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1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绝世高手拜师九叔

    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命令江左大将军率领一支尖锐部队先行,他自然是要与筱萝王妃,军师香夏,带刀侍卫瑾秋,还有谷乘风老先生在后边紧跟上。

    江左将军为保鬼医和沐若雪不至于闻风先遁,一切悄无声息的行动!

    李猎户以及妻子王氏的猎户庄子在春林掩映之中,如此灰蒙蒙天色叫人看不清楚路途,好在猎户妻子王氏大早起来洗米做饭,庄子上起得袅袅炊烟,便是江左大将军一种指引的方向。

    尾随在后的香夏小声得叫唤道,“你们快看呐,庄子上升起了炊烟,想来是那个猎户妻子王氏早起做羹汤了,真是个贤妻良母呢!”

    “香夏姐姐,你可真行。人家猎户妻子王氏是个贤妻良母也被你看出来了!你可真行!”瑾秋撅起小嘴巴子,白嫩如霜的小瑶鼻轻轻一颤,随着腰杆子一扭,整个人差点摔了下去。

    瑾秋,小心点儿!沐筱萝想要开口劝慰她来着,谁曾想得到瑾秋又起来了,还好下面不是悬崖峭壁,万丈深渊啥的,不难一条小命难能保得住呢。

    见状,香夏不免扑哧一笑,“活该你个小蹄子!幸亏如今深秋季节,再也不似深冬漫天飘雪封山,要不然你一个狗爬子摔在地上,可就真成了雪人了呢!”

    “你……”瑾秋脸色气得通红,再看看筱萝王妃,谷乘风老人都笑哈哈的,更别提方陵大王几乎都快要笑掉整排的大牙呢。

    香夏姐姐可逮着了趁机发作,“瑾秋妹妹,以后可要收敛一点。我就夸那个猎户妻子王氏是个贤妻良母呢,你就说我可真行,说一遍也倒罢了,还说我两遍呢,瞧瞧现在,这是老天在惩罚你!”

    “呀呀呀——”说时迟,那时快,瑾秋她龇牙咧嘴,详作伸出玉拳就要暴打香夏。

    香夏在行军布阵方面才是她最为擅长的领域,追打怒骂原本就不是她的强项,香夏姐姐一个劲儿得钻到王妃怀里,笑嗔道,“王妃,王妃,快救救香夏,快舅舅香夏!”

    “你们别闹了。”沐筱萝忍不住叱诧,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闹腾法,难道就不怕被鬼医他发现了吗,到时候他和沐若雪抱着小九弟沐陵再消失了个无影无踪,到时候可找没到地儿哭去。

    一直强憋着不笑的方陵大王这才开口道,“好了,香夏,瑾秋,你们就听了王妃她所言吧,猎户庄子快要到了,大家一定要打起各种警惕,鬼医是个生性多疑的家伙,一不小心又被他逃走了。”

    话音刚落,香夏与瑾秋连连各自作了噤声,谁也不敢大声喧哗,一旁静默不言语的谷乘风老先生是笑着自走,不谈笑也不发出任何声音,就恍如天界的神氐一般。

    江左大将军率先到达庄子附近,一直隐匿在靠近庄子的田埂子上,还好田埂子上晒满了大大小小的野味,看来是李猎户平日里进深山打来的,然后晒挂在此地的,有大棕熊的毛皮,兔儿皮,袍子皮儿,白狐狸皮子,老虎皮儿,有得老虎皮儿很是硕大,足足摊开来有一成人来高,江左将军身后的一支方陵精锐卫兵就潜伏在兽皮之下。

    等了大概一个刻钟,江左将军等来了一个年轻妇女,这个年轻妇女身上裹着豹子兽皮从屋子里边走出来,神色不安得模样,貌似她眼底还有一丝丝晶莹的眼泪,看来是被屋子中的神秘人所威逼的!

    显然易见,屋子里面的人,定是鬼医!

    对了,那个猎户呢,猎户在哪里?

    这个时候不应该要喂奶吗?怎么李猎户的妻子王氏反倒出来了,那么李猎户呢?该不会是死了吧。

    不可能,江左大将军木鱼一般的大大方方国字脸,木鱼一般的眼珠子,不过他的头脑并没有像他表面上所看来的那般木讷,他会想很多东西,李猎户妻子王氏出来做什么,是江左思考的楚围之内。

    江左见李猎户妻子王氏去门口取来了三根晒干的玉米,原来是要做要熬制玉米粥呢,她还顺道儿像他这边来取鲑鱼鱼干还有几只野味,幸好王氏只是走到边上,并没有蹿到江左将军这边的老虎皮这边。

    没有被发现最好,江左大将军倒吸了一口气,如果被发现了,肯定会惊动屋子内的鬼医和沐若雪!

