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87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香夏也觉得蛮有道理的,连连点头称赞,“瑾秋所言甚是。此事定要从长计议。”从长计议什么呢,当然是想要认真想出各种办法来惩治若雪小姐呢,这就好比沐若雪沦为新鲜的鱼肉,而她们就是刀俎,想要怎么剁就怎么剁,想着各种办法都行。

    过了一会儿,赫连皓澈下令江左大将军可以鸣金收兵了,数来个无辜的村民还好在西疆方陵卫兵们庇佑之下,毫发无损,要不然肯定会被鬼医戕害得所剩下无几,不过李猎户和王氏夫妻死在灶台之上,也算是极为可怜了,江左将军顺着赫连大王的意思,厚葬了他们,至于失去双手双腿的鬼医自然要带回西疆了,还有沐若雪,等待着她们将会是无穷无尽的苦厄和折磨!

    赫连皓澈和沐筱萝一行人抵达西疆方陵的时候,天色都快要黯淡下来。

    一听闻寻回儿子沐陵的消息,二夫人筱萝生母就忍不住光着脚丫跑出毡包之内,见了筱萝怀中的婴孩,什么也顾不上了,就抢过来,抱在怀里,嘴里咿咿呀呀说着话儿,什么心肝宝贝儿呀,娘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儿的,场面要多动人也就有动人。

    不过沐筱萝此刻并没有感动太多,而是她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双手反绑其身后的,长姐沐若雪。

    原相府姨娘们也纷纷出来,包括上官温柔上官姨娘领着四妹妹沐锦绣出来,特别是沐锦绣,她额头上的疤痕还没有完好,声带也破了,不过沐筱萝仔细留意沐锦绣的看沐若雪时候的面部表情,是充斥着惊讶,不安,厌恶,当然,这厌恶,沐筱萝知道沐锦绣不是冲着沐若雪的,而是筱萝她自个儿,看来四妹沐锦绣有参与进来,将小九弟沐陵偷偷抱走递给沐若雪!如果这不是事实真相的话,沐筱萝敢于把头砍下,让众人当凳子坐。

    沐锦绣心里头一股话儿,却没有说出来,眼珠子直愣愣得望着跪在地上的沐若雪,无声得说道:大姐你怎么被抓来了,还有鬼医他不是拥有着通天之能么,怎么会这样呢?

    跪在地上的沐若雪一言不发,两颗眼珠子犹如野兽一般,带有攻击性得刺激着众人,就连相国沐展鹏她眸子里也万分的抗拒。

    沐展鹏看见那乔装成农妇的人,竟然是他平素最为疼爱的,长女沐若雪,就忍不住双膝屈着,替沐若雪擦拭眉上的灰尘,却对着一旁的沐筱萝说着求饶的话,“王妃,为父求求您放了您姐姐吧。你看看外头战乱频繁,若雪她也受尽了不少苦头,才会这样的。”

    “真是父慈女孝呢。”沐筱萝讥讽一笑,“父亲,可不要怪筱萝心狠,是大姐她自个儿自作孽不可活。你还不知道吧。是大姐沐若雪暗中勾结着鬼医,把小九弟抱走呢,要不是本王妃,指不定现在小九弟早就——”

    这孩子不是长得白白胖胖的嘛。沐展鹏立刻辩驳道,“你小九弟沐陵如今毫发无损。反倒比以前好看了些,既然相安无事,那就不好追究了。”

    见沐筱萝压根儿不想理睬他,沐展鹏就转向二夫人筱萝生母道,“秋芸,你倒是说说呀,如今陵儿他什么事儿都没有了,难道就不能放了若雪了么?若雪连日来受尽了不少苦头,我这个枉为人的父亲呀。”

    “是呀,筱萝,要不这件事就按照你父亲的——”二夫人筱萝生母性子最为绵软,都这个时候,还对父亲言听计从,这里可是西疆方陵,可不是沐展鹏一手遮天的相府,再说了,以前他沐展鹏好歹是大华位极人臣的宰相大人,现在呢,只不过是就一白衣,有什么资格要筱萝听他的话,就因为沐展鹏是筱萝的生父,是筱萝极为不负责的生父!

