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0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还没有等赫连皓澈回过神来,沐筱萝又继续道,“当然,知道方陵大王你野心的人不单单我一人,无独有偶,当今二殿下夜胥华也知道此事。”

    当时,沐筱萝可是真真切切得记得,夜胥华曾经质问自己,说自己如果爱上赫连皓澈,那么一定会倾力帮助赫连皓澈夺得天下一统的霸业,当然是不会去帮助一个她本身不爱的二殿下夜胥华了。沐筱萝也告诉夜胥华,说她可以保证,一定不会叫赫连皓澈侵吞大华国土。

    更重要的,沐筱萝她自己也是身为一个大华人。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可是我根本不相信你会去给当今大·华·统治者告本王的密。”

    赫连皓澈从来沐筱萝的眸中,丝毫看不出沐筱萝想要背叛他的意思。

    “除了大华以外的疆域,你都可以。”沐筱萝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看着赫连皓澈的眼,她莫名得退怯了几分,她两世为人,却从来没有过这般仓皇无措的感觉,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自己已经对他情根深种了么?

    爱情也许是没有疆域限定,没有时间空间的隔阂,哪怕是两世重生的筱萝,她也是这般难以自抑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

    女人毕竟在祈求她,筱萝这么央求他,也是正常的,这,毕竟是她的家,她的国,一直以来我行我素,从小就准备励志穷毕生之日统一天下的赫连皓澈,这一次是打他懂事以来,唯一的一次动摇了他的思想。

    倘若没有把大华皇朝划入版图之中,那么得到的天下还能算得上是统一么?

    “抱歉,筱萝,我做不到!”赫连皓澈第一次认真得考虑,以前他都是贯彻自己的想法,有什么就做什么,他励精图治在小西疆这么久,无非是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整个中原的王。

    江左是赫连皓澈的贴身亲信,倘若被江左知道了,他一定会骂自己这个方陵王被女人冲昏了头脑,一想到这些,赫连皓澈更加无措,因为江左不仅仅是自己的亲信,更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江左的心目中也有野心的,那就是他要成为未来的那一个统一中原的王的身边的第一勇士!

    什么,他说他自己做不到?沐筱萝的心间寒了寒,倘若这话是问着夜胥华,夜胥华他一定会回答说,他一定会抛弃大华江山选择筱萝的,他愿意抛掉锦衣玉食,和筱萝平平淡淡得过一辈子,可赫连皓澈依然执着他的七国统一的雄图霸业,半点不得让步!

    爱美人,更爱江山~!至少在目前筱萝的心里,她是这么想赫连皓澈的。

    很快,赫连皓澈悄无声息得跳过相府府邸高墙,连沐筱萝也察觉不到他到底去了那里,只是那寒潭似乎还残留着男人离去的魁梧背影,天慢慢放了晴光,相比之前被乌云笼罩的天穹,沐筱萝的心境也陡然开阔起来。

    这样心怀天下的男子不正是自己想要的么?沐筱萝心中的想法愈发加重了几分,她仍然以为赫连皓澈就是这一辈子的最佳人选,大丈夫当以国家为重,再者天下真正得实现一统也并不是一件什么坏事,货币共通,民俗文化统一,得来的好处并不仅仅是这些,倘若赫连皓澈也知道筱萝这个时候明白他的苦心,不知道他会有多么开心。

    赫连皓澈想要天下统一,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真真正正得为了天下诸国的老百姓们,只有统一了,天底下才能避免连年战祸,到时候降低百姓们的赋税,叫他们有充足的地可以耕种,有满仓的粮食可以吃饱肚子,还有华丽的衣裳可以裹身,开启一个所未有的大盛世,那才是赫连皓澈的终极梦想……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可以明白赫连皓澈,那么这个人就是不折不扣的沐筱萝!

    水榭外寒风渐起,拿着披风出来的香夏丫头瞥见筱萝二小姐眉心蹙起,隐隐约约有什么心事般,筱萝二小姐又不是什么外人,香夏倒也敢开口询问,“二小姐,你是不是喜欢上方陵大王了?”

