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69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几个原相府中的小姨娘们无不睁大了眼珠子,这个世界素来只有,长姐接受,妹的跪拜,何尝有过,长姐向,女跪拜呢,也是呢,时至今日的沐筱萝早已不是区区一介,女了,她是西疆方陵的**,更是日后一统天下的赫连大王身后的皇后娘娘,地位尊荣无限,早已改朝换代了,属于沐若雪她那奢华加身的时代早已成为了尘迹,现在是沐筱萝王妃娘娘的时代,一切要以筱萝王妃尊的时代!

    沐筱萝嘴角含着笑意,落落大方领下沐若雪的叩拜,这是应该的,就算沐若雪她弥补不了前世之过错,不过多多少少能够赎一点点的罪孽,当然了,沐筱萝更不会因为此间的小跪小拜,就会饶恕了沐若雪,沐若雪她死,是依然要死的,只不过不是现在,未来的日子长得很呢,如果沐若雪很快就玩完了,那么沐筱萝岂不会无聊至死?

    在沐筱萝的吩咐下,众位西疆方陵卫兵们将,长姐沐若雪扣押在天牢重地,不错,和昔日大华太子夜倾宴同样关押在一间,上一世,这一对狗男女是联合起来一起谋算自己的,今生今世,也要呆在一起,叫沐筱萝去谋算他们,谁叫他们是一对狗男女呢,狗男狗女混迹在一块,说不定呢,还整出一个娃娃呢,话说到这里,沐筱萝觉得怎么就忘记了呢,人家沐若雪以铁钩破坏子宫,医生说过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够身怀有孕呢,不对呀,沐筱萝转念一想,那样的话,之前沐若雪抱走小九弟,肯定是想要把小九弟当做亲生儿子一般抚养吧。

    如果沐若雪不是存了这么一门心思儿,她和鬼医两个人不可能把小九弟弟沐陵喂养得又白又胖的,想想沐若雪此人生性暴戾,所有的美好表现等等都是装出来的,沐筱萝开始明白到了,沐若雪她更为恶毒的用心,她沐若雪肯定是想着,有朝一日,小九弟沐陵长大成人,沐若雪一定会教唆他杀了沐筱萝这个亲姐姐,酿造成骨肉相残,如此一来,岂不是遂了沐若雪的心愿?

    歹毒啊,沐若雪果然是歹毒之人!沐筱萝背过身子去的时候,朱唇捻动着,一双清眸几乎都拧出血来,两只粉拳攥得紧紧的,恨不得立马把沐若雪召唤回来,亲手挖出她的心脏,看看到底是不是黑色的呢!

    还有四妹沐锦绣也万万留不得的,别因为沐筱萝她是个瞎子,刚才沐若雪被绑缚于前的时候,四妹沐锦绣的一举一动,沐筱萝早就看穿了,看得出沐锦绣很是痛心很是不舍,就说呢,当日小九弟被歹人偷偷抱走的时候,怎么可能会那么巧,四妹沐幽就出现了呢,原来是这般情况呢。

    好呀,真是好得很呢。

    沐筱萝心内的东西隐匿的太多太多了,如果她都要拿出来与人道的话,恐怕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呢,她就权当没事般,众人散了去,她和现如今为大夫人的筱萝生母生母就抱着小九弟往娘亲所住的毡包房去了。

    从刚才到现在,足足两个时辰,相国父亲沐展鹏一直在毡包里边呆着呢,他的用心,沐筱萝何尝不知,这个无良父亲断然不是担心和看望小九弟的,沐筱萝就烦了,直接撵他出去,“你还是出去,别打扰本王妃与大夫人一家人叙旧!”

    “遵命,王妃娘娘。”沐展鹏屁颠屁颠得退了出去,他那身子板远非昔日贵为一朝丞相时候可以比拟,终日对着沐筱萝弓腰屈膝,比以前去上朝面圣见皇帝的时候,都要雷得多,沐筱萝刚才说的那句话,很是令沐展鹏三思,别打扰她与大夫人一家人叙旧,这么说来,他这么一个作爹爹的,那就是外人了!

    待沐展鹏没走多久,大夫人筱萝生母就忍不住“埋怨”和嗔怪道,“我说女儿呀,你又是何必呢,如今你贵为方陵王妃娘娘,赫连大王又是极为疼爱于你的,有什么顶尖的东西都紧着你的,难道还不满意吗?他终究是你的亲生父亲,没有他,哪有你呀,孩子!”

