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87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喂饱了婴孩,沐若雪哄他去睡觉的时候,鬼医这个时候突然惊醒了,他蹑手蹑手得往沐若雪身上蹭去,却是不知道天日的一阵子野合,在山洞的日子,沐若雪也不知道多少次被他如此了,反倒也习惯了,她想着,只要顺从了鬼医的欲,那么一切将会好起来的,不久的未来,鬼医迟早会在她的手里,如是这般想着的沐若雪,倒也变得无所谓了,她现在就是要让孩子活下去,她相信,她和沐筱萝之间的对决永远没有落下帷幕的那一天!

    ……

    沐筱萝这边,方陵大王赫连皓澈一边设立粥长关爱城中的老百姓们,京都内外对于方陵王赫连皓澈的善举很是满意,至少了是得到了很大一部分的民心。

    在毡包之内,沐筱萝对赫连皓澈道,“大王,如今不管是西疆之内,还是大华旧京都之外,众位百姓们对大王仁德善行之敬仰,与日俱增,不日大王将会顺理成章得成为新帝都的君主,筱萝想着,大王到时候肯定会像所有皇帝一般,三宫二院,到时候可要把臣妾给冷落了。”

    “爱妃啊,原来你在担忧这些呢。其实,本王也早想与你说的是,本王将打算定国号为大陵,京都为大陵都,本王在登基当日,也是公告天下,本王要罢免三宫二院的陋规,从此以后,本王一心一意爱的,唯有未来皇后筱萝你一人!”

    “大王,你说的是真的吗?”沐筱萝有点不相信,赫连皓澈竟然会给自己这般肯定的承诺,她素来了解皓澈的秉性,他沉稳如泰山,稳健如磐,不会轻易许偌,更不会欺骗自己,古往今来,有哪一个皇帝没有三宫二院,有哪一个君王没有三千宠爱,再说,筱萝深处极为排斥那么多女人们与自己分享一个丈夫,丈夫就只有一个,妻子也当只有一个才是呀,上一世的沐筱萝,那夜倾宴三宫二院的妃嫔不计其数,她上一世还傻傻得相信等待那个负心汉,这一世,赫连皓澈竟然会把他完完整整的人交给自己,不跟任何一个女人分享,这是多么好的事情,好的地步几乎可以达到与天地同庆的地步了,只是筱萝心中高兴,有些忘乎所以了。

    瞧着傻女人懵懵怔怔的模样儿,赫连皓澈就无比爱怜得将沐筱萝拥入怀中,感受她的心跳,感受她的呼吸,感受她身上每一寸毛孔都在极力得扩张收紧,扩张收紧,赫连皓澈还是呵呵笑道,“筱萝,这,是本王应该做的!除非你不相信本王。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本王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证明给你看。直到本王死去的最后一刻!”

    “不准提‘死’这个字。”沐筱萝娇弱一诧,洁白柔荑横切在赫连皓澈红润如血玉的唇瓣,沐筱萝深深凝望着他。

    赫连皓澈的眸底唯有筱萝一人,他发誓这辈子深爱筱萝一人,只要筱萝不离开他,他赫连皓澈愿意折损二十年阳寿希望筱萝留在自己的身边,让他可要一辈子守护着筱萝,哪怕是死,赫连皓澈也要死在筱萝之后,如果自己先死了,筱萝一定会伤心欲绝,反道如果是筱萝先死,他可好好照顾筱萝一生一世,这样以后,至少筱萝她不会伤心欲绝,换来他自己孤单一人伤心欲绝,那也没事,只要一切是为了筱萝好!

    情到了深处,赫连皓澈不能自抑,他抱起筱萝,轻轻安放在毡子上,解开筱萝的衣物,火热的唇瓣犹如狂风暴雨般得点点落在筱萝的唇瓣上,白玉颈脖间,香肩上,以及胸下,毡包房内灯火幢幢,没有一个人会蠢钝到进入内帐前来打扰,外有重兵把守,苍蝇想要飞,也飞不回去。

    待赫连皓澈与筱萝酣战数回,雨收云歇,二人就沉沉睡下。

    翌日,沐筱萝还在沉浸在美梦之中,娜扎和喆喆嘴边喊着笑,端来洗脸盆等其他洗漱之物伺候王妃娘娘。

    “王妃昨晚睡得可好?”娜扎吐着舌头害羞得问了一句。

    沐筱萝俏脸一润,便马上转移话题道,“大王是不是又去校场去了?”

