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5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绝世高手拜师九叔

    满目动容的瑾秋的眼眶也湿了个通透,忙离身想要往外面走去,“王妃娘娘今早嘱咐我给香夏姐姐炖熬的燕窝干贝鸡粥想必这会儿已经好了,我怕初来乍到的粗使丫头偷奸耍滑,我得自己看看火候去,如果粥老了,就不好吃了。香夏姐姐的病体刚刚好转,可要多吃几碗下去的。”

    “瑾秋妹妹,不要走。”香夏泪水早已涌了出来,连忙扑在瑾秋的怀里,“我这般连累你,你又对我这么好。我却不知道如何报答你的。还有王妃娘娘,赫连大王……”

    沐筱萝宠溺一笑,“傻丫头!不许哭了。大王他的心底也是善良的,只是他很害怕别人背叛他而已……”

    “大王日后定然是位仁义帝君,这点气魄,莫说夜胥华二殿下了,就是那是无耻太子夜倾宴也无所匹敌的。夜倾宴生性凶狠,如果真让他当成皇帝,一定会是这世上万千百姓们的灾难呀。”

    看着筱萝的脸蛋儿,香夏一句一句得说道,“王妃娘娘,莫雪那个贱种,竟然诓骗我他进入西疆就是为了和江左将军相认,骗走我的同情心,以达成他救出太子和太子妃的阴谋诡计。他是太子夜倾宴安插在二殿下身边的细作,王妃娘娘,您可一定要救救二殿下呀。不然胥华他真的会被莫雪害死的!”

    莫雪……莫雪,终于来了!

    沐筱萝永远都不会忘记,前世,夜倾宴对瓮中已成人彘的自己说起过,二殿下身边的亲信副将莫雪,在军营之中暗杀夜胥华,如此惨痛的经历,叫沐筱萝恨不得现在马上就啃噬莫雪的血肉。

    当然了,莫雪副将他也只是一具傀儡罢了,真正的幕后凶手,是夜倾宴那个渣男,沐筱萝不会一味得追究香夏的过错,香夏可是自己身边的人儿,还有夜胥华是绝对不可能做出伤害自己的事儿,也许大王还不清楚,不过筱萝相信,大王他是会明白的。

    “为了要引蛇出洞,香夏,本王现在要你和江左回你那儿去,本王答应你,本王绝不为难二殿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稳重如泰山的男声逼迫着众人的耳膜。

    香夏抬头一看,随之倍感窒息,原来是赫连大王,他老早就在梨花橱的一侧隐蔽方位偷听着讲话。

    不过赫连大王说出来的话,对于香夏来说,无疑是好消息,“大王,这是……这是真的吗?你叫江左将军与我一道去,不是为了要捕获夜胥华二殿下,而是为了要对付莫雪,这个……我没有听错吧。”

    赫连皓澈眸色淡然,反问道,“香夏军师,你双耳依然聪慧,如何不明白本王的话呢?”

    “香夏,快谢恩吧。这是真的。大王他要伤害夜胥华二殿下,本王妃也是不准的。他对我有恩。”

    沐筱萝看看了赫连皓澈,再看看香夏,眸子一亮,“莫非,你连本王妃的话,也不相信了吗?如果真是如此,香夏你如今身体好了,你大可以离开这里。”

    “王妃娘娘,香夏如何不相信您。您可是这个世界上,香夏最最深信不疑的人。”香夏顿然眸光大放异彩。

    一旁的瑾秋头点得好像小鸡啄米粒,“香夏姐姐,这可是真的——”

    说完,瑾秋一脸央求得看着赫连大王和王妃娘娘,“大王,王妃娘娘,瑾秋恳求您们让我随曹大将军同去行不行,莫雪副将想来是生性无比狡黠,他上一次骗我,把我骗得好惨,这一次我一定要报仇!求求您们给我机会吧。”

    上一次,若不是莫雪打扮成江左将军,骗过单纯的瑾秋,莫雪他如何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得带走太子夜倾宴还有太子妃沐若雪。

    目前沐若雪被囚在相府的地下黑牢,可是夜倾宴太子仍然逍遥法外。

    这一点,沐筱萝绝不能容忍,至于赫连大王,那就别说了,他更是无法忍受的!

