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8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沐宇轩还没有吃,口水就流了一地。谁都知道老太君近日口味不好,相国特意叫人添了一个原是太白楼退役的主厨,来给老太君煮一些换换口味的佳肴来,这不,人家老人家还没有开始开吃,就遣着沉香来唤筱萝姐弟来了。

    沐筱萝对吃的可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致来,倒是对沉香手里的那么一封信函颇有几分好奇之心,“沉香,真的是家书吗?能让我瞧瞧么?”

    “据我的印象当中,沉香打童稚之年就发卖到相府来的,家中可没有什么人了。”香夏极力回忆着,连连摇着头道。

    眼珠子使劲眨了眨,瑾秋也作很努力得遐想一番,可无论是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嘴里嘟喃了几句,又那眼珠子凝了一下香夏,见香夏摇摇头,瑾秋说道,“就是呀。你,我,还有香夏姐姐,从小就在长安园作活,亲如姐妹,可从来没听说过你家中有亲人的,如果有亲人,那也只是沉香姐姐杜撰的吧。要送也只能是明玥那个小和尚送来的!”

    “哎呀!”沉香一听明玥俩字,瞬时间好像被一股子羞答答的气息席卷了脚尖到脸脖子,太碜了!

    天,瑾秋这丫头竟能一语道破,看来对于这些事情还挺有天份的嘛。沐筱萝看沉香一副扭捏了不成人形,目光带有万般娇羞却又无法言语的慌乱,就好比她心中一头漂亮得小梅花鹿在活蹦乱跳着。

    “好了,别取笑人家沉香了!”沐筱萝走到沉香近前,拿手轻轻揉沉香的手背,叫她放松一下情绪,旋即把头甩向后边,瞅着筱萝和瑾秋,“你们二人都是没有心上人。好,本小姐打从今天开始,不让香夏接触二殿下夜胥华,瑾秋从此以后也别想见到花辰御太子殿下!”

    “别啊——!”香夏与瑾秋竟然异口同声得表示抗拒。

    这下子换得沉香正色道,带有大义凛然的态势,“好呀,你们两个!你们都有了心头上人,竟还来取笑我来着,两个小蹄子不得好死!”

    这说的香夏和瑾秋纷纷掩嘴痴笑,“你个婆子猴子,敢咒我们!好呀!我们就咒你明天就嫁出去~!”

    “该杀的蹄!看我怎么撕烂你们的嘴!”沉香可不遑多让,藏好那封特别的家书,抡起袖子来,就打算要把香夏和瑾秋两歌欠扁货胖揍一顿。

    沐筱萝笑了,却不知道该说,过来的五弟宇轩摇头晃脑道,“哎,我看她们应该要去药房让沐老太医给瞧瞧,可不要放弃治疗才好。”

    她们三个闻言旋之一怔,你看看我,我再看看你,然后依旧打骂起来。

    打闹完了,众人也就赶着去长安园了,老太君这会子可要急了。

    在路上,沉香总算承认了,是青冥寺的明玥小和尚来派人给沉香送信来着,信封之中,说着由衷的体己话叫沉香的心都绵软了,明玥小和尚还给家里人捎信说明他与沉香之间的事儿,家里人也同意了。

    其实,沐筱萝很奇怪,像明玥小和尚将要还俗的家,在青州的地盘上,也是颇有名气的高门大户,怎么可能会让明玥娶位份是奴婢的沉香呢,但是,明玥信中写明了,说他的家是青州虽然是个高门大户,可终究是靠着经营布绸生意的,也可以说是商户,在商户人家的理念里,等级森严还有那名声,并没有官宦人家要求得苛刻,在普天之下,遵循的等级制度士农工商之中,唯商排行最末尾,所以想到这个,沐筱萝倒也不甚奇怪了,在真正的高门大户里头,,子娶的第一位夫人,一定要与其相互登对的高门大户的,女,把妾侍姨娘提拔上来做正妻的,根本没有,就好比凤毛麟角了。不过在一些商户里,抬姨娘坐正室房,是很普遍的一件事。

    在相府沐家这样的真正的高门大院里头,相爷死了,妻,还是被当做无妻之人,所以还是需要另娶继室的,却不能够抬妾侍姨娘做正妻的,那是有悖于礼教的,当官的有很注意品性的,所以相国沐展鹏根本不会做出泯灭品性的事情,来阻遏仕途的发展道路。说白了,相国还是一个遵循礼教的人罢了,沐筱萝可不这么想。

    为什么妾侍不能抬为正室,为什么二夫人有朝一日不能成为,长房夫人呢!