    沐筱萝仿佛没有听见似的,一直逗着怀中的小九弟沐陵玩儿,“陵儿呀陵儿,快快长大,等你长大了,王妃姐姐我呀叫大王给你封一个郡王,二七八九十郡的郡王,美貌家婢任你挑选,万亩庄子任你选择,你长大了,可要孝敬娘亲,娘亲她一辈皓澈好不容易的……”

    筱萝虽然是自顾自得说着,也不在意怀中的小九弟沐陵听见没,但是筱萝生母听了就忍不住落泪,忆苦思甜,想着如今在西疆方陵的幸福生活,又想着以往在相府里的苦日子,上头有长房夫人压制着,后面有三、四、五、二、七、八个姨娘挤兑着,那活儿当真是辛苦,总是感觉比年轻时候在大华掖庭劳作还要来得辛苦,大华掖庭每日劳作,可林秋芸不想别的,就想着好好工作,总有出头日子的那一天,可在相府内宅之中,每天都要提防着自家人,提防来,提防去,如今靠着筱萝,好不容易有了福气享,这不,相国他又不被筱萝姐儿好待,这——

    知道娘亲心里头的苦闷,这一切的一切,沐筱萝也知道,只怪那个父亲太过凉薄,她忽得拿手轻轻拍着娘亲的手腕儿,“娘,你且放心,他纵然有万般的过错,终归是本王妃的爹。本王妃不会像他那般心狠杀掉子女的心都有,本王妃绝非一个凉薄之人,本王妃定要让爹爹好好得活着,不过可不是那么好活的,他欠我们母女两个的债,不,如今还有小九弟弟陵儿,他欠我们母子三个人的债,女儿是不会放过他的。娘,你也看出来了,当我们的小九弟被抱回来之时,那个无良爹爹第一次看得人,不是小九弟,而是那沐若雪!哼!爹爹那么疼爱若雪大姐,那就让他疼爱歌够好了,本王妃早就不期盼了,总有一天会他们会因此付出比现在还要惨痛百倍千倍的代价的!”

    林秋芸一时无话,再说了,女儿贵为王妃已经放出话了,她是不会杀了自个儿的亲生父亲了,只要沐展鹏还活着,她自个儿老了的时候,也有个依傍,其他也无所谓了,至于那沐若雪,亲生女儿筱萝她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好歹也不是自己亲生所出,想起以前那个大夫人东方飞燕的嘴脸,别以为筱萝生母性子绵软,毫无脾气,如果这么想那肯定是大错特错的,兔子要是急了还能咬人呢。

    翌日,沐筱萝嬛着赫连大王先去赫云太后那问安,然后又去了大夫人筱萝生母所在的毡包房请安抱过一阵子的小九弟,二人就乘坐马车前往天牢重地。

    江左大将军当然率一小支精锐部队前往,瑾秋作为筱萝王妃的带刀贴身侍卫紧紧相随,然后香夏这丫头和谷乘风老人在主毡包内,还有多位副将们继续商讨未来大陵皇城的大陵都在建问题,修建大陵都可不是一日两日三日便会建造完成,工程浩大,每一步都要计算准确,未来未来大陵百姓们的幸福,以最大程度开支节流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大陵都又不能不建造得宏伟一点,若非如此,就难以震慑外邦了。

    天牢重地。

    随着天牢大门一开,一股子潮湿臊臭的味道就扑鼻而来,连连叫沐筱萝有点作呕的冲动,不过这还算是好了的,想想上一世她被囚禁在冷宫里头的一个大瓮里边,足足三年都没换地儿了,瓮中里边滋生着白白嫩嫩的大蛆,简直叫人呕之又呕,往事如梦啊,沐筱萝不想特意去想它,想一次吐一次。

    瑾秋持刀挺在筱萝身侧,身旁的赫连皓澈轻轻环着她纤弱无骨的腰肢,在江左将军的开道号令之下,终于走到关押旧大华太子还有那沐若雪的地方。..

    此刻的太子夜倾宴早已换上了一身素白的囚衣,不过那囚衣已很久没有换了,上面的污垢叠生,披头散发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人还是鬼,沐筱萝上辈子与他做了十几年的夫妻,何尝不知道夜倾宴有着极为严重的洁癖,连一颗沙粒沾染宰他的靴边,他都不愿意的!

