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75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绝世高手拜师九叔

    霎时间,瑾秋恍然大悟道,“香夏姐姐!我明白了~!快速处决沐锦绣对于她来说,或许不是最残忍的,一个人以最短最快的时间死亡,并不是最痛苦的,可怕是那一种,要慢慢得折磨至死,那才是最为可怕的,对于沐若雪大小姐就是这种。”

    沐筱萝躺在软毡上小憩,如今天色还早,大王他这会子肯定在校场之上点兵去了,她要等他一起休息的,孰料,渐渐的,也不知道等候了多久,就等来了赫连大王的声音,当然还有别人的声音。

    那声音貌似是——

    “岳父大人,你在此作甚?要见筱萝么?”

    “赫连大王,请你让我进去,草民一定要见筱萝一次,否则,草民宁愿死!”

    ……

    沐筱萝闻声出来,却见沐展鹏跪在赫连大王的膝下,大家都快要休息了,他还来这里做什么?

    “女儿,求求你放过你的四妹沐锦绣吧。”沐展鹏面目沧悲,自从他来到西疆方陵,早已远非是他本人似的,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相国早已不复存在了,如今却是一个阶下囚。..

    听父亲这么说,似乎是四妹沐锦绣已经伏诛了?沐筱萝眸色一定,想不到香夏与瑾秋动作这么快,不,应该是沐锦绣动作迅速呀,这么快就遁入预先设置好的渔网之中,这是自作自受,与人无尤!

    从校场过来的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早就知道了发生的到底是什么事儿,他面目正色道,“岳父大人,四妹沐锦绣是本王的小姨子,可是如今,她窃听西疆情报,早已犯了十恶不赦大罪,绝非可以原谅的。带刀侍卫瑾秋与军师香夏处置的没有错,她们是完按照《西疆律典》上的去做,这《西疆律典》可是凌驾于本王之上的,哪怕本王犯罪,本王的王子犯罪,王妃娘娘犯罪,也是义不容辞的当诛,岳父大人,请恕本王无能为力!”

    “是呀,父亲,你快起来吧。一切都是根据《西疆律典》办事,我们没有办法的。”沐筱萝甩着袖袍,然后再也不肯多说一句话。

    在西疆方陵毡包外围,眼前尚有一堆昨夜燃烧殆尽的篝火灰烬,更西处的寒风料峭而至,灰尘洋洋洒洒,无不沾湿了妇人的裙角,此般看来,旧大华相国沐展鹏的美髯之上,也沾染一层灰色。

    沐展鹏双腿噗通而下,瘫软在地上,至少比起二女儿沐筱萝来,他还是比较疼爱四女儿沐锦绣。

    姨娘所属的那一片毡包,一个得了失心疯的妇人踉踉跄跄得跑过来,在途中摔了连带着跑过来,没有十次也有八次,待到她跑到赫连皓澈大王和筱萝王妃跟前,似乎早已透支了体力,也不知道她怎么了,也许踩到了自个儿的裙摆,身子一倾,摔在篝火土堆旁,满嘴都是草灰料子。

    “哎,真是一个可怜的人呐!”五姨娘郑飞燕蔚然长叹,原先在相府的时候,四姨娘上官温柔也算了除了正牌长房大夫人之外,最最嚣张跋扈的姨娘,早时她女儿沐锦绣私通老尚书家的东方瑾倒也罢了,如今她女儿还窃听大陵的建国情报?也不想想,相府一家若不是得到了西疆方陵赫连皓澈大王的庇佑之下,指不定现在一家老小身在何方呢,也许家死在战火的洗礼之下,沦为炮灰,那也说不定呢。

    她们母女还不知道满足,竟然觊觎西疆方陵主的未来国祚,简直是该死了!

    不单单是西疆方陵人这么想,其他人诸如旧大华相国府邸的姨娘们也是这么想的,包括七姨娘和八姨娘,也就说现在每一个人吐一口唾沫星子,恐怕就可以淹死沐锦绣母女两个人了。

    顷刻之间,只见西疆方陵大将军江左出现众人的视野之内,他腰间的配刀还滞留着腥热的血水,右手边竟然抓着一个人头,那人头闭上双眼,面目极为可怖,恍如地狱丧尸那般,下颈一整圈都是粘稠的血液滴滴答答得落下来,看那颈部伤口的刀切边缘,如此齐整,不用想就知道是大将军江左将军的杰作了,他堪称西疆方陵第一武士,刀法奇快就不必多说了,绝对是力压群雄!

