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9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就这么成了皓澈的女人了吗?就这么成了方陵王妃么?一切来得太快,沐筱萝似乎有点承受不住这般的热情,不过她还是选择大大方方坦坦然然得接受了,这里不比大华皇朝,每说一句话,每行一步路都要斟酌再三,生怕行差踏错,而这里,却浑然不必考虑那些,该怎样还怎样。

    赫连皓澈想要把沐筱萝扶进毡包内休息,不过筱萝貌似还不想走,皓澈想要问她,却问不出什么来,略微顿了顿,筱萝似乎在作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紧扣住赫连皓澈的手,声音洪亮,“大王,方陵之百姓如此爱戴您,妾身想你当以天下福祉为重,只要大王可以答应我,江山一统,好好待百姓,妾身会襄助你成就千古帝业!”

    筱萝说这话,说完了之后,沐筱萝并没有后悔,更不怕到时候与二殿下夜胥华对峙,之前答应夜胥华二殿下,筱萝只是没有看到赫连皓澈是如何对待他的方陵子民,何况今天却是见识到了,并不是筱萝出于私心,为诸国一统选择一个良主,乃是天下百姓之福祉,不能够论亲疏以待,否则祸起赫连墙那将会是迟早的事儿。

    “你说什么?筱萝,你想清楚了?”赫连皓澈原本以为筱萝会不喜欢自己谋天下霸业,他也早已打算放下原有的志向,按照筱萝的喜好去做,却没有想到筱萝她……

    男人的眼愈发灼热得凝着筱萝,当下,沐筱萝从容不迫得迎上去,堂堂正正得看着他,没有平素小女子会有的娇羞之意,“大王,您就尽管去筹谋天下老百姓们的福祉,妾身知道您也是天底下的黎民百姓,您去谋夺的这一切,并不是仅仅要登上帝国君主之位。”

    沐筱萝说的话,叫赫连皓澈心中好生感动,每一个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能够明白自己,这无疑就是一种的幸福!

    旋即,沐筱萝略有些激恸得凝着江左,“江左大将军,还须你扶持大王一臂之力!”

    “王妃请放心!江左为了赫连大王,愿肝脑涂地,死而后已!子子孙孙永为方陵王家臣,此心不改!日月可鉴!”

    江左举起长剑,对着天上的太阳起誓。

    赫连皓澈听得更是心中热血激扬,他重重得看了江左,筱萝,还有围着的方陵子民,“本王答应你们,一定会让更多的老百姓过上从此没有战争,没有苛捐杂税,没有黑暗,没有不公平,真正得实现天底下的一统!”

    “大王这可是您说的,我且先替老百姓们听着!”沐筱萝看着他,愈发觉得皓澈的胸中意气并不在于小处,她没有看错了他,两世为人,她看透看破太多太多的东西,没有人会比筱萝还要懂得赫连子皓澈此时此刻的心境。

    筱萝说完之后,方陵子民们很是自觉得让开一条道,赫连皓澈和筱萝一并走着,走向主毡包,外面有方陵武士守护着,再往往远处的练马场,约莫五千精兵,不过这精兵却不比大华内宫的那些个吃皇粮的士兵,这里,个个骁勇善战,他们等待就是攻下天下,实现真正得一统,这才每个人士兵心目中的目标。

    赫连皓澈把筱萝安置在主毡包内,安排了两个长得黑不溜秋的丫头,一个叫喆喆,一个叫娜扎来服侍筱萝,而他去的练马场操练精兵去了,精兵是每天都要在赫连皓澈的亲手下操练,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用在一时,沐筱萝进入毡包之前就从练武场外围就可以看到那些个精兵骑着马儿甩枪互击,不过他们怕伤害对方,每一个招式都是点到即止,那大殿下夜倾宴的倾宴宫殿也操练着一堆精兵以孔雀翎作标记,但不知这两对精兵,哪个更强一些,没有任何实战之下,真叫人无法猜想。

    和筱萝一样,喆喆和娜扎说着一口极为流离的华语,这个方陵部族也应该有自己的语言,不过她们的方陵大王也总算统一了语言,华语和母语她们都曾知晓。

    喆喆和娜扎陪筱萝说了一会儿,说西疆方陵小国一年四季如春,这一点,沐筱萝也是很能感觉得到,就跟薛蛮氏族的人所居住的生活环境差不多,筱萝不禁猜想,西疆方陵跟薛蛮氏族会有关系也有可能呢,扯着天南地北的,筱萝就说相府也有俩丫头香夏和瑾秋,连香夏喜欢做红豆沙包和看兵书也给说了,瑾秋她喜欢舞刀弄剑啥的,至于瑾秋中了蚕毒,筱萝却没有说,也就是聊着的时候,筱萝才猛然想起,自己来找皓澈的初衷,就说要他的清风扶沐来化解瑾秋体内的蚕毒。

