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8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本来,沐筱萝想要随便拿一个男子当挡箭牌的,就是此间与筱萝拥吻的男子,要比如说二殿下夜胥华也可以,不过找胥华也太冒险了,再说他现在隐匿在一个神秘之地就是有意避开夜倾宴,再者筱萝心爱的男人是赫连皓澈,更不会想着拿夜胥华挡箭牌了,干脆直接把赫连皓澈叫过来。

    “他是我的夫君,我的爱郎,我的男人。反正不是夜倾宴你这个奸诈恶心的渣男。”

    沐筱萝嗤之以鼻,听得赫连皓澈心中无比快意,气得夜倾宴双拳虎虎,手中的佩剑胡乱舞动,就是气了个半死不活的。

    想他夜倾宴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遭受过如此的侮辱,今时今日,他为皇太子,想要嫁给他的女子,可以说是,从京都的望东门排到京都楚西门。何来这般的恶气受,那个高挑的壮男又看得极为不清不楚的,夜倾宴一怒之下,冲了上去。

    这一次的夜倾宴是孤身一人前来的,他听相国说,筱萝已经改变心意了,相邀清风亭黄昏后,他自是高兴,连贴身小太监小青子也不成曾带来。

    几番交手之后,夜倾宴根本就不是赫连皓澈的对手,夜幕降临,夜倾宴更是看不清了对方长什么样子,心中大怒,怒吼一声,却是对方一个个来势凶猛的拳头,都落在夜倾宴的胸口上。

    “拿下夜倾宴!”沐筱萝见伸手不见五指的齐齐,对着黑暗之中的赫连皓澈说道。

    原来,这就是筱萝的目的呀,拿下夜倾宴!拿下他,就意味着控制了整个大华了!

    不单单赫连皓澈明白过来了,夜倾宴也明白过来了,这其实是一招诱敌之计。

    可夜倾宴太子殿下明白得太晚了,他已经被赫连皓澈五花大绑起来,用的绳索是西疆的荆棘藤,这种藤蔓一般利剑根本劈不开,环环之中有暗扣相互连接,大华中人没有一个人知道如何解开这个荆棘藤,除非是西疆国人。

    “啊!好疼……!沐筱萝!你这个贱人!竟然联合外人,暗算本太子殿下!难道你不怕你沐家上上下下惨遭灭门之祸吗?”

    尖锐的荆刺刺入夜倾宴的肌肤深层,他多动几下,早就已经是千疮百孔了的,有五二道的荆棘,由于他乱动,刮到他的脸皮上,勾出了几块面皮,疼得真叫一个钻心窝子的,荆棘也带有毒性,不过毒性很弱,不过却是叫夜倾宴脸上的伤痕再也无法治愈了。对,就算倾尽整个大华,抑或者乃至于整个诸国的太医们,也治不好了。要命的是,这种伤口溃烂的,还能传染。

    荆棘上有毒性,赫连皓澈自然是跟筱萝说了,见夜倾宴被制服了,赫连皓澈这才开口道,“筱萝,如今他已经被我们制服了,要不要现在把他给杀了!”

    “现在杀了他?未免太便宜他了?”沐筱萝眸中冷然一笑,幸好黑暗之中,夜倾宴没有看到筱萝脸上的表情,否则他会给吓出崩尿来的。

    赫连皓澈不做声,一切就凭着筱萝定夺了。

    有过一段漫长的时间,至少夜倾宴心理上是这么觉得,沐筱萝一点声音都没有,这让他更加害怕,无声胜有声的环境,更是叫人无法淡定!

    “有没有一种药,让人吃了,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每到病痛折磨的时候,可生不如死。”

    是沐筱萝的声音。

    赫连皓澈摆摆手道,“何必多此一举呢。他中了荆棘藤的毒素,这种毒素药性毒发的时候很烈,生不如死,浑身觉得瘙痒难耐,他就会拿手去抓,待他抓的千疮百孔觉得舒服之时,他的皮肤就烂了一分!”

    “有没有关于这毒素的解除之法吗?”沐筱萝摆明是要说给夜倾宴听的,也就说,筱萝也是极为了解这种毒性的。

    赫连皓澈唇瓣弯了一个极为爽利的弧度,“当然有了,只要找一个深爱他本人的女子,把这个毒性过渡给他,那么毒性就可以减少了!”

