目光窸窸窣窣的,沐展鹏哪里容得下这些,当下趋步来到紧闭的阁楼门前,伸脚狠命一踢,咔嗒一声,阁楼门两块门板儿顷刻间从两端断裂开来,随着内里的万花屏风也倒了下去。

    堂堂大皇子殿下夜倾宴衣衫不整得趴在沐若雪的身上,沐若雪也是****隐隐半露,耦合粉色小肚兜滑落长而白的玉颈之下,如此香艳,实在是叫人看了还想再看,还好多半是沁芳暖阁多是小丫头和婆子们,那些被阻挡在外的小厮和护院们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欣赏一番,长姐沐若雪的绝佳酮体。

    “你们……你们真是恬不知耻呀!”

    相国沐展鹏觉得目光无关,他万万想不到昔日那么疼爱的,长女竟然背着他和大殿下没有行过三媒二书四书五礼就猖狂行此不且。

    夜倾宴他之前听到外面喧嚣不已的吵闹声就觉得非常奇怪,打起了警惕关紧了门户,准备与沐若雪穿戴好衣裳,就算被撞见了,夜倾宴也可以辩解说他是因为有事所以才来沐若雪大小姐来一叙的。可惜现在的问题的是,夜倾宴衣衫不整,他腰肢上的金玉带才系上了一半,胸膛上的暗扣没有扣紧,露出一寸半寸的胸肌来,这叫外人如何信服?

    如果说他们两个没有什么,此话去跟鬼说去,恐怕鬼也是不相信的。

    “父亲——”沐若雪咬牙,满脸的委屈,她此般的梨花带雨不禁令沐筱萝觉得更加恶心,莫非,长姐还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父亲邀怜么,太无耻了吧,都作出了这等事情,相府的上上下下的丫头婆子们都知道了,想要瞒那也是瞒不住的。

    沐展鹏根本是失去了耐性,他目光狰狞得狠狠瞪着沐若雪,“无耻贱人!我沐展鹏就当从来没有过你这样不知礼义廉耻的女人!还有你大殿下!真没有想到你是一位君子,却对我我女作出此等事来,本相国看来是重新考虑是不是要继续辅佐大殿下您了!”

    相国的这句话,无疑是要挟夜倾宴,你做出了此等伤风败俗的事儿来,他就要考虑是不是继续支持夜倾宴登上大华皇朝的皇帝宝座了。

    事已至此,夜倾宴单膝对着相国跪下,“岳父大人,请您一定要把若雪嫁给我,我若为皇,一定会单独为若雪建造行宫,好好疼惜她,不让她受一丝一毫的伤害,只要你答应我,我答应相国的一切要求!”

    歪打正着这四个字,在夜倾宴的脑海深处是这么想的,到底夜倾宴觊觎若雪的美貌不是一天两天了,迟早是要把她纳入后宫的,这些,沐筱萝怎么会不知道,那也只能说明夜倾宴是无耻加上无耻。

    如果今天这事儿没有拆穿的话,夜倾宴恐怕是一边对着沐若雪说着甜言蜜语,一边追求筱萝得到她这个贤内助的活智囊,利用完沐筱萝干干净净之后,再狠狠将她抛弃,这一切是夜倾宴心中的计划,可惜如今当着众人的面儿,夜倾宴他自己与沐若雪行苟且之事,也只好拿婚事来堵住悠悠众口。

    这段时期可是关键时期,大华皇朝的皇帝宝座是众位皇子们竞相角逐的重要阶段,为了拉拢大华百姓们的民心,夜倾宴必须这么做,倘若他不这么做,一旦以始乱终弃的罪名落在肩膀上,还是大华臣民心目中认定的好君主么?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眼下没得他法,现如今的最好办法也莫过于此了。

    沐展鹏叹息了一口气,十分无可奈何的模样儿,他倒是有想过要把大女儿沐若雪嫁给大殿下夜倾宴,像,长女沐若雪这么好的一颗棋子,沐展鹏并不想这么快就浪费掉,他也不想大女儿就如此卑贱得嫁掉,可惜现在?

    “好!大殿下,请务必在三日之内,迎娶若雪入你的倾宴宫,天下悠悠之口众多,防不胜防,事态有多严重,你应该知道的!”

