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289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毡包之中,唯独赫连皓澈坐在软榻之上,陪着沐筱萝。

    此刻,沐筱萝抬头一双濯濯若星辰的凤眸凝着他,青黛的娥眉俏皮得蹙起,把螓首蹭向赫连皓澈的胸侧,“大王,臣妾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当做不当做?”

    “傻爱妃,你如今都快要为本王诞下麟儿了。本王也发誓以后肯定不会娶侧妃了。你我之间何须如此客气!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本王可是会生气的。”

    赫连皓澈虽然说着生气两个字,可他的嘴角时不时得溢出一丝丝玩世不恭的笑容,“只要爱妃想要做的,那就是做的,不过一切还是要以你腹中的胎儿为重。知道吗?可不要让本王担心呀。”

    “臣妾想去看一看夜胥华二殿下。他如今被软禁在西疆以北的湖心小筑,他曾经为我遮风挡雨,我也受他不少的恩惠。我此刻如此幸福,如果我再不去看一看他,岂不是太没有道义了……”

    沐筱萝淡淡得说了这一句,她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她悄悄去观察赫连皓澈剑眉之间的神色,男人之间历来对于这种事是最为敏感,也是最为小气的,对于女人来说,也是一样的。只是不知道皓澈他肯不肯……不肯也倒罢了了,筱萝只能忍着,可是不去,筱萝总感觉自己的心,终究是欠夜胥华太多太多,所以她觉得。

    “你放心去吧。等会儿本王派江左将军亲自护送你乘坐锦舫渡过湖心,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到了他,要不本王陪你同去吧。本王在小筑下边等你,到时候你想与他说什么,本王……”

    还没等赫连皓澈说,沐筱萝一头扎进他的怀中,“感谢大王体谅!大王放心!丝萝倚乔木,蒲草系磐石!臣妾自当丝萝磐石,大王当乔木与蒲草,大王,你愿意一生一世相信臣妾吗?”

    “我愿意一生一世相信你。”方陵大王赫连皓澈轻轻一拢,顺势将筱萝揉进他的怀中,赫连皓澈时不时伸出浑厚的大掌来轻轻抚着筱萝的肚皮,一个惹不丁得嬉笑道,“哎呀,本王感觉到孩子在踢爱妃你的肚子呢。”

    这才还不到三个月呢,小小孩子怎么可能在踢自己的肚子呢,再说连沐筱萝自己也不曾感受到有孩子在踢着肚子呢,这孩子又不在他的肚子里面,沐筱萝嘴角含笑不语,知道赫连皓澈这么说是寻自己开心,也不拆穿他,一味说着,好好好之类的。

    沐筱萝挑选了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湖心小筑上的小湖细小的波浪轻轻涌动,锦绣画舫在上面随着秋风扶摇,夏日的暑气未曾消尽,还能感觉到一股子热意,香夏要研究兵书和布阵方略,瑾秋这一堂堂的西疆第一女带刀侍卫竟然怕死,所以陪伴着沐筱萝同去的人,是西疆婢子娜扎和喆喆。

    说起来,有着娜扎和喆的陪伴,沐筱萝也会感到有一股子安感,住在西疆以来,无论早上,中午,晚上,一切的起居饮食,都是这两个丫头打理,再说她们两个是西疆方陵人,身子骨并没有旧日相府那些个丫头婆子那般孱弱,日晒雨淋的,她们也能受得住,至于这渡船什么的,对于她们来说,简直就是一叠小菜式。

    渡过湖心的锦绣画舫一次性不能超过五个人,所以江左大将身先士卒充作第一护卫,锦绣画舫上有赫连皓澈,筱萝,然后便是娜扎与喆喆。..

    上一世的沐筱萝跟随那个无良人太子殿下夜倾宴,跋山涉水不下千次百次,面前区区的一条水湖,对于沐筱萝来说,压根儿就不算的什么,筱萝这也是刚刚怀上的,如果到了七八个月,届时就走不动了。当然,他们这一次,是瞒着赫云老太后的,如果叫她老人家知道了,恐怕又要……

    “王妃娘娘!到了!”娜扎尖锐得叫了一声。

    沐筱萝极目望去,湖心小筑建造着竹屋石亭,还有偌大苍翠的松树,一眼成碧之间竟然有簇簇鲜艳如火如荼的树叶,她忍不住道,“大王,那可是枫叶?”