    赫连皓澈沉吟了一番,把眼看向筱萝,是在征求着筱萝的意见。

    沐筱萝细细一想,觉得此事并无不可,旋儿道,“好吧,大王,就让瑾秋同去吧,多一个人,也好互相照料,此行,大王和我都希望,能够一举把莫雪这个狗贼擒拿下来,这样的话,夜倾宴此贼子就好比没了爪的老虎,到时候对付他就容易得多得多。”

    “嗯,爱妃说的对。”筱萝的话,深得皓澈的心,赫连皓澈连连点头,剑眉之下的星眸璀璨闪耀,又恰似温婉绝美的黑曜石,绚丽得叫烁瞎人的双眼。

    拿起小杌边上的一盏红枣花生羹,沐筱萝轻轻品了一小口,甜糯有致,随口却说着,“沈厨娘的厨艺见长了。”说着丝毫不相关的事情,就好像对此事一点儿也不上心似的,可心里头未免会这么想。

    “好了,你们下去了。爱妃该好好休息了。”赫连大王将一众催下去,他知道爱妃昨夜都在担心着香夏,没怎么睡,她如今可怀着身孕呢,怎么能行。

    “大王,臣妾睡够了,你又叫人家睡,真是的。”沐筱萝甜腻一笑,并不说什么。

    ……

    二殿下夜胥华这边。

    香夏对江左将军,瑾秋二人说道,二殿下希望香夏在晌午之前赶回去,以免被莫雪怀疑。

    只是这一次,香夏和其他人早已商量好了的,就是要故意晚点回去,好让莫雪狗急跳墙,露出他原本的真面目于夜胥华二殿下的面前。

    此计,当真为好计谋。

    晌午过后,香夏,瑾秋,江左,更有年羹强等副将早已囤积在荒郊某处。

    他们都看见一幕极为可怕的场景……至少香夏她有点坐不住了!

    晌午。

    昨日下一场新雨的地面还没有干燥透彻。

    穹顶上的暖阳熏得人身上洋洋的。

    二殿下夜胥华负手而立在田埂处,此地位于荒郊神秘某域,满眼苍凉一片,秋日景象是落寞赫连条的。

    渐渐的,夜胥华感觉到身后有轻微得脚步声,如此飘逸敏捷的身形步法,还能有谁?

    “二殿下,您知道香夏去哪儿?一上午都不曾见过她?”

    莫雪将军怀中藏着一把锋利的短匕,径直走到夜胥华跟前的时候,硬挺的脸畔满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虽说莫雪与西疆大将军江左乃是一母同胞亲兄弟,可莫雪将军的脸上永远是活泼,看起来不那么严肃,至少比江左那一张木讷脸好太多了。

    “她去本殿下买芋头糕去了。”夜胥华说毕,眉眼轻动之间,又改变了说辞,“哦,是去给本殿下到买烤羊肉去了。”

    二殿下他说话如此反复,摆明了有鬼,莫雪将军何尝不知道夜胥华根本就不喜欢吃芋头糕。

    莫雪随眼一顾,便看到脚底下的就是一片芋头田,哼,原来是胡乱瞎编一个理由来哄骗本将军,夜胥华别怪本将军心狠,谁叫你嫌命短出生帝王之家,天生是太子殿下的死敌!

    “敢问二殿下,这附近有烤羊肉的地方?”莫雪将军眸珠一闪,摆明了不信任夜胥华。

    那一边,二殿下夜胥华施施然得轻甩衣袖,生怕莫雪将军看出此间端倪,夜胥华笑道,“怎么没有?就在往西去不到一里路程,便有此地百姓们交换蔬菜瓜果的虚市。”

    西去,这不是自己这几日来奔走的地方吗?

    莫雪心内顿时起了一片浩瀚的涟漪,他鬓丝上粘连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太子殿下所在的丰州坝就在此地以西的区域,西边茫茫的一片,皆是一片山涧还有沼泽,那个地方荒芜之极,哪有什么虚市,要去虚市,也只有丰州坝才有。

    难道……二殿下都知道了!

    好啊,这个家伙!哼,本想让他多篝火几日,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来找死。好,本将军会成你的!

    莫雪深藏下汹涌的杀意,满脸谦恭得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对了,二殿下,请您过来看一看,末将手里的东西是什么?是末将早上捡来的一块石头,末将猜想此内中一定深藏着什么名贵的宝玉。”他知道夜胥华二殿下素来喜欢收集玉石,就不怕这一次他不上当。

    他以为就他精明,夜胥华嘴角浮现一抹对方难以觉察得微笑,目光潋滟如秋湖上的绿波,“是什么样的玉石,待本殿下一观就知道,到底是不是一块好玉材。”

    在莫雪将军掀开袖子的一瞬间,一道冷冽银光瞬时间亮瞎了眼睛,好在夜胥华早有准备,他这一次不比前一世那般对莫雪将军推心置腹得信任,到底留了一线,也就是这么小小的一线,保了夜胥华的一条性命。

    若真像前世那样,恐怕夜胥华早已死在荒芜的郊外,曝尸荒野当真是极致残忍的死法,可前世的夜胥华就是这么死的,他在军营里被莫雪暗杀了之后,就被抛弃在战场荒野,遭无数条的野狼啃食,连骨头都没有剩下。

    “好啊!莫雪!你这个畜生!竟然背叛本殿下!本殿下一直对你不薄!”

