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04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上官温柔发誓,既然要报仇,那肯定不能向丈夫沐展鹏施报,当然得要把这账算在沐筱萝母女二人的头上,哼,筱萝生母不是有一个很能干的二女儿与小九少爷沐陵么?这个小九少爷沐陵日后活下来长大成人了,那肯定也是祸害!

    四姨娘上官温柔心中隐有打算,不过她并没有向相国沐展鹏道出,她都知道,如果这件事被沐展鹏知道了,那么他一定会阻止自己的,只因为小九少爷沐陵是男丁,将来是要为沐氏族传宗接代的存在!怎么可以让沐陵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就算女儿们死光了,丧心病狂的沐展鹏也不会纵容他为数不多的儿子受到伤害!

    上官温柔怀中抱有很大的决心,她只想来日等到一个好时机。这好的时机可以说是半年,也可以说的一年,也可能是两年,她不打没有把握的战,只要她觉得机会到来之时,她一定会痛下杀手,只是为了给女儿报仇!

    ……

    沐筱萝在大夫人筱萝生母的毡包内陪小九弟弟沐陵玩耍,好几个月大的小孩子胖乎乎的小脸蛋已经学会笑了,还会呱呱得大笑,这点很令沐筱萝满足。

    听筱萝生母说,现在的小九弟像极了筱萝小时候,大大的眼珠子,深深的小酒窝,笑容很干净,很天真,至少在大夫人筱萝生母的眼里,小九弟他就是天使,只要陵儿能够一辈子就这样的平安喜乐,她哪怕要用自己未来十年的寿命减掉,那也是心甘情愿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呀,苦的像筱萝生母这般的好母亲,可筱萝觉得,像沐展鹏这般父亲可不算在这个楚畴,他根本就没有很好得履行他作为一个父亲的职责。

    大房一家子谈笑中,并没有发觉天牢重地发生着令人惊心动魄的一幕。

    ……

    天牢重地。

    太子殿下夜倾宴联合沐若雪算计着,等会儿江湖鬼医要故技重施,要扑在沐若雪身上逞其野兽之行,趁他不备,夜倾宴就用动用手边的小树叉插进鬼医的心脏,叫他灭亡!

    小树叉,是夜倾宴在天牢的天窗下边捡拾到的,冥冥之中,似乎仿佛帮助了夜倾宴,天牢重地之外是一层一层茂密葳蕤的高大树林,如今已到了深秋之日,树木干枯之时,干瘪的枝条不免被风吹落,通过天牢天窗落到夜倾宴的脚下,若不能,夜倾宴他一时半会怎么可能找得到武器,倘若贸贸然向那些看守狱卒们索要匕首枝条之类的东西,那些狱卒会不会拿给他还另外两说,但是肯定会被生性多疑狡黠的鬼医给识破,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死的可就是自己了。

    荒淫无耻的鬼医一日日当着夜倾宴的面,强迫沐若雪,每一次看他发泄之后内力虚无,夜倾宴他就恨不得双手去挖空鬼医的心脏,如今有偷偷削尖的枝条在手,在鬼医逞完邪欲之后,他猛然趁其不备,将枝条从鬼医的后脊插进去,这一次,夜倾宴几乎是使尽了力气,那鬼医连惨叫的力量都没了,就这样倒在沐若雪赤裸的身体上,如注的鲜血滴滴答答得流到沐若雪眼畔。

    顿时间,沐若雪堪称旧时京都第一美女,也免不得如花美靥带血,血迹森然,叫人不然直视。

    狱卒们浑然不知道鬼医死了,在鬼医们逞其邪欲之时,他们是围在小桌子吃着花生米喝着小黄酒,闻声取乐,他们这一次很是奇怪的,平日里鬼医粗喘的声音很是绵绵不绝与耳,床第功夫相当了得,今日怎么就这么快玩完了。

    其中一个好事的狱卒前去查看,原来鬼医死在血泊之中,他们检查了一番,已无鼻息,顺带儿将太子殿下夜倾宴毒打一顿,剥掉了衣裳打的,火鞭铁烙印更没有落下,至于那沐若雪,更惨,尖锐的竹篾子深深得钻进她的指甲深处,这是专门对付妇人的一种狱卒残忍刑法,施行了这些刑法之后,他们才去禀告方陵大王和筱萝王妃。