    “正是。如今正值初秋,枫叶犹如红火一般铺盖着湖心小筑。”赫连皓澈连连点头,两只手搀扶着筱萝的腰身,生怕画舫一个轻轻摇摆,把他心爱的王妃给撞到了,有了身孕的女人一切都要极为小心的。

    江左大将军脸上毫无任何的表情说道,“大王对夜胥华二殿下,也算是仁义尽了的,古往今来,有几人亡国奴能够有这般的对待呢。”

    “混账!你在说什么!”赫连皓澈狠狠责骂江左将军一番,他是在责怪江左将军,如果说夜胥华二殿下他是亡国奴的话,那么筱萝呢,她又算得了什么,哪怕事实真是这样,赫连皓澈也不希望这话出自江左将军之口,江左将军可是他一直极为信赖的将军呢。

    “是,属下无礼。请大王宽恕。”江左垂下头,脸上依然是毫无任何的表情。他就那样,无论说什么,神色表情一如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江左将军真的是在对大王或者王妃娘娘很是不敬。

    娜扎和喆喆等赫连大王搀扶着王妃上了汀之后,然后她们再由江左将军帮持着上岸。

    沐筱萝抬头往上注视,便看见二层楼的竹屋两旁守卫着西疆方陵卫兵,看起来如此重兵守卫着,夜胥华他是想要逃走,恐怕也逃不了了,看守的方陵卫兵们可是千里挑一的,有些人的武功几乎能够与江左大将军比肩。

    赫连皓澈陪同着筱萝上了楼,就扔下了娜扎和喆喆石亭的栏杆上小坐着,江左将军跟守卫的方陵卫兵不知道瞧瞧说了什么,卫兵们点点头,剑眉愈发浓重了,看来他们是极为重视这件事情的。

    “爱妃,你进去吧。”赫连皓澈便下楼了,还不忘嘱咐了一句,“筱萝,若你需要本王,本王便会来接你。”

    沐筱萝点点头,推开竹篾编织成图案的小门,只见一个年轻人,腮帮上长满了浓密的胡须,有点不修边幅,这个时候的夜胥华像极了当年在江湖里头漂移的江湖侠客。

    夜胥华二殿下早年就是游离于江湖的,所以无论去哪里,对于夜胥华来说,都是一样的,至少失去皇位之痛,他不会比夜倾宴这个名利熏腥的殿下来得更为严重了些。

    他伏案拿狼毫笔挥洒着什么,沐筱萝却不知道,同样的,筱萝进入房门的那一刻,夜胥华始终没有抬起头来,只是一味得斥责,“本殿下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在本殿下书画的时候,不准进来叨扰我吗?我不吃,你们快拿走!”

    哦,原来是夜胥华二殿下以为自己是送吃的小卫兵。

    沐筱萝可以从他的声音之中感觉到夜胥华沧桑了许多,他的年岁比赫连皓澈还要小上一两岁,又怎么……

    沐筱萝忍不住道,“胥华,你还好吗?”

    “筱萝——”夜胥华猛然抬起头来,目光如炬得凝视着她,三两下就扑上去,将筱萝涌入怀中。

    他不知道他这么做,是罪犯滔天么,赫连大王不会饶过他的,沐筱萝双掌一拍他的胸膛,一味抗拒着,“胥华,我如今已有皓澈的孩子,今生你我无缘,你不必再这样!”

    “什么,你有他的孩子?那么为什么还要来找我?让我死了便罢了。”夜胥华眉心深处挤出一滴眼泪,那是真挚的眼泪,至少他喜欢着筱萝,爱着筱萝,程度一丁点儿也不会比赫连皓澈来得少些。

    沐筱萝淡淡道,“胥华,你放心,过几天,我会说服大王将你放了,还你一个自由的,待皓澈登基为大陵新皇,一定会封你为永乐侯,富贵荣华,不会少了你的,还有香夏她对你情深意重,我希望你可以接受她。”

    “好,只要是王妃娘娘您吩咐的。我夜胥华照办。”

