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4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沐筱萝觉得奇怪之时,仔细想了想,也就觉得没什么了,想必这就是老太君的苦心了,这就是在告诉大房,从今以后有再敢欺负二房的,严惩不贷,直接揪出大房身边的亲信丫头来发卖!说到底,惊喜因为大夫人腹痛而不去服侍二夫人,到了最后有可能惊喜听了大夫人特别“嘱咐”,要加害二夫人腹中尚未成型的胎儿也说不定。

    老太君一辈子吃得盐多了,眼皮子脚下的路走得更多,有些事情,她不用思虑太多,就知道大致会发生什么,有些事情,她老人家可以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在子嗣的事情上,必须要防微杜渐!

    老太君的苦心,小一点的丫头们自然是不太懂得的,不过二夫人筱萝生母和筱萝二小姐心里通透个铜镜似的,还有厨娘子沈默然,别看她一介女流,在冷宫那么多年,看惯了太多太多尔虞我诈的腥风血雨,不比林秋芸绵软的性子,沈默然最看不惯的是这个。

    看着心爱的婢子惊喜,还是近日唯一一个好不容易做上自己的贴心心腹,东方玉漱想要杀死老太君的心都有了,可人家是相府辈分最为高声的人,忤逆她,那就是大逆不道,会遭天谴的,所以东方玉漱把恨意之矛指向二夫人林秋芸。

    大夫人东方玉漱那个贱人想必是料定了,没有人看到大夫人刚才那股子狠戾的目光洒向二夫人,沐筱萝却是看得真真的。

    却不知道东方玉漱此刻在腹内捣鼓着什么鬼主意。

    很快,老太君就带着众人作鸟兽散,后面没给大夫人任何惩罚,也算是给她一点体面。

    不过这样的体面,沐筱萝心想,东方玉漱那个**贱人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如果她善罢甘休了,那么东方玉漱还是东方玉漱么?

    沐筱萝和沈默然一左一个右的,同搀二夫人归了栖静院,沈默然就打开了话匣子,说老太君这是为了捍卫二夫人在沐家的地位,也可以说是给大夫人那边狠狠下了一个下马威!就担心大夫人后续会不会作出伤害二夫人的事了。

    这一点,沈默然倒是想到和筱萝一块儿去了,筱萝入了上房,服侍着娘亲坐在软榻上,她搬了一个小杌子给沈默然,再搬一个给自己,“然姨,如果后面大夫人不作一些对娘亲不利的事情来,大夫人可以不叫东方玉漱,叫东方善人得了!”

    “二小姐,我猜东方善人这个名字,大夫人永远是改不了的。”香夏嗤嗤以鼻,要大夫人改换性情,就好比叫狗狗不要****一般,人家都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

    谁料,香夏刚想着这茬儿,一旁的瑾秋妹妹却把这茬儿说出来了,“香夏姐姐,尽管说呀,没事儿!你不就想要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你读了那么多兵书,是我们相府的女诸葛,怕什么!”

    香夏可不敢接过瑾秋妹妹的话,“女诸葛可不敢当。记胡乱读了一些兵书罢了。”

    聊到了兵书,沈默然很奇怪,一个丫头婢子如何懂得这些,又不像那些个出将入相的男人们,不过要是能懂这些应该算得上一号很了不起的人物了。沈默然自己也就一厨子,还真的没听过兵书,就接过小初梅丫头沐续端过来白釉茶盏,内中的温热茶香酝酿着滋养肌肤的水汽,笑道,“我就炒了大半辈子的菜了,这山珍海味平时免不得要取几个幽致的菜名儿,所以有时候吟风弄月收集一些上好的诗集是常有的事儿,不过这兵书,你倒是给我讲讲。”

    “好妹妹,你还来了兴致。”二夫人筱萝生母会心一笑,然后拿眼睛看筱萝,“筱萝你快瞧瞧,你的然姨也要成为第二位相府女诸葛了。”

    沐筱萝笑了。

    其他婢子们也跟着哄笑一团。

    气氛暖暖的,与鎏飞院相比,鎏飞院可冷清得要多的多,自从沐筱萝重生之后,鎏飞院仿佛被一个极为可怕的诅咒给控制了似的,这里边的丫鬟厨娘们,不是干的不久,就是失踪,抑或者更多的是,被惨遭发卖。