    夜胥华后退一步,莫雪他真的显露出真面目,他如此歹毒,竟然袖中藏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要不是自己心留一线,要不然那匕首没入肚腹,别想活了。

    “别怪我,今天你一定要死!”莫雪以为刚才那一下,足以将匕首插入夜胥华的腹部,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防备性得一后退,叫匕首落入空气之中,完成扑了个空。

    要手段麻利得把人杀了,一定要趁着对方没有任何防备,如今对方有了警觉,要想杀他,是为艰难,再说二殿下夜胥华的实力与自己匹敌不分上下,要想杀了他,也只能是浴血奋战了。

    “你这个白眼狼!本殿下瞎了双眼!香夏提醒我,总是对的。你这个叛徒,原来一早投靠到太子身边了……”

    夜胥华已经准备与他拼了个你死我活,幸亏他腰间还配挂在腰间,他之前是如此信任莫雪,以至于将长公主月长安,五皇弟月宏羽还有昔日二殿下麾下的部队都交予莫雪派使到某处去,好后悔了,早知道他如此叛变,就不该把那些人部都给……

    见四下无人,到处是一片茫茫的芋头田,莫雪冷然笑道,“二殿下,是你无情在先,别怪末将无情,末将这条性命是太子殿下捡回来的,而不是夜胥华你,你这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小人!”

    “我表里不一,伪君子,小人?”听到这个,夜胥华哈哈大笑,再也没有听过比这个更为好笑的笑话了,“你投靠的夜倾宴,就是一个表里如一,真君子,大丈夫,哈哈哈哈哈……真是搞笑!”

    簌簌秋风浮动莫雪额前的鬓丝,他剑眉一双几乎是带着血的眸子渐渐泌出一股子厉色,“狗贼,你笑什么?我不准你这样笑太子殿下!我莫雪发誓今生今世效命太子殿下!未来可以匡扶大华皇朝,也只有太子殿下一人!他才是真真正正的仁义之师!夜胥华狗贼,拿命来吧!当我我身困……”莫雪想要往事重提,为什么那一天夜胥华来没有来救他,救他的人反而是太子殿下,可惜的是,莫雪不知道夜胥华也被太子夜倾宴设计所蒙骗,而没来得及救他!

    这一切,始作俑者是太子殿下夜倾宴,绝非夜胥华,而莫雪将军恐怕临死了都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所在,甘心被利用,到最后的下场也惨不堪怜,前世的历史,便是这样。

    而夜胥华也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莫雪会如此背叛他。

    “想要取本殿下的性命!好,你过来!”夜胥华扬起佩剑,剑出鞘,哗的一声,在秋日暖阳的照耀之下,佩剑竟然闪烁着一抹异彩,令人流连。

    可是此间是真正的生死搏斗,而非寻常比武过招。

    “夜胥华,你的狗命拿过来吧!”莫雪猛扑过去,竭尽了力,无论如何,今日一定是取下二殿下夜胥华的首级,献给丰州坝的太子殿下夜倾宴,这是他唯一可以报答太子殿下以往的救命之恩,和再造之恩。

    扬起佩剑的夜胥华正欲长剑抵挡,谁料,卡擦一声,乌黑的方陵雀子钻过去,命中莫雪手中的利剑。

    莫雪倒退而去,擦亮双眼,真想骂娘,终于,他发现他的身前竟然站着跟自己一摸一样的男人。

    “你就莫雪吧?本将军的孪生哥哥?”江左将军眼里满是不屑之色,不过更多的是惊讶之色,他活了三十多年,也从来没有照过镜子,眼前空前站了这么一个人,无论体型,身高,下巴的蓄须,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两人衣服上的服饰了。

    “曹……”莫雪刚想开口,却眼前并不下认亲的场面,是履行太子殿下的旨意才是最要紧的,“弟弟,和哥哥一同杀了夜胥华二殿下!只要杀了他,跟哥哥一同跟太子殿下禀告,他一定会对你以赏识的,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如果你想回山东潍坊老家去,哥哥也可以带你回去,你可知道这么多年来,母亲她有多想你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