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2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多谢大夫人!”元嬷嬷深深一个鞠躬,十俩纹银呀,干了十年的三等嬷嬷恐怕也没有这么多。而她一等嬷嬷,一个月就有这么多,到时候别说吃酒不会少了,乡下那个无依无靠的侄儿正愁着没有钱讨媳妇买田地,到时候挑媳妇可要紧着漂亮的,丑的还不要!门第矮一些也不要,得要往门第高了去选。

    一连两天下来,栖静院每到二更的时候,就会有夜猫窜到窗户下,前两天还觉得是个意外,想着可能是外头的野猫迷了路啥的,可不对劲的是,二夫人到了后半夜就盗汗,怎么睡也睡不好,后面就睡不着了,到了白天,就两眼发着熊猫眼了。

    沈默然砸栖静院的小厨房给二夫人做吃的,直到沈默然送来的时候,她才知道,她也奇怪这几天为何栖静院总有夜猫在叫,再看看二夫人面色不大好,就派人通知筱萝。

    听说娘亲这几日睡得不好,沐筱萝就问小初梅什么事儿,小初梅具体说了,沐筱萝就有点责怪二夫人的意思,质问她为什么第一天晚上出现怪异的猫叫,不通知自己呢。

    后了一刻钟,香夏和瑾秋叫来了药房的沐老太医瞧了,沐老太医说是给吓的,失眠多梦,长此以往,腹内的胎儿随时会滑胎的,众所齐知,头三个月最是要紧。

    二夫人倒是个谨柔的人,说这件事还是不要惊动相国和老太君,只是寻常的猫叫而已。

    沐筱萝懂娘亲的心情,也便按照娘亲的去做,可她却是丝毫不敢懈怠。

    只是筱萝无疑中听得香夏和瑾秋在聊天道,“元嬷嬷这个人你听说过没有?”

    “听说过。在相府混迹几十年了还是老样子。也真够可怜的。不过这两天貌似荣升一等嬷嬷了!”瑾秋道。

    “听说和宁上官二家可以勉强比个高低。”香夏眼中满是不屑,“我还听说,挺拔她的人是大夫人!”

    “奇了怪了,她老家的那个侄儿,是个赖利头,竟然娶上了老家本村最富贵人家的女儿。买房又买地的,也不知道是突然发起了哪门子的横财,竟然傻人也有傻福。”瑾秋说。

    香夏又说,“可不是嘛。元嬷嬷的侄儿是个瘌痢头也罢了,还是个傻子,当然了,看上去是很正常的,就是脑袋不灵光,逊于常人的罢。”

    沐筱萝正当毫无头绪之时,没有想到自己一撩桃竹帘子,就听到香夏和瑾秋二人之间的谈论话题,“香夏,瑾秋,我且问你,一个几十年都毫无功出的老嬷子,竟然在短时间内连她老家的侄儿都紧着鸡犬升天,这可能是因为什么!”

    “兵法有云,事出反常必有妖!”香夏一脸自得得模样,正准备往下面说呢。

    瑾秋倒是吓了一大跳,“什么妖呀!难不成是妖怪!难道说这几天都是妖怪作祟!狐狸精作祟!”

    “小蹄子胡说什么!”香夏看了看一眼同样是无语的筱萝小姐,旋即骂了骂瑾秋,“叫你有空多多读读兵书了!我的意思是说,元嬷嬷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情,才让大夫人如此赏识,才会升官发财如此之快,正好比一路扶摇直上,平步青云,无阻无碍呀。”

    好一个一路扶摇直上,平步青云呀!沐筱萝不屑得嘲讽道。

    鎏飞院的大夫人使人监视栖静院这边,得出最后的结果是栖静院毫无动静,大家都以为这两三日来是外头的野猫闯入宅院之中,实属意外。

    这样的消息,当然是沐筱萝故意放出去的。

    沐筱萝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待鎏飞院大夫人那边放松警惕之时,便是她率领着香夏和瑾秋重重反击之时。

    为了要请君入瓮,也为了不打草惊蛇,沐筱萝在一个宁静的午后,使了一个极为巧妙的掉包计。

    新来的厨娘沈默然无论在身形,还是在行为举止上,极似二夫人。

    这就直接打开了一个突破口,沐筱萝之前叫厨娘沈默然戴好深蓝色纱巾,刚好可以没过面颊的那种。沈默然端着做好的羹汤入了上房,不过一会儿,戴着深蓝色纱巾的沈默然出来了,溜进了小厨房,旋即又沿着小厨房的小后门出去了,整个过程,皆是极为爽利得在大夫人派过来安插的眼线们的眼底下发生。

