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88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冲动是魔鬼,对,江左此时此刻就是有这么一股子的可怕冲动。

    “你血口喷人!你这个畜生,枉费本相生养了你这么多年!”

    又忍不住了,沐展鹏嘴中喷薄带着稀的血,不像之前那般粘稠,话音刚落,一股脑儿喷出来,在众人面前,更何况是西疆敌国这么多军士面前,青天白日得将相府后宅的私密之情一一说出来,什么东方玉漱,什么沐若雪,尽是沐展鹏这辈子最为重要的女人,他一个着急,踉跄了几步上前,想要一个拳头狠狠掌在沐筱萝的脸上。

    方陵大王赫连皓澈这个时候不站出来,何时站出来?

    谷乘风,江左,明玥,沉香,瑾秋,香夏他们,所有人的眼珠子无不齐刷刷得凝聚在方陵赫连大王赫连皓澈伸手紧扣住相国沐展鹏的手腕,反扳着,赫连皓澈的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弧度,“血口喷人的应该是相国你吧。你骂筱萝畜生,那么请问你是什么?岂不是畜生的畜生?别这么激动……本王还没有说完!你沐展鹏只是生了她,并没有养她!生儿育女不是这样的!你不是一个好父亲,更不是一个好男人!你府里有那么多女人,试问哪一个对你是真心真意的?如果东方玉漱真的对你真心真意的话,又如何能与鬼医私通?还有你的原配东方飞燕,她和管家江福海的事情,恐怕你直到现在尤为清楚吧。不要问本王如何会知道这些的,都是筱萝王妃告诉我!你可真真是个好父亲!是一个好引人为耻的父亲才对!”

    “好!说的好!”明玥小和尚率先鼓掌,后面的方陵精兵卫队们就连忙附和着,整个场面堪称如火如荼。

    沐筱萝眼眶满是冰冷,再也看不到一颗眼泪噙着,她对那个无良父亲早已就死了心的,如果换了前一世,单纯善良的筱萝,她哪里会受得住,她这会子恐怕早已无法承受,蹲在一旁的角落里偷偷哭泣起来,哪里会像现在这般,此筱萝非彼筱萝,沐筱萝她果敢,顽强,坚韧,坚硬,前世的孱弱,早就一扫而尽,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强大起来,那么只有被强迫的份,被欺凌的份,被折磨得只剩下哭得份!

    二小姐的脸上虽然毫无半点的感情那般,显得是那么默然和沉着,香夏和瑾秋两人相视一下,骤然间,滚烫的泪水各自从她们的眼睑滑落,筱萝小姐她没有了任何的反应,对于相国沐展鹏来说无疑是一件事很悲哀的事,可相国沐大人他是要怎么得去对待二小姐筱萝,筱萝她才会这个样子呀。其中深沉的苦味,又有谁能够明白的?

    被方陵赫连大王狠狠拽住了手腕儿,相国沐展鹏是拼命得狂拽,可力气怎么可能有从小泡药浴长大的赫连直都呢,赫连皓澈人家可是专业的练家子,更别说年过半老的沐展鹏。

    沐展鹏奋力一搏,也许是赫连皓澈突然放松了,相国直接连人往后方跌倒去,屁股正好落在湿哒哒的泥坑当中,骤然间,沐展鹏老脸猛得惨白如枯槁,极为华丽的大华红色官袍裹上泥污,肮脏不堪,他是极好面子的,可今天,数次被赫连皓澈弄没有了脸面,再怎么说,筱萝这个不孝忤逆女嫁给了赫连皓澈,自己好歹是他的岳丈,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怎么可以如此对待本相国!

    “赫连皓澈!你好歹是西疆方陵一主!竟然如此胆大妄为得对待大华皇朝的相国!筱萝这个不知羞耻得忤逆女嫁给了你,好歹,你得尊称本相国一声岳丈大人!你却如此对待我!哼!难道你不怕!不怕我大华挥军右西。将你的西疆这个弹丸之地,搅了底儿朝天!”

