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09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谢谢谷老先生赏识!”香夏无不动容一笑,旋儿走到战略地图边上,指点着江山,激扬着文气,滔滔不绝说出她心中对于新敕造大陵皇城个构想,好几个点子,堪堪入了赫连皓澈的法眼,就好比在大陵皇城的皇宫内院建造一个小运河,运河可以通往外边的河水,如果赫连大王自个儿觉得烦闷,大可以和方陵王妃筱萝坐在小船上把酒谈欢,顺着运河飘到皇墙之外,当然运河路口处设置重兵光卡,一般人没有皇帝的旨意不能随意进出进入。

    一想起能够和爱妃筱萝把酒同欢同游小运河,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就高兴了个不行。然后香夏毫无半点想要停下来的意思,她又对京都关于商业酒楼茶肆等等布局提了若干建议,就合法经营的歌舞教坊,也没有丝毫的旁落。

    众位副将们那是眼珠子瞪得铜铃般大小,皆讶异了个不得了,眼前的这个女子,哪里是一个女军师,根本就是一个女强人,如果她带把的话,估计还能列土封王呢。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过去了,香夏女军师永远不知道疲倦似的,她的每一句堪称对敕造大陵皇城有益的点子,都是要部记录下来的,到时候行此大工程的时候,要用到的,可苦了一直在旁聆听誊写的小书吏,小书吏的手指头誊写得发麻发酸,也不敢心生半句的怨言,人家香夏女军师是西疆方陵第一女军师,是方陵大王跟前的大红人,得罪她,那可是死路一条。

    直到下人们来传唤晚膳的时候,包括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在内的人员,好像拜托了什么似的,终于可以停止聆听香夏女军师的好建议,香夏这才想起来,自己早已讲得走火入魔了,口干舌燥不得,只得叫下人们先熬制败火汤水吃吃,晚膳她是用不下的。

    相府各处姨娘们暂时也在西疆方陵毡包里各自呆着。

    沐筱萝身为西疆方陵的主人,自然饭后要去各位姨娘们那看看她们过得可好。

    在娜扎和喆喆的陪同之下,沐筱萝去二姨娘成心悠的毡包看看,刚想着把脚迈入毡包房内,便听到二姨娘和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筱萝姐儿是不错,懂得嫁给权力擎天的方陵大王,可也得整点好吃的呀,天天吃着烧烤的牛呀羊的,腻得慌,还有那个什么马奶酒嘛,哼,我说呀,西疆方陵也是个蛮夷之地,以前在相府多好,清粥小菜也自是香甜。”

    “可不是嘛。我们继续待下去,终日看人家的颜色,瞧瞧,筱萝生母又诞下小九少爷了,以前老爷偶尔还会来看一眼我们,如今别说半眼了,我几乎都忘记了相爷他长什么样子了。”说话的女人,自然是七姨娘铁丁香。

    沐筱萝若不是前来探望,还真的忘记了府中还几位姨娘的,是二姨娘成心悠,还有那七姨娘铁丁香,她们各自有一个女儿,二小姐沐采儿,七小姐沐云珠,今年应该有十岁了。

    她们发着牢骚也是自然,这些日子,从大华邢台下来,又被五弟沐宇轩带到山洞躲藏去了,哪里吃得会好,再说西疆方陵的口味的确也不合适中原的饭食口味。

    沐筱萝停在毡包之外,就不打算进去了,就对身侧的娜扎和喆喆,“你们晚点,去做几样中原特色的清粥小菜给两个姨娘端过来吧。不管怎么说,也是客。”

    “是。”娜扎和喆喆相看一眼,只能低眉顺眼得福了一福,方陵王妃的话,自然是要听的,谁让她是方陵大王最为疼爱的尊贵王妃呢。

    这沐筱萝跟婢子说话的声音传到毡包内,二姨娘和七姨娘两个人鱼贯而出,对着王妃客客气气道,“哎呀,参见王妃。谢谢王妃的体谅,西疆方陵的饭菜着实是吃不惯着呢,我这肚皓澈饿了好几天了。”

    “二姐姐,你胡说什么!无论怎样,我们现在也来西疆来做客,外边战乱得紧,我们一切还要听凭王妃娘娘,才能更好的生存,就不要……”七姨娘铁丁香生怕得罪了沐筱萝,就极为客气得,还妄图替二姨娘赔罪着。

    她们两个姐妹素来交好,以往在相府的时候,坏的可能轮得到她们,好的呢,更轮不到她们呢,一个二姨娘,一个七姨娘,在相府内宅,也充当一个摆设,也正是因为她们二人对筱萝,还有二夫人不亲近,也不疏离,沐筱萝才会对她们有几分客气,倘若她们换做了是大夫人,哼,来到西疆方陵还怕没有她们的好受?