    沐筱萝看着沐若雪,恶狠狠得道,“做错事的人,是沐若雪!而不是本王妃,更不是本王妃的同胞弟弟沐陵!沐陵弟弟何其无辜,如今刚刚回来了,你作为他的亲生父亲,有多一句的问候呢,倒是对沐若雪嘘寒问暖的。你可真有脸让本王妃叫你一声父亲呀!”

    “你——”沐展鹏怒火攻心,可他无口所辩驳,因为筱萝这个刁女说得太对太对了,在沐筱萝抱着小沐陵进入西疆方陵的时候,沐展鹏直到现在还没有正眼瞧过一眼,一味得担心他的,长女沐若雪!

    真是岂有此理,谷乘风谷老先生也立不住了,“沐展鹏,这可是你的不对了。老朽真心没有想到,你对相府中的一中儿女们厚此薄彼都到了这个地步了,真是叫人——”

    “来人呐,将沐若雪勾结鬼医祸国殃民的歹毒妇人拖下去斩了!”沐筱萝袍袖一挥,上来的一众方陵卫兵们即将要开始对沐若雪动手的样子。

    沐展鹏痛心疾首得道,“筱萝,她可是你的大姐呀!求求你,不要伤害她的性命呀。你要处置那个鬼医,为父无话可说,可是你不能杀掉自己的姐姐呀!”

    “哦,是吗?”沐筱萝挑着好看的娥眉,看着父亲沐展鹏一脸痛楚就倍感痛快,“要本王妃不砍了沐若雪也可以——只是本王妃要父亲答应我一件事情——那就是抬二夫人为大夫人吧!”

    升姨娘为正室,这可是所未有的事情,原相府一众姨娘们都惊呆了,五姨娘李青萝凤眸一滞,四姨娘上官温柔眼珠皓澈快要爆出来了,其他几个姨娘们更是敢恨不敢言呀,这姨娘升为正室可是从古至今没有过的事情,太过离经叛道了,这实在是太难为相国沐展鹏了。

    “不行。自大华就没有此例。”沐展鹏连连摇头。

    沐筱萝嘴边浮现一抹得意的笑容,“那好,众卫兵,给本王妃将沐若雪这个贱婢拖下去砍了!”

    “别——”沐展鹏额头上的青筋暴起,要不是大华皇朝覆灭,他可以照样稳坐丞相一职的,相国沐府邸向来是京都豪门之中的望族高,怎么可能会做出这般离经叛道的事情呢,可是如果不顺从沐筱萝二女儿的意愿,那么大女儿沐若雪肯定会死的。

    沐筱萝继续补充道,“本王妃的夫君日后将会是一统中原,什么自大华就没有此例,哼,昔日的泱泱大华皇朝不是覆灭了么,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月氏大华皇朝了,而是赫连氏的大陵皇朝,一切的祖宗规矩将由大王他重新建立,大王你说是吗?”

    “当然。本王的爱妃说的不错。”方陵大王赫连皓澈将筱萝拥入怀中,万般得怜爱得宠溺着。

    霎时间,方陵大王赫连皓澈一甩玄色王袍,厉色道,“卫兵们,从今以后,爱妃说的话,就等同于本王说的话,你们还不照做?”

    “是,大王,王妃!”方陵卫兵们是最为虔诚和富有纪律性的,赫连大王与筱萝王妃就好像玉皇大帝王母娘娘那般,怎么生敢违背他们二人呢,那还不找死么?

    方陵卫兵们七手八脚得将鬼医拖拽下去,扔在猪圈的所在地,至于沐若雪,他们皆然毫无怜香惜玉之感,连沐若雪胳膊上的衣裳都扯破了,露出了好一大块白嫩的肌肤。

    沐若雪大哭大咆,“父亲大人,求求您扶正二夫人为正室吧,区区一个虚名罢了,难道要父亲的亲生女儿的命赔上吗?”

    这说起来是轻巧,可沐展鹏怎么着也仿佛过不了自己心里面那个关卡呢,姨娘们,乃至于所有人在看呢,这可是绝世的好戏呢。

    旋儿,沐展鹏忍着万分悲痛,大声道,“好,从今以后,二夫人就为大夫人了,死后灵位将会摆放在沐家祖宗祠堂之中,王妃娘娘是沐家正牌,女,沐若雪为原配,女!”