    说完,沐展鹏摆袖而去,临走之时,还把沐筱萝叫走了。

    从开始到现在,沐筱萝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一切都好像是在走过场,看看而已,不过沐筱萝还是挺开心的,她的目的达到了,无论如何明日一大早,,长姐沐若雪与大殿下夜倾宴的艳名将会远播,相国父亲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沐筱萝深信,还有更为严峻的形势等待着他们,而这件事更是大殿下夜倾宴登上大华皇朝皇帝宝座的绊脚石,不信就等着瞧吧。

    显然易见,沐筱萝是胸有成竹的。

    ……

    京城前朝大贪官林云之的荒废林老宅。

    沐宇轩早已联络好几十个江湖人士,个个都是正义之士,武艺高强,丝毫不逊色于皇宫大内高手,更重要是这些个江湖人极重义气,不像某些亡命杀死只会看中给的赏钱的多少,这些有义之士平时都多多少少受过沐宇轩的大恩和小恩,又因为沐宇轩极为重视和爱护他们,换来他们的舍命相随。

    早年前行走江湖的二殿下夜胥华,他其实并不想依仗江湖人来获得便利,到底江湖和官场是决然不同的两种体系,夜胥华顾虑得东西很多,所以沐筱萝很奇怪夜胥华的是,他明明是位江湖人,却貌似从来不施用江湖上的人脉。

    不下十枚的夺命飞镖落下去,站在林宅大门口的守卫一个跟着一个倒下去,顿时间大门一开,更有无数的守卫团子黑压压涌过来涌过去,把夜胥华和沐宇轩为首的两人还有身边不下数十个蒙面义士通通围住,顿时间森严无比,这个时候恐怕连一只苍蝇都没有办法飞进来。

    “好大的狗胆儿!殊不知这是大殿下吩咐下来看守的地盘,大殿下不日便是当今皇上,你们若是胆敢闯入,杀无赦!”

    其中一个守卫头领模样的人拿着长剑,嘴里满是森冷笑意,看来他是打算要把夜胥华和沐宇轩俩个为首的给击杀了。

    这些守卫们无不是倾宴宫大殿下夜倾宴的人,出入进宫的守卫们如何不知道夜胥华的真正身份,他们这么说,摆明了是不把夜胥华放在眼里了,也就说这些人是想要夜胥华的命了,所以他们才不敢贸贸然认夜胥华为二皇子殿下了。

    “睁开你们的狗眼看清楚,这一位可是尊贵无匹的二殿下夜胥华,莫非你们不认识不成?我可是相国的五公子,识相的话,速速把长公主和五殿下给放了,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沐宇轩年仅二岁,年纪虽小,可挺有架子,这架子貌似比夜胥华这个堂堂的二皇子殿下还大,夜胥华有些忍俊不禁的样子,不过当夜胥华的目光聚拢在这些歌无良的守卫人身上,他心中不用狂涌着厮杀的决心。

    谁知道那个守卫头领趾高气扬得说道,“什么二殿下,这个贼人分明就是冒充二殿下,大胆刁民,竟然贸认皇家子弟,该诛不赦!来人呐,给我杀,给我杀,给我杀——”

    “是……”后面的人,还有后面的人,左边的人,右边的人,轰涌而上得压上来,使得叫人无法正常得喘息。

    沐宇轩气得什么都不顾了,叫身边的义士们使出飞镖,正开口说这话的守卫头领颈脖中被扎进一枚飞镖,骤然间猩红的液体喷射出来,如同木头人一般倒下去,鲜血喷在另外一个想要上前的守卫。

    二殿下夜胥华见沐宇轩身为筱萝的五弟竟如此干脆,大有筱萝的刚烈的性子,他突然很高兴,很快就加入了战斗之中,这些人明明认识自己却假装不认识自己,以下犯上,此等大罪十恶不赦,哪怕诛杀了一千遍一万遍,恐怕也不够的。

    霎时间,筱萝生母老宅一片腥风血雨,无数人惨叫得依依呀呀倒下来,断了腿的,没了胳膊的,肠子流了一地的,眼镜被利剑刺破的,心肺被挖空的,堪称人间炼狱,如此老宅之内的惨况是如此之凶险,倘若整个国家发生了暴动,还不成为了人间炼狱?

    任何人都没有想这么多,自管自顾着厮杀厮杀再厮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