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6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沐筱萝懒得理睬她们,趁着她们二人争吵的时候,连推车都没有推走,就溜出后门。

    等“黄妈妈”消失不见了,画扇才想起要找她了,可就看见了眼前空空如也的车子,再无其他,两只脚踩踏着,“哎呀,这个黄妈妈去哪儿了,推车也没有推走的呀。”

    “可能黄妈妈内急要出恭……”耳朵几乎被画扇扯开一道小血痕的徒儿,脸上扭曲的完成没了个人形,不过为了讨好画扇,她还是说道。

    画扇狠狠白了她一道,“贱人蹄子,我何尝不知道黄妈妈出恭去了,用得着你说,以后你不要跟人说,我和你一起共事过,我现在可是一等大丫头,月例银钱可是压了你们好几倍,呸,你也配跟我比?”

    画扇冲兔儿呸了一口,旋即腰肢若林柳摆摆得浮进小厨房,这可是大夫人新建立起来的小厨房,没有与公中的大厨房设立在一起,人家新大夫人东方玉漱随时随地准备着要吃啥就吃啥,这不连日来的腌制酸菜吃完了,又想要喝一碗极品血燕润润喉咙,等喉咙舒服了,再吃那腌制酸白菜,这不黄妈妈就送来了。

    ……

    沐筱萝一路上走着,左顾右盼,就希望方陵大王赫连皓澈还没有走远,一旦走远了,或者是回了西疆,筱萝想着,那时候该怎么办,要找他的人,岂不是大海捞针么,西疆虽然是边陲小国,可丛林瘴气之多,令多人止步不前,说说大殿下夜倾宴,他明明也知道方陵雀子的暗器是来自西疆,可他迟迟没有派军队讨伐西疆,忌惮的,就是这一点。

    京都大街那么大,沐筱萝转悠了一圈儿,连人带着马车儿,连赫连皓澈一根寒毛都没有看到,筱萝就愈发肯定了,这赫连大王肯定回了西疆了的,毕竟赫连皓澈之前能够呆的隐蔽茶楼酒楼,筱萝都一一去过了,徒劳了几个时辰,也无结果,最后连南郊墓群也看了一遍……

    沐筱萝身上带着银子,干脆自己买了下马车,自己驾驭着马儿一直往西疆的方向去,在到达那个丛林附近,就听到一片厮杀的声音。

    到处都是人血,头颅,断腿断胳膊,大肠小肠流淌的血腥场面,叫人作呕!

    到底发什么事了,谁人在大华境内厮杀?莫不成是大殿下带领的人马血洗西疆,不,血战之中,一个身材魁梧挺拔的精壮男人映入筱萝的眼帘,正是赫连皓澈,他的对面那个高手,长褂明黄披风的阴阳老怪物,脸上皱皮一红衣白,就好是老人脸和娃娃脸的结合体,正是欧阳圣通。

    “赫连国主,你好生大胆,竟然叫你和那个相国之女逃走了,今天就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欧阳圣通他是一百多年前,西域万毒谷万毒神君的好徒儿,他擅长的就是奇门遁甲之术,还有那害人不偿命的毒药。

    话音刚落,欧阳圣通披风摆动,腰间隐隐鼓动着奇异的力量,怕是有什么毒物要喷射出来,沐筱萝大惊,她毫无犹豫得冲过去,挡在赫连皓澈的跟前,呼得一声,沐筱萝咬牙大颤,身体四肢经脉到处,都涌动着一股奇寒灼感。

    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比杀了她自己,还要难受!

    “筱萝,你怎么这么傻!你找我做什么?你看看现在你……”赫连皓澈眸间满是对筱萝的怜惜之意,筱萝能够出现在这里,平白就表明了一个事实,筱萝心中有他,所以才会这么做的。

    赫连皓澈心间涌起了暖意,他揉紧筱萝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只是希望筱萝能够感受他的力度,借以御寒,他在筱萝耳边道,“有我在,别怕。”

    满脸狰狞狂笑的欧阳圣通咬着唇齿,激动得说道,“哈哈哈……本尊的北冥鹄香味道还不错吧。死到临头了还如此温存蜜语,是有打算再到阴间去做一个鬼夫妻吗?这一点,本尊可以答应你们,那就是等你们死了之后~!”

