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几个园子院子的姨娘们沐续也来了。静穆院的五姨娘郑飞燕带着五弟弟沐宇轩,锦绣院的四姨娘上官温柔等等诸位姨娘们也来齐了,不用多说,大家就是瞅着且踩着老太君的点儿,要和老太君一块儿来。因为大家都害怕会遭了大夫人的道,老太君她老人家在他们心目中就好比是一颗避雷针。

    姨娘们入了鎏飞院的上房,就使出各种猫哭耗子的段子:

    “哎呀姐姐这是怎么了!真够可怜劲儿的!好好的一张脸成了这般模样!”

    “姐姐好歹是长房夫人。这样以后还怎么见人。”

    “到底发生什么了!以后真的要留下疤痕了么?”

    ……

    屋子里头的一团女人们,哭哭啼啼的,就好像要准备发丧似的。

    阎红玉听着心里真心厌烦,这个时候不管治一下,恐怕众位儿媳妇们还不闹翻掀天去,旋即青竹拐杖狠狠杵在地上,冷声道,“通通给我安生一些!继续吵的,我叫老爷直接打发你们搬出府院住去——”

    搬出府院,这还得了?众位姨娘们无不依附相府而生存,搬出府院意味着失去了根基,她们哪里还有活路,只能是等死着罢。

    沐筱萝瞧着四姨娘上官温柔,她可是哭吼最大的那一个,老太君发话了,上官温柔不敢再发作了,不过她的眼里还是时不时闪着幸幸灾乐祸的芒光。

    大夫人是多么美貌的一个人,如今却成了这般模样,真乃是天妒佳人!

    东方玉漱哭着吼着,只把深青色的面纱蒙起来,生怕被人看见,抓着相国的袖子,哀哭道,“老爷,你快把不相干的人给我轰出去,我不想见到她们!她们都是看我的笑话来着!如果她们还在这里的话,我…我情愿去死!”

    说着,东方玉漱还真的作出要把头颅撞向旁边的拔步床的木柱子上。

    这个木桩子细得跟牙签儿似的,也能撞死人,别逗了!沐筱萝嘲笑一番,却仍是摇摇头,勉强作哀伤的神色,“母亲她面容被毁,心情不稳定,老太君要不咱们还是走吧。”

    沐筱萝把手搭在老太君的手腕上,贴身绵软的劝慰着,阎红玉愈发觉得这个,出二孙女儿愈发中人意了,旋即点点头,“好了,大家都一块出去吧。”

    出去之前,老太君只是说要仔仔细细得把府院之内的尽数野猫找出来一律清散,可说了野猫了的,能哪里寻得到它们的踪迹,野性难训,此刻早已回归深山老林,哪里还能停留在此?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不了了之了。

    大夫人东方玉漱也只得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这野猫是她暗中吩咐元嬷嬷找来的,如今她自己的脸被野猫刮花了,那也只能责怪自己了。始终是大夫人自己把野猫引来的,这叫作茧自缚。

    当然不知道这一切是沐筱萝派瑾秋着手的。

    二夫人筱萝生母身怀有孕,不能在此地停留太久,就回筱萝水榭去了,不,应该是回栖静院去,东方玉漱这么一来,应该是不会再使什么阴谋算计了,也没有必要再入住水榭,水榭地处偏僻,环境是整个相府里头最为阴寒的,说实话,真的不适合怀孕女子在此间居住。

    这几日后,相府总算安静不少。

    大夫人东方玉漱她自顾都不暇,何来再频出什么幺蛾子,元嬷嬷也是吓坏了,不过众人走了以后,也在同一时间,元嬷嬷被削职了,直接由一等嬷嬷降为四等嬷嬷,原先还是个三等嬷嬷,每月有两三贯的银钱,如今却被扣掉了,只剩下半贯,乡下那个傻侄儿的田地和房产都被受回去了,娶回去没三天的******也跑了个没影子,又沦落为痴傻单身汉,境遇堪称可怜,如果可以的话,那个侄儿愿意从来没有过这些。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有一个人把他捧得高高的,到了最后又亲手把他摔到谷底,上面的天堂,下面的地狱,反差巨大,令人痛不欲生!

