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06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绝世高手拜师九叔

    约莫过了七八天的模样,四姨娘上官温柔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直转日下,看她孱弱不堪的玉体仿佛阎罗王一个不高兴就可以直接收回她的性命了。

    沐筱萝以身孕为借口,可以不用去上官四姨娘那看看她,至于大夫人筱萝生母一天奔走了两回,在上官姨娘的药钵里头添加山曦草的事情,娘亲林秋芸她自然是不知道的,万一她知道的话,恐怕凭借娘亲绵软的性子还不赶紧要求自己把上官四姨娘救过来呢。

    接下来,上官温柔上官四姨娘愈发病得严重了,就连恩师谷乘风他老人家也无从下手,须要知道那山曦草可以拖延伤风之症的方法乃是出于古西域万毒谷万毒真经的不世秘本《万毒真经》上面的记载,这本古籍谷乘风恩师他老人家自然是没有的,因为这本古籍如今是落在大花国太子殿下花辰御的手上呢。

    上官四姨娘这个贱人病了,一连好几天都没有人在赫云太后她老人家的耳畔兴风作浪,这点太令筱萝痛快了些,她和赫连大王去给赫云太后请安的时候,太后她老人家的神色已不似前几天那般对筱萝这个儿媳妇不咸不淡的呢。

    上官温柔病了,赫云太后是个上了年岁的老人儿,也生怕被她传染,这伤寒之症,怎么说呢,可大可小的呢,一不小心要走了人的一条性命,那也是极为简单的呢。

    斗转星移,日子到了九月廿五,沐筱萝去大夫人房里,发现大夫人正往上官四姨娘处走去,筱萝连忙拦住了她,“娘亲,不要再去了,如今眼看着上官姨娘的身子每况日下,如今天气转寒凉,你要是去了,也被她感染了,该怎么得了,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可要想着小九弟呀,他是小娃娃,身子骨最为柔软,女儿就怕——”

    “王妃娘娘说的不错。”大夫人筱萝生母旋即点点头,发现筱萝女儿说得极有道理,自己的小儿子还那么小,抵抗力那么弱,要不一个不小心叫上官姨娘的病体过气给他,可是万万不能,虽然大夫人心疼上官四姨娘可也更为爱惜自己的小儿子呢。

    沐筱萝眼波横斜,满是冷意,“娘亲,你想想看,身为上官姨娘的丈夫都没有去,你又何必去冒这个险呢!”

    说起来,大夫人也听闻,自从上官四姨娘卧病在榻,沐展鹏一次都没有去看望过她,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凉薄到了如斯境地,她想着若是自己病了,他回来看望自己么,答案是肯定,至少老爷他如今身在西疆方陵,每走一步,都要看赫连大王和王妃娘娘的眼色,她可是王妃的生母,就凭借这一点,凉薄的丈夫沐展鹏不来,也要来,只是万分可怜的是那上官四姨娘,死了亲生女儿沐锦绣,如今也算是孤家寡人一个了,前段时间听闻她尝尝屈在赫云太后的毡包房中,如今她病了,赫云太后也早早疏远了她。

    身为她的女儿,沐筱萝天生就是筱萝生母心里面的那一条小蛔虫,她知道娘亲此刻在想什么,“上官四姨娘是个不省心的主儿,如今她病了,肯定是老天爷在惩罚她,惩罚她造的孽障太多,难道不是吗?”

    “筱萝,以往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吧,不要太计较了,难道你想一辈子背着仇恨过活一辈子么?那样子的话,最辛苦的人不是他们,而是你自己呀。”

    筱萝生母心里是极为疼爱她这个女儿的,她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抚了一下沐筱萝螓首上的鬓发,那乌乌青青的秀发极为美丽,配着她滚金边绣的王妃凤袍,脚底下踩着一双玉凤朝云锦靴,无不张扬着筱萝女儿的王妃威势!真真是极好的!

