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9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而沐筱萝恰恰是算准了这么一点。

    “父亲,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还是请您老人家去娘亲那坐坐,筱萝或许可以考虑一下,又或者您回您的清乾院去,咱们父女二人就当没有见过面?”

    沐筱萝脸上满是低眉顺眼的笑容,却嘴里蹦跶这些话来,叫沐展鹏的愁苦只管往肚子里头吞咽去,他摆摆手,旋即出了筱萝水榭,掌事院的福伯在那等他很久,应该似乎有什么紧要的事儿等着他处理呢。

    沐筱萝打开门,便看到瑾秋两眼泛着红光,嘴角泛着一股子邪恶的意味,她虽然是嘻嘻笑着,但手里头去抓着一只带血的小杌子。

    什么?血?瑾秋发病站着的,那么血该不会是?

    想着,愈来愈多的不详预感充斥筱萝的脑门儿,她提引丹田的数真气灌溉手掌,重重推了瑾秋一掌,瑾秋眼底的赤色芒光并没有就此隐匿下去,却陡然有些雄大之势。

    好呀,叫你不听话?!沐筱萝从怀中掏出晶莹剔透的琉璃瓶子,大步上前,几乎上前威逼着,把瑾秋逼迫到墙角去,正当瑾秋抡起手掌要把筱萝拍飞出去之时,一股强烈的味道从琉璃瓶子散发出来,正是清风扶沐。

    顿时间,瑾秋瞳孔的红色渐渐消退下去,可是并没有完消尽,可隐隐有丝状方物包裹她的眼球。

    见瑾秋暂时得被控制住,沐筱萝并没有就这么喘过一口气来,那瑾秋瞳孔中还有一点点红光,也就说明,清风扶沐或许能够解除一般的毒,并不能够把所有的毒消怯,看来赫连皓澈早就看穿了这一点,要不然,那所谓的大花国公主殿下花锦凤,也不会自身有了清风扶沐,也没有办法解除她自己身上的蚕毒。

    还有,香夏!

    沐筱萝抱起香夏,手一摸,去摸到香夏的后脑勺湿哒哒的,猩热的一片,定睛一看,哎呀一声,“天呐,是血,是血呀,香夏你快醒醒呀,香夏,你到底怎么了?”

    这样的感觉,沐筱萝很害怕,她前一世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生离死别,她再也不想再经历一次!

    闻到了清风扶沐,脑袋清明了一些的瑾秋忽然听到二小姐小声的啜泣声,却大为吃惊,当她走近二小姐的时候,同时也看到香夏姐姐的脑袋靠在二小姐的大腿上,殷赤的血迹染红了筱萝烟笼般的美丽纱裙,看着摔在地上的小杌子,隐隐约约想起什么似的,骤然间,瑾秋大肆悲伤哭喊,“香夏姐姐,你可千万不能死呀。瑾秋还要吃你的红豆沙包子。香夏姐姐……”

    沐筱萝抱着香夏,也伤心欲绝的模样。

    渐渐的,瑾秋突然看到香夏右手无名指冷不丁得动了一下……

    沐筱萝欣喜之余,香夏她总算沐醒过来了,虽然香夏她的眸皮还没有真正得张开,但是她的手指头动了一下,代表她还没有死去。

    只要还没死,就还有希望。

    很快,沐筱萝叫身侧的瑾秋马上赶到相府药房去,请沐老太医前来看看香夏的伤势,沐老太医手脚出奇麻利得赶过来,这个时候,香夏早已安置在外厢的床铺上,沐老太医给她亲自诊脉。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沐老太医拿手捋着羊角须,面露出放松的神色,看着一直忐忑的筱萝和瑾秋两人,“香夏这丫头总算是捡到了一条小命,小杌子倘若再入头骨三分,恐怕华佗在世,也无能为力,堪称凶险万分,好歹香夏因二小姐的福缘才得以消灾解难,对了,往后可要让香夏好生休息休息,却不可叫她太过劳累了。”

    “多谢沐太医。”沐筱萝满怀感激,沐老太医一直在相府的药房里边为府中上上下下服务病症,可沐筱萝是从心眼里感激他,沐老太医的年纪早就到了可以回乡颐养天年的地步,可他没有,走出大华宫廷选择一直留在相府,对筱萝更是和善。