    他不知道他说这句话之时,沐筱萝仿佛可以听见夜胥华心底淌血的声音,可又有什么办法,人的一生,可以选择的太多太多,可三千弱水,沐筱萝只想取皓澈这一瓢饮用。

    不过夜胥华他的意思总算是答应了自己,以后会接受香夏的。

    ……

    四姨娘上官温柔却在赫云太后那边进谗言,说王妃娘娘要去见她的老情人旧大华二殿下夜胥华,还撺掇着赫连大王一起去。

    再是绵软的赫云太后如何不生气,她大骂王儿太过糊涂了。

    看二殿下夜胥华满面沧桑,沐筱萝曾有过一丝丝愧疚的感觉,毕竟前世,夜胥华默默得为自己付出那么多,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筱萝就有种立马就把他释放的冲动,软禁夜胥华,实在是一件太过残忍的事。

    可这问题并不仅仅涉及到底要不要释放夜胥华二殿下,而是关乎于西疆以为未来的安定,不能草率而为之。

    沐筱萝就呆了一会儿,就任由着夜胥华依然在那安安静静泼墨画着灵动的山水画,她在方陵大王等人的陪伴之下,上了锦绣画舫,湖上烟波淼淼,湖心上的小筑建立渐远,似乎很快融入了静谧的湖水深处。

    清风扑面而过,沐筱萝偶感凉意,赫连皓澈很快就为筱萝披上了绛紫色金蝴蝶纹金线镶边的小披风,安抚道,“爱妃,可是觉得冷么?”

    “大王。”沐筱萝轻轻吟喃,在赫连皓澈双臂轻拢过来之际,顺势把螓首靠在他壮硕的胸膛,筱萝深深得知道赫连大王的心里面,想要问的东西并不只有这些,而是更多。

    他明明想问,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沐筱萝心中叹息了一下,环视着船舷上峭立并保持警惕的江左将军,当然在这锦绣画舫之上除了赫连大王,便只有他一个人男人了,江左将军负责着保护大王和王妃的齐之外,还负责操动画舫上的罗盘,至于娜扎与喆喆两人在船艄之畔,欣赏着湖光山色,这么美好的动人景色,对于她们这般年纪的女孩饶是充满了极大的吸引力。

    见没人敢于窃听她与赫连大王之间的谈话,沐筱萝干脆选择开门见山,她把手轻轻抚上赫连皓澈的竖领前,声音也如同这锦绣画舫底部的流波风澜轻柔怡人,“大王,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刚才,臣妾与二殿下刚才在谈论什么吗?”

    赫连皓澈好看的剑眉微微一蹙,嘴角满是玩世不恭的笑容,他的鼻子轻轻一哼,反问道,“本王为什么要知道?本王只知道筱萝爱妃你的心里只有本王一人,本王还需要知道一些什么?”

    这么说来,的确是不再需要知道什么了,沐筱萝自是满心欢喜,女人呐,终究还是要找到一个能够理解自己,包容着自己,疼爱着自己的男人,如果找到了,就像沐筱萝这样,可以和和美美,安安静静,平平淡淡得过完一生,那可是无限的幸福,至于其他的一切的一切,宛若浮云,总有消褪的一天,唯有爱,才是真心相爱的两个人可以依傍一辈子的基础。

    也就是俩碗茶水的功夫,沐筱萝回到毡包之中,一路上听过不少的风声,说赫云太后有急事要相告于方陵大王赫连皓澈。

    待筱萝走进毡包之后没多久,赫连皓澈便往赫云太后处了,这赫云太后的毡包位与处于以东的地域,也是大大方方的毡包房,她老人家乃是西疆太后,位份至高,附近有不少方陵卫兵在守卫着。

    赫连皓澈进入太后处,给她老人家问安,“不知道母后召唤儿子来,为了何事?”现在这个时辰已不是问安的时辰,看请来禀告的太后处卫兵形色严峻,看来太后她老人家肯定不高兴了,难不成是太后是有什么不适?

    赫连皓澈抬头之余,突然瞥见站在太后的左边立了一位*****这不是旧大华相府四姨娘上官温柔么?怎么她这个时候会在母后的住处,难不成是?

    他心中有数,却浑然不表露出来,上官温柔上官姨娘也给他见礼了,可赫连皓澈却浑然当做没有看见她一般,上官温柔吃瘪,垂在脑袋在一旁,兀自什么都不敢说了。

    在赫连大王不在这里的时候,上官温柔可紧着添油加醋说了一番,王妃娘娘与前朝大华皇朝二殿下夜胥华的事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