    他知道目前西疆土匪人多势众,沐展鹏又没有甑总兵答应好了的埋伏精兵前来相助,如果再拖下去,那就是直接被拖回了西疆境内,到时候就算大华太子殿下夜倾宴有心,也无法深入虎穴救自己吧。再说,大女儿沐若雪已被囚禁在冷宫,本以为凭借着一次收服了西疆国主,便可以搭救出大女儿沐若雪,如今却成了一纸笑谈了。无计可施之下,无耻相国也只好再威逼他一次了。

    听此言,江左大将军就好好像听到了一个小顽童在跟大人求饶似的,嘴边嬉笑不已,更多的是轻蔑的笑,讽刺的笑,嘲弄的笑,“难道相国还在自欺欺人么?谁都知道相国这一次来我西疆边境,是想要把我们西疆这所谓的,在你们大华人眼中是一群‘乌合之众’的毒瘤铲除,可惜呀,前朝大齐朝时代没能把我西疆灭亡,现在你的大华朝君主,一代不如一代,而我西疆大王赫连皓澈更胜你们大华的开国元祖,哼,灭掉我们,真是无异于痴人说梦,要不然大华太子殿下夜倾宴也不会派你来攻下我们西疆了,哈哈哈,真是不知所谓!”

    “哈哈哈哈哈哈哈……”后面的传来的,更是排山倒海的嘲笑声音。

    刺激得相国沐展鹏又一把心血吐出来,他一生之中都在朝堂之上,都能够死得说成活的,颇为自傲,从来没有人能够说得过他,更没有一个人撕他的脸儿,可今天,不论的西疆大王赫连皓澈,还是赫连皓澈座下的第一猛士江左大将军,就竭尽力得扒拉着相国沐展鹏的伤口。

    而沐筱萝却是淡然得看着这个无良父亲,他们说得实在是太对了,再说对于筱萝来说,如今筱萝最为重要的男人莫过于是夫家西疆方陵了,丈夫是西疆方陵大王赫连皓澈,这是沐筱萝今后乃至未来的一切依靠,父亲沐展鹏只是生过他的人,如此而已。

    沐展鹏得挣扎了一番,从泥潭之中站起来,看府中的丫头们,不论是沉香、瑾秋还是香夏她们,平日里是相爷前相爷后的,这会子都嗝屁了,谁都不敢靠近自己一步,哪怕是过来做一个虚搀的动作都没有,实在是令自己太失望了,难道她们忘记了,以往沐展鹏贵为一国之相在相府里头,是怎么对她们的吗?可从来没有短过她们吃的,更没有缺她们穿的吧。竟然联合着筱萝这个忤逆女一同背叛自己,好哇,如果她们有机会回到相府,一定要把她们都给砍掉双手双腿,再扔到清溢镇充作最为下等的门娼。

    清溢镇的下等门娼是什么东西,充其量就是一般只有乞丐傻子才关顾的下等九流的娼妓。

    “瑾秋,相国的眼睛很可怕,他好像在看咱们。”香夏姐姐吓得没了胆儿的,就一直拽着瑾秋妹妹的如玉光滑的手腕儿,然后还拿眼珠子看沉香。

    沉香这丫头倒吸了一口气,“是呀,是呀,沉香也觉得相国他好像在看咱们,这下死了,我们——”

    “什么好像?相国就是在看你们来着。”明玥小和尚连忙安慰她们,“不过你们不用怕,方陵大王会保护我们的。再说,相府,已经不适合你们去了,连你们的二小姐都跑出来,相府更没有你们留恋的地方了。”

    香夏和瑾秋向来的服侍筱萝二小姐的,如今筱萝小姐跑到西疆当起了方陵王妃,身边日日夜夜陪伴的人是方陵王赫连皓澈,可是沉香可不同了,她历来就是在长安园伺候老太君的,如今自己不在老太君的身侧,沉香泪水哗啦啦得流淌着,每天清晨,老太君就没有人给她梳理称心如意的发髻了,还有稍间里的黄瑞家的那么粗心,每顿饭怎么可能会帮老太君照顾得妥妥当当的,想到这里,沉香就觉得自己特对不起老太君她老人家。

    “沉香姐姐,你别伤心了,我和香夏姐姐都知道你在想老太君。”

    然后三个丫头们就抱起一起小声抽泣。

    沐筱萝想到老太君,鼻子陡然一酸,背过身子的她,只能小心翼翼擦拭眼畔上的泪珠儿,这倒是好了,没多少人可以瞧见了。不过恩师谷乘风可是看到了,恩师他老人家嘘嘘了一阵,无奈得摇摇头,表达出各种不满。

