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沐筱萝无论如何也不肯走,沐锦绣在方陵大王等人的护送下,进入西疆方陵境内,安抵达,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而今的沐锦绣,嘴唇荡漾着一丝邪恶的笑容,她耳畔犹且回漾着,长姐沐若雪还有那鬼医的话:是沐筱萝这个贱人害了整个大华皇朝灭亡了,沐筱萝夫妇二人根本就不是好东西,只要届时,在鬼医推算宇宙经纬第七日狂风来临,四妹锦绣你只要在狂风之时散步迷魂香,早早吃下解药的你抱走那个婴孩,将婴孩交予我们手里,那么你就潜入西疆方陵,暗中打探他们所谓的方陵小阵机关和方陵大阵机关,当这一切都洞悉之后,杀死沐筱萝和赫连皓澈,就为时不远了。

    原来之前赫连皓澈与筱萝在此银杉树下为小九弟沐陵治病,被四处乱窜的鬼医窥视到,那通过狗洞爬出早已变成火海的冷宫的沐若雪,竟然在战乱之中遇到鬼医。

    沐若雪心想着相国府被夜倾宴抄家了,肯定回不去了的,就选择去生母在世的娘家——东方府邸,没有想到东方府邸也沦为一片废墟,在天井旁就看见正欲要投井溺亡的四妹沐锦绣。

    沐锦绣之前被四处逃窜的溃兵侮辱,声线更被烈火灼伤,这辈子恐怕都不能够发声了,额头还有大一块的疤痕,毁容毁身也倒罢了,她的夫君东方瑾也没了,沐若雪听鬼医说起关于沐筱萝的一切消息,无不痛心嫉妒!

    又一次,沐锦绣和沐若雪达成一致,目标是沐筱萝!

    大华、西疆境内境外,皆分布着西疆精兵卫队,鬼医素来喜藏头露尾,就算大华皇朝未被覆灭之时,鬼医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不敢贸贸然得出现在大华破旧的京都或者是西疆方陵边境,不过偶尔打个轻功遛弯儿还是可行的,至少西疆方陵卫队们发现不了他。

    ……

    西疆方陵境内。上官姨娘毡包外。

    “幽儿,娘的心肝儿肉,你的脸是怎么了?你怎么开口说不了话了?”

    上官温柔陷入悲痛之中,将沐锦绣拥入怀中,鼻涕眼泪一把把,带动沐锦绣也哭了个死去活来,可她终究是哑巴只能嗯嗯呀呀得哭叫。

    连卧毡养月子的二夫人筱萝生母也由着西疆婢女搀扶出来,筱萝本不想让娘亲出来的,外头风凉,受凉就不好了,可娘亲哪里肯听呢,说什么四妹妹沐锦绣那么可怜不去看看怎么行呢。

    上官姨娘的为人素来擅长见风使舵的主儿,如果今时今日是沐若雪或者是东方玉漱得了势,还不知道她怎么对筱萝母女呢,沐筱萝对上官四姨娘四妹沐锦绣自是没有半分的好感,不过她们母女二人相拥痛哭而泣的场面也感染了一些人,至少单纯的娜扎和喆喆两个小丫头们,眸间珠泪连连,至于香夏和瑾秋,她们之前是知道上官四姨娘的为人,也不至于真被她们演的戏码给糊弄过去。

    至于前大华国相国爹爹沐展鹏,自然而然要表现出他慈父的一面,一边也跟着哭泣,一边拿手抚摸着沐锦绣的头。

    他们这般感人肺腑,沐筱萝可不会因为这些而有所动容,只是娘亲筱萝生母就不同了。

    林秋芸珠泪涟涟叫沐筱萝想要冷凉坚硬的心有所消融,她终究是筱萝的生母呀,看着相国和相府锦绣院一家团聚,筱萝生母就忍不住拿绢丝擦拭向外滚滚流不尽的珠泪,“筱萝呐,你可要拜托大王,赶紧把我们的小九弟找回来呀。”

    小九弟!沐陵!小九弟!沐陵!

    沐筱萝义愤填膺,沐锦绣最是该死的,早不回来,晚不回来,竟然在这个时间回来,同一时间,小九弟还不见了,更为可恶的是,沐锦绣还活着回来,在沐展鹏和上官氏姨娘的悲伤笼罩之下,竟然冲淡了大家对于小九弟弟沐陵的悲伤!..

    岂有此理!

    小九弟弟他生死下落不明,而这个禽兽父亲竟然还抱着活着的沐锦绣盖头痛哭,什么父亲呀!

