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29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沐筱萝详作生气,瑾秋嘟着嘴巴,连连称是,香夏本来想说要和筱萝同去来着,可见筱萝二小姐的态度如此强硬,也只得听从,半点不敢生出反抗之心,当然,香夏也不敢反抗来着。

    ……

    栖静院。

    “娘亲,这是真的吗?相国爹爹来看你了……不还留在你房里头过夜!”

    沐筱萝嘴角边洋溢着笑意,却一直把林秋芸抖乐了。

    再怎么说,老爷留房过夜什么的,也尽不是一个尚未出阁的女子该开口说的话儿呀。

    到底是自己知心的女儿呀,林秋芸一只手拉住筱萝的手腕,脸上不免堆上了一层娇羞情绪,“你呀,没个正经的大家闺秀的样儿,这事儿也是你能问的,还有不要把相国爹爹,相国爹爹的挂在嘴上,他到底是与你血脉相连的亲生父亲,怎么说倒显得疏离,你要唤他爹爹,把相国两个字儿拿掉!”

    “娘亲,筱萝可不依呀。以前我说死鬼相国爹爹都可以说的,也没有见过娘亲责怪过我呀。今儿个却如此一招……”

    沐筱萝一句话就把二夫人逼得面生粉黛,娇俏不堪,明明是膝下已有即将要及荆之女,却依然青春少艾的豆蔻年华的少女一般妍妍态度。

    二夫人也只好把矛头指向小初梅,捋出袖子想要撕开小初梅那小蹄子的嘴那般,笑骂道,“好你个小初梅,尽是给小姐胡诌咧咧的,信不信等会儿我叫掌事院的福伯给你配一个小子,早点生一个娃娃,当个热炕头的娘,看你怎么着。”

    小初梅才多少岁,距离丫鬟发卖与人的年岁还有不少的年份,这一提,顿时羞答答得跑出院外,她心里知道二夫人是寻她开心罢了,也正好屋子内就她们母女二人,好生说一会儿话。

    屋子里头空落落的,沐筱萝仔细搜寻一下,便可以看到堂中多了兽炭金狮子,这可是赤金打造而成的,那烟烟袅袅的好闻香味,不是价值万金的沉香又是什么?

    沉香可是浸泡在海底万年的宝物,哪来作焚香最是馨芳怡人不过了。

    这个东西可是相国爹爹一直很喜欢的呢,沐筱萝就奇怪了,怎么一股脑儿得出现在娘亲的屋子里头。

    林秋芸知道女儿在看什么,却拉着筱萝的手,轻轻道,“这是昨晚上你父亲在我这里下榻,掌事院的福伯事前叫小厮们抬进来的,是他喜闻的香,大夫人的屋子里也有一尊这样的兽炭金狮子!”

    “娘亲,这是好事儿,这就表明,父亲想要与你重修旧好。至少你现在他的心目中,是大夫人是地位是一样的。”沐筱萝反握住娘亲的手,看着娘亲温柔的眼睛说道。

    沐筱萝这么一说,是极有道理的,相国那么多位姨娘,除了死了的前大夫人还有三夫人,其他不论是继室还是众位姨娘之中,就只有今大夫人东方玉漱和二夫人房子里头有这么的摆设,还是老爷子极喜爱的摆设,难道还不能表明一件事吗?

    沐筱萝笑着,还是仔仔细细听着娘亲道,“筱萝,你可要老老实实得告诉娘亲,你到底作了什么,你父亲才会改变如此之大,与之前,判若两人,也可以说,他这几天的所作所为,这样的感觉根本就是娘亲我以前刚刚进入府邸的时候。”

    二夫人话音刚落,作为她的亲生女儿的筱萝,不免暗自伤怀,娘亲她期盼父亲能够再次给予她的爱,已经太久太久了,自打自己出生的十几年来,可想而知,她过的什么苦日子,这终究是一种不幸,可是如今相国父亲宠爱娘亲如斯,那到底依然还是不幸呢,还是幸呢。

    这一点,沐筱萝也捉摸不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相国父亲一定是听了自己的那一番话,在相国父亲的潜意识里头,他要很好很好得讨好这个二女儿,只是希望这个二女儿可以成为他的棋子,甘心受他的利用!

