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娘亲昨晚偶感风寒,玉体违和,奉劝母亲还是改日登门造访吧。这要是不小心传染到母亲的身上,那可就得不偿失。”

    沐筱萝的美眸闪过无人字处,是一片冷凌,当目光落到大夫人的肩膀上,却是一副祥和的气态,那表情那语气,叫外人看了,真的以为筱萝二小姐真心关心大夫人呢。

    这孕妇的伤痕可不得了,随时一尸两命的,去了可能被说是自己害死他们的,诸如什么,妻狠毒之类的,再者风寒真的会传染,东方玉漱很快接过筱萝的话,“这样啊,我也是着实替秋芸姐姐操心呀。我不去还好。去了,还叨唠你娘,那也是不好的。就依了筱萝姐儿的就是了。母亲我改天再去。”

    果真是怕死的怂货!筱萝身后的香夏和瑾秋眼眸之中交递着不屑和鄙夷的神色,那股子神色是暗暗的,没有人知晓。

    沐筱萝查看了一下上房的摆设,万紫千红的桃红艳绿,看起来叫人反胃,说大夫人年轻罢,也不尽然,说她不年轻吧,比筱萝大了一轮,筱萝这般年岁,可素净多了,堂堂一位正室,堂屋装潢得跟迎春阁还有那金钗玉人坊的大明堂一般,真心叫人恶心,若是男人来了,还以为自己到了妓院!

    想想死去的前大夫人东方飞燕,她可是中规中矩多了,至少在明面上,是一个贤妻良母,暗地里也尽一些狠辣手段招数儿。不过人家掩饰得好,这个新大夫人东方玉漱就如此奢侈荒淫,也太掉价了,整个相府因为她恐怕在京都所有在列的豪门大院掉了价。

    娼妇就是娼妇,无论外面披着金缕衣还是玉缕衣,也无法改变她内中的骄奢淫逸的本性!

    “母亲别的事,筱萝就告退了。”沐筱萝假意转身,旋即又突兀得转过身来。

    那东方玉漱趁着沐筱萝转身之际,对着她的背狠狠白了几眼,再轻轻吐几口唾沫星子,岂料这个细微得举动,却被沐筱萝一股子收入眼底。

    东方玉漱尴尬得那手拍着胸口,“这几日天干,母亲热茶喝多了,才会想要干呕。筱萝姐儿可不要见怪呀。”

    “怎么会呢?”沐筱萝早已在心中画着圈圈诅咒她一千遍一万遍,这个老贱货,如今是开春,天气湿润,怎么可能还是天干呢,热茶喝多了也不至于干呕吧,明显是对着自己作吐口水的动作,被自己撞破罢了。旋即筱萝的脸上洋溢着气度雍然的笑意,“你可是筱萝的,母。就算,母失德无德,筱萝也要把你当做亲生母亲一般尊敬的。只是筱萝想要告诉母亲。听闻母亲今天没什么胃口,我就亲手了鱼子饼,请母亲尝一尝。”

    鱼字饼是筱萝亲手做的,只不过是筱萝亲手吩咐香夏做得嘛,反正都是一样。

    该死的,女!卑贱的筱萝,竟然说本夫人失德无德,这可把东方玉漱气个不轻,不过她在表面还是保持和气的脸色,不然再被沐筱萝把状告到老太君那边,老太君一定会发飙的~!

    上一次老太君可把东方玉漱骂了个狗血淋头了的,什么有本事倒是生出长子,孙呀,句句都是戳中她的心肺的,东方玉漱可不想再来一次,“筱萝姐儿的亲手做的,我自是喜欢。”

    一旁不吭声的元嬷嬷如鬼魅一般漂忽到沐筱萝跟前,接过那红漆食盒,轻轻的,还有一股子鱼腥味,很浓烈。

    这个贱人老嬷子,沐筱萝心中腹诽,她不来拿这个红漆食盒装的鱼子饼,还不知道她的存在呢。

    只是瑾秋忍不住,看到元老嬷嬷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疤痕,那被野猫划的那一道狭长的口子,用那狗皮膏药贴着,煞是叫人忍俊不禁,太丑了,从来没有看到一个伤的如此丑陋。

    伤得严重与否不是你的罪过,可像元嬷嬷这般如此丑陋出来吓人,就是你的罪过了!香夏嗤嗤一笑,掩嘴对视着瑾秋,两个人终于是忍不住了,哄得一下,笑出声来。

    再仔细想一想,元嬷嬷昨晚上那遭人狠虐的惨烈,沐筱萝笑着问道,“这位就是母亲新提拔上来的一等元嬷嬷吧。这脸到底是怎么了呢,整的跟大花猫似的,走的夜路多难免撞上鬼,以后要担心鬼来敲门!”

