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1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母亲?江左依稀记得三岁那年,总是逗着自己笑,抱着自己,哄着自己睡的年轻女子,那应该是自己的亲娘吧,可是他三岁就被人贩子抱走,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已物是人非,听莫雪说自己的亲生母亲的老家在山东潍坊?

    江左情不自禁眼眶微湿,可就算是这样,并不代表他就这么打算放过莫雪,“你既是我的亲大哥,弟弟劝你不要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快快跪下给二殿下赔罪,随我回相府,我一定会恳求赫连大王饶了你上一次假装我混入西疆救走夜倾宴和沐若雪的死罪,只要配合我们一同攻打丰州坝,相信弟弟,你我血融于水,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哼,看来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弟弟,你这是自寻死路了,与人无尤了,也怪我这个做哥哥的心狠手辣了。”

    就在这个时候,莫雪对江左也动了杀心,谁背叛太子殿下夜倾宴,那么就杀谁,,莫说江左是自己的亲生兄弟,哪怕他是自己的再生父亲,那也要杀的。哪怕太子殿下要摸雪杀掉山东潍坊的老母亲,莫雪也要杀二话没有商量。

    莫雪他是愚忠,几乎到了一个变态的地步,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太子夜倾宴,没有人的话他能听得下去。

    哪怕夜倾宴说的是真话。

    这,这是莫雪在狼牙岭对自己发的誓言!

    狼牙岭,正是太子夜倾宴搭救莫雪的地方。

    也是,太子夜倾宴利用诡计让夜胥华,莫雪主仆二人反目成仇的地点。

    毒计用到如此之深,可见太子殿下夜倾宴是如何专研心机。

    由此彰显夜倾宴他那极为可怕的城府!

    “你给我让开!不然,我连你都要杀!”

    不容分说的,莫雪抽出后背的弯刀,一举向江左将军砍过来,连带着爆叱。

    这算是给亲生弟弟江左,一个最后的通牒。

    “尽管向我砍来吧,你以为你是经天纬地的铁男儿吗?你以为这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到一个人与你匹敌吗?真是笑话?还想杀了风殿下。哼,先杀了我罢。”

    江左挡在夜胥华跟前。二殿下夜胥华趁乱退到后面去。

    从田埂上的一处大磐石跳出来,夜胥华闻到馨香的女儿体香,那么温馨,那么香甜,除了香夏还能是谁。

    香夏温柔如水得两只手抚着夜胥华的腮边,“二殿下,您怎么样?哪里可有受伤?刚才我早就想要跳出去来着,可是被江左将军拉住了,他说,想要听听莫雪跟你说什么。”

    夜胥华若有所悟得点点头,心道这个江左将军还是有点办法的,他这是要等待莫雪他把丑陋的面具撕裂于自己跟前,这样以后就彻底看清莫雪这个人奸诈之人,若不然,江左在莫雪还没有拔出匕首的那一刻出来,莫雪肯定会继续潜伏下去,这样对于夜胥华来说,随身随时随地携带着一枚重磅炼丹炉,这可怕的东西可是一不小心没准下一秒就爆炸的!

    “香夏,我没事,你别担心我了。”夜胥华替香夏擦拭粉腮的热泪,见她如此憔悴,这两日定然是为自己吃了不少苦了,他安慰香夏道,“香夏,谢谢,你没少被我拖累了吧……以后你就叫我胥华吧,别殿下前,殿下后的,知道吗?”

    什么,他说什么,这说明什么?

    香夏热泪盈眶,激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樱桃小唇儿弯成一个鸽子蛋大小。

    没等香夏作出惊愕举动,夜胥华就把香夏拥入怀中,“以后就跟在本殿下的身边,于我寸步不离,你做的到吗?”

    “殿下你是……你是要我永远跟你在一起了?”香夏珠泪涟涟,顺着好看的琼鼻流到了唇边,那唇边这个时候还起了一个极为好看的弧度,夜胥华把唇瓣凑上去,抵住她的柔软的玉唇,“以后别叫我殿