    身在深宫内苑的大小姐沐若雪,从倾宴宫那些个经常出入宫禁采买东西的太监口中得知,相府,母东方玉漱半夜被野猫抓破了美人脸,如此重磅的消息传入若雪的耳中,若雪嗤嗤一笑,心中暗想也该是东方玉漱活该,不过说到底,东方玉漱是她的亲姨母,恐怕这幕后一定有人,第一个人,沐若雪就想到了,妹沐筱萝。

    放眼当下,相府之内有谁敢这么做?除了沐筱萝,谁还敢如此明目张胆得胡乱作为?亏还把相爷爹爹和老太君蒙骗在骨里,沐若雪心中大是不快,沐筱萝这个贱人如此道是逍遥自在,再想想她自己,一被夜倾宴太子殿下遣嫁,二被夜倾宴太子殿下囚禁冷宫,若不是她勾搭上名震江湖鬼医,恐怕沐若雪现在还在受苦着,又或者早早死去。

    直到现在,沐若雪还是不肯服输!

    看来,本小姐明天要抽空回娘家一趟,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江湖鬼医给太子殿下夜倾宴吃的那一颗忘尘丹,夜倾宴早已忘记原本不应该看到的,夜倾宴继续对沐若雪尽情呵护,不管沐若雪现在做什么,只要不违背大原则的前提之下,夜倾宴都会一一答应的。

    翌日,沐若雪终于回娘家,一路上并没有敲锣打鼓的,倒是身着一般官家小姐的服饰,生怕被人知道。

    不过还是有太监先去相府通报一番,相府的人都齐刷刷出来迎接,沐筱萝搀着老太君,也在其列。

    看着,长姐渐渐好转的面色,沐筱萝心中不禁一动,这个该死的贱人恐怕还不知道又在鬼医身上使尽什么浑身解数,竟恢复得如此完美?

    想一想沐若雪恶心的勾当,沐筱萝真想有一天将她的丑事公之于众,上一次也算是公之于众,可惜不够彻底呀,这沐若雪的脸皮该有多厚呀,要不然她现在还活在世上?

    打从沐若雪回府,她第一眼是看着相父沐展鹏,第二眼是老太君阎红玉,几位姐妹弟弟们姨娘们微微扫了一眼,对于筱萝,怀着孕的二夫人筱萝生母,她是不打正眼儿瞧的。

    这还是挺合乎沐若雪大小姐的性情,如果她的态度有所转变,那可是代表着什么不好的事情。

    “太君,父亲,母亲出了那样的事,若雪听说了,就一时间赶回来探望。”

    沐若雪强行挤出几滴眼泪,这么多人在场,这戏份儿总是要做好一些,要不然从今以后当她身登上皇后大宝,如何以仁德脸面母仪天下,再怎么不想做,也总得做做样子出来。

    看着大女儿肯放下太子妃的身段前来,已属难得,沐展鹏眼中也极为不忍心的神色,“若雪无须悲伤,你母亲服下了药好多了,你来了,那就去鎏飞院看看她。”

    “去吧。”老太君不耐烦得动了动眼眸,就拿眼睛去看筱萝。

    筱萝懂老太君的意思,就搀着她,一块儿去鎏飞院。

    这个该死的东方玉漱!沐筱萝是担心娘亲筱萝生母,肚子里头还怀着孩子呢,难不成这又要动身去鎏飞院,虽说鎏飞院和栖静院相距不远,可对于一个孕妇来说,实在显得长。

    往前面走了几步的沐若雪突兀得回眸,冲二夫人一笑,“噢,对了,也曾听闻二夫人怀有身孕,可要担心着点儿,相府石子路多且滑,一不小心摔倒滑了胎可是万万使不得的,还得小心一点。”

    “谢太子妃关心。我会小心的。”二夫人筱萝生母性子如何绵软的人,都已经有点吃不消了,这当着老太君还有相爷的面说这般话,这般话近乎咀咒自己了,却偏偏装出一副真的关心人的模样。

    沐若雪,长姐恶心的事儿干得可多了,这个又算得了什么,沐筱萝却不冷不淡道,“二夫人自会小心的。不过请太子妃还要考虑一下,要不要去母亲那边。母亲躺在鎏飞院的上房,妹妹我怕大姐你会睹物思人,还有母亲脸上的伤疤我更担心会把姐姐吓坏了,要是姐姐一不小心想起些什么,可不好。”

    “谢谢妹妹的好心。不过本太子妃不需要!”沐若雪目光所到之处,皆是狠狠一凌,几个姨娘们纷纷低眉顺眼得低下头去,半点不敢抬起来看当今太子妃倨傲之神色。

    众人鱼贯而入了鎏飞院。

    沐若雪硬是要强行摘下大夫人东方玉漱脸上深青色的面纱,看到一张横七竖八的血痕,顿时间回忆起那****脸上的伤痕也是如此,浑身冒出凄凄离离的冷汗,每一根毛孔都浑然立起来那般。