    “王妃您怎么了,是不是娜扎惹着您不高兴了呢?”娜扎这小婢女很乖巧,就说皮肤黑了点。

    相比之下,喆喆皮肤白了些,喆喆摇摇头,“我看王妃不像是生气,应该是在担忧,王妃到底有什么,可以跟我和娜扎听吗?”

    摇摇头,沐筱萝嘴角吐了两个字,“没有。”

    二人也不好打扰王妃休息了,退了出去,筱萝就躺在金黄色绵软的大虎皮上,轻轻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酣睡起来。

    连赫连皓澈走进来也不曾知道,赫连皓澈见筱萝酣睡,心生怜意把手一挥,两丫头走远,筱萝却是醒过来,却没有立马睁开眼睛,装着继续睡。

    赫连皓澈偷偷亲了一口筱萝的脸颊,却冷不丁得筱萝睁开眸皮,十足把筱萝吓了一大跳,“你在做什么?再这样的话,我可喊非礼了!”

    “好……我就非礼非礼你这个王妃……”赫连皓澈宠溺一笑,就准备掏出两只手来,要对筱萝上下其手。

    少顷,筱萝坐了起来,轻轻梳理一下有着皱褶的纱裙,看着赫连皓澈,“你把身上的清风扶沐给我,我要带回去。”

    “可以呀。不知道筱萝你拿来做什么呀?”筱萝说要,赫连皓澈半点迟疑都没有,就立马给了她。

    筱萝淡淡得得道,“瑾秋中了冰封记忆古寒毒,我想这个可以救她?”

    听及筱萝所说的,她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只不过……赫连皓澈把清风扶沐交在她雪白的柔荑上,“这个清风扶沐,我是从大花国的花锦凤花公主殿下那取来的,花公主殿下本身也携带清风扶沐,却也没能够接触她自己的蚕毒,筱萝你确定这个有效?”

    “不错,大王说的对,不管好歹总得试试,瑾秋一共魔怔了两次,两次都被我发现,拿东西拍击脑后勺致使她昏迷,如果落到别人的手里,后果不堪想象。就那我父亲来说,他见了瑾秋丫头如此,一定会杀了他的……”

    沐筱萝真的不敢想象相国父亲知道瑾秋的病症之后,会如何对待于她,站了起来,又不免为瑾秋担心,“不行,皓澈,我出来太久了,瑾秋到时候醒来,香夏这丫头没办法搞定她,到时候可怎么好?”

    “好,我护送你回去。”赫连皓澈揉着筱萝的香肩,意思要她放下心来,这么担心是不行的,旋即走到之前进入西疆的岔口处,前去外边路围打探消息的探子前来汇报说外边道路通畅倒也可以走。

    江左大将军不放心,就自己带队保护着赫连大王和王妃二人前行。

    不料走到半路,前面不到五十米的区域有一对大华服饰的官兵在搜寻。

    “陈大将军,这里曾经发生一场搏斗,是高手所致,我们循着这个血迹,肯定能找出他们?”

    走在前边的,是打头军,长得是蟑螂鼠目的,对着一个陈大将军禀告。

    这个陈大将军,沐筱萝和赫连皓澈二人面面相觑,赫连皓澈和筱萝都知道,就是那个贱人陈剑,之前陈剑就是看到了欧阳圣通和赫连皓澈混账,这小子胆小一直作壁上观,准备在最后来一个渔翁得利,想不到,不到一会儿功夫都消失不见了,他们现在循着的血迹,很明显是欧阳圣通为了避免中方陵雀子的剧毒,自爆左掌的血,欧阳圣通早已逃脱,不过血迹也是流了斑驳的一地。

    “小心一点,一看到方陵卫兵,就杀无赦,那个方陵赫连大王能活捉最好,大殿下说了,能够活捉这个赫连大王的人,赏黄金五百万两!”

    “可是黄金五百万俩?睡了几辈子的金钗玉人坊的姑娘们,那可是绰绰有余的!”

