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01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那个老头,唇红齿白宛如少年,若不是因为他满头白发,连长长的老人须也是纯白如雪,沐展鹏真的不敢相信他是一个老头,看其年龄,年龄应该在家母老太君之上!

    “老者何须妄称贱女为徒儿?难不成你真的是?”话虽然是这么问,可相国沐展鹏的眼底堆满了不屑之意,不就一个臭老头尔尔,哼,筱萝那个臭丫头什么时候拜这个臭老头为师了?可真是臭味相投呢。

    捋着长白须,谷乘风谷医生的眼眸愈发冷然,愈发不屑了,他沐展鹏不是很不屑么,谷乘风比他还要更为不屑的,爽朗大笑道,“是。老朽正是你女儿筱萝的师父。不过老朽人物,阁下是没有资格成为筱萝的父亲的!你做了这么多违背天底下所有亲生父母都不会做的孽障,在筱萝亲切得唤你一声父亲的时候,阁下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么?如果真的可以做到无愧,那么阁下的心一定是被这黑树林出没的狼狗给叼走了。”

    这句话是摆明了骂相国沐展鹏来着,劈头盖脸的,没有留任何的情分,再说谷乘风与相国沐展鹏原本就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真的顺带着有一丝丝的关系,那也是谷乘风是筱萝的恩师。

    “该死的臭老头,你胡说什么?竟敢辱骂相国!死老头难不成你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之前还是害怕得要死,这下子又变得极为胆大气也粗硬了,身为相国的随从小跟班莫棋暗地里为自己壮了壮胆子,怒吼道。

    “格老子的,不知道死活!”江左大将军已经忍很久了,不管怎么说,谷乘风谷老医生是西疆赫连大王的上座恩师,如何容得下一个小小的随从侮辱呢,不是找死还能是什么,话刚刚说完,江左手中的方陵雀子如电得甩出去。

    相国沐展鹏退后一大步,方陵雀子正好射在莫棋的心口上,莫棋他一动不动,宛如死人那般,渐渐的,胸口流出黑色冒着热泡的血,莫棋死亡的最后一刻,都没有来得及惨叫一声,还有动弹几下。

    “啊!”不小心瞥到这一切的沉香惨叫一声,昏倒在明玥小和尚的怀里,明玥小和尚的怀里极为暖和,暖和得就好像冬日里倒在棉花团,再也不想起来,也唯有这样,沉香方能觉得一丝丝的安宁。

    沉香这丫头多少也知道,相爷随从莫棋对自己有好感,每一次都会有意无意得把自己拦在假山石后,只不过每一次,沉香当做没有看到他一样,表情冷冷淡淡的,除了莫棋,相府之内,还有不少的家丁护院们都吃过沉香的冷板凳,只不过是吃多吃少的问题,可平日里头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忽然惨死,也着实不是沉香所乐见的,沉香到底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丫头,见不得这些的。

    明玥以为沉香胆子特小,就忍不住安抚她,“沉香乖,别怕,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我会一辈子保护你的——”

    这样的声音在西疆方陵的精兵队伍之中传开来,大家都有想笑的冲动,可还是没有笑出声来,毕竟军纪严明得叫他们无法分心,这指不定战斗就要打响了。

    “沐展鹏!束手就擒吧。要不是看你是老朽徒儿的父亲的份上,老朽早就把你杀了。”

    谷乘风说此话之时,面目仍然是祥和的,只是声音有些扩大了几个音贝,再加上声音冰霜冷傲,十足不像是从谷乘风老人嘴里发出来的。

    旋儿点点头的江左大将军嘴角一丝冷冽,“大华相国老儿。本将军劝你还是速速就擒!你难道不知道,你早已被我方俩队精兵卫士包围了,我们包围得水泄不通,哪怕是一只苍蝇,也不可能逃得开来,本将军劝你对我西疆俯首称臣,否则,本将军这就马上取下尔的狗头!”