    王氏取了这些东西,就进了屋子,不过她还时不时将螓首往门框以外回望,冥冥之中,似乎是想要等人来搭救他们似的,可是在这无尽的深山之中,人径鲜至之境,有谁会来呢?除非招来野人那还差不多,江左将军在心里头盘算着,他的头也转向身后,希望能够看见赫连大王和王妃一行人。

    他们到了!

    正是赫连大王和筱萝王妃!

    江左将军心头一热,大王和王妃她们也是左顾右盼,生叫被人发现似的,的确是要小心一些,步子要迈得轻快一些,庄子户里的鬼医极为难缠。

    “大王,瞧见了没?江左将军!”筱萝王妃轻轻一指,轻轻一颤,顺着筱萝的玉指,赫连皓澈肯定得点点头。

    赫连皓澈心喜道,看来江左他们都准备好了,一切就等自己下令了。

    一言不发的谷乘风谷老先生向沐筱萝,赫连皓澈,香夏,瑾秋一行人打了一个眼色,旋儿飞身而去,谷乘风谷老先生的绝妙轻功臻极了一种如入无人之境,他如此小心,换做了一般高手,肯定会惊起不远处栖息在高空悬枝上的万鸟,飞禽被惊飞而起,还能不惊动鬼医么?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好快的轻功呀,我要是想要成为谷老先生那种高度,恐怕得要二十年,想不到谷老先生他不单单医术了得,武功更是翘楚之中的翘楚,自古以来便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呐,谷老先生他就是天外之人的圣者!

    瑾秋打心眼里头佩服着呢,她体内解除了冰封记忆古寒蚕的记忆封印,当年少时在地宫密室里受到欧阳圣通等人的颠倒日夜的可怕的魔鬼一般的训练,也早早达到了高手之中的高手,不过瑾秋这种高手幌子终究是尘世之间的高手,人家谷乘风谷老先生,那便是尘世之外的高手。就好比,瑾秋她是武林世界里头的小孩子,而谷乘风谷老先生,他便是武林世界的巨人,神话一般的存在,不管是死去的欧阳圣通,还是鬼医,对于谷乘风来说,简直是一个渣滓的存在。真正能够压制谷乘风谷老先生的大高手,是一百多年前,西域万毒的万毒神君,也便是死去的欧阳圣通之师父,不过好在,他们两个都死了,谷乘风谷老先生还很健壮得活着。

    几个动作,谷乘风谷老先生脚靴落在茵茵草地之上,轻功杰出之程度,连脚底下的草皮都没有被他踩踏得凹陷进去,如常态之状。

    江左大将军之前也是微微感觉到身后一股子幻影袭来,转头之际没有想到的是,原来是谷老先生早已跟上来了,他想要开口说话,却见谷老先生作了一个噤声,示意江左将军不能开口说话。

    等了一盏茶水的功夫,在沐筱萝的视野楚围之内,约莫有十来个山户,每个人手里头都拿着一把大斧头,接踵而来,他们出现的方向是斜对面的那个小树林,与沐筱萝这边是不同的方向,奇怪的是,沐筱萝等人所处的这个视觉,正好可以看见他们,而他们想要看见沐筱萝那可就难多了。

    “大王,他们到底是谁?”沐筱萝轻轻得在赫连皓澈的耳边吟喃。

    赫连皓澈也极为小声得回应道,“本王猜想是一些救兵吧。真是奇怪,这些救兵是从何而来的,不好,如果被鬼医知道的话,恐怕,恐怕李猎户以及他的妻子王氏都得死!”

    鬼医阴险毒辣可谓人尽皆知,这个丑陋的家伙要不这么做,就不是鬼医的性格了!

    那怎么办,我的小九弟沐陵!沐筱萝不免又开始担心起小九弟沐陵,在一场厮杀的抢夺之中,难保不会有任何伤害,到时候回了西疆方陵一看到娘亲她悲伤失望的痛苦之色,她就忍不住,不行,不行,她想着一定要救回小九弟。

    筱萝的两只手都在颤抖着,赫连皓澈直接把她抱紧了紧了,旋儿轻轻的话语在筱萝耳畔回荡,“筱萝,你放心吧,江左将军和谷恩师可不是吃素的,本王就不相信了,这一次还不能够将鬼医一行人给活捉了!”