    东方玉漱满脸泪污的从地上起身,在老太君走后,她还在地上住了足足半刻钟,整个人就好像是给魔怔住了,她倒也想起身,不过腿却是麻痹了,要不是外头的三等嬷子看到了,就上来抬了一把,要不然东方玉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来着。

    起来的第一件事,东方玉漱就发下重誓,从今天开始,对于二夫人筱萝生母,东方玉漱在心里头默念着,“贱人!该死的贱人!今生今世,有她没我,有我没她!我可不是我的那个愚蠢胞妹东方飞燕,本夫人有的是狠辣的手段和卑鄙的招式!听说怀孕之人最最受不得惊吓的了,如果二夫人无缘无故给吓得滑胎了,可不关本夫人的事!”

    想到这里,东方玉漱就哼哼暗笑起来,笑容狰狞可怖之极,总角童稚小儿看见了,肯定会做噩梦!一点都没有夸张的成分在。

    东方玉漱就把刚才那个搀扶自己起来的三等老嬷子抬了二等嬷嬷。

    那老嬷姓元,姑且称呼她为元嬷嬷,入了相府几十年了,年龄与长安园负责跑跑小腿的嬷子黄瑞家的有的一拼,可偏偏不受重要,混到这番光景了,仍是一名低贱的三等老嬷子。

    要不然元嬷嬷今天撞了个****运,无意间看到东方玉漱在地上,就冲上来作吃螃蟹的第一个人似的,第一个给大夫人搀扶起来,东方玉漱一个开心,直接抬了一级。

    相府等级之森严,别小看,一等,二等,三等,或者是三等之下的四等,皆有着严格的泾渭分明,三等的老嬷子月例银钱也只不过两三贯,二等老嬷子可就不同了,月例银钱可是二三十贯,足足差了十多倍,每个月还会额外上次的珠花戴着,主人们也会赏给二等嬷嬷一些吃酒钱。既然升了二等嬷嬷,那就说明是至少主子们疼爱的奴才,福利神马的,比三等老嬷子们好太多了。

    饶是这般缘由,所以元老嬷嬷受宠若惊极了,想不到她这么一个一脚快要踩进去烂在棺材里边的老婆子,竟然还有这样的,被主子赏识的身份,这个主子还是相府的当家主母,相国的第一夫人!何等荣耀呀。

    元嬷嬷就差没有眼泪汪汪,哭着喊着求着东方玉漱,有什么脏的绣花鞋与元嬷嬷,元嬷嬷她会用嘴巴仔细舔干净的。

    “奴婢谢大夫人大恩!”元嬷嬷跪在地上,鼻涕都流了一地,“大夫人的赏识之恩,奴婢无以为报,以后听凭大夫人的!大夫人哪怕要我老婆子的性命,老婆子双眼一闭,绝不二话!奴婢肯定是上刀山下火海,义不容辞!”

    瞧着在自己脚跟处的地砖上连连磕着四五个响头,大夫人心中大叫一个满足,总算平复了一丝之前那股子愤懑的气息,东方玉漱正色道,“好!可是丑化说到前头,若是你事情办砸了,本夫人不但把你降回原级,还要你死了也没个尸!若是办好了,这院子里头的一等嬷嬷就由你当了,鎏飞院的丫头们任凭你颐指气使!”

    “大夫人,有什么事,请吩咐,奴婢一定照办,不管是上刀山下油锅……”元嬷嬷话说到了一半,却被大夫人个一个眼神制住了。

    东方玉漱道,“你且放心,事情是轻而易举的,不需要你上刀山下油锅的,只要注意一切要掩人耳目,若是事露东窗事发,你知道后果是怎样的?”

    为了日后的福利和权贵,元嬷嬷只好铤而走险,她早就看不惯每次经过黄瑞家的跟前,这个宁上官二家凭借着在老太君身边当差,身份金贵,可从来不给自己好颜色看,元嬷嬷再也不想受这个鸟气了,“奴婢记下了,奴婢一定不会叫人知道的,不过到底是什么事儿,还请大夫人示下。”

    旋即,大夫人见四下耳目,便关上门来,对着元嬷嬷附耳一阵子,元嬷嬷讶异一下,心想,只有这样,大夫人以后的地位才会稳固,而自己的一等嬷嬷的位置也会稳当,做什么事情不是靠着风险换来的,如果干一些些有风险的事情,却能够摇身一变,手抓权力,对着每一个比自己地位低下的人们,颐指气使,倘若有一天,元嬷嬷她自个儿能对宁上官二家这样的大奴婢颐指气使,该是多么解气的事儿呀。