    丝毫破绽都没有,这一点,沐筱萝还是挺有把握的,只不过此厨娘,非彼厨娘。在栖静院上房呆着的那一位自然是真正的厨娘沈默然,而沿着厨房小后门趁着无人走向筱萝水榭,是二夫人筱萝生母。

    这个绝顶的掉包计,除了沐筱萝能想的出来,还能有谁?此计的目的有两个!二夫人赴筱萝水榭安心养胎,避免栖静院齐边的牛鬼蛇神,此乃其一;厨娘沈默然呆在栖静院上房之中,与筱萝等人来个守株待兔整死元嬷嬷,此乃其二,可谓是一箭双雕!更重要的是要保存了二夫人林秋芸,怀有身孕的头三个月最忌动荡,安安稳稳,才能顺利诞下宝宝。

    入夜,栖静院上房掌灯。

    小丫头小初梅忙进忙去,一如既往得贴身服侍着,给外头的监视者一个错觉,叫她们以为二夫人和往常一般还呆在屋子里头,沐筱萝带着香夏和瑾秋早早得以狩猎状态围堆在栖静院的一处角门,这个地方位处偏僻,鲜有人会来此,除非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来罢了。这几夜,元嬷嬷就是拿着手里的钥匙,打开角门,赴往栖静院的。

    二更。元嬷嬷仿佛应约而至,她手里果然抱着一只猫,两颗眼珠子在黑夜之中散发着绿光,恰似绿色鬼火那般,令胆小怕事者心生胆颤之意。

    沐筱萝自然不会怕这些,至于香夏和瑾秋更是无所畏惧了,区区一只野猫罢了,况且胆子更大一些的瑾秋手里早已准备好了竹筒,小竹筒里边装了水。只要把水泼向猫,第一个先死的恐怕是元嬷嬷吧。

    等元嬷嬷靠近,瑾秋趁着她东张西望之际,赫然将手中的竹筒一倾,竹筒中的水大部分泼向元嬷嬷的野猫,到底不是人养的畜生,野性难驯,野猫喵呜得一声发狂,那声音比家猫还要凄厉几十倍,听得正常一个人都足够冷汗狂飙后背,太恐怖了!

    元嬷嬷大骇,正想回望到底是谁干的这档子事,那野猫凶猛得咬了一口她的手背,爪子一掀,更是把元嬷嬷的老人脸划下一道血口子,血口子的尽头恰恰在那眼睑处,再长那么几毫,恐怕眼珠皓澈要报废了,直接让猫给戳瞎。

    沐筱萝心里自是痛快,无声得指使香夏和瑾秋拿事先备好的大簸箕,就着元嬷嬷的头死死套住,按住她的身子,就往下落去,然后用脚,用手,狠狠扭打,杀猪声,惨叫声,浑然是那个死贱狗奴才的声音,铺天盖地,可惜呀,角门之处地处偏僻,哪怕叫破了嗓子也没几个听得见,唯一可以多少听见一些的,要数栖静院的上房,可如今在栖静院上房,并不是二夫人筱萝生母,而是厨娘沈默然,沈默然听着杀猪般的惨叫,想要熟睡的人,却给吵醒了,旋即捂着嘴笑个不停。

    那个死贱人蹄子也算她倒霉。沈默然哼哼笑着,毫无疑问,她可是力配合着筱萝二小姐的整蛊计划!虽然这一次只是筱萝二小姐整盘整蛊计划的冰山一角,更厉害的,在后头呢。

    大半个时辰过去了,香夏和瑾秋打得累了,直接坐在地上休憩起来。

    沐筱萝直接留给打得半死的元嬷嬷一张纸条:走的夜路多难免撞上厉鬼!可要担心往后厉鬼自动来敲门!

    字体是写得歪歪扭扭的,沐筱萝可不想叫东方玉漱那个死贱货看出字是她自个儿写的。走的夜路多难免撞上厉鬼!可要担心往后厉鬼自动来敲门!