    这个渣爹!沐筱萝猛然想到这里,心中陡然升起一团无名怒火,可又不好在娘亲面前显露出来,筱萝想,如果自己的态度依旧强硬,就和相国他对着干了,那么相国爹爹一定会对筱萝的生母忽冷忽热的吧。

    就算不是这样子的,筱萝也明白,充当筹码的并不仅仅是自己,还有沐展鹏他曾经心爱的女人们,连他的妻女都可以充作筹码的人,这样的人,还有什么样的可信度,还有什么的人性可言?

    父亲沐展鹏,充其量就是一头……沐筱萝不屑去想,更不屑去说,可娘亲眼底满是幸福满是希冀满是温柔的情怀,叫筱萝一时之间无法给予娘亲真相,只好骗着娘亲,“娘亲,这样很好,看来父亲从现在开始,一定会您捧在手心疼爱的。筱萝也相信,父亲会一直这样陪伴您到老的,您放心好了。”

    沐筱萝话说完,不知内情的娘亲满怀喜悦,筱萝心里却恍如钢刀划过,如果不出筱萝所料,近日的相国父亲,一定会找到自己,直接跟自己摊牌,说出相国大人他所谓的条件,以价议价,沐筱萝发誓自己一定要是一个合格的商人!

    与自己的亲生父亲作一场交易,恐怕是这世界上最为意想不到也似乎泯灭了人性的一件事,不过沐筱萝也毫无他法,是父亲的本性如此,莫能改变。

    清乾院。

    没多久沐展鹏就把沐筱萝叫到了清乾院书房,沐筱萝前脚踏入,就嗅到了一股子淡幽怡人的沉香,熏得屋子暖暖的,倒也不刺鼻,抬头一凝,却是堂中躺着的那一尊三鼎龟兽炭炉,和娘亲屋子里摆设的略高了一个品级,却是白金打造,外面再以珐琅掐丝耐高温的美玉内嵌而成,金银丝绦勾勒成花草林木飞鹤白猿,凡凡林总的虫鱼鸟兽,堪称绝世佳物,既可以当熏香用,又能够当古玩,此乃双绝。

    筱萝走到龟兽炭炉前,眼睛不禁在上面多多停留了几分,环顾相府上下,诸类兽火炭之中,唯有此尊极其贵重!

    假意行写官案的相国抬眸见二女儿筱萝如此欣赏那尊鼎炉,温和得笑意泄了出来,“乖女儿,你来了!呵呵。为父刚刚忙完。你喜欢这尊龟兽万物呈祥吗?喜欢的话,为父叫几个年轻力壮能抬的小厮送到水榭中去……”

    “女儿无功又无劳,弗敢受!”沐筱萝眼波横斜之间,满是淡然之色,她之前对那尊龟兽万物呈祥抱有欣赏的态度罢了,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它,这欣赏和想要占为己有,根本就不能够混为一谈。

    沐筱萝直接拒绝沐展鹏的好意,看着父亲阴晴不定的表情,心里愈发痛快得笑了。

    不管怎么样,她终究是自己的女儿,是流淌着自己的血脉,相国沐展鹏眸色飘移之间,一股隐匿的戾气隐隐幽居眉宇之间,这一点,筱萝和他极为相似,放下书中的狼毫毛笔,相国笑道,“自己的父亲给心爱的女儿送东西,本就是平常不过的事,就是筱萝你无功无劳的,就凭你是我的女儿,为父也要把好东西给你……”

    呸,说的好听!沐筱萝嗤嗤一笑,父亲大人这话说的真好!以前沐若雪,长姐在家里的时候,可是有什么顶尖的,都给了她,沐筱萝只配拥有最贱最次的罢。今时今日却是反转过来了?

    “女儿觉得,父亲有什么好东西,还是一如既往得紧着给大姐吧。她如今在大华冷宫里头肯定没有这些。父亲大人大可送去内宫去,我想大姐一定会很高兴的,难道不是吗?”

    沐筱萝莞尔一笑,相国父亲的嘴里还能吐出什么好听的话来,无非就是那几两样儿。

    果然,正如筱萝所料。

    “筱萝,你还不原谅爹爹吗?爹爹也是逼不得已,想你先,母在世的时候,为父为了忌惮东方家,不得不作出有所偏颇的事儿,如今臻珍没了,若雪她也落个这般田地,总算是应了得报应了的,难道筱萝还不打算要原谅他们吗?筱萝我的乖女儿,你该放下啦。听为父的劝,还是嫁给大殿下吧。这样你大姐也能落个好去处。”