    沐展鹏你简直愧为人父!沐筱萝心中怒火郁结,她早就已经想到了相国父亲会如此的狼心狗肺,可筱萝就是打心里头还存着那么一丝丝的幻想,沐展鹏他讨厌自己不喜欢自己,但是至少是疼爱小九弟沐陵吧,可是他……

    “筱萝!你这个混账丫头!叫你好好看好你的九弟了!如今她人呢?不见了?嘿嘿!你可真是个好姐姐!”

    突然间,沐展鹏把矛头指向沐筱萝,而这个时候,沐展鹏称呼沐筱萝为“丫头”,再怎么说,沐筱萝此时此刻贵为方陵王妃,地位尊崇和殊荣,沐展鹏他就是一个亡国奴,凭什么指责筱萝呢?

    心疼筱萝的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当然不会任凭筱萝被沐展鹏骂了,哪怕他真是筱萝的生父,再说,赫连皓澈尊敬沐展鹏的基础上,还不是通过筱萝与他是亲生父女这一层面上的关系?

    “岳父大人!请你对本王的爱妃客气点儿!”赫连皓澈言辞生冷,脸上几乎毫无表情,如同一块冰砖上,不过当赫连皓澈的眸子凝向筱萝这边的时候,无边的热意涌向着筱萝的娇躯,叫沐筱萝好不心生暖意。

    方陵赫连大王一声令下,场寂寂,谁也不敢放屁。

    沐展鹏老脸一黑,知道自己情绪太过激动,他恍然之间还以为这里仍然是在相府,其实不然,这里可是西疆方陵边境之内,方陵大王赫连皓澈的地盘,到了人家的地盘之上还能够作出点什么令主人家不高兴的事儿么,不能够,的确是不能够哇。

    什么,就这么就是算了?方陵大王赫连皓澈这个时候就摆出了架势,双眼眇睨着沐展鹏,“岳父大人,寻找小舅舅沐陵的事情算在本王头上!本王还不相信了掀翻了整个中原,还能找不到小舅舅!不过一码事归一码事,你刚才不就应该骂筱萝,她好歹是本王最为宠爱的王妃,在你们以前的大华皇朝,那意味着就是皇后娘娘,岳父大人,换你说,如果得罪了皇后娘娘,此罪是不是当诛哇!”

    话音刚落,沐展鹏就捏出了一把狂汗,两只手的手心捏出了汗液不停得吧嗒吧嗒得顺着手掌纹路滑落在地上,淋湿了一小片沙地,后方的上官四姨娘上官温柔,抱着沐锦绣一起朝赫连皓澈,沐筱萝重重得跪了下来,“大王,王妃,请您们一定要宽恕相爷他的罪过,他也是爱女心切!”

    上官温柔一边哭啼着,一边用手拉着沐展鹏的裤管儿,暗示沐展鹏赶紧跪下来,在这个西疆方陵的土地上,受人制肘,所谓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呀。

    无计可施子计,沐展鹏只得顺道跪下来,嘴里嘟喃着话语,“请大王,王妃饶恕草民。”对,沐展鹏他现在就是一介草民,大华皇朝覆灭,他早就不是什么相国了,赫连皓澈目前并不打算弄一个官位给他,他此番这一句草民,的确是没有自称错了呀。

    沐筱萝瞅着,沐展鹏,上官温柔,沐锦绣跪拜在地上的奴颜卑膝,心中决然厌恶着,可她嘴边却没有任何的话语,她知道对于她们,没有什么话语可言了。

    “筱萝,原谅你爹爹之前的莽撞吧。如果你不原谅你爹爹,那为娘我也只得。”说什么,二夫人筱萝生母也要往赫连皓澈还有筱萝的跟前跪下去。

    香夏和瑾秋两个丫头赶紧过去牵拉着她,“不可呀,二夫人,您现在可是王妃生母,位份尊重!可不能随地下跪。”

    另外的娜扎和喆喆头也点得恰似拨浪鼓,一股脑得说着,是呀,是呀,可就是没有别的话了。

    “可是跪在地上的,还有王妃的生父!”痛苦得抽泣一声,二夫人筱萝生母见筱萝也过来搀扶自己,就忍不住了,“你小九弟出生未过满月,就被人抱走了,也许是天意,是上天不让我怀有儿子。筱萝,你不该将小九弟失踪之事迁怒与她们呢。”