    被娘亲如此目不转睛得看着,沐筱萝脸上不禁羞赧一片,“娘亲,你怎么如此看我,莫不成女儿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不成,快帮帮我——”

    当下,娜扎和喆喆掩唇轻轻笑着给沐筱萝端来了一个小铜镜,凝望着小铜镜中的那一张算不上天姿国色倒有一些小家碧玉的妩丽容颜,洁白如月华,清纯似濯莲苞,根本就没有什么脏东西的地方啊。

    终于,大夫人筱萝生母终于不免促狭一笑,“我的乖女儿,娘亲这是夸赞你漂亮呢,你还真以为自己脸上有脏东西呀。”

    呜哇一声。

    在摇篮里边的男婴醒过来了。

    沐筱萝连忙走过去,将沐陵抱起来,自己做姐姐的这么一抱起来,沐陵睁大着眼睛,对着姐姐笑,嘎嘎的公鸭子的声音,不过在沐筱萝听来,简直比九天的仙乐还要动人悠扬呢。

    “娘亲,你快看看呀,小九弟他在冲我笑呢,在冲我笑呢。”筱萝她如今可是西疆方陵的王妃了,可在筱萝生母看来,依旧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女孩儿。

    嘴唇满是笑意,筱萝生母连连点头,“你是陵儿的亲姐姐,他如何不对你笑呢,他要不对着你,又对谁笑呢。”

    也是呢,骨肉相连,亲人们之间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

    快到传午膳的时间,沐筱萝打算就在大夫人这里,与筱萝生母还有小九弟弟沐陵共进午膳,谁知道,就在这个时辰点,瑾秋进来向筱萝禀告说,香夏丫头不见了。

    “瑾秋,不可能,你在骗本王妃吧。今儿个清晨的时候,还是香夏替本王妃束好摔云髻的,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沐筱萝猜不透瑾秋和香夏一天到晚都在忙些什么,按道理说,上官四姨娘的事情已经可以告一段落了,还能有什么事情呢,莫非她……筱萝想着,就问道,“不要紧,也许香夏她跑去主营毡包那边,陪着大王还有谷乘风恩师,江左将军商谈国家大事,也说不定呢。”

    “不是的,王妃的,奴婢去过来了,没有看见她呀。”瑾秋连连摆手,“往常香夏姐姐去个茅房都会与我说一声的,我就是去过主营那边,没有发现她,我以为她会在王妃您的毡包处,没有见到她,就想着她一定是在大夫人这里,我进来了,还是没有……”

    这个丫头!大夫人筱萝生母慈祥的眉目一动,“别急呀,你这个孩子,你说过香夏这丫头去个茅房都会与你说一声的吗,那么茅房找过没有?”

    “没有。”瑾秋摇摇头。

    看她一身的大汗,看来是跑遍了众多的地方,都不见香夏丫头的身影,这事儿可大了去,沐筱萝也不免有些焦急,香夏这丫头做事向来是内敛持重,根本就不是一个风风火火的人呀,突然之间,香夏丫头毛毛躁躁没了踪影,沐筱萝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沐筱萝努力想着想着,对了,该不会她去找赫连皓澈了吧,嗯,肯定有这个可能性,“瑾秋,你有轻功,等会儿你踩着轻功去湖心小筑看看,说不定香夏忍受不了,要去找胥华二殿下了呢也说不定——不过这件事你一定要小心不可张扬,不能叫任何人知晓,更不能惊动赫连大王和赫云太后,否则这件事就往严重的态势发展知道吗?”

    “嗯,王妃娘娘,奴婢记下了。”瑾秋丫头朝沐筱萝、大夫人筱萝生母福了一礼,就出去了,脚底下犹如踩了一对风火轮,轻功卓越得往湖心小筑的方向去,靠近湖心小筑的方向有个锦绣画舫,要想渡过湖心小筑,那锦绣画舫就是唯一通往那边的工具。

    沐展鹏也在这个时候过来了,却瞥见瑾秋往扣押夜胥华二殿下的湖心小筑去了,他本想去找大夫人筱萝生母的,问筱萝生母要点的钱的,谁知道就看到瑾秋丫头马不停蹄般往那边赶去。

    这是要做什么,沐展鹏猜想,难不成是他这个二女儿想要勾搭夜胥华二殿下么,她就不怕西疆大王赫连皓澈知道,如果被西疆大王知道了,如果大王一生气下来,将二女儿沐筱萝褫夺王妃之位,那么自己不是也跟着倒霉?不可以,不可以叫沐筱萝她如此任性!..