    “是呢,天一蒙蒙亮就去了。”喆喆马上补充道,“大王叫让我们等日上三竿再来叫醒王妃,大王特意吩咐我们,要让王妃多睡一回,也累坏了。”

    真是,他以后便是一统中原的霸主了,怎么这般没羞没臊的话儿也对娜扎和喆喆她们讲,沐筱萝脸上平静无深海的暖流,“你们动作麻利点,本王妃要去校场看看大王去。”

    真真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呢,娜扎喆喆互相对望了一眼,浅浅的笑意噙留在唇畔,她们知道赫连大王和王妃昨晚上一事,只是瑾秋姐姐也在外头等候她们,这会子还不敢进来的。

    直到筱萝洗漱完毕之后,沐筱萝在毡包门口看见呆若木鸡的瑾秋,瞥了一眼这丫头,筱萝含笑道,“傻丫头,干嘛不进来,杵在这里做什么?”

    “大王和你……不不不……”瑾秋连连吐着红嫩的香舌,马上改了过来,“不是娜扎和喆喆在里面服侍王妃您嘛。瑾秋要是进去的话,那也是多余的——对了王妃是想要去校场吗?”

    还说不进去呢,这个傻丫头一直在外边偷听,别以为自己不知道,沐筱萝也就没有那么无聊去拆穿她的小九九,“是呀,你要与我一道去么?”

    “当然了,王妃娘娘!”瑾秋嘻嘻一笑,“香夏那蹄子一早就去了,我真的很引她为傲呢,她这般年岁就做到了西疆第一女军师,往后还不知道有多么大的功绩呢,可惜瑾秋却……”

    这个丫头,沐筱萝宠溺一笑,拉拢着瑾秋的手,“你的小脑袋到底是在想什么呢,要不要,等会到了校场,我也跟大王提一提,要封你做个什么官才好,香夏她是西疆第一女军师,要不,瑾秋,你要不要是西疆第一女带刀侍卫呢?”

    “王妃,真的吗?瑾秋真的可以?”瑾秋自欧阳圣通那个老贼巢穴被剿灭了之后,她自个儿身上的冰封记忆古寒蚕的蚕毒也解了,一身好武功强大内力也觉醒了,堪比高手中的高手,可就是一直找不到可以施展拳脚的机会了,这不,筱萝王妃的一句话却是使得瑾秋近日纠结的浆糊脑袋瞬间清朗万分。

    沐筱萝惬意得点点头,“这有什么不行的!你可是本王妃的贴身大丫头,与香夏一般无二,难道我这个作王妃的会厚此薄彼么?”

    说起来,沐筱萝也算是古往今来最言而有信的方陵王妃了。

    原本瑾秋这丫头是不怎么相信的,她就以为筱萝王妃那会子在调侃自己呢,没有想到第二日便收到方陵大王派遣女军师香夏传递过来的加封消息。

    传方陵大王旨意的,竟然还是香夏姐姐,瑾秋心中万般高兴,脸上却不免讶异,“香夏姐姐,你快掐掐我的手背,这,这到底是真的么?我……我……我……”

    看着瑾秋满口惊诧得说不出来话来,饶是为西疆第一女军师的香夏,凭她今时今日的地位是不应该轻易表露出她真实的感情,可是香夏也着实忍不住了,连连点着犹如捣蒜一般的头,“可不是真的么?瑾秋妹妹,这下你满意了没?不管是大王还是王妃,他们二人对我们两个不但没有厚此薄彼,还能平等齐到呢。从此以后,你可不许有王妃对我好,而不对你好的私念了!”

    瑾秋自顾着连连点头,哪里还能说得了话,还记得那句话“难道是我这个作王妃的会厚此薄彼么”,这句亲口出自筱萝王妃之后的,原本想着随便听听也就算了,完不当一回事了,可没有想到筱萝二小姐她,不对,怎么又是筱萝二小姐呢,还好没有开口说出去,二小姐现在早已是西疆**了,日后便是一统中原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位份尊荣无限的呢。

    “好啦,瑾秋妹妹你就不要发呆发怔了!安心收下这道圣旨吧!”香夏以西疆第一女军师的身份,将手中传达西疆大王旨意的圣旨交接到瑾秋手里头。

    此时此刻,瑾秋只觉得手心里头这把帛纸卷轴有万斤之沉,耳畔香夏的声音悠然不绝,“从现在开始,瑾秋妹妹你就是西疆第一女带刀侍卫,贴身保卫大王和王妃的安!这可是你的职责,记清楚了!而香夏我的职责便是协理开发统一中原的要务,为了壮大西疆,一统天下中原,哪怕香夏为此而湮没了性命,香夏我也将死而无憾!”