    “太好了,简直不敢相信呀。王妃她现在是,女了!”香夏简直惊呆了,遗憾是沉香姐姐她和明玥小和尚回湛州去了,要不然沉香姐姐她肯定会瞪着双眼儿,也生生不敢合下去罢。

    瑾秋看着一众姨娘们的面色,很是畅快,那五姨娘郑飞燕就说,“这年头生男还不如生一个女儿呢,人家现在贵为王妃了,可以为自己的生母正名了。”

    “只有你这个傻锦绣咋就那么不争气呢。”四姨娘上官温柔肠皓澈悔青了,恨不得筱萝是她的,亲女儿,要不然呐,她准能够从一个四姨娘扶正成为了大夫人,死后灵位还能存入祖宗祠堂,受百世的香火呢。

    二夫人筱萝生母简直不敢相信老爷子所说的,“老爷子,你说什么,我现在成了大夫人了?”

    旧大华相国沐展鹏天真得以为,只要自己答应二女儿沐筱萝扶其生母为正室,沐筱萝就会放过大女儿沐若雪,让若雪大女儿重获自由。

    可惜,那终究是一厢情愿。

    “乖女儿筱萝,你现在可以放了你大姐了吗?”

    深情款款的相国沐展鹏,他眸子深处尽是对于沐若雪的真挚父爱,这般充斥着父爱的眼神,是沐筱萝从来没有接受过的,现在沐筱萝却看着沐展鹏对沐若雪那般疼惜到了骨髓深处,沐筱萝她是一个人,同样也是需要父爱之人,可自打沐筱萝一出生,就铸定了一切之不平等通通降落在她的头上。

    沐筱萝是声音冷漠至极,仿佛这世间的所有一切触摸它,都会瞬时间被变成凉冰,“父亲是想多了吗?本王妃可从来没有答应你要放了若雪大姐。刚才是本王妃想要砍下若雪大姐的头了,如今父亲你扶正了娘亲,那自然是要将沐若雪永生得禁锢起来,总算保住了她的一条狗命,难道父亲还奢侈得妄想什么呢。”

    如今一切的事情,自有筱萝的处理,二夫人筱萝生母刚刚被扶正了,现在人人称呼为大夫人了,她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好保持缄默了,再说在相府的那段日子,沐若雪还有东方飞燕这一对极品的母女可没少欺负她们两个,如今筱萝不惩罚她们,也是她们是造化,只要不杀了沐若雪,不做得太过分,筱萝生母就完不在乎了,她可是大夫人,除了小儿子沐陵,其他的事儿根本没有必要令她上心儿。..

    “筱萝这——”沐展鹏口中不能言语,自然是痛苦万分,可又能怎么样,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叫自己早已不是昔日的大华皇朝那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大人呢,他知道二女儿筱萝再也不是那相府里头不知人事的小丫头了,她时至今日可是贵为筱萝王妃,也只有扶正了二夫人的位份,筱萝王妃才勉为其难得免了沐若雪的性命,如果再说下去,说不定二女儿筱萝她就改变主意了,只得垂首叹息道,“那好吧。”

    那好吧?切,当然好了,难道还不好么?沐筱萝心中冷笑,如果老头子再把自己给惹怒了,恐怕到时候等待他的,将会是沐若雪一具冰冷的尸体,沐筱萝觉得自己这般做,也着实违背了自己的心思,要不然凭筱萝的心意,要把,长姐沐若雪大卸八块喂狗,也不为过,就凭前世她和夜倾宴这一对狗男女残害自己的手段,沐筱萝这么做,也实在是态过仁慈了。

    眼看着沐若雪就要被拖下去了,扣押在牢房之中,还没等她被拖远,沐筱萝使了一个眼色儿递给相国沐展鹏。

    沐展鹏之前深谙官场数十载,哪能不知道那些个王妃皇后使打眼色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他马上小步紧趋得来到沐若雪的跟前,小声嘱咐道,“若雪,还不快速速叩谢王妃娘娘不杀之恩,否则你要顷刻之间项上人头落地,那可就坏了。”

    凝望着父亲那恳切又无奈的眼,沐若雪心中浮现一抹子剧痛,她原本是身居高位的,不是要她向沐筱萝跪拜,而是要沐筱萝朝自己跪拜,可现在,倒好了,却是自己一直要奴颜婢膝得对着昔日一直看不起的,妹沐筱萝跪拜而起,只见沐若雪五体投地,朝着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方陵王妃筱萝,唱道,“叩谢赫连大王,叩谢王妃娘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