    最后面的两句,岂不是更纸条上写的一模一样?元嬷嬷吓得魂儿都没有了,再看看沐筱萝二小姐此刻的眼神,那胆儿上面的毛尖儿都竖起来,上气不接下气,“老奴是…是…是摔的,不…不…不小心…罢…罢…罢了。”

    这么一说,香夏和瑾秋吓得更是无法无天了。

    东方玉漱咳嗽一声,小声喝叱道,“元嬷嬷不许在这跟前丢人现眼,给我闪到一边去。”

    “是。”元嬷嬷脸上无血色。

    香夏,瑾秋,一左一右得紧跟着筱萝二小姐消失在鎏飞院的斗门,留下一脸郁闷的东方玉漱坐在上首。

    见筱萝二小姐走了,元嬷嬷连忙掏出纸条给大夫人。

    东方玉漱一看,怒火攻心,拿着纸条狠狠甩在元嬷嬷的狗脸上,“老蠢货!不得好死的罢!就是她们!就是她们!和本夫人猜得不错!”

    “昨晚上真的是她们倒腾的老奴?”元嬷嬷有点不相信,“可是不对劲呀,大夫人!二小姐岂会那么蠢钝,故意留下纸条与我知道?”

    这个实实在在的蠢老货,东方玉漱不想再跟她多费唇舌,原就是一个憨货色,怪不得她在相府几十年了,资历跟长安园的宁上官二家持平的,可人家宁上官二家坐到了老太君跟前的贴心人的尊位,而元老婆子还停留在原地踏步,这,说明什么,已经很明显了!

    东方玉漱提拔她,也只不过是看她那日第一个上前搀扶着自己起身的罢。

    东方玉漱随意一瞥,却瞥到桌子上的所谓鱼子饼,指着元老嬷子的鼻子,“去,把那个东西充作花肥,本夫人不想看到她。”

    ……

    入了夜,一道黑影闪进了鎏飞院。

    瑾秋怀里抱着竹丝笼子,笼中困着龇牙咧嘴的大猫,此种大猫平素游荡山岭野外,野**荡惯了的,凶狠非常,更重要的是,瑾秋听了筱萝二小姐的吩咐,带了不止一条,足足三条!

    这要是若它们逃窜竹笼去,该有多危险就不必多说了。

    她小心翼翼得揣着,拿鼻子嗅着,之前就打听好了,元嬷嬷把鱼子饼倒在方花盆底,充作白方花的花肥料,如今那股子浓厚的腥味还不停得从脚边的一盆方花传出来。

    就是这盆方花了!也活该你这些可怜的方花倒霉!

    瑾秋打开竹丝笼子,三条野猫们犹如被囚禁了百年,疯狂得空降在方花瓣上恣意踩烂,抓碎,待方花被摧残了成了碎片,埋在泥土底部的鱼子饼一股脑儿被掏空,也怪香夏是顶尖的厨艺高手,别说这些馋嘴野猫们爱吃,这人也是爱吃的,这些个没人性的畜生吃了还想吃。

    瑾秋屏气凝息得从腰间掏出一个布囊,这是事先备好的鱼子饼,还涂上了来自扶桑国的鱼子酱,鱼腥味绝对是一流!好在瑾秋有几分武功底子,以极快得速度抛去鎏飞院的上房大门,由于瑾秋施展的力道极大,鱼子饼直接穿破纸窗,更是穿破红珊瑚,几块鱼子饼直接扔到大夫人的床榻之上。

    野猫至爱之物鱼子饼外头的吃完了,循着鱼腥味就一只只跳入窗户,跳到大夫人的床头上。

    不一会儿,东方玉漱在抓心挠肝的热辣痛楚之中惊醒过来,隐隐感觉有猫状的动物扑过来,朝自己的脸蛋狠狠滑几道,尽管她拼命得呼喊惨叫着,野猫们叼着了鱼子饼又跳出去屋外,眨眼间,什么都没有了。

    在瑾秋一溜烟得离开此地没多久,鎏飞院上房的灯开始掌起来。不过这等掌得实在是太晚了。

    东方玉漱痛的死去活来的时候,在外隔间候寝的二等丫头碧酚挑了灯芯,随着灯光越来越亮,碧酚持着琉璃防风朝大夫人脸上照去,“哎呀!大夫人您这是怎么了?您的脸……”

    “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说实话,东方玉漱也有一股子不怎么好的预感,刚才自己的脸蛋好像被猫的利爪给抓了,抓了还不止一下,不管怎么样,得要看看自己的脸。

    碧酚这丫头实心眼,怕大夫人见了自己的脸蛋,肯定是给吓得晕眩过去,连连安慰道,“大夫人先别看了,要不请太医先来瞧瞧,说不定治愈了,不至于留下疤痕。”

    什么,还留下疤痕,难道说老娘的这张脸蛋彻底毁了吗?