    被猫抓的血痕淋漓也倒罢了,还无缘无故遭人套上簸箕毒打,打得遍体鳞伤,元嬷嬷吐了两口血水,两只手捂着鼓起跟大包的嘴角,呜呼道,“那个王八羔子使奸诈使暗照毒打老娘,哎哟……还好老娘皮粗肉厚,要不然老娘可要死了。恐怕也不能够给大夫人交差了。”

    元嬷嬷自言自语,叫苦不迭,说道使奸诈使暗招,自己这一番偷偷跑到栖息静院又是干嘛来着,想想也理亏,那野猫又跑了,今夜看来是放不成的,不过得赶紧回鎏飞院回报大夫人才是,大夫人这会子肯定是彻夜未眠要听自己通报消息的。

    鎏飞院正堂间燃着小油灯,灯芯如豆,如果掌起通明的大灯,不免引人怀疑。

    东方玉漱披着中衣,看见膝前跪着的元嬷嬷,喝着手中的清茶,茶水烫嘴,气得她直接摔裂手中的白釉茶盏,怒骂道,“好你个糟践是死老婆子!本夫人刚刚给你提拔了一等嬷嬷,你就开始涣散了!要不是本夫人,你那破路户的侄儿能买房又买地,还能娶上******!做你的千秋大梦去吧!本夫人能够让你身处高位,也能够把你一脚踢下去,摔了个粉身碎骨!”

    “大夫人!可不敢这样!不是老奴不尽心。却是有人故意要整老奴。”

    拿上好是丝绸锦帕擦了擦眼泪,元嬷嬷两眼泛着恶光,一想起之前大概有三两个人拿着簸箕套自己头上,夜太黑没看到是谁,不过肯定是恶作剧,她心里暗暗发誓,如果叫老娘揪出那人是谁,那人就别想活了。

    “好,我也听出来了。”东方玉漱摊了摊,面色很是难看,“以后注意一点。”

    看着大夫人眸色有点缓和下来,不似先前那般怒态,元嬷嬷在大夫人的示意下起身,恭恭敬敬得站在一旁,生怕做错了什么。

    大夫人自己走去拔步床上,褪了中衣,元嬷嬷手脚麻利本想去拿,却被东方玉漱喝叱一番,“拿开你的脏手!净去你的手罢。”

    “是。”元嬷嬷本想回自己的下人隔间,去洗漱一番,怎料大夫人的声音又从后背传来。

    “对了,林秋芸那个贱人可在房里?”东方玉漱凤眸一挑,极为灵动的眼珠子转着圈儿,扯过丝滑锦襟,目睹元嬷嬷的背影,冷然道。

    元嬷嬷把之前派去的眼线禀告的情况一一说了,想必大夫人也早就听过,再说一遍,无非是要核实一下。

    待元嬷嬷走后,东方玉漱闭着眼睛,大骂元嬷嬷是个蠢老货,摆明了就是沐筱萝带头搞的鬼,倘若不是沐筱萝难不成真的是鬼么?

    洗漱了一会儿,元嬷嬷才发觉袖子间藏有一个纸条,不敢不拿去给大夫人瞧,想了一想,觉得天色已晚,现在再进大夫人的上房,还不找骂来着,这事儿一停,就直接给忽略过去了。

    鎏飞院的白日春华煞是迷人,也难怪,大夫人是惜花懂花之人,满盆的玉方是大夫人最喜欢的昂贵品种,那是大夫人初嫁入相府的时候,随着满满的嫁妆陪嫁而来。

    沐筱萝浅浅一笑,嘴角浮现一抹淡然的笑意,不错她来了,来这鎏飞院,这一切罪恶根源的院子,来给东方玉漱那所谓的正牌,母请安。说起来,筱萝也好一段日子没来请安了。

    今天,却突然来了,恰在元嬷嬷失利的当日欣然而至。

    坐在主院上房软榻上的东方玉漱听闻沐筱萝来给自己请安,她眸间辣意频频,这个死贱人胚子还来作甚,沐筱萝来此,这不是告诉东方玉漱,她派元嬷嬷在栖静院的所作所为,人家已经好比在隔岸洞若观火么?看来沐筱萝这个名义上的,次女来看自己笑话的呢,好呀,老娘会一会你,无论你沐筱萝说什么,本姑奶奶一问三不知,装傻充愣罢了,就算闹到清乾院,也不怕。

    东方玉漱心中如是想着。

    与其同时,沐筱萝携着俩得力丫头们进了上房,首先沐筱萝给东方玉漱福了一礼。

    东方玉漱笑意款款,“哎哟,这不是筱萝姐儿么?这些日子,你应该是紧着服侍你娘才是。不必与我请安的。我也正好要到栖静院去呢,这不,碰巧了,咱们就同去吧。”

    思虑了一整晚的东方玉漱,她就愈发觉得栖静院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就想要戳破沐筱萝此人的诡计,查出拿簸箕套住元嬷嬷的头,再把老嬷嬷暴打一顿的人到底是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