    之前并没有因为筱萝是一枚,女,而有所偏颇,沐筱萝曾记得,前大夫人东方飞燕在世之时,沐筱萝的两只手生了极为严重的冻疮,翌日沐老太医经过,特意拿精心调制而成的化疮膏药给她,还是瞒着前大夫人,毕竟那时候,筱萝和二夫人筱萝生母处于弱势,而东方飞燕她风头正盛,当时沐老太医就这么做了。

    难免,沐筱萝对沐老太医的感激之情多了几分。

    瑾秋一脸担忧得随着沐老太医去药房拿草药回来熬煮,每隔两个时辰就给香夏饮下,这一切,沐筱萝自是看在眼底,想不出来,瑾秋丫头心中的愧疚竟然会如此深。

    香夏丫头的药,一直是瑾秋服侍用下的,要知道香夏尚处于昏迷当中,压根儿无法自己服用药汤,每一口的药汤儿,都是瑾秋一口一口得喂给瑾秋。

    半夜时分,沐筱萝都几乎困得想要先睡了,那瑾秋脸上还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样儿,也不知道这个丫头是哪里学来的此般悬梁刻股的本事来。

    又过了两日,香夏依然是之前的模样儿,瑾秋心里头愁苦担忧,却表面上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细心的筱萝如何不能发现这些。

    知道第三日,主仆二人几乎是轮流伺候着香夏,依旧是情同姐妹般的,之前瑾秋一直催促二小姐快点去休息,她说这些她一个人应付足以,当然筱萝也极为坚持。

    亥时,香夏突然睁开眼睛,她两双眼睛迷迷怔怔得环顾了四齐,见二小姐筱萝累得憔悴了不少,大冷天的竟在小杌子上睡着了,还有瑾秋妹妹,却在自己的床脚边上,就跟泥人似的,两颗黑黑的圆圈,深深得凹陷进去,叫人不忍直视。

    “二小姐,瑾秋妹妹,你们——?”香夏话音刚落。

    突然来的一声话,叫床脚边上的瑾秋吃惊了一下,旋即,豆大的泪珠儿滚落下来,瑾秋几乎瘫倒在瑾秋跟前,“香夏姐姐,你可醒过来了,天呀,谢谢满天神佛,谢谢你们叫我的香夏姐姐回来了。”

    沐筱萝要不是被香夏的声音惊醒,也要被瑾秋这小虎妞的丫头给惊醒了,猛然一怔,却发现香夏真的醒过来了,沐老太医的药真的很有效呢。沐筱萝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沐筱萝眼看着瑾秋她压抑着自己这三天来的委屈和懊恼,就彻头彻尾得抱着香夏痛哭一场,“香夏姐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你根本不会晕倒,都是我的!香夏姐姐你就打我吧。狠狠得惩罚我吧。如果瑾秋敢说一个不字,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这话儿,筱萝正想说呢,倒被躺在病榻上的香夏抢了先,“瑾秋妹妹,你身中蚕毒,迷失了本性,这一次是你身体里面恶人瑾秋把我弄成这样的,又不是你,你不必如此。更何况,你是我的好姐妹,香夏姐姐如何会责怪你。我只是希望你体内的蚕毒快点儿解清了,否则下一次,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活过来呢。”

    香夏丫头的一句话,几乎叫瑾秋破涕为笑了,可沐筱萝想到的,却是更为深沉的东西,看着香夏和瑾秋道,“还好这一次瑾秋拿小杌子打得轻,否则再进那么三分,香夏说不准真的一命呜呼了,瑾秋这辈子恐怕也要永远得生活在自责和内疚之中,本小姐呢,可要一次性失去两个好丫鬟,既然好了,就好好安心养好身子,香夏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呆在床上,我会叫三等丫鬟们来服侍你的,至于瑾秋体内的蚕毒,那清风扶沐的解药我肯定是已经解除了大半,不过体内还是残余微量的蚕毒,这一点,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的。你们放心。这一次,我不让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在受伤了!”