    “女儿!锦绣!”四姨娘上官温柔面目惊愕程度已经不能用任何言语来说明,她原本瘫软在地的双腿亦不听使唤了,她想要挣脱得立起,却发现连手臂也不是自己的,她那么无力,那么柔弱!

    沐展鹏鼻孔早已不是气愤的鼻孔渐渐泌出白色丝线,他是接近于彻骨的痛楚,但并不是太过彻骨,他最为疼爱的女儿,该是大女儿沐若雪才对,对于四女儿沐锦绣的疼爱,只能说是一般,哪怕是一般,也出于沐筱萝太多太多,如果现在死的人是沐筱萝,他绝对不会流出一滴,可是现在,他沐展鹏就对着沐锦绣哭泣。

    大将军江左脸面上毫无任何的表情,他就这么得把手中的血腥人头往地上那么一丢,砸到沙地之时,血腥溅洒到了附近的篝火草灰一整片都是,那始终闭上的双眼染上了灰,连颈脖下的一整圈都是。

    “啊!女儿,你死的好惨!”四姨娘上官温柔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突然就爬起来,直接跃过身侧一直安抚她的沐展鹏,抱起沙地中的那颗看起来诡异无比的人头,泪腺就恍如崩塌了那般,她就痛心不已,以前锦绣就算犯点小错,多多少少小惩大诫也倒罢了,就算女儿与老尚书家的东方瑾衣裳宽解假山后,也不是最终嫁给了东方瑾,一样没事么,可是现在呢?被江左大将军先斩后奏冠下一个永远不可能推翻的谋反西疆的大罪!

    剽窃建国情报,不论放在哪一国家,未得国主应允,那就是死罪一条,不必多说的。

    这一点沐展鹏也无比清楚,可是有什么用?二女儿沐筱萝如今贵为方陵王妃,权威无限,她早已不把他自己这个父亲放在眼里,如何会把四妹沐锦绣放在眼里,再说沐锦绣在相府里头的时候,就一直想要致沐筱萝死,最后都被沐筱萝的聪明睿智给一一识破了。如今她窃听建国情报被处死了,还能怪谁,再怪沐筱萝也没用了,一个铁定的事实展现在众人面前:那就是沐锦绣死了,人首相离,还能有活路么?

    “娘,我们进去吧。”沐筱萝拢了拢身侧大夫人筱萝生母(已破格扶正)的手,如此血腥场面,如何是一个哺乳期的女人应当看的,还要紧着步入毡包之内给可爱的小九弟沐陵喂奶呢。

    林秋芸还能说什么,只能任凭筱萝将自己搀扶步入毡包内,外边风大,也太过血腥,还好现在不是处于妊娠反应期间,要不然,还不得吐死,她知道沐展鹏的心里头不好受,到底锦绣是他的亲生子女,天底下哪一个做父母会不伤心零落,也只能怪沐锦绣咎由自取,与人无尤,可不是自己家的筱萝女儿唆使她去窃听建国情报的!

    事到如今,大夫人筱萝生母也只能双耳充作聋,紧闭双唇作哑,正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她想想这个时候也怪喂奶了,就什么也不管了。

    众人也走了差不多了,香夏与瑾秋临走之前,还朝着沐锦绣那一颗布满血腥的人头重重得吐了一口,各自叫唤了一个眼神,说什么王妃娘娘已经是宽厚仁德,作为她的姊妹够给她义气了,只不过是沐锦绣不珍惜机会吧,屡次三番得跑去窃听,如今死了,怪谁?

    也只能留下一堆讪笑和讥讽了。

    历来皆是崇尚的这么一个真理儿,捧高踩低,谁叫沐锦绣贱栖西疆方陵,在人家的屋檐下还窃听建国情报如此猖狂,沐筱萝不暗地里教唆江左大将军将她大卸八块,五马分尸,做成人酱,对她已经是客气了的!那砍掉她的头颅,叫她在一剑殒命之下,让沐锦绣不必在死亡之前遭受梦魇般的苦痛,对她已经是相当好了。哪里似沐筱萝的前世,连死亡的最后一刻,还被告知种种身边人一个一个殒命的真相,那是比死还要难受。

    此刻的风愈来愈加大了,旧大华相国沐展鹏跪在风中,无比痛楚,他最为心痛的并不是沐锦绣四女儿死了,这个对于沐展鹏不是最痛的,他有太多太多的女儿了,连他最抱有希望的,长子沐轩昌都死了,他还能多少指望?他最为心痛的是,如今还时时刻刻受到沐筱萝这个二女儿的制肘!