    “去。小丫头!你怎么也知道什么是喜欢了?”沐筱萝不免挖苦道,看着香夏一脸娇羞得给自己嬛上披风,顿觉暖意加身,别提有惬意,倒是看着香夏愈发红彤彤的脸蛋儿,筱萝倒是不好意思了,香夏丫头到底比自己还要年长个两三岁,却无论如何怎么也不能说她是不谙世事的小丫头,这倒是自己不是了。

    香夏俏皮一笑,“好好好,奴婢是小丫头。筱萝二小姐才是大人!什么该懂得,什么又不该懂的,您都懂,这下总行了吧。”

    这一激,香夏丫头倒把筱萝内心深处隐匿的撒谎无赖性子给激出来,拿手掐着香夏的腰,“死蹄子,叫你笑我!”

    “哎呀!别这样!二小姐饶命呀!香夏再也不敢了。二小姐再这样的话,我就把你喜欢赫连大王的事告诉五少爷和瑾秋妹妹知道,我立马就去……”

    “好你个蹄子!看我今儿个不把你的小嘴撕烂了!”

    主仆二人一逃一追,嗔怪嬉笑,好听的声音有如白鹅毛雪片片洒在筱萝水榭之中,倒也不失为一方幽致,追着追着,也吵动了水榭内阁的瑾秋和沐宇轩二人,他们两个也加入了筱萝和香夏嬉闹的队伍之中,外边的鹅毛大雪下得愈发大起来,这恐怕是最后一场雪了,开春了,放晴的日子数着手指头儿就来临。

    约莫半个时辰过后,相府传来,长姐沐若雪被夜倾宴囚禁冷宫的消息。

    恐怕这会子相国父亲心里肯定是不好受吧,沐筱萝却不会蠢到清乾院去安抚父亲,这是他应当承受的,谁叫他一直以来那么宠爱沐若雪,既然宠爱,长姐,那么就把,长姐带来的坏处也一块儿宠了去,好歹也是有始有终,筱萝还会尊敬他老人家,否则叫一个什么事儿?

    之前,长姐在沁芳暖阁自用金钩导致流产之事,想必老太君也是知道了,还有这一次,虽说老太君对,长姐并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到底是她老人家的,亲孙女儿,沐筱萝就担心老太君会想不开啥的。

    待筱萝赴长安园上房的时候,见老太君正在大屋正中明堂里边跪在蒲团上拿着一串佛经在念,沉香这丫头在身侧侍奉着,未敢远离,生怕老太君跪得累了。

    沐筱萝心中喟叹一声,老太君您这又是何必呢!沐若雪你愧为沐家的,长女,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叫老太君她老人家来担忧你,沐若雪你既然都被抓住了冷宫,如果要死,那么干脆死快一点!

    看着老太君如此虔诚模样,沐筱萝心中隐隐不忍心,想要上前劝慰,却被沉香止住了,沉香瞧瞧到筱萝跟前道,“二小姐,这个时候就不要惊动老太君了,或许这样子,老太君的心里头便会好受些,她时时刻刻念叨着沐家不肖子孙太多,个个伤透了她老人家的心……”

    听着沉香所说,沐筱萝当然知道她说什么,个个伤透她老人家的心,指的还不是死去的沐轩昌,,母东方飞燕,还有现在的沐若雪,一个连着一个,都是大房的人儿遭了不测。

    老太君的寝室是在稍间,沐筱萝则去了次间,说起来就是两个大大的房间,中间隔着雕花的落地大屏风而已,筱萝坐在次间一只黄梨花木椅子垫着的虎皮靠垫上,喝了沉香送来的茶,接过温热的暖手小铜炉,抬头一望,便望见在抱夏的屋子里头,有一个老嬷嬷抱着汤婆子杵在门口,随时等候待命似的,这个老嬷嬷,筱萝倒也认识,只不过还是那黄瑞家的罢。

    伺候完了沐筱萝,沉香又去了稍间陪老太君。

    暖手小铜炉冷了,这会子香夏正准备给筱萝加炭,瑾秋也在一旁帮忙,老太君那边也有了声音“是筱萝姐儿来了吗”,筱萝还没有开口回答,却猛然发现瑾秋的瞳孔里边满是赤红之色,瑾秋恍若变幻了一个人儿似的,抢过香夏手中夹炭用的取炭工具,就要把烧得火旺旺的炭火扔到筱萝身上。

    还好筱萝闪避得够快,滚烫带着火苗得炭火丢到地上,接触得地上的冰砖都起了一片水雾子,吱吱作响,要是细细想一下,倘若这滚烫的炭火落到人身上,还不马上起了一块肉,干脆烤肉得了。

    “瑾秋,你疯了吗?”香夏忍不住大叫,声音巨大,把稍间的老太君引到这边来,抱夏屋子的宁上官二家也仓皇跑进来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儿。

    当然在宁上官二家进来之前,沐筱萝在香夏惊讶得无可救药的目光之中,拿手掌狠拍瑾秋的后脑勺,使她晕死过去,筱萝看着香夏的眼,小声得说,“好险。我看瑾秋体内的冰封记忆古寒蚕的毒性又复发!”