    她们?沐筱萝紧扣住娘亲的手,心中懊恼这个只知道一心绵软,却不知道人心险恶的娘亲,沐锦绣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小九弟失踪之时,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沐筱萝坚信不疑的是,小九弟弟沐陵的失踪,一定跟沐锦绣的回来,有着重大莫名的关系,只是中间出现了断离,叫她难以判断到底是不是,沐筱萝记得一场大风刮过来的时候,她正好被一种迷魂香熏得晕倒在地上,幸亏皓澈的清风扶沐解药,她才能够觉醒过来。

    “大王,让他们起来罢。”沐筱萝转而对赫连皓澈道。

    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最疼筱萝最听她的话,哪怕她说什么,哪怕她要什么,都会一一照办,就算沐筱萝要赫连皓澈把那满天星辰通通都给摘下来,赫连皓澈哪怕力所不及也一定会办到!

    赫连皓澈广袖一挥舞,清了清嗓子道,“尔等快快起身吧。一切,都是看在本王王妃的面子上,要不然,本王也不可能让你们起来。”

    贱人!好个矫情!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沐筱萝丧失你现在拥有的一切!

    沐锦绣恶念万般由心起,她以为大华皇朝覆灭了,她的夫君东方瑾在战祸之中不幸身亡,还有她额头上的那一块永远都无法退怯的疤痕,她认为,这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拜沐筱萝所赐!

    如果可以,沐锦绣愿意与沐筱萝同归于尽,可是时机不太对,沐锦绣觉得,要沐筱萝亲眼看着深爱她的男人赫连皓澈背叛她,那才有味呢!

    从相国爹爹沐展鹏刚开始的跪地,然后又起来,沐筱萝压根儿一个正眼都没有瞧他,对于渣爹的痛恨,今时今日已经痛彻骨髓,这个世间再也什么药物可以治疗筱萝心口常年累积下来的创伤,不管的前世,还是今生,她受过了,伤口遍布她的身,再也找不到可以受伤的地方了。

    二夫人筱萝生母也看不过沐展鹏对于失踪的九儿子不闻不问,只是知道一味得指责筱萝,张口闭口就是筱萝的错,却刚才一长段的时间里头,与四姨娘她们抱头痛哭,不过是人的额头多了一块伤疤,总算是活着回来了的,林秋芸便想着,今后还有什么事儿会比亲生儿子沐陵的失踪更为重要的呢!

    一想到尚且裹在襁褓之中嗷嗷待哺的陵儿,林秋芸却是扛不住压力,倒在筱萝的怀里,如若不是筱萝在她身侧,二夫人她绝对会摔在地上,做月子的女人身体是极为虚弱的,现在又经受着亲生儿被人抱走的消息。

    沐筱萝还不相信了,哪怕把大华废墟整个地皮掀起来,还真得找不到小婴孩的下落了!

    眼见筱萝要走,方陵王就抓住了她,“爱妃,你要做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小九弟沐陵下落不明,难道我这个当姐姐可以视如无睹吗?娘亲她如此伤心,我可舍不得娘亲她如此伤心。”

    这般话,说出来,也是无意中戳中筱萝自个儿得软处,在赫连皓澈面前,沐筱萝可以毫无保留得大哭一场,在皓澈的面前,她可以任性,等任性发泄了之后,她还要做娘亲的后盾,她不能垮下,否则一直柔软的娘亲也会随之垮下的。

    赫连皓澈扯过沐筱萝的手,把她狠狠搂紧在怀中,拿手轻轻抚她的背,待筱萝宽慰了些,他才说道,“在大风刮起来,小九舅舅不见了的时候,本王早已吩咐江左将军四下派方陵精兵寻找小九舅舅的下落,本王一定会找到小九舅舅的!筱萝,你说你愿意相信本王吗?”

    “当然愿意相信!”沐筱萝像一个贪婪的拿到大人给予的糖果的总角稚童,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沐筱萝她才能感觉,她是安的,她是有希望再见到尚且处于襁褓之中的小九弟了。

    “好!再过一会儿,就等江左将军回来!咱们尽管好好得静候佳音!”

    赫连皓澈抱着筱萝,和她说得那一番话,尽落入香夏与瑾秋的眼中,她们两个无不艳羡着二小姐筱萝找到她真正的幸福,一个女人再怎么了不起,如果没有男人疼爱那又有什么意义,香夏贵为西疆第一女军师,如此高处不胜寒的职业,就愈发触动了她心底深处那一片极为柔软的心防,相比之下瑾秋就显得急躁得多了,瑾秋粉脸喷喷得也在回忆当日与大花国太子殿下花辰御初见,相见之时的点点滴滴,就不由自主得令瑾秋回味无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