    没想到香夏姐姐言之凿凿,她打心里头还挺有点打退堂鼓,不过一心想着是为了筱萝王妃,想到这里,瑾秋心里再也没有任何的迟疑,筱萝王妃对自己恩重如山,还想着要报答人家呢,现在瑾秋为西疆第一带刀女侍卫,位份堪比香夏姐姐了,得方陵赫连大王和筱萝王妃如此看重,瑾秋也举起腰间的随身佩剑起誓,“瑾秋我也发誓,为了赫连大王和王妃,瑾秋一定誓死效忠!”..

    一个西疆第一女带刀侍卫,一个西疆第一女军师,双双誓词,到了最后,她们二人竟然笑了,狂笑不已,直到她们二人发觉毡包外有人察觉的脚步声,她们才收敛了些。

    不过她们两个地位尊荣,一般的方陵卫兵是不敢接近她们所属的毡包偷听的,敢对西疆第一带刀侍卫和军师不敬,如果不怕胆儿太肥的话。

    在西疆国主毡包之中的沐筱萝也早早猜到香夏与瑾秋两个肯定正开心了个没天没地了的,她坐在锦绣毛毡上品着马奶酒,说来也奇怪,刚来西疆那会子,她还挺喝不惯这里的马奶酒,不管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有没有在马奶酒混进了一种奇异的香料遮挡住马奶原本的浓厚檀味,多多少少还有一点令人呛鼻的檀味,不过来了都好几日了,沐筱萝也渐渐喝惯了带着西疆浓厚的檀味的马奶酒,不喝的话,还觉得挺难受的,入乡随俗,关键是沐筱萝这习俗入得也太过彻底了些。

    沐筱萝如今是西疆方陵正经的王妃娘娘,也算是半个西疆方陵人,生下来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也是半个西疆人,按这么下去,筱萝生下的男孩,日后还要继任他父亲方陵王的职责,不是西疆人,那也要一定是西疆人!

    用午膳的时候,沐筱萝是与赫连皓澈一道儿用的,席间听皓澈言,国号大陵的大陵都即将要建了,目前正在打地基了,西疆历来是旧朝大华的西陲小国,所以干脆就把国土以西疆最西为界限,然后不断向旧大华皇朝帝都延展开来,旧大华皇朝的皇宫在战火洗礼之下,早已燃烧殆尽了,高墙巨楼,飞檐楼阁早已湮没在历史深处,成为绝迹,当今大陵都的皇都皇城正门对着西疆方陵,寓意为西疆是大陵都的始源,希望一代一代渐渐传下去。

    西疆方陵卫兵们一个个在江左大将军的带领管理之下,对于家无定所的穷苦老百姓们更是极力安抚着,如今旧大华皇朝的百姓们皆称方陵大王麾下的方陵卫兵们是一支无坚不摧的仁义之师,而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更是一位好的君王,好的君主,是下一任君主的唯一人选。

    之前旧大华百姓们还以为二殿下夜胥华足以平定天下,能够为天底下的所有老百姓们带来幸福,如今随着时间的推移,夜胥华二殿下渐渐得退出百姓们的意识之中,他们只记得一个人,方陵王赫连皓澈!

    得人心,是极为重要的,意味着你能不能成功登基为帝,登基为帝并不是为了自己,更多的是,为了普天之下的黎民百姓。

    普天之下的黎民百姓更需要这样一位君主,能够搭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这样的君主,才是老百姓们所需求的,而方陵大王赫连子的,的的确确是不二子人选。

    如此三月,转瞬即逝,这晚十五月圆之夜,便是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

    西疆方陵极是热闹,方陵王赫连皓澈,方陵王妃沐筱萝,赫云太后,谷乘风老人诸一干人等坐在方桌子上,围坐在露天篝火旁,一边吃着月饼,一边欣赏着月亮,胡笳琵琶等各种乐器生生不绝于耳,篝火中央数十个年轻美貌的少女在其中翩翩起舞,其中两个颇为眼熟,便是娜扎和喆喆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