    “好大的口气!”沐展鹏气急败坏得卯动手指头的信号烟火,嗖得一声,喷薄出一只带着尾巴的信号烟火,直冲高空,旋儿哈哈大笑道,“甑总兵的数千兵马囤积附近,救命很快就来了,到时候你们通通都得死!”这意思是要包含亲生的二女儿沐筱萝了。

    简直是丧心病狂!谷乘风详作叹息一番,“可惜呀可惜,老朽认为阁下永远都没有机会等待到甑道远的军队来了。”

    “难不成相国大人还不知道,甑道远根本就没有在附近囤积数千精兵,实际上是引诱你单身匹马前来西疆就擒的,哈哈哈哈……”

    江左大将军话音刚落,很快相国大人沐展鹏就沦为西疆大军的笑柄,每一个西疆卫士都笑得前俯后仰的。

    这其中道理,谷乘风是再明白不过了的,他颔颔首,手捋着长白须,眸光冷冽如霜刀,刀刀刻画在相国沐展鹏的脸上,“老朽和江左大将军早就派人去打探了,附近别说数千精兵了,连一只小白兔都没有,莫非阁下不知道你自己被骗了吗?甑道远并不是有心要帮助你的,他是想要你死,你何不趁着这个机会投靠我西疆,这样的话,对你我是有不少的好处。”

    “如若不从,本将军就拿手中的方陵雀子射杀死你。”渐渐的,江左大将军真的有一把方陵雀子紧握在手心之中,只要他愿意发力,方陵雀子会如同风雷那般,打在相国沐展鹏的心口上,还不死,可就难了。

    沐展鹏一慌,可是这么多年来浸淫官场,他知道此刻将要拿出的是何等气度,“哼,想杀就杀吧。只是希望死之前容许本相见我一面?”

    “相国爹爹可是想要见女儿?”倏然间,沐筱萝在掩映青色灌木丛的深处显露出身形来,陪伴她身边的,自然是方陵大王赫连皓澈。

    此刻,沐展鹏眸色将瞬未瞬,心像是被什么刺痛了那般,话明明是说不出口的,可为了活命,沐展鹏也只得放下身段,“筱萝,救救我,我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一定要?”

    见沐筱萝连搭理他的兴趣都没有,沐展鹏把头转向赫连皓澈,“赫连大王,放过本相,本相日后一定对你重谢。”

    “本王要搭理的,要救的,只是筱萝的亲生父亲,也是本王的岳父,如果筱萝不承认你的话,你就是一个外人,自有外人的处置之法。本王听筱萝的话,所以你还是去求筱萝吧。”

    赫连皓澈背着手巍峨而立,他看起来是那么冷漠,那么无情,可对于沐筱萝,却又包涵着万千爱意。

    “筱萝,为父跪下来求你了,求求你让为父回府吧。”

    沐展鹏,他好歹是大华堂堂的相国,竟然不知羞赧得欲对亲生女儿跪下来。

    这一跪,无疑是要把沐筱萝往不仁不义不孝不悌的绝路上逼,有道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他以为这是真心实意得求筱萝么?不迫害她已经算是天大的恩德了,沐筱萝脸上一片倨傲之色,“相国爹爹不必如此,就算要跪,跪得该是大王才是,而不是女儿筱萝我呀。如今相国爹爹就站在西疆国主皓澈的面前,按照国家礼节,相国爹爹是该向赫连大王行礼跪拜。”

    “这?”相国沐展鹏恨得牙牙痒,以为假意向女儿筱萝,倘若回去了,直接给她安一个不孝忤逆的罪名,叫老太君和二夫人筱萝生母皆排挤她,没有想到沐筱萝也不是一个没有脑袋瓜子的人,她心里在想什么,相国自认为很了解她。

    “那么相国的意思如何呢?”谷乘风谷老医生开了尊口,他是一个极为睿智的老者,前前后后看得清清楚楚,看着所谓的大华国丞相大人沐展鹏如此对她的亲生,谷乘风实在难以置信,沐展鹏他,他哪一点像沐筱萝的父亲了,如果说真是筱萝的亲生父亲,一个亲生父亲,莫说什么了,单凭身体血管里流淌着相同的血液这一点,沐展鹏就不该那样对待筱萝好徒儿。

    待命随从莫棋惨死在血泊之中,沐展鹏顿然觉得自己早已着了甑道远那个老贼子的道了,那个甑道远怎么跟自己说的,说埋伏数千精兵在附近,到最后呢,别说一个精兵,连一支弓弩都没有,甑道远狼子野心,相国沐展鹏很是清楚了,无非是借助西疆之手杀了自己,这样,在大华皇朝之中,甑道远就少了一个眼中钉,看着甑道远贵为总兵,一天天做大,难不成甑道远是想要取而代之?