    “花不光的钱财……”

    一个一个搜寻的大华边防卫兵在做着青天白日梦儿,陈剑之前的那一口恶气本就难舒,还有今早大殿下颁发的通缉令,要杀了方陵王的,他就更加卖命了,“格老子的,你们一个一个给老子检查清楚了,说不定方陵贼头受了重伤,躲在那个丛林角落里头,也说不定呢,弟兄们可不要忘却这一次立功领取黄金的好机会,听见了吗?”

    “听见了!”震耳欲聋的咆哮声轰天响彻着。

    江左面目沉稳有余,他的手一挥,身后的方陵铁甲兵士立刻拨起方陵雀子,只是听着一阵阵嗖嗖的声音,是方陵雀子刺破长空的声音,顿时间先前震耳欲聋的咆哮声被可怜兮兮哀吼连连的恐惧声给代替了。

    被方陵雀子刺中右腿的陈剑大将军惊呼一声,声音堪称惨绝人寰,“啊……方陵雀子……鬼啊……鬼啊……”

    “陈将军,方陵雀子有剧毒,快砍掉右腿胳膊!快啊!否则毒气上涌,到时候将军整条命都可能没的……”

    其中一个士兵见识过方陵雀子的厉害,他的一个同胞兄弟就是惨死在方陵雀子之下,当天他的胞弟的尸体就遣送回家乡。

    “方陵众武士们,给我上,叫这群废人尝尝我们的厉害!”江左大将军这才挥舞着腰间的配剑,身后的方陵武士下,算起来应该有五十多个,可是对方却有三百多人,可纷纷作鸟兽状,怕都怕没有命了。

    赫连皓澈自然是高兴的,江左和自己调教出来了这么一般兄弟们,都是精英之中的精英,这些人只能算是沧海一粟,那练马场的还有数千人,比这群兄弟厉害的,可多了去的。赫连皓澈没有带出来而已。

    护送筱萝回相府的路程之中,所有的障碍都被江左大将军给扫除了,听说那个陈剑大将军死了,头颅被江左割下来,然后挂在大华边防的界碑上以示惩戒。

    赫连皓澈自是与筱萝依依惜别了一番,旋即回了西疆。

    这里终究是筱萝的家,所以赫连皓澈很放心,再者,筱萝与他的关系,几乎没有人知道,方陵大王就更放心了。

    沐筱萝依旧走的后门,怀中揣着清风扶沐的琉璃瓶子,小心翼翼的,生怕掉了不能够解除瑾秋体内的冰封记忆古寒蚕。

    这一只脚刚刚踏进后院大门,沐筱萝就突然被隐藏在门后的老妈妈们制住了,心想,这些个老妈子力气这么大,又极为暴力,肯定是新大夫人身边的人,要不然借她们成千上万个狗胆子,她们也不敢,筱萝大怒道,“放肆!我可是二小姐,你们敢对我这么无礼!”

    “哟,这不是二小姐吗?我和众位妈妈们等候多时了,相爷吩咐了,如果二小姐一回来,就把二小姐架起来,送到清乾院!”

    走出来的正是画扇那个小贱人,她两颗眼珠子暴突着,极为嚣张,很明显是大夫人借了她的胆子,“二小姐可别责怪画扇,二小姐穿了黄妈妈的衣服溜了出去,大夫人要我代替她来好好教训你!”

    这个无耻的蹄子,还真把自己当成一盘菜了,沐筱萝森然一笑,肩膀轻轻得甩了甩,狐岐道滋生的真气灌溉丹田,顿时间压制筱萝的几个妈妈们以极快得速度散开,其中有一个不走远,额头撞在门铜环山,嗝屁过去,死了。

    沐筱萝雷厉风行之姿,扬起手掌来,啪啪两声,画扇的鼻梁骨直接被筱萝打得裂开,门牙连着牙根都掉出来,重重得瘫倒在地上,一个发音都发不得,眼泪汪汪的,却是极为懊悔。

    “好一个贱人!也给弄我!你们死了吗?没死的,给我扔进金钗玉人坊充当最低等的门娼!谁要不动手的话,我要它的狗命!”

    沐筱萝一个威喝之下,没有昏死过去的几个孔武有力的老妈妈们魂儿都吓没了,这个二小姐两个巴掌就叫如今府中第一等大丫头画扇压根都没了,鼻梁骨都打断了,充作最低等的门娼恐怕贩夫走卒也不会花钱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