    ……

    说了一切之后,赫连皓澈敲晕了夜倾宴的脑袋,夜深风高,把夜倾宴的双手双脚绑在一匹马的马尾上,然后赫连皓澈跃上那匹马,在京城脚下的望东门,楚西门,锁南门,玄北门,来回骑着马儿游荡。

    终有御林军和守城兵士发现了,赫连皓澈就拿长剑砍掉马尾,夜倾宴此刻早已满身是血的躺在城门口,城门打开,自是守城将军哭吼声之中,把夜倾宴领进倾宴宫。

    醒来的夜倾宴想到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听到那个男子说,要想解除这个毒素,必须要找一个深爱他的女子,如今深爱自己的女子岂不是沐若雪么?在小青子的搀扶之下,一步步趋向冷宫。

    大华冷宫的宫婢们有五二个正在冷宫之内,欺凌失势的沐若雪,沐若雪正是处于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恐怖之境,徐徐的宫灯照亮了冷宫陋室,灯光照在她的脸上,沐若雪挣扎得爬起来,呼哧几个耍弄她的宫婢们快点走快,听到公鸭子嗓子的小青子说着大殿下到了,隐隐的,是有男子来了,不过宫灯并没有照耀在夜倾宴大殿下的脸上,所以沐若雪看不到大殿下脸上鬼样子。

    “爱妃,让你受苦了,来,让本太子好好抱抱你。”黑暗之中的夜倾宴伸开了双手。

    闻言中的沐若雪喜极而泣,太好了,太好了,大殿下终于来见自己了,之后她肯定会是一个母仪天下的尊贵皇后,地位尊崇荣华,心想着要生生世世把沐筱萝这个贱人,妹狠狠踩在脚底下,她的心莫名得快慰,站身子来,扑过去,把雪白如玉般的脸蛋儿在大殿下的脸上轻轻蹭了蹭,“太子,妾身好想你,妾身真的好想你。妾身以为溟郎不要我了。呜呜……还有,旁边这几个宫人,都给烹杀了吧。她们对我无礼!”

    “好……”夜倾宴气若游丝,两颗眼珠子毫无神采,说真的,沐若雪她那脸蛋儿蹭着自己的脸时,真的感觉到身上的荆棘毒素有所缓解,当下夜倾宴大手一挥,小青子深谙其事得叫四下屏退出去。

    看来大殿下今夜要在冷宫之内,与沐若雪成欢好。

    其实,不然。

    冷宫殿门被死死关住了。

    沐若雪以为大殿下要与自己颠龙倒凤,谁料,夜倾宴他只是那脸不停得往自己脸上蹭去,动作单一又重复,这根本就是正常的敦伦应该做的,难不成大殿下也有特殊的癖好?

    也许是吧。沐若雪沉了下,心想着,忍一忍,便也过去了,要是忍过去了,以后的皇后娘娘的凤袍加身,那可是多好的事儿呀,到时候想要把沐筱萝和她的生母二夫人爱怎么弄死就怎么弄死,那继母东方玉漱,她的命也应该是要活到头了。

    很快,天快要五更。天即将明。

    一整个晚上,夜倾宴没有做别的事,就做重复一件事儿,大叫沐若雪心中怀疑万千。

    只是大殿下急匆匆得走掉了,连最后一句关怀的话都没有说出口。

    专门在冷宫之内服侍沐若雪的宫人们忽的殷勤起来了,她们皆以为,太子殿下如今在冷宫过夜,这沐若雪回倾宴宫是理所当然的事儿,可就在一个丫头给沐若雪端洗漱水的的时候,一个宫婢惊呼“鬼”呀,旋即仓皇跑了出去。

    然后沐续进来的几个宫人们更是如此。

    沐若雪不解,兀自捂着有些不适的脸孔,缓步来到冷宫之中一口破旧得再也不能破旧的残铜镜前,之间镜中那个女子,脸上满是血污,要命的是,还有几道血痕纵横交错,跟蜘蛛网似的,好生可怖,往下看,大红袍子满是猩红的血迹,应该是被大殿下染的……

    “啊——”沐若雪歇斯底里得大叫!

    沐若雪她一生引为骄傲的花容月貌,破了相。

    如果是丑女也便罢了,沐若雪偏偏是享誉京都的第一美女!

    “为什么?怎么会?本太子妃堪称天姿国色,是谁要害我?不!是太子殿下……月初他害我!”

    嘴中喃喃说着魔怔的言语,沐若雪两只手捂在满是血痕的脸上,看上去是那么丑陋那么恶心,连她自己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恶心感从腹内紧迫得冲上喉头。

    连堂堂的失宠太子妃尚且觉得如此恶心,更别提其他人了,一系列打水给太子妃洗漱的宫人们仿佛看到了魔鬼那般,仓皇无措得五步并作两步,跑出冷宫殿的殿外。

    沐若雪从来没有想到在冷宫受尽苦楚的,竟然会是自己,一直以来,她以为受苦的一定要是沐筱萝那个卑贱,女,可千算万算没有想到,现在的受苦的却是自己,更为惊秫的是,向自己的脸蛋上下毒的竟是太子殿下夜倾宴。

    倾宴不是很喜欢我吗?他怎么会害我呢,莫非……莫非他喜欢上了沐筱萝那个贱人?