    还有那沐若雪眼珠子瞪得鼓鼓的,真是的,她原本就是一个倾城倾国的美人儿,如今却沦为脏脏不堪的阶下囚。

    “姐姐,你在天牢可安好呀?”沐筱萝今晨梳了一个九天飞凤髻,身着玫瑰红的锦绣丝裳,与此时此刻在天牢之下落魄不成个人样子的沐若雪成鲜明之对比。

    这句话,是多么熟悉令人流连耳畔的呀,沐筱萝此生此世也不会忘记,上一世,筱萝被深深囚禁在冷宫之时,,长姐沐若雪详作好意来冷宫看望自己,头一句话儿便是“妹妹,你在冷宫可安好呀。”如今一句话,两世不同姊妹们的口齿之间喷薄而出,这看来是多么多么的讽刺呀!

    只听得沐若雪她答道,“呵呵,若换了你,你好不好?”

    真是个精准巧妙的回答呢,沐筱萝记得上一世的自己,也是这般回答的,前世的筱萝是不相信宿命的,如今她信了,坚定不移得相信了。

    “沐若雪,到了如斯天地,你还不坦白么?你抱走了小九弟是想要自己抚养长大,待他长大了,叫我们姊弟两个骨肉相残是吗?”

    沐筱萝牙齿森冷,她一身明艳绝美的裙袍承托她的高华清贵,她此刻的神态之上,更有一种洞若观火上位者的气焰。

    是我前世欠下她的债吗?如果不是,那又为什么她竟可以洞穿我的心思臻极如斯境地啊,饶是沐筱萝猜中心中所想,沐若雪也会恬不知耻得反驳,“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鬼医把孩子抱给我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要杀就杀,何来多说!”

    “本王妃还真的不相信你沐若雪会不怕死的呢。”沐筱萝红唇律动,丝丝绵绵的寒凉之意顺着话而飞出,“别以为你这么说,就可以把一切的罪孽推到鬼医身上,你却可以明哲保身,相安无事了,本王妃告诉你,根本不可能!”

    瑾秋这丫头拔出腰间佩剑,“王妃,就让瑾秋杀了她吧,她以前那么对王妃您,可不能不杀她,而便宜了她!”

    沐筱萝感觉很好笑似的摇晃着螓首,目光如泉水一般濯濯流过赫连皓澈赫连大王的肩膀上,还有那瑾秋的瞳孔上,“如果现在就一剑了结了她,那才是真正得便宜了她呢,本王妃要她生…不…如…死…叫她为以往所做的事感觉到无比得忏悔悔恨恨不得自杀!那个时候,才能算的不是真正便宜了她!”

    话音刚落,沐若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被撑开了,自己恍如怪物一般身赤裸得暴露在沐筱萝等人的眼皮底下。

    沐筱萝对后面的江左将军道,“江左将军,去猪圈里头将鬼医带过来!”

    “是!”江左大将军立马就做了,哪怕赫连皓澈赫连大王也根本不知道筱萝想要做什么,可江左深深得记得,赫连大王曾经说过,筱萝王妃的话,就等同于赫连大王的话,等同于圣旨和军令,不得违抗。

    很快,鬼医被带来了。

    沐筱萝毫无感情得冰凉玉指一指,“江左将军,将无腿无臂的鬼医给本王妃扔进沐若雪大小姐和夜倾宴所在的地牢之中。”鬼医是混迹过最脏乱最恶臭的猪圈之中,就算不把他们两个熏死,那也要将他们熏晕。

    伴随着鬼医惨叫一声,概是他被江左大将军踢着屁股甩进来的,没了双臂和双腿的鬼医就好比一个光秃秃的人彘,关键是这人彘浑身上下挂满了无尽的鲜血还有猪圈恶臭味,就这么的,鬼医整个人压在沐若雪的身上。

    太子殿下夜倾宴恐惧的两颗眼珠子暴突而起,这是一个怎么样的怪物啊,浑身密布着猩红的血液还有黑色的秽物状,看着沐若雪被他狠狠压在身下。

    压制在身下也倒罢了,这个无手无脚的鬼医竟然能够有一股内力控制着他的躯干,他张开长满黄牙的血盆大口,以极大的力量锁住身下沐若雪的樱桃小唇瓣,紧接着鬼医他竟然律动开来,发泄着可怖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