    沐展鹏说的恳恳切切,倘若没有经历前世的一场梦魇,相信筱萝会不折不扣没有任何迟疑答应相父的请求,不过她到底两世为人,经历了腥风血雨的风波,有的东西看得比沐展鹏,抑或是老太君都还要透彻。

    由是想着,沐筱萝却笑了,“如果父亲希望筱萝嫁给大殿下,筱萝答应便是了,不过父亲要明白,如果大殿下到时候不喜欢筱萝,可不要责怪筱萝,还有,父亲这几天为表诚意往娘亲那走动走动,筱萝是看在眼底,还望父亲多多安慰娘亲,让她舒心。”

    没有想到筱萝女儿这么快就答应了,沐展鹏心底自是高兴,太好了,几番三言两语就把筱萝给劝服得服服帖帖,去二夫人的栖静院多多走动几下,又何妨,这几个晚上都和二夫人共赴巫山云雨,多年不尝,却也快慰,沐展鹏脸畔满是蒸霞汽蔚,连连答道,“那是自然。只要筱萝你好好按照为父去做,好好帮我们沐家更胜一层楼,你就是我们沐家的大恩人!”

    “父亲谬赞了,如果没事的话,筱萝先行告退。如果大殿下想来见我,那就约他在明日傍晚清风亭见。”

    沐筱萝嘴角弯起浅笑,就退了出去,也不知道这个相国父亲是怎么了的,竟然也就相信了,也倒是,不吝手段疯狂达到目的的人,还能考虑什么,沐筱萝记得自己曾跟相父表明,她自己与西疆国主赫连皓澈定下山盟海誓,看来他是不相信呐,明日必定是要做给大殿下看,他才能相信。

    翌日傍晚。

    约摸再过小半个时辰,清风亭附近都会变得漆黑一片,沐筱萝选择在此刻时辰,是极有深意的。

    沐筱萝屏退左右,在她跟前的,是赫连皓澈,皓澈是筱萝以飞鸽传书唤来的,他们二人早已约定了的,要以飞鸽传书互相联系,一见赫连皓澈,沐筱萝就扑在他的怀间。

    贵为方陵大王在西疆万民处,他表现得是何等的威严,可是一刀筱萝这里,他浑身百骸不听使唤似的,也只能本能得抱住筱萝。

    待距离清风亭的脚步声愈来愈近,沐筱萝嘴角荡开一圈极美的涟漪,相国父亲早就在府中下令,说在这个时辰点儿,谁人都不能靠近清风亭一步,那么能来的,没有别人,当然也就大殿下夜倾宴了。

    没等赫连皓澈开口说话,沐筱萝锦鞋微微踮起,两只手捧起皓澈白净如玉的脸庞儿,认真得道,“皓澈,你是真心爱我的么?”

    “傻瓜。我当然是真心爱你的。只是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们……”赫连皓澈眼珠子瞪着大大的,想要再说什么的唇瓣被女人温热的齿舌顶了进去,软湿香滑,叫人好生沉醉,便不管其他了。

    掐时间赶来的如风一般的美男子,顿时间好看的眸子茫然无光,他曾经是京都之中万千秀女梦寐以求追求的对象,胆子大的更是想要直接上这位大皇子殿下的床榻,可惜再优秀有什么用儿,眼前的沐筱萝还不照样当着他的面,和其他男子拥抱深吻,姿势暧昧,二人拥吻的愈发热烈了,直叫夜倾宴这个渣男不存在那般。

    似乎在品尝完了绝世的珍馐,沐筱萝轻轻推开赫连皓澈,眼波毫无任何愧疚之意,语气平平淡淡,语不惊人,“大殿下来了,也不知道大殿下在这里偷窥人家夫妇春闺秘事所谓何事?对了,大姐还在冷宫等着您呢,哦,对了,一定是大殿下想着今天晚上和大姐在冷宫里面洞房吧。”

    “你这个贱人!为了拒绝我!不惜这么对待我!好啊!真好啊!”夜倾宴脸上扭曲的肌肉满是怒不可遏的模样,显然易见的是,额头上青筋猛然暴动,似乎随时都可能炸裂了一般,他沉闷得吐了一口气,拔出腰间佩剑,指着筱萝身侧的那位身材高挑魁梧的男子,“他是谁——”

    他是谁?问得好啊!

    沐筱萝心中大叫爽快,她就是选择这么一个时辰,只是因为接近办完,而日头只有一点点冒出头儿挂在西山,夜倾宴说他能看见,也大致看得出赫连皓澈的大致轮廓罢了,并没有真正洞悉他的面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