    元嬷嬷终究是答应下来了,大夫人不就是叫自己在府外找一只流浪猫吗?然后趁着夜黑丢入栖静院嘛,这事儿简单。

    二更时分。

    鎏飞院的大夫人东方玉漱躺在床上,心绪不宁,她在静等元嬷嬷的消息。

    与其同时,栖静院的二夫人林秋芸在拔步床上酣睡,也亏了相爷送来的金兽炭炉,款款沉香袅袅而至,熏得屋子里头暖暖的,小丫头小初梅就在隔间浅睡,生怕二夫人半夜起来要喝水什么的,自从二夫人怀有身孕这些个日子,每天入了夜都要喝水。

    就在这个时候,二夫人醒来讨水喝,就唤小初梅,小初梅拿着中衣披了一下起身,掌着烛火,谁料,纸糊的窗户突然袭来一个黑影,那个黑影就那么闪得一下,还犹如婴儿般的啼哭,骤然间吓得二夫人冷汗频频。

    “小初梅,这外面是什么?”林秋芸眸间闪烁,轻轻拿手抚着肚皮儿,生怕吓出个好歹来着。

    小初梅连忙把烛火凑上去,小巧的身板儿就坐在床榻上,小声得说,“回夫人,可能是寻常夜猫入了院。”

    是寻常夜猫入了院么?相府高门大院的,可没有听说过谁家的院子养着猫咪,几位姨娘们可没有猫的,长安园的老太君那,还有鎏飞院的大夫人处,也无人见过有人养猫。

    小初梅说了。林秋芸点点头,“真奇怪,没人养猫的,却有猫,真是奇怪。难不成是狐狸精变得狸猫?!”

    一说到这个,小初梅就往二夫人的身边侧了侧,低低得道,“夫人,可不敢乱说。小初梅会害怕的。”

    “傻孩子,我就是信口胡诌一番。”林秋芸宠溺一笑,“你若是害怕,今晚就与我同床。”

    二夫人人正好,小初梅连连摇头,“那可怎么使得,夫人怀着身孕呢,我怕压着您。”

    这倒也是,相爷这几天过来,林秋芸也不是不让他睡到自己床上,怕他压着孩子了。

    小初梅眼珠子咕噜一转,就道,“夫人,要不,我把我的小棉被抱来放在塌下,这样就可以跟二夫人作伴了,我也不会害怕的。”

    “那怎么行。夜幕清寒,小心遭凉。”林秋芸倒是很疼爱小初梅这个丫头,一想到她姐姐大初梅的不幸,林秋芸倒是想要对她更好了。

    小初梅心生一丝感动,“没事,这地面上还有一层波斯地毯着呢,暖和着很,再说,老爷子的金兽炭炉就在那里,熏得温暖,寒气都被驱散了,就更觉得暖和了。”

    “还有,小初梅,以后唤还是唤二夫人,你唤我夫人,叫大夫人听了去,恐不免要生出空隙。知道吗?”

    “是。单凭二夫人的。不过在小初梅的心里,二夫人就是大夫人!嘻嘻!”

    “你个丫头!耍嘴皮子的猴!”

    ……

    三更。鎏飞院。

    “放好了么?”躺在锦被之中的东方玉漱,对跟前的元嬷嬷道。

    元嬷嬷谄媚一笑,“大夫人放心好了。我放野猫的时候,可没人瞧见的!还好大夫人给我的府院备用钥匙。”元嬷嬷拿出袖中隐藏的金晃晃的钥匙圈儿,三更半夜的,相府府院大多数的前院后门都锁了钥匙,一般人想要进去,特别是栖静院就必须持着钥匙才能进,栖静院四通八达,元嬷嬷选了一个极为隐蔽的角门,元嬷嬷举着的那一把钥匙,就是打开角门走向栖静院的钥匙。因为大夫人素来疼惜奴才,所以这个时分,春寒夜凉,守夜的人一个都没有,也方便元嬷嬷作案。

    东方玉漱满意一笑,“继续的两天内,你就给我放夜猫,干好头三天,本夫人立马给你升职,升你一等嬷嬷,月例银钱可不是二三十贯了,别人家的嬷嬷月例是多少,本夫人不管。本夫人到时候给你十俩纹银。干好了,往后还有升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