    “王妃娘娘!你疯了吗?你让瑾秋丫头去湖心小筑做什么?难不成你与夜胥华二殿下余情未了,要再续前缘吗?为父告诉你,你这是要害我们沐氏一家,知道吗?!”

    沐展鹏义愤填膺,他还霎时间将此地当做是相府的栖静院,他不高兴,想要责骂就责骂,丝毫不顾及区区一个,系的母女心里会有什么感觉。

    “大胆!你区区一介贱民!就是这么对本王妃说话的!”

    一个凌厉在于沐展鹏之上的眼神抛过去,沐筱萝对这个无良生父没有夹杂着任何表情,不禁冷哼道,“你要是不愿意,大可以离开西疆方陵,本王妃和大王不会强留你的。”

    筱萝生母是想要劝慰女儿筱萝不能这样,可筱萝女儿如今身居王妃高位,非同往日了,林秋芸有那个心去拦阻,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了,只能保持沉默,一股脑得将心思托付在怀中的婴儿沐陵儿,静静得抱着头,观察眼前父女之间的异动。

    “你……我……”沐展鹏似乎有什么东西梗塞在喉头,想要说什么,却早已说不出来。

    这段话,沐筱萝是怎么吃,也吃不出亲情的那个味道了,旋即就辗转出来了毡包之外,娜扎与喆喆很快就跟随上来,一路上保护着筱萝王妃才是最要紧的,再说王妃娘娘她如今身怀骨肉,不宜大动肝火,否则会对胎儿不利的。

    娜扎在筱萝的耳畔道,“娘娘别生气了,别动了胎气,还是保重肚子里边的小世子要紧呀。”

    一旁的喆喆头也犹如捣蒜一般,“是呀,娘娘,一定要保重身体,奴婢们还期盼着小世子生出来,我们以后都要逗小世子玩呢,到时候相爷他也会弄孙为乐,一家人享受天伦,却是极好的,不似奴婢和娜扎二人一生漂泊无依靠,举目无亲,要不是赫连大王可怜我们,收留我等作侍婢,恐怕……”

    沐筱萝本想发火,因为区区一个小小婢子竟然对着自己指手画脚的,可喆喆说出她那沧桑悲凉的身世来,沐筱萝也不忍心在生出斥责,就说,“本王妃累了,快搀本王妃回去休息吧。”

    喆喆和娜扎缄默无声,默默得一人一边搀扶着筱萝王妃,一切都要以王妃的意思为准,肚子有了世子的人就极为娇贵的,日后,王妃她生出的世子肯是要继承西疆方陵之大统,万万小心为上。

    留在大夫人筱萝生母处的沐展鹏直接嗝屁了,筱萝二女儿给他的一番话,是那么刻薄,那么尖酸,叫他无地自容,是呀,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他这个挂名父亲,也是多余的,他就随便坐在一块毡子上,目光冷冽又放散。

    见此状,筱萝生母也不知道老爷子这个时候心里到底在想一些什么,但是一定是某些极为不好的事情,“我说老爷,你以后就不要与女儿她对着干了。如今她是西疆方陵**,日后建立了大陵皇朝,那便是当朝**,试想一下,你如果真对当朝**用那种语气的话,也难怪筱萝要把你辇出西疆呀。”

    “好呀,好呀,你倒是生了一个好女儿!这个好女儿,老子是没有份儿的!哼!”沐展鹏一脸苦闷,却什么也说不下去了。

    大夫人筱萝生母旋即就转了话题,“这些日子,我怎么不见你去看看温柔,她如今卧病在床,怪可怜的,你怎么就不去看看他呢,他好歹也是你的妾侍,你这样……”

    “呵呵,你今儿个还装大方来了?”沐展鹏直接给筱萝生母抛来了一个无比厌恶的眼神,“你们这些个内宅妇人的心思,老子还不明白?尔虞我诈,人前微笑,人后捅一把刀的,你以为老子不知道?罢了吧,你真有那么好心的话,为什么你不去,非得叫老子去?”

    好歹十几年夫妻,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说着令自己不开心的话,这么多年来,筱萝生母她受也受习惯了,眸光一瞥,当目光落到身旁小杌子的犄角之畔,泪光转移,“我倒是想要去,可筱萝刚才跟我说了,我怕上官姨娘把兵气过给我,我要一个不小心再过气给陵儿,这可怎么使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