    沐筱萝想到这里,心中猛然滋生了一个念头,让生母筱萝生母,以二姨娘的身份抬为正室,想尽一切办法叫如今的,母东方玉漱下台,让生母成功上位,当然,像沐家这般的高门大户这样凤毛麟角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除非需要外力,而这样的外力正是筱萝自个儿强大了,那么才有转机!

    倘若娘亲筱萝生母腹中诞下男丁,那么坐上沐家长房之位,恐怕也是不难的吧。

    ……

    长安园上房里屋。

    “筱萝姐儿,快点吃呀。虾馅可新鲜着呢。不吃可就凉了。”

    长安园饭厅的老太君又给沐筱萝夹了一块热乎乎的水饺。

    沐筱萝愣了愣,要不是身边的五弟宇轩叫她,说不定筱萝还在陷入自己的思虑之中呢,她连道,“哦,哦,谢谢老太君。我吃。我吃。”

    “想什么呢,没个正神的。是不是昨晚上睡得不好。若是睡得不好,吃完了,可早点回水榭休息。”

    老太君的眼里满是对孙女的怜爱之情,她就希望筱萝能够好好吃饭,最好啥都不挑食,多吃几碗,若是以后嫁人了,她的夫婿才不会嫌她弱不禁风呢。

    老太君亲自夹的,沐筱萝自然是都给吃了,砸吧着嘴皮子,“嗯,好吃,很够味!”

    “那是,也要看看是谁指派的厨子呢。”老太君憨憨一笑,“你父请来的这个厨子原是太白楼的主厨,按照资历上说嘛,与药房的沐老太医有的一拼。不过这话可不能沐鱼源那老头听见,不然他可要生气了。”

    五弟沐宇轩听了哈哈一笑,沐筱萝脸上也洋溢着笑意,老太君不管什么时候都能说着玩笑儿。

    待筱萝和宇轩不笑了,老太君又给宇轩和筱萝各自夹了饺子,又道,“二夫人怀了,得要进补些身子,筱萝,你等会儿带厨子去栖静院,叫厨子做几样给你娘尝一尝,若是觉得好吃,就留下吧。我这老婆子这几天也吃得够了。”

    沐筱萝吃着饺子,发现饺子里面得味道调得还真是不错呢,“可这怎么好意思呢,君子可不夺人所爱,这可是父亲给老太君寻的厨子。”

    “你父亲疼我这个母亲。我何尝不疼爱我那未出生的九孙子。罢了,吃好了,你们便过去吧。”

    老太君放了著,接过沉香递来的净嘴帕,忙对沉香道,“沉香临了去吩咐黄瑞家的,一起帮忙把厨子带到栖静院,知道吗?”

    “是,老太君。”沉香含笑答道。

    阎红玉对二夫人腹中尚未出生的胎儿,自是极好的。

    换了旁人,恐怕也没有老太君这般贴心,这太白楼的厨子可是相爷给老太君请进府邸来的,厨艺有多么精湛,想必品尝过饺子之后的沐筱萝和五少爷沐宇轩直到现在,齿霞之间仍有一股津味回流着。

    不过相国父亲怎么没有想到给二夫人请个厨子呢,不知道娘亲肚子里怀着九弟么?

    沐筱萝带着三三两两的丫头们走出长安园上房,抚了抚额,日头这般大,体质稍微不好的人若是晒了晕倒,也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

    跟着沐筱萝走的,还有太白楼的厨子,原以为这个厨子应该是男人,想不到却是一个看上去一脸精明干练模样的中年妇人,通体湖蓝色的锦缎夹袄,下身着春日时节才会穿的襦裙,姿色中下,还过得去,既不好看,也不然叫人觉得厌恶,这样的人做厨子是最最适合不过了,不会担心与宿主家有染什么的,具体年龄大概跟二夫人差不多。

    沐筱萝跟她搭讪几句,她叫沈默然,自打四岁就拜太白楼的老厨师学习手艺,在太白楼干了几十年了,眼看着岁月一恍而过,竟然到了这份上,别说有个一儿半女什么,连个外皓澈没有。