    倒退不及的沐若雪往后退了几步,却被她脚底下的裙摆绊倒了,狠狠得倒了下去,瘦弱的尖尖下巴放在沐却筱萝的脚背上。

    沐筱萝脸上满是不忍心的神色,“哟,太子妃姐姐怎么能给我这么一个卑贱的,妹行如此大礼,快快起来呀。妹妹可不敢受~!”嘴上是这么说,可沐筱萝的心里头可翻腾着呢,就算你沐若雪给本小姐磕一千个一万个响头也不足以赎上辈子的罪孽!

    众人皆是一愕,堂堂太子妃给一个,妹四脚朝地得行此大礼,虽然太子妃是摔成这般模样的,但是磕头行礼就是磕头行礼了。

    沐若雪抚了抚头上也随之倾倒在地上极为凌乱的钗环,两旁的宫娥们赶紧过来搀,沐若雪好不容易微微整理了仪态,投眸的第一眼就看到,妹筱萝戏谑得眼神。

    “你!大胆!竟然对本太子妃无礼!”沐若雪锦缎玉袖一甩,凤眸横斜,似乎要把这世上她所有看不平的事情,一一轰杀成渣滓都没有剩下。

    她以为这样,沐筱萝就会怕了她?想得也太好了吧。

    沐筱萝心中腹诽道,管你是什么太子妃还是皇贵妃的,哪怕有朝一日你沐若雪真的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未来的皇太后,在沐筱萝的眼里,也只不过是一粒尘埃,这世间上最悲哀最可怜的尘埃。

    包裹的再好,也不过是好的金玉装饰其外,败絮其中罢了,沐筱萝嗤然一笑,“筱萝不知道哪里地方对太子妃姐姐你无礼了。如果说无礼,姐姐贵为当朝太子妃,竟给我这么一介卑贱的,妹行礼?岂不是更无礼又失礼?大华皇朝的体统和脸面恐怕也被太子妃姐姐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吧。姐姐都不曾做到自身让别人信服,日后还妄图母仪天下!妹妹我这么说,无非就是希望姐姐秉承国母该有的仁德,我想太子殿下身登大宝的那一天,可不想身边站着一个小小市井泼妇般的妇人做未来皇后吧!”

    当着众人的面前,沐筱萝给这个尊贵无双的,长姐说教,偏偏沐筱萝说得在情在理,不卑不亢,至少老太君听了是极为满意,相国父亲沐展鹏却是转过身子去,充耳不闻,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筱萝二女儿她什么都站在道理上面,看来若雪这个大女儿倒是有些蛮不讲理了。

    沐筱萝说的话,叫沐若雪着实一窒,心中纵有万千怒火,可怎么也发作不得。

    对于沐若雪来说,,女筱萝每句话都占据道理,上纲上线,又奈何她不得,沐若雪只得转身对拔步床上的大夫人道,“母亲该好好养着,若雪可是****夜夜期盼母亲能够早点好起来,到宫里来做客,女儿会好生款待母亲的。”

    哟,,长姐不是今日才知道东方玉漱这般了,用得着****夜夜期盼吗,这话说得实在太假,沐筱萝心中好笑,却不说,压根儿就没自己的事儿,管她呢。

    不过沐若雪说言,仿佛又击中东方玉漱的痛处,什么到宫里头来做客,宫里头的美人可是世间少有的一等一,这去了宫里头,还不丢人现眼于前?人家没有笑掉大牙还是轻的。

    沐筱萝在一旁冷冷得看着,,长姐沐若雪最后也呆了不久,回她的倾宴宫去。

    这一对狗男女相处的日子恐怕不长远了罢,如今看似相安无事,也只是一时。沐筱萝太了解夜倾宴和沐若雪两人的个性了。

    众人差不多离了。

    沐筱萝却遣瑾秋留下来静查一切,瑾秋不知道二小姐为何要把自己留下来,直到约莫半刻钟,一直躲藏在鎏飞院东侧槐树下的宫女在跟走过来的元嬷嬷交头接耳一阵,然后宫女也走了。

    瑾秋当时就觉得奇怪,也难怪筱萝二小姐为什么让自己留下来,想必是因为这档子事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