    人家是开口闭口的客气,沐筱萝这想也不客气了,也不能怪沐筱萝,她现在是方陵王妃,按道理说得上是西疆方陵的**,放大了点说,那就是皇后娘娘,她对她们一脸傲然那也是应当的,二姨娘七姨娘她们,也只能生受下去,如果筱萝心胸狭窄的话,就凭借听她们二人之前在毡包之内说一些想要争夺相爷的宠爱的话,她们不知道死了几千几百回了。

    沐筱萝就这么走了,二姨娘和七姨娘半匍着身,只管低着头,宛如位份卑贱的奴婢。

    之后,沐筱萝又去了五姨娘郑飞燕的处所,她和正和五弟沐宇轩玩闹着,五弟看见了这个王妃二姐很是高兴,就拉着筱萝的手腕,“二姐,刚才我去看了小九弟,长得好可爱呀。我还想要去呢,可娘亲她不让。”

    五姨娘郑飞燕深深得给沐筱萝一个福礼,旋儿尊敬得道,“二夫人正是需要休养的时候,我怕宇轩过去会徒增打扰。”

    郑飞燕的性子,筱萝自是明白,她素来喜欢清静,说这话,也点出她真心为娘亲筱萝生母着想的意图,沐筱萝心中一快,眼中堆积着款款笑意,“五弟,要去看小九弟当然可以,但是正如你娘亲说的,现在正是二夫人修养的时候,等明儿一大早,二姐我亲自带你同去,好不好?”

    “哦,那好吧。”沐宇轩眼底露出一副极为不情愿的样子。

    时辰刚过了一点,外头的婢女准备在李青萝五姨娘的毡包房内摆饭,沐筱萝觉得不该再打扰她们用食,正当筱萝想要出去的时候,却见一个中年美貌妇人,扑腾进了毡包内,抓着筱萝的裙摆就哭啼起来。

    “王妃娘娘,贱妾听闻你在此处,就跑过来了。王妃娘娘,求求您一定要搭救您的四妹锦绣呀。”

    美貌妇人哭啼得肝肠寸断,叫人好不心酸。

    沐筱萝一听到她的声音,就知道她是四姨娘上官温柔,沐锦绣,四妹,不是嫁给了老尚书府邸吗?对了,数月之前,老尚书东方浩撞柱表衷心而亡,之后,东方府宛如倾覆的大树,树倒猢狲散,东方氏族的势力早已凋零,此间却不知沦落到何斯境地了。

    “上官姨娘起来吧。与本王妃细说。”沐筱萝叫娜扎搀扶她起来,面色极为平静,宛如万顷的深海,她与上官温柔上官姨娘之间的关系,大多处于利益上的牵扯,想到之前,她曾经联合四姨娘的势力,一同造相府,长房的反,想想那个时候,也多亏了她,如是想着,那么能帮就帮,帮不了,那么筱萝真的是爱莫能助了。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四姨娘上官温柔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东方氏族的家庭大院被心狠手辣的四方溃兵窜入,烧毁祖宗祠堂,东方家的婢仆死伤无数,听闻有人在东方府邸的后花园找到一具被烧焦的尸体,尸体上佩戴的良玉和金箍子,无不是东方瑾,幽儿的夫君如今死了,她的尸首也找不到,如今她到底是生是死,我无从所知,王妃娘娘,贱妾求求您,一定要想个办法找出您四妹锦绣呀,要不然,贱妾就算是死,也……”

    这个上官温柔还在自己面前寻死觅活的,她为什么不去相爷沐展鹏跟前作态去?沐筱萝面色详作委婉道,“四姨娘何必太多伤心,此事你与父亲说了吗?本王妃想,父亲那边总有办法的。”

    上官温柔听后,眼泪刷刷得流下,“王妃娘娘,如今大华王朝倾覆,相爷他早已不是昔日的相爷,今时不同往日,形势逼人,当前是方陵大王引领群雄,你是赫连大王身边的爱妃,只要您说一句话,赫连大王哪怕穷尽西疆兵力,也会找回您的四妹锦绣的。”

    想的真好,倾西疆部兵力寻找四妹沐锦绣,沐筱萝心里念叨着四姨娘也真的敢想,以前在相府的时候,也没有这般掏心掏肺得对自己和娘亲筱萝生母,如今反而要自己和夫君赫连皓澈对她母女二人掏心掏肺。真是笑话!