    赫连皓澈和沐筱萝这边正在计议着,一大块晾干虎皮之下的谷乘风谷老先生和江左大将军等人就听到屋子内传来厮杀的声音,“你这个贱人!老子叫你去去做早饭,你却趁机发无声的烟雾风信子通知更多的山民要老子的性命!老子要杀了你这个贱人!”

    “李哥!”屋子内传来年轻妇人撕心裂肺得哭叫声,“你这个无耻之徒,这连日来,夫君和我如此好心收留你们两个老夫少妻,我还哺乳你们的女儿,你们杀了我的孩子,杀了我的夫君,我王氏要你们偿命!”

    王氏从屋子蹿了出来,她万分悲痛得哭着喊着,可有什么用呢,她的李哥哥,她和李哥七月大的孩皓澈葬送在一个失去双臂的恶毒人手里,再王氏走出门口向一众来帮忙的山民招手之间,她惨死在血泊里,只因为王氏的后背插着一把菜刀!

    “真是个无耻之徒!戕害无辜百姓!”谷乘风谷老先生引以为耻,这个狗贼一日不除掉,日后害的人会越来越多的,他就跳出来了,接连着江左将军也以迅雷掩耳之速包围了整个庄户。

    庄户楚围极大,可惜就李猎户和王氏一户居住,如果更多人来居住,鬼医他不至于如此猖狂了。

    当然了以鬼医那种心狠手辣之人,一户人,十户人,百户人对于他来说,也许不算的了什么,该杀的还是要杀,一个活口都不留,哪怕李猎户夫妇两个出生不满一齐岁的婴儿也惨无人道得杀害了。

    十来个山民们突然看到好多方陵精兵卫队们窜出来包围着庄户,他们这些个山民并不是封山闭闻路的愚昧村民,他们是居住在十里外的山民们,听那些山民道来,收到这庄户的烟雾信息,就马上赶来。

    山民们也多有闻路通达之人,一瞧见了这些精兵卫队们的身上服饰,也早早猜到了他们是方陵大王赫连皓澈的麾下,赫连皓澈仁义开设粥厂的美名远扬,他们早已知道,他们之中三五个人也接受粥厂的救济,所以就纷纷退到后面去,因为屋子里面那个丧心病狂之人就快要走出来了,看如今的情景,想必李猎户和他的妻子王氏早已双双落难了,还有那婴孩估计也活不成了。

    “哈哈,来再多人,老子也不怕,来一个,老子杀一个!来一双!老子就杀一双!最好来个一千个!哈哈!老子就杀你们一千个!”

    一个猥琐且失去双臂的老者领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农妇打扮的人走出来,那个农妇时怀里抱着四五个月大的婴孩。

    那农妇不是沐若雪,还能是谁?

    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和沐筱萝王妃早已到了,香夏和瑾秋面面相觑着那个美貌农妇,淡幽的农妇装扮并没有掩去沐若雪极妍的面容,反而更增添了几分野意和田园味道。

    那个额猥琐老者看起来很是沧桑,这么多日来在山头流连,面貌黝黑,特别是那失去了双臂的胳膊,空荡荡的袖子在风中舞动,颇有一股邪恶的嗅觉。

    “鬼医,我们又见面了!”方陵大王赫连皓澈以一种上位者的姿态眇睨着鬼医,“怎么了,上一次你被本王用方陵雀子损殁了双臂,这回是想要尝一尝失去双腿的滋味吗?”

    “该死的人渣畜生!还我的小九弟!”沐筱萝杏仁大眼欲裂,她早已将鬼医和沐若雪这一对狗男女咒骂了一千遍,一万遍了,“沐若雪,你快快把本王妃手里的九弟陵儿还给我,本王妃可以考虑留给你一个尸!”

    沐筱萝一声令下,那股子方陵**的上位者气息压迫得沐若雪的心头好生沉重。

    深深得一窒,沐若雪把小九弟的襁褓紧了紧,面色冷峻,“沐筱萝,别以为你坐了你的方陵王妃,日后便是那尊贵无比的**了,哼,你身边的方陵王也只不过是剽窃大华国祚的无耻之徒罢了,还说什么我家鬼医是无耻之徒,哼,无耻之徒的恐怕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