    没过一个时辰,听到这个消息的沐筱萝立刻把两个知道懂得办事的狱卒们提高了一个官阶,每个月的薪俸加了一半还不止,像他们这种人,上有八十的老母要奉养,下有嗷嗷待哺的妻子儿女,哪一样不用花销花钱,而这一切,都是要钱,提高了薪俸了,狱卒们对于夜倾宴和沐若雪等人就更加肆无忌惮,有西疆方陵王妃作后盾,他们只管对他们严酷刑法,死了,也不怕,当然在他们死之前,一定要让他们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人间炼狱,叫他们为以往的事情做出极为沉痛的忏悔。

    一个月后的沐筱萝起榻梳洗之时,突然觉得心口涌上一股子的呕吐欲望,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这么了,难不成是病了不成,娜扎与喆喆历来就是服侍王妃起居饮食的,如今这么一来,她们就慌乱了,****的她们赶紧把谷乘风谷老医生唤过来。

    谷老先生进毡包给沐筱萝检验脉象,顿时间,谷老先生面露出一派和蔼之色,引得身畔的赫连皓澈喜色连连,“恭喜呀,恭喜呀,此乃大喜!王妃娘娘她有喜了!”

    “谷恩师,这是真的吗?”

    方陵大王赫连皓澈第一次品尝到初为人父亲的滋味,那种感觉很奇妙,他很愿意看着筱萝王妃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他都喜欢,因为这是他和筱萝二人的爱情结晶。

    医武至高的谷乘风哪里会有误判的可能?他摆摆手,反问道,“大王是不相信我老头子的话么?”

    “不敢不敢!”赫连皓澈都开心还来不及呢,又如何不相信谷恩师的话呢,赫连皓澈他是不敢相信想要再度确认的语气,哪里是质疑恩师他老人家超群医术的语气。

    娜扎与喆喆二人手舞脚蹈的,都开心了个不能自已,随后她们各自出去奔走相告,王妃娘娘有喜,是西疆方陵一等一的大喜事,定然要让大家都知道的,赫云太后她老人家定然是要第一个通知,然后便是大夫人筱萝生母,旧大华相国沐展鹏,还有姨娘们,香夏与瑾秋自然也没个落下。

    大家几乎都是推推搡搡,同一时间涌入沐筱萝所呆在的毡包之内,此间洋溢着幸福,快乐的味道。

    “筱萝,太好了!”大夫人筱萝生母忍不住眸泪凌眶,她之前怀有身孕乃至产下了小九少爷沐陵,她两度为母,她能明白筱萝此时的心境,忍不住双手拢着筱萝的皓腕,“从今以后为人娘亲,就是真正了女人了!不准再任性知道吗?以后你便会觉得相夫教子是我们女人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儿。”

    娘亲此话说得倒使得筱萝变得不好意思了,如此甚为体己的话,在这大庭广众的未免有些寒碜,最起码沐筱萝现在是听不下去了,不过娘亲开口说话,如果自己一个劲儿的反驳,却不是一个女儿该做的。也就任凭筱萝生母说了。

    几个姨娘们惯会见风使舵的,就好比七姨娘和九姨娘,“可不就是嘛。王妃娘娘如今身怀世子,日后可是要继续王位的,到时候母凭子贵,就算赫连大王日后多纳几个侧妃,地位也是坚定无所动摇的呢。”..

    “大夫人,你真是好有福气的呢。”

    ……

    这些话听来,是酸醋意多过了赞赏羡慕之意,沐筱萝也随她们说好了,不置可否,不过她们刚才说到什么将来赫连皓澈会纳什么侧妃,这不是往自己的心口上添堵么,没看见自己现在还怀着孩子么。

    孰料,赫连皓澈一轩玄色王袍,就着筱萝软榻的边沿半跪半坐着,一脸深情得执着筱萝的手,缓缓得道,“爱妃,请你放心,日后就算本王登基成为大陵皇帝,本王也坚决不纳什么后妃,我此生爱的独有你一人,若违背此誓,就好比本王这头的金冠!”

    卡擦一声,方陵大王赫连皓澈手中已不知何时取下头上的纯金王冠握在手心里,他用力过甚,以至于纯金打造的冠冕在他的手心化作了金星碎末,洋洋洒洒得落在地上,刺得众人的眼球都几乎快瞎了。

    以金冠立誓,无异于以西疆国祚起誓,此事是相当之严重的,从古至今君王就面对着两大抉择,爱江山还是爱美人?又是否能够为了美人而又能抛弃这大好河山?