    沐筱萝只说了一句,叫上官温柔上官姨娘去找相爷沐展鹏,说完了就走,话是含糊的,也没有答应上官姨娘说,一定会说动赫连大王去搭救和寻找沐锦绣。

    沐筱萝这么做,无非是希望爹爹沐展鹏亲自求自己,沐锦绣说起来也是爹爹沐展鹏的亲生骨血吧,沐筱萝就不信了,那个无良爹爹会无动于衷了,当然了,他面对着自己的时候,可能是无动于衷的。

    这样,使得沐筱萝心中星星之火的怒恨在一夜之中蜕变成了燎原熊熊大火。

    当晚,筱萝与皓澈想要睡下的时候,原大华丞相沐展鹏还真的在毡包外伺立,说要进来禀告大王。

    沐筱萝本想拒绝他的,赫连大王赫连皓澈却说,“筱萝爱妃,不管你父亲之前对你和娘亲做过什么。可他毕竟是你的父亲!骨肉相连,在你出生的第一天就已经注定了,想要改,是不可能的!还是让岳父大人进来吧,就姑且听听他想要说什么。”

    沐筱萝无言以对,皓澈他如此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根本无动于衷的,也只等顺从他的意思,俗话说,夫唱妇随,说的就是这个吧。

    外边的沐展鹏听到可以进来,一进门就对着赫连大王跪起来,“大王,王妃,您们可一定要救救我的四女儿沐锦绣,西疆方陵外边战乱频频,她一个女子,也不知道,是生还是死,请您们一定要……”

    “岳父大人请起。这事好商量。”方陵大王坚持要沐展鹏起来,可沐展鹏这个老小子一直在看跟前筱萝的脚下。

    方陵大王深深筱萝一眼,意思是说,他到底你的生父,你怎么可以要他对你下跪呢。

    沐筱萝转过头去,默然得点了一下头,沐展鹏见状,起身,满心激动,握住赫连皓澈的手,“大王这么说,您和王妃,这是答应了。”

    “嗯。”赫连皓澈点点头,吩咐外边把守的方陵卫兵将江左大将军连夜唤来。

    真是不要脸!

    沐筱萝心里明白,相国爹爹他是看准了皓澈的心会软,所以不当着自己的面,而是当着大王的面上,可怜戚戚的模样,就差一点没有呼唤方陵大王为爹了。

    往昔沐展鹏不是挺能干的么,在偌大的相府,他是一家之主,,,之争的问题,他从来不去管,更别说,子,女们的死活了,沐筱萝如果不是自身的强大,恐怕还得在北苑下人之所屈居一生一世,万万不得见天日!

    沐展鹏见了赫连大王应允他替他寻找四妹沐锦绣的下落,态度不论是对于赫连大王还是筱萝本人,都是极为热情的,如果沐筱萝忘记了前尘,她一定会误以为爹爹沐展鹏其实就是这么一个温文尔幽,一直把儿女放在心头的慈父……但是那终究是不可能的。

    三日之后,江左大将军率领着西疆方陵几路精兵在大华废墟皇城之中搜索,也到了早已焚烧成了焦枯的断壁残垣上搜寻,除了几个死亡的尸骨,不过这些尸骨上面并没有关于四小姐沐锦绣的标志所在,按照四姨娘上官温柔所说的,当时沐锦绣头戴着鎏金钗环,一场天大的战火洗礼之下,就算是白金白银,那也被高温烘烤融化得干干净净,可问题是鎏金钗环中间包着一小块玄铁玉石,玄铁玉石是无论多大的火炙烤都无法消融的,除非使用王水等物,一言以蔽之,如果找到玄铁玉石的话,距离找到沐锦绣就不远了,哪怕找到早已被烤焦的尸身,那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江左大将军还真的不予余力,在东方浩尚书府邸的天井旁发现了一只玄铁玉石,不过玄铁玉石如今被大火熏黑,鎏金的部分早已消融得干干净净的,唯独不见其尸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