    “你这个老怪物!且吃我的方陵雀子!”赫连皓澈怀中抱着筱萝,左脚踏着地上的枯枝,忽的弹起身来,整个人飞起来,跃过几颗大灌木丛,此距离西疆楚围还有一小段路程,看着欧阳圣通狂笑之时,未免太过大意,他的左手无名指正好被中了一枚方陵雀子。

    随着欧阳圣通惨叫一声,奇异的灼热感觉燃烧着欧阳圣通的左手,看着无名指被染成了剧毒的黑色,他大骇,看来如果不割除的话,肯定是来不及了,欧阳圣通屏息一口,运用身的内力,叫左手掌自爆,血肉横飞,洒在泥土地上,再晚上一步,终究会连一整根手臂都没了的。

    欧阳圣通大骂道,“龟孙子,你的方陵雀子却也真够毒辣,本尊的左手掌充其量给泥土当肥料了,有本事出来呀,别走啊!”

    潜入了西疆丛林密道,这里瘴气之多,不过可以容得下一个人通行的密道,却是一点瘴气都没有,这么多年来,也正是外界一直无法侵入西疆的原因所在。

    赫连皓澈抱着筱萝,把她放置在一块超级大的花岗岩石上,上面干干净净的,就好像雨水洗过似的,连一颗土都没有,“筱萝,你休息会儿,喝一点水吧。”

    随着,赫连皓澈从腰间取来一瓶水,给筱萝喂了下去,筱萝喝了几口,胸内仍然感觉一股子灼热感。

    “你中了欧阳圣通的北冥鹄香,我试试清风扶沐能不能清洁你体内的毒素……”赫连皓澈毫无迟疑,就掰开晶莹玉一般的琉璃瓶子,其中一股子难闻的气味就飘入筱萝的鼻翼深处,渐渐的,筱萝意识开阔且清明,胸内的灼热感消失了,浑身又有了气力。

    精神完好的筱萝连忙起身,发觉自己躺在花岗石上,齐边是丛林密布的环象,不过看起来很不正常,这是瘴气所致。

    赫连皓澈咧开嘴一笑,平日里冷峻的眸弯曲成两只月亮,温润且柔和,他的声音也那么温柔,“筱萝你好了,太好了。”

    “这里哪里?”沐筱萝有些好奇,不过初次清醒过来,胸间灼热感不再,只是脑袋还是有点蒙蒙的。

    “西疆国和外部的结界,这里到处是瘴气,等下你随着我的路数沿着往下走,不然中了瘴气,可就危险了,我怀里可没有那么多的解药。”

    赫连皓澈面部表情融和多了,不似以往那么倨傲如霜,他反问道,“我倒是想要问问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怎么知道我还没有走?”

    “你还没有走吗?我以为你走了?”沐筱萝也忍不住反问他。

    这下子,赫连皓澈又惊又喜,“你真的是来找我的,我原本打算回去找你,想要跟你说……后来撞上欧阳圣通这个前朝余孽头目……”

    “你想要跟我说什么?”沐筱萝只对这个感兴趣,对于欧阳圣通,那是一点兴趣都无。

    垂下头脑,赫连皓澈第一次感觉到促狭,“这一路上,本王想了很久,我可以为了你,放弃一统天下的抱负,那大华江山,本王也不会觊觎一分一毫,如果你不愿意本王这么做的话……”

    什么,赫连皓澈他在说什么,沐筱萝记得在水榭之外,赫连皓澈断然傲决得对筱萝说“抱歉,筱萝,我做不到”,可如今他又改变了主意,难道他是因为自己才改变主意,为的就是爱自己么?

    沐筱萝懵了,手足无措,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胸怀有天下的男子竟然可以为了自己,可以抛弃了那些江山,名和利,家和国的重担,不可以,筱萝摇摇头,赫连皓澈他不能够这么做,筱萝忍不住在心中呼喊。

    见筱萝面色惊慌,赫连皓澈好看的薄唇轻轻颤了颤,以一个极为阳刚沉稳的弧度略略翘起,依然是那股子倨傲不羁,“筱萝,既然你可以为了我,踏遍了京都任何一个地方,以至于为了挡下欧阳圣通的毒香,那么我又为何不能够为你舍弃君主之位,抛弃江山呢?”