    东方玉漱不相信,“你个贱蹄子可不要乱说!咀咒我脸上留疤是吗?好呀,我要是留疤痕,本夫人就在你碧酚的脸上,拿剪刀划你个百八十道的,叫你变成丑女人!听见没有?”

    心眼又实,又胆小的碧酚可不敢逆大夫人的意思,勉强移动腰盘下早已颤得发麻的脚丫子,终于拿了金丝木材质的梳妆台上的一面小铜镜,这把小铜镜充其量也不过是五二斤重,可在碧酚的手里,却仿佛有千斤重。

    落入东方玉漱的眼中,却是碧酚满是唯唯诺诺的扭捏气态,她哪里容忍得了,一把夺过碧酚手里的物件,叱诧道,“死贱人蹄子,不得好死!本夫人叫你拿过来,你还不拿过来!是不是想要死呢?!”

    总算夺过来了,东方玉漱之前心里还是抱有一丝丝的希望的,自己的脸蛋伤势应该没有伤得那么严重,要不然后半辈子可怎么着落,不比沐若雪,东方玉漱属于那种中上姿,气度雍容,也是堪称美人级别,只要是美人,都对自己的容貌的爱超越了自己的性命。

    所以东方玉漱拿起铜镜一照昔日娇羞的容颜,却想不到,竟是这般的……惨不忍睹!

    “啊……”东方玉漱凄厉得一声惨叫。

    碧酚毫无注意,只能仓皇得走出去,去相府药房寻沐老太医。一是为了让老太医医治大夫人的脸,二呢,大夫人的面孔看上去极为恐怖的很,碧酚实在没有胆量与他共处一室。

    三更。

    相府药房,还有那鎏飞院,彻夜灯火通明。

    长安园那边不敢惊动,等沐老太医给大夫人看了一半,清乾院的灯火也照亮了相府一方地域,紧跟着相国也来到鎏飞院。

    当沐展鹏看到东方玉漱第一眼的表情,就是纯粹的呕吐,然后就是呕吐,呕吐之后清醒了意思,沐展鹏才会为大夫人紧张兮兮起来,“沐老太医,能告诉我,玉漱她的脸上伤痕能不能治愈?”

    这个问题,不单单是沐展鹏很是在意的,大夫人更是在意,她宁愿自己折寿二十年,也不要成了这般鬼样子,如果能够痊愈,那是最好不过了的。

    “唉——大夫人脸上的伤是被荒山野岭的野猫所抓,山岭野猫生活在荒岭之域,众所齐知,荒岭多有毒瘴气,所以这野猫的爪子更是带有微量毒性,如果伤口不深倒也无妨。可大夫人的伤口及肌肤内理,差几寸就深入肺腑,那时就有性命之余!”沐鱼源捋了捋花白的山羊胡子,面露一丝无奈的神色。

    沐老太医这话并没有挑明了,聪明的沐展鹏知道沐太医的意思,留下一条性命已经是天大的恩德,要想脸上不留下疤痕,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尽管东方玉漱的心里知道想要治愈疤痕已经是不可能的事,她豁出命去抓住沐老太医的袖子,“沐老太医,请您一定要医治我脸上的伤,我不要疤痕!我不要疤痕!”

    “大夫人!保住了一条性命已经是上天最大的仁德!疤痕之事请恕老朽无能为力~!”沐老太医抱着医箱,无奈得摇摇头,两脚跨出门槛,紧跟随着的几学徒儿们医鱼贯而出。

    清早,长安园的老太君洗漱完毕之后,沉香就告诉她老人家关于鎏飞院大夫人的事,知道这事儿,她老人家就由着宁上官二家在前边带路,马不停蹄得赶过来。在鎏飞院的时候,沐筱萝与老太君打了一个照面,筱萝身边还有二夫人筱萝生母,厨娘沈默然,香夏、瑾秋、小初梅为首的丫鬟若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