    “筱萝,你真的不打算跟为父回去吗?一辈子要呆在这个充斥着丛林瘴气的西疆方陵?难道你就不想想老太君!就算你不想老太君!难道你不想想你的娘亲吗?你娘亲最近胎位不稳当,你娘亲近日极为想你的,难道你就……”

    相国沐展鹏就不相信了,忤逆女会不想她的亲娘,她再如何如何得讨厌自己这个父亲,可二夫人林秋芸是她的生母,与她无仇无怨的,筱萝一定会。

    尚未开口的沐筱萝,却被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抢过话说,“相国,你别说了。筱萝是不可能跟你回去的。莫非相国还在天真得以为会轻而易举得回到相府吗?”

    “是呀,我看未必呢。”江左木讷的脸上,嘴唇却若有若无得勾起一抹肆虐。

    倒是谷乘风老人很是爽利得冲身后一排排的方陵精兵卫士道,“方陵子弟们,还杵在那做什么,把相国大人给我带回西疆!”

    “遵命!”

    ……

    相国沐展鹏眼看着自己即将要被带回西疆方陵,到了那儿以后,都指不定猴年马月方能回归大华,回归相府,被带走了,无疑是摧毁他的一切生机。

    尽管沐展鹏不相信忤逆女沐筱萝会把自己怎么样,可是到底她痛恨他这个父亲,冷眼相待,凉情寡意自是不必多说的。

    不行,本相国说什么也不能够被带回西疆,除非本相国死了,要不然……

    “筱萝,我的乖女儿,以前都是为父的错。求你原谅为爹爹吧。你娘亲在相府栖静院待产,难道你愿意眼睁睁得看着她伤心吗?还有老太君也会担心的。”

    无论什么时候,对于相国沐展鹏来说,可以出卖的,永远都是亲情,不过这个的确是沐筱萝的软肋,她再绝情,也是极为不舍相府栖静院的生母还有长安园的老太君,那个无良爹爹说的对,如果把他抓走了,当今太子殿下夜倾宴势必是要将魔爪伸入相府内宅,相府上上下下每一个人都处在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里。

    沐筱萝眸色冷凛,拂袖淡然道,“恩师,曹大将军,你们放了他吧!抓走了他,我娘亲势必会在相府栖静院郁郁不得志,她现在又怀着身孕,不能受这些——”

    “二小姐。”香夏眼泪流了下来,走近筱萝身畔安慰她,相国真是太过分了,竟在这个时候拿亲情威逼筱萝小姐,亏他还是大华皇朝的丞相大人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官运亨通是不错,不过是践踏着亲情一步步上位罢了。

    偷偷拽着筱萝的袖子不语的瑾秋,却也忍不住眼眶噙着滚烫,筱萝二小姐说这些话,无非是看在栖静院二夫人筱萝生母的面子上,还有长安园的老太君,非是眼前这个相国老爷的面子上。

    真是个无良的父亲!

    谷乘风恩师面色极为不悦,单单坚硬的语气就能让相国沐展鹏吃得够呛,“不见得沐展鹏你是一个好相国,更不见得你是一个好父亲!世上像你这样的亲生父亲能够出几人?竟然以亲情为筹码威逼你的亲生女儿放过你,嘿嘿,真是个不知羞耻的东西!我的辈分与你先父沐光一般高,我这般说教你,也是替你在地底下的先父替你汗颜!”

    “谷…谷先生,这是本相国的家事,你休管!”沐展鹏嘴皮子气得发抖,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扑上去,好好抽那个童颜鹤发的糟老头子一百个耳巴子,可没有办法,对方军队众多,再加上连眼前唯一的亲生女儿筱萝也站在敌人的对立面和自己作对,他又转而游说筱萝,“筱萝,我的乖女儿,跟爹爹回去吧。爹爹答应你,从今往后,我就把你一直当做,亲女儿,哦,不不不,爹爹给你的疼爱一定胜过你大姐沐若雪,好不好?跟爹爹回家吧。”

    贵为西疆霸主的赫连皓澈再也忍不住了,“岳父大人!本王唤你一声岳父大人!也是太抬举了你~!大华相国有点太过自作多情了吧。筱萝王妃是决意不跟你回相府的,还有你别把其他人当做傻子。你这一次无非是奉着太子殿下夜倾宴的命令来讨伐我西疆!想要骗走筱萝,以此来威胁本王投降,对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