    甑道远他,他,他,看来是想要谋夺大华江山!沐展鹏瞬时间遁入冥想,总算想出一个头绪来。

    这个大华相国堪称有趣,老朽在问他呢,他竟然一点儿都不曾把老朽倚重在心,谷乘风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不自在起来,“来人呐,与老夫将这个大华相国捆绑起来。带回西疆好好伺候!”

    “谷老医生说的不错,西疆子弟们,给我上!”江左大将军也忍不住了,这个相国丞相沐展鹏实在是太过狂傲了,竟然无视谷乘风他老人家的立场,好歹怎么说,谷乘风老人是西疆与赫云太后同一个级别的存在,大家都是极为尊重这两个人的。

    再说谷乘风谷老医生的年龄大大华相国沐展鹏那么多,难道谷乘风就不能够获得沐展鹏一丝一毫的尊重吗?

    无论怎么说,相国沐展鹏是筱萝的亲生父亲,身体发肤有所关联,方陵大王赫连皓澈语气和润得对筱萝王妃道,“王妃,本王不想你不开心,这一切还是你来决定吧。”

    沉香大丫头心里头是极为憎恨相国沐展鹏,心上人明玥小和尚差点死在相国的手里,虽然是相国的贴身随从莫棋持的匕首,不过人家莫棋还不是听从相国之命令,也无须怪莫棋了,再说人家莫棋已经死了,只能把一腔恨意转移到相国的身上,可毕竟此厌恶之人是筱萝的生父,筱萝小姐她是万万不敢得罪的,所以沉香只得含着泪与明玥小和尚抱在一起,反正那个相府沉香再也没法呆了。

    还有香夏、瑾秋她们,送嫁途中本就不逃亡敌国西疆的,如今,她们也是不可能再回到相府,回去了,那便只有死路一条,到最后死得有多惨也没有人会知道。

    “大王,将相国爹爹捆绑押回西疆吧。”沐筱萝背过身子去,却再也不想看到沐展鹏的那一双极为惊秫的眼睛。这是她的生父,这是她的父亲,沐筱萝想到这里,心中就刺痛了一分,两世为人,沐筱萝知道人情冷暖,知道相国父亲对自己根本就不存在一丝一毫的父女之情,这般对待他,相比沐展鹏对待筱萝,已经超出好的部分,太多太多了。

    沐筱萝是相国生的,他何尝不知道筱萝女儿的软肋,她再怎么绝情,她也无法忘记生母筱萝生母。

    沐展鹏还是想起那个甑道远甑总兵嘱咐自己的那几句话,二夫人筱萝生母是筱萝小姐的生母,这层关系极为重要,为了能够尽快回到相府,索性就豁出去了,“乖女儿,难道你真的不想你的娘亲吗?就算你不认我这个父亲,为父承认之前疼爱你大姐若雪胜过你十倍,可惜,你大姐的,长姐,应该是要受到这般荣宠。”

    “住口,我不想听到这些。”沐筱萝冷冽一笑,“说得好听,什么疼爱沐若雪十倍于我吗?十倍?哈哈?够吗?千倍万倍,我也不及父亲眼中的大姐沐若雪吧。少在这里在替沐若雪那个***人作可怜之态,你也许不知道吗?你所谓的大女儿沐若雪与江湖鬼医,也就说我的师父谷乘风数十年前的一个孽徒,郝蘼,这个恶心的人渣,我实在不想说,这可是你逼我的,沐若雪和他勾搭成奸,父亲大人,可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东方玉漱死亡的真相吧,东方玉漱死的时候,是被江湖鬼医利用男女交合之术,吸走了阴元之气而死的。沐若雪如今二度被贬冷宫,也是因为这个!”

    信息量之多,每一个消息堪称可以摧毁泰山的重磅炸药,轰击着相国沐展鹏的耳膜,他突然间感觉到心口郁闷,陡然间,喉咙口觉得一阵子的酸楚和辛辣,几俩赤血喷薄了出来。

    站在最前面的江左大将军好歹跳出了,要不然准吐在江左大将军一脸,到时候他会骂娘,到最后直接把相国沐展鹏一剑杀了也说不定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