    “怎么又复发了?最近不是一直好好的么?怎么会这样?还好二小姐您反应够快,要不然您的身上留下了烫疤,我看等沐醒之后的瑾秋恐怕万死也难辞其咎!二小姐如果要怪罪瑾秋妹妹,香夏也无话可说!”

    刚才太危险了,香夏意识到,如果二小姐没有闪避得好些,恐怕那烧的滚烫的炭子丢到脸上毁容了,那可怎么办,一个女子最重要的莫过于容貌了,容貌都没有了,那么还有什么。

    沉香这会子去接老太君,还好没有看到之前的可怖一幕,要不然她会崩溃的,是真的会崩溃的。

    闯进次间的黄瑞家的左顾右盼,看到从稍间进入次间的老太君,连忙迎上去,在老太君处躬了躬,“老太君,您没事儿吧。”

    “老太我能有什么事儿?我倒是想进来问一问刚才是怎么了?”阎红玉松开了沉香搀扶自己的手,两颗眼珠子一巡,落到筱萝身上,旋儿又落到筱萝身侧昏迷的瑾秋身上,忙问,“筱萝孙儿,这瑾秋丫头是怎么了?怎么睡着了?”

    还好,老太君她们还不知道事实真相,沐筱萝也得瞒着,毕竟瑾秋中了冰封记忆古寒蚕的毒这样的事儿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太君,瑾秋她就是昨晚上帮我绣一条手帕,熬夜的缘故,今儿个也不曾好好休息,所以累倒的……香夏你说是不是?”

    “是,是,就是这样的。”香夏这丫头心神不定,看到筱萝二小姐一直给自己使眼色,她才打起了精神,刚才真真是十万火急,二小姐筱萝差一点就被炭火给……

    细心的黄瑞家的连忙去兽炭炉边处取来一个火钳子,夹住滚落到地砖上的黑炭,还冒着火星子热气呢,“哎呀?这炭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如果落了别处,可要引起大火的,到时候可就不好了。”

    香夏连忙给老太君跪下,“老太君,请宽恕香夏一时不小心,是我把炭弄掉了。”

    “许是天气太冷了,香夏手冻了,拿铁夹子拿得不稳当。”沐筱萝马上给香夏解了围。

    主仆二人一说一唱,倒是真给老太君糊弄过去,只是老太君缓缓得道,“以后可得担心,这要不是不小心落到那波斯毯子上,烧毁了波斯毯子不打紧,可若是大屋着了火,整个沐府都要遭殃的,记下了吗?”

    “香夏记下。”香夏连连点头。

    老太君闭了闭眸子,旋即叫道,“起来吧,地上凉,若是冻坏了,可怎么服侍你们的筱萝二小姐呀。”

    “还有筱萝你也真是的,这些天冻得紧,干嘛还要让你屋子里头的丫鬟熬夜绣手帕,你瞧瞧瑾秋给累的……”

    说了一句,老太君又忍不住了,不过句句是为着人好,不管是筱萝这个小姐,还是婢子,听了都会叫人心中感动暖呼呼的。

    待香夏捡拾地上的炭火球子,然后又稳稳当当得给筱萝续上暖手炉儿,老太君手里头的暖手炉的外罩是金丝勾嵌着域外国家的一种罕见的琉璃花样儿,又好看又不烫手,当然是沉香给老太君伺候上的。

    至于宁上官二家又回了抱夏屋子继续听候老太君的安排。

    让老太君说完了,筱萝才道,“老太君对婢子尚且如此担心,筱萝想着老太君心中无时不刻都在挂心大姐,筱萝想说——”

    “别跟我提那个下流胚子!平白无故长了天上无地下无的好相貌,却如此糟践她自己!哎!定是过世的臻珍媳妇娇惯她这样的,臻珍媳妇啊你可真是好媳妇,你走了,还要害得若雪囚禁冷宫,没个好前程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