    “皓澈,你怎么知道我踏遍了京都任何一个地方?”筱萝说到这里,恐怕心肺都不知道如何去呼吸了,只想听赫连皓澈他那温润玉色的声音震荡在空气之中。

    赫连皓澈蹲下身子来,无比怜惜得替筱萝脱下她的金凤朝阳绣花鞋,两只手轻轻抚着莹白如月的玉趾,看着筱萝的眼睛,“你看看这双鞋子布满了泥尘,你去过很多地方,每个地方的泥土质地是不一样的,南郊多是黑泥土,西郊多是红泥,你的脚趾头都磕出血来……”

    听他说着说着,沐筱萝热泪狂涌而出,从来没有一个男子能够像皓澈这般细心和体贴,令筱萝的心不禁像他靠近了。

    很快,赫连皓澈顺势把筱萝揉进怀中,筱萝感受到男人火热的胸膛,雄性的气味在她鼻端涌动,熏得她快要瘫软下去,赫连皓澈的唇瓣轻轻得点在筱萝的额头上,筱萝感觉到一个灼热的印子,顷刻皓澈唇瓣又往下侵蚀。

    就在这个时刻,丛林的叶子摇动,钻出一个铁甲兵头子来,“请大王和王妃回西疆再亲热也不迟呀。”

    这话竟然是木讷得江左嘴巴里说出来,赫连皓澈和筱萝哗得一下互相推开了对方。

    筱萝看江左依旧木头似的,更是忍俊不禁,却也不好怪他,不过筱萝打量着江左,他竟然称呼自己为王妃?

    难不成这个方陵王妃要坐定了么?

    跃过弯弯曲曲的栈道,这个地方极为古怪,一定要循着一种古法来走,否认就会受到瘴气的侵蚀,正常人没有过一会儿便会顷刻步入殒命之境,堪称惊险!

    沐筱萝就是赫连皓澈抓着她的皓腕,踩踏过形形色色的杂草堆里,又要踩上各种奇异的木桩,方能通过,约摸一刻钟的功夫,走在杂草堆前的沐筱萝,两只手拨开,就看到数不尽的羊群,这里一蹙,那里一团,就好像在一望无垠的碧绿海洋上绽放的白云花骨朵似的,真真是美丽极了。

    “筱萝,如果要你一辈子生活在这里,你可愿意吗?”

    赫连皓澈深深的轮廓之下的那双璀璨若闪电的眸子,满怀希冀得盯着筱萝,希望她能喜欢。

    “好美……好美……”沐筱萝不禁惊叹,天底下难以抵达的奇观异景数不胜数,可没有哪里此般堪称人间仙境,古朴的毡包,喂着健壮马儿的男男女女也是身着方陵服饰,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意。

    如果要是一辈子就留在这里,恬静,安宁,沐筱萝上一世受尽了动乱、苦楚、罹难、悲怆和不幸,她如何不愿意?粗茶淡饭,平平淡淡的日子也是她的追求,相比那锦衣玉食腐朽奢华深藏着倾世罕见的污垢,倒也干净许多。

    得到筱萝的回答,赫连皓澈心生快意,心爱的女人说她愿意在他从小就生活的故土下扎根,如何不愿意,不禁拢紧筱萝的拳掌,发着誓言,“筱萝,只要你愿意,本王这一生一世就与你在这里共度一生,不顾外面世事如何变化,如何?”

    看着方陵居民们安平淳朴,就知道赫连皓澈贵为一方霸主的政绩如何了,这样的人不一统诸国,做天底下唯一的王,给天底下的所有臣民带来安居乐业的生活,岂不是太过浪费了。

    “不!皓澈,我很高兴你能为我而改变。看方陵子民生活淳朴美满,我想……”沐筱萝话音刚落,眼看着远处近处的居民向筱萝和赫连皓澈两个人拥过来,若不是江左在一旁督促秩序,恐怕他们会太过热情,吓着了沐筱萝。

    那些个身着方陵服饰的子民们纷纷跪下来,“参见赫连大王!”

    “参见赫连大王!”

    “参见赫连大王!”

    “参见赫连大王!”

    愉悦且怀着无比感激的声音,此次彼伏,赫连皓澈嘴角漫开一股威严且温和的笑,“大家都平生吧。本王有一件事要跟大家宣布。本王身边的这一位,是我的女人,是本王这一生之中唯一的一个女人。你们爱戴王妃要像爱戴本王一样,明白了吗?”

    “王妃万福金安!”

    “王妃万福金安!”

    “王妃万福金安!”

    耳畔的声音,堪称潮起潮涌,沐筱萝有点燥,不过前一世是尊贵无匹的嬛皇贵妃娘娘,这些虚礼她倒还能应付,不过第一次是接受到外邦百姓来贺,筱萝笑着说道,“都起来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