    如果可以,沐展鹏大可以杀掉方陵王夫妇二人,取代西疆王,作未来的大陵之主。顺带儿救出时到今日仍然囚禁在天牢重地的宝贝大女儿沐若雪,可是这一切看起来是无比渺茫,是他派四女儿沐锦绣窃听西疆建国情报的,他想着,只要抓紧了极为重要的情报,到时候虚与委蛇西疆方陵王这个女婿,还有筱萝二女儿,待取到二人的信任,那么一切就有转机。

    这些,只不过是沐展鹏自我意淫的结果,殊不知,沐筱萝这个二女儿早已对他彻底失去了信任,亲情,期盼,比仇人还要仇人,比陌生人还要陌生人,怎么可能会有原谅他这个生父的一天?如果真有这一天,除非海枯山崩,这个宇宙人兽尽灭,可真有那一天,只怕是比永远还要永远!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锦绣,是爹爹害死你,你放心!爹爹一定会为你报仇!”后面的话,沐展鹏没有说出口。

    却惹得四姨娘上官温柔猜疑无度,她剧痛之下,娥眉深深一蹙,碰触了四女儿沐锦绣的头颅,双手遍布着可怖的腥血味,猛地抓住沐展鹏的双手,生生得颤抖,唇齿几乎都磕出血来,“老爷,您说什么?您到底在说什么?莫不是说,是您亲手害死幽儿的,是不是!是不是这样的!”

    “你一个妇人!不知道就不要问了!”沐展鹏脸上露出心虚的情绪,他背过身子去,不敢直视上官氏的瞳孔,那是怎么样神色,一个母亲亲眼看见女儿惨死她的面前,他以为随便一个搪塞,就能甩掉上官氏的猜疑。

    上官氏连连摇着头,心中万般厌恶陡然而起,老爷这般神色这般仓皇无措的举动,她到底留在相府十几年了,是他的枕边人,丈夫的一举一动太过诡异,她免不了要心中猜度,“老爷,您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害死我们的幽儿!”

    此处无人,为了叫上官氏住嘴,沐展鹏猛地站起来,一甩上官氏紧抓自己的衣袖腕子,狠狠得道,“是,是本相教唆幽儿去窃听西疆建国情报的,那又如何?本相做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为了幽儿,如今失败,幽儿死了,你不用终日哭哭啼啼的,成王称帝之路,难免要死人,区区死了一个幽儿,本相还有那么多儿女,还有若雪,还有宇轩,还有陵儿——”

    “你这个丧尽天良的无良人!”上官氏忍不住情绪激动,她强行支起的孱弱的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扑上去,抓起沐展鹏的一只手臂,启开唇齿,狠狠一噬,咬出了如注鲜血,上官氏都没有想要放开的欲望。

    沐展鹏一窒,疼的揪心揪肺,“疯女人!你疯了!你疯了吗?锦绣死了,难不成你这个疯女人真要本相以命抵命不成?我可是你的丈夫!你的天!如今锦绣死了,你更要听我的!”

    “幽儿,我的幽儿,都是娘不好!”上官温柔知道真正杀手沐锦绣的元凶是她的丈夫,可丈夫终究是她的丈夫,是她如今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倘若自己咬死了沐展鹏,那么以后她还能依仗谁呢。

    谁又可以给她带来依仗呢,西疆方陵王妃说的好听也算得是她的女儿,是呀,不过人家的生母兼大夫人林秋芸摆在那,日后自己老了,沐筱萝她当然得孝敬那个生母了,如果自己还有一子半女倒还好些,可现在呢,连唯一的女儿也死了,这叫她何以所依,真要依靠沐展鹏么,他还有大夫人,还有更为年轻的五姨娘李青萝还有七姨娘和八姨娘,怎么样都轮不到她这么一个年老珠黄的四姨娘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