    想到这里,沐若雪两只手疯狂得捶着胸膛,但愿就这么死去,化作厉鬼索取沐筱萝那个贱人的阴魂,她是,,筱萝是,,她沐若雪步步登上尊荣,那是顺理成章,顺从天道的,自古都是如此,这个世界就是以强人为准则,可是偏偏沐若雪目前的处境,与她的梦寐以求的处境,成一个极为鲜明的反差,这叫沐若雪真的无法接受,直到现在,沐若雪仍然不相信害他的人,不是夜倾宴太子殿下,就连呆在冷宫的人,也好像不是她。

    沐若雪如今龇牙咧嘴的形态,早就吓跑了冷宫之内所有的宫婢,就连倒夜香的老宫人也不敢来了,一时间,冷宫空寂寂的,无边的幽暗,无尽的冷风从冷宫大殿的门缝里头吹了进来,万般寒意侵袭着沐若雪薄薄的中衣,她喊得,哭得,也累了,再也没有人会来了,她昏昏沉沉的,也便昏了过去,不人事了。

    倾宴宫。

    太子龙榻上,明黄色双龙戏珠云纹软垫上,夜倾宴侧着身躺着,脸上罩着黑纱,叫人无法看清内中到底是什么模样儿。

    只是,夜倾宴掀开一角,叫贴身小太监小青子上跟前,质问道,“小青子,本太子的脸怎么样了,是不是消肿了一点,疤痕是不是也少了一点?”

    “回禀太子殿下,却是比您刚刚回宫的时候好太多了。”

    小青子躬着身,目不敢斜视,他心里想,太子殿下他现在除了腮边有两块淡淡的血痕之外,就再无其他了,也不知道在冷宫之内,大殿下对太子妃做了什么,并且做了能够解除脸上的疤痕,莫非是传说之中的采阴补阳之术,也怪自己是个阉人,不能人道,要不然小青子心想定要娶个美娇娘子好生行鱼水之欢,说不定也能够益寿延年呢。

    想要闭门养神的夜倾宴突然瞥见小青子神色一阵阵的旖旎,喝叱道,“你这狗奴才心里在想什么?还不快给本太子送一盏茶水过来!”

    “是——”小青子公鸭嗓子唱了一声诺,旋即蹑手蹑脚得退了下去,很快就有宫人献上一个带托盘的水壶和茶盏,小青子拿着那白釉茶盏给大殿下沏了一杯茶,服侍他吃下去。

    夜倾宴是隔着黑纱喝下那杯茶的,他现在这个样子生怕被人看见了,反倒污了他的盛名。

    一个男人,脸上不过两道血痕就如此小心翼翼不敢见人,那么沐若雪呢,脸上的疤痕恐怕不下十多道,却还是一个惜美貌如命的女人,就凭这一点,足以对沐若雪造成致命的伤害!

    ……

    清晨。

    方陵王和方陵王妃屹立在水榭内阁一方化开的冰湖前,望着各处冰雪消融,水榭内阁春意盎然,好不惬意。

    “皓澈,谢谢你。”沐筱萝的语气淡若烟尘,呼出的气息在这料峭春寒之中都化作团团薇薇的白雾,煞是好看。

    男人听了,搂得筱萝更紧了些,赫连皓澈把唇瓣轻轻印在筱萝的额头,“你我之间尚缺一纸婚书罢了,何曾言这些,这是为夫应该做的。”

    沐筱萝甜蜜含笑不语,想皓澈夫君他彻夜不眠,把可恶的人渣夜倾宴抛在大华皇城之下,叫夜倾宴受尽屈辱,而皓澈功成身退赶回筱萝水榭,和筱萝她卿卿我我,竟然不知不觉就这么过了时辰。

    想着太子殿下夜倾宴定会把脸上的荆棘藤毒素传染给沐若雪,筱萝就好不畅快,看看,姐这个贱人以后还怎么作威作福,沐若雪大姐向来引她的超凡美姿为傲,如今相破了,她怎么还凭借什么来耍横,也该是她自作自受,想着先长房夫人东方飞燕长眠地下,也一定会死不瞑目,哈哈,到时候魂归阴曹死了也不甘心投胎去,最好叫阎王把她打入十八层地位,永生永世永不超生,谁叫得罪她,沐筱萝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