    等沐筱萝说完,香夏和瑾秋面面相觑,神色明显得缓和过来。

    之后,瑾秋又喂给香夏一些瘦肉皮蛋粥,在沐筱萝的注视之下,足足喝下去两个搪瓷小碗儿,香夏微微得打了一个饱嗝,却被三个主仆笑得不知道外面都已经很晚了。

    第四天,又是晴朗的好天气。

    沐筱萝陪着香夏在水榭内阁晒着太阳儿,瑾秋窃以为自己弄伤了香夏,叫她丢了太多的血,拼命得给香夏进补,什么桂圆红枣炖鸡蛋,枸杞乌鸡汤,西洋参汤,当然这一些,都是按照筱萝二小姐吩咐的规格来炮制的。好歹瑾秋这么做,她这个小妮子的心会好受一点点,到底是真实本性的瑾秋,不过沐筱萝始终担忧瑾秋再来一次发病,到时候可怎么办。

    香夏喝下瑾秋端上来熬煮的滋补汤药,连盅底都没有浪费一滴,旋即,瑾秋就冲着筱萝跪了下来,眼眶通红,心中极大愧疚,“二小姐,您不该对瑾秋这么好。是我发病害的香夏姐姐这般,您就惩罚我吧。可不能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二小姐自是仁慈,可倘若是前大夫人在世,恐怕她早就把瑾秋活活打死了……为了避免瑾秋以后再发病,请二小姐您把瑾秋绑起来吧。拿更粗更糙的绳子来将瑾秋绑上,这样的话,瑾秋便不会再伤害府中的任何一个人。”

    府中的任何一个人,瑾秋倒是惊醒了筱萝,这次受伤的人是香夏,香夏是自己人,还好这一次香夏没有性命之忧,如果有那又当如何,又倘若,受伤的人是别人,比如是相国父亲,亦或者是今大夫人东方玉漱,更可能是老太君,那可又当如何呀?

    说真的,沐筱萝真的不敢保证瑾秋不会犯事,就好像瑾秋发病魔怔的时候,谁也不能够保证她会去伤害人一般。

    听到此言,香夏真心有些不忍,不过瑾秋是自己的好姐妹,若不是她身中蚕毒,她如何会如此对待自己呢,当然,香夏当她是好姐妹,可其他人呢,比如大夫人东方玉漱呢,肯定不会把她当做奴才,知道了,一定会把瑾秋往死里打的。

    “二小姐,您真的要想想办法救救瑾秋,长此以往,就算是香夏自个儿也没有多少血可流的。我与瑾秋自打小情同姐妹,自不会责怪瑾秋,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可不是我。”

    香夏考虑到想到的人,到底是谁,沐筱萝细细领会一番,肯定会知道。

    她们二人之间说的甚有道理,叫沐筱萝也不知道该如何辩驳了,香夏和瑾秋是她的一对极为强硬的左膀右臂,哪怕这相府的奴婢们死绝了,也要保卫她们齐的,毕竟她们是依附自己而生存的,单单凭这一点,沐筱萝觉得自己一定要有必要处理这件事儿。

    三位主仆说着话儿,须臾之间,却女子匆匆忙忙得脚步声走进这水榭竹林。

    沐筱萝抬头一望,却是那小初梅,生母筱萝生母身边的人。

    “小初梅拜见二小姐,见过香夏姐姐,瑾秋姐姐。”

    小初梅微微作了一个福,旋即去关心香夏姐姐的伤势,知道她一点事儿都没有,方才放心。

    然后小初梅又对筱萝道,“二小姐,二夫人叫我来,让您去一趟栖静院。”

    “娘亲喊我?”沐筱萝心田一软,倒也是的,这几天都不曾去栖静院走动走动,倒把娘亲给舒服了,不过看小初梅身上展露的笑容,想必娘亲现在过的也很不错吧。

    俗话说,物似主人形,说的就是这般。

    没有马上得回答了筱萝,小初梅俏皮一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三四天的光景里头,相爷隔一差三都会在二夫人房里下榻,今晨,二夫人睡得很晚,奴婢也是刚刚给二夫人梳了云鬓才出来的。”

    “你说什么?相国去娘亲的房里?”沐筱萝并没有表现得那么意外,至少在香夏和瑾秋的眼里。

    真是日头从西方出来,在相府之中呆得久了,有点常识的老嬷皓澈知道,相爷是从来不去二夫人房里的,在筱萝出生之前的头几个年头,相国是天天往二夫人的栖静院里头跑去,也许是贪图新鲜吧。等筱萝出世了之后,相国就立刻找了三姨娘,十几年来都不怎么去栖静院,也可以说是,去的次数几乎可以化整为零,可是这一次,足足去了好几次,这样的节奏,好像是要把以往没去的空缺给补上似的。

    “得,娘亲的话,筱萝自是要听的。不过瑾秋,你就陪着香夏在水榭内阁晒太阳,哪里都不准去,知道吗?否则旧病复发了,瑾秋,我为你是问,听见了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