    真可怜呐,然姨应该找个夫婿才是,这现在看起来是好的,可到了老的走不动的时候,晚景可就凄凉了。

    沈默然为人干气豪爽,沐筱萝与她联络几句,也便熟稔起来,沐筱萝愈发热情起来,搞得人家厨娘很不好意思了,领进栖静院子的时候,小丫头小初梅正搀着二夫人在院中晒太阳,边晒边围着院子走一圈儿,看起来中气十足的模样儿。

    “好姐姐!可认识我不!”沈默然站在院中看着腹部微微隆起满脸显示富态的贵妇人,她不禁眼眶湿润了。

    最先诧异的小初梅,她以为二小姐领进来的那个中年妇人是叫自己,她也就是十几岁的年华,一个中年妇人叫自己是怎么回事?不可能——

    直到二夫人转过身来,小初梅这才意识到,敢情儿不是叫自己呢,太吓人了!

    “姐姐我忘记谁,也不能忘记老妹妹你呀。”二夫人林心嬛眼眶也是微微湿红,“我原本以为这一辈子就看不到老妹妹了。想不到你却找我着,当时我入了府,却不曾……”

    后面二夫人的话,直接被沈厨娘一个眼神儿给逼退回去,到底在场不相干的太多太多,她们姐妹二人的私密事,如何叫更多的人听了去,便叫筱萝去次间等等,而二夫人和沈默然则去稍间,那个地方隐蔽些,再者,二夫人平素里睡得床用饭菜的圆桌都在里边,等二人在里面坐定,小初梅去添上一副热茶,也兀自退出来,半点不敢去打扰。

    真没有想到呢,原来娘亲认识这位沈厨娘呢,瞧瞧之前沈厨娘的模样,沐筱萝不禁心中有了一丝认同之感,怪不得觉得如此亲昵,怪是娘亲的挚友,也难怪。

    有时候,人讲究一个缘分。

    稍间。

    沈默然审视一番,大对林秋芸房屋内的布置大为欣赏,就看看堂中摆放的金兽炭炉,升起股股袅袅不绝的青烟,这可是上好的沉香,一般家世的,房正室恐怕也不经常多见这种名贵的香料,她一个区区二夫人混到这个地步,三个字,够可以!

    “二十五岁那年,我出了宫,原以为我们姐妹俩再也没有相见之日,今日却……”

    小声抽泣了一下,沈默然拿白方花锦帕擦拭了眼泪珠儿,说道,“当时,记得姐姐你一心要嫁入丞相府,我出了宫廷,便在太白楼做起小学徒来着,谁想得到,我的厨艺比同门师兄弟们强出好多,如今算是太白楼的掌厨了!后来又觉得罢罢罢,就干脆给高门大户干起来了。我对外人一直说我从小在太白楼干,这样子,人们对我的手艺可不会抱着怀疑的态度了。”

    “妹妹倒也辛苦了。”二夫人林秋芸瞧她的锦帕湿透了,就把自己的贴身锦帕递过去,“想必出宫的日子也挺不容易的,老姐姐我也会偶尔想起当年我们豆蔻年华间在大华皇朝浣衣司的日子,虽然日子过得清苦,但也开心,我记得我们什么都不分彼此,默然还记得么?”

    沈默然作了一个回忆的假动作,忍不住笑了。

    提及这里,就要牵扯一些前世的史实,连沐筱萝也不曾知道的,上一世的筱萝被囚冷宫,她不知道这些也很正常,那个时候生母筱萝生母被大夫人毒死,在太白楼当掌厨的沈默然知道这件事,去找大夫人理论,谁料,沈默然被大夫人东方飞燕派去的爪牙推到万丈悬崖之下,尸骨无存,死的时候,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其间有多凄惨自然不必多说。

    二人又聊了一些筱萝还有肚子那个的近况,然后林秋芸又说道,“你去太白楼的时候,怎么不通知我,这些年,音信无,要不是今天你……”

    “世事变化,我怎么知道深居相府的姐姐可曾变心。不好当我有这个妹妹了。”沈默然吐了吐舌,假装是一副吃醋的样子。

    林秋芸白了一句,把小圆几上的热茶亲手递给她,“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不来通知我来着?”

    被问到了正着,沈默然呵呵笑着说筱萝姐儿的事情,算是把话题转过来了,“筱萝果不然是姐姐生的女儿,模样儿品性都是拔尖儿的,也只有姐姐这样的人才才能说得出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