    “王儿!”赫云太后是最后一个走进毡包中,她前呼后应着那么多西疆婢子,揽开毡帘就听到看到儿子他为了宠爱筱萝一人而下此重誓,赫云太后也算是极为绵软的人物了,她长年信奉从善教义,可是儿子赫连皓澈他今日实在是太过了些,她就不满意了,“王儿,你疼爱王妃,本后自是不加干涉,相反,本后还赞同,不过你也万万不该以西疆方陵的国祚以及天下万民作为起誓之言,你知道你这么做,百姓们听到了,他们心里头会舒服,他们心里头会高兴吗?日后你可是要继承帝位之人!”

    婆母生气了,沐筱萝也觉得大王他宠爱自己太过了些,连忙就着软榻给赫云太后行礼,“母后请息怒了,臣妾想,大王她以为再也不会说这样的话惹母后生气了。”

    赫云太后生性和善软绵,从来没有发过这般的脾气,大家见了,也不免惊慌,一一跪在地上行礼,不过赫云太后还是冷不丁笑了一下,下去虚扶着筱萝生母一把,“亲家母起身吧。你如今身子还是弱了点,没事,我也只是管教自己的儿子!”

    赫云太后这般说着,筱萝生母就觉得很不好意思了,人家太后说的是委婉,管教自己的儿子,难道儿媳妇就不管教了呢。

    想到这里,筱萝生母脸色恭敬之至,“还望太后您老人家海涵,筱萝是您的儿媳妇,您是应当管教管教。”

    “母后别生气了,儿子没有你想的那个意思。儿子的意思是,天下江山,还有怀中的爱妃,儿皓澈要,这总行了吧。”

    赫连皓澈这一番话,总算把包括赫云太后之中的所有人都给逗乐了。

    也只有旧大华相国沐展鹏的剑眉深处隐隐阴森的戾气,他也不想想自己的二女儿怀有身孕,他这是要做人家外公了,可是沐展鹏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了,四女儿沐锦绣死了,以后在这西疆方陵,也少了一个人与他帮衬着,谋划阴诡算计,再者,沐锦绣无疑是更加使得他与沐筱萝两个人之间的父女关系出现更大更为可怕的断层。

    赫云太后这个婆母高兴了,沐筱萝也才有空把余光扫了毡包房内的众人,除了四姨娘上官温柔一派死苦瓜脸的模样,大家脸上都是洋溢着笑容,特别是香夏与瑾秋,不停得问自己,怀了身孕的身子感觉如何,还有更为离谱的呢,就好比瑾秋问自己,怀孕是不是很玩儿。

    最后沐筱萝以一句拿瑾秋与大花国太子殿下花辰御为笑话而告终,****的瑾秋,娇嫩嫩的脸蛋上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一个劲儿得朝香夏姐姐吐舌头,香夏姐姐闪避还来不及,如果被筱萝王妃追问她与二殿下夜胥华之间的感情纠葛,岂不是更为尴尬了?

    沐筱萝觉得,也该是去见一见二殿下夜胥华了,他如今被软禁在西疆最为北边的一个湖心小筑深处,沐筱萝记得曾经允诺他,一定会保护他的齐,这事儿,沐筱萝是没有含糊欺骗与他的,沐筱萝在自己幸福的蜜罐里也在深思着前世可怜的夜胥华是如何因自己而死的,待赫连皓澈大王日后登基成为大陵新帝,永乐侯这么一个头衔不管夜胥华他本人愿意不愿意,也一定要落实在他的头上,叫他子子孙孙永享幸福安康,这才是沐筱萝如今想要做的。

    慈祥的老太后赫云心疼她那尚处于筱萝王妃媳妇肚子里头的小世子,就把一干人通通轰出去,就连筱萝的亲生父母也不例外,孕妇是很容易感觉到疲累的,如果不休息好,可能会影响肚腹中的胎儿的,这可是不能开玩笑的。

    众人旋即又推推搡搡得打趣笑着出去,特别是旧相府那些个姨娘们,五姨娘郑飞燕还好些,四姨娘上官温柔阴着一张脸,可能是她女儿死了不久,她才如此……沐筱萝也不管她们了,突然之间空间多了许多,她之前感觉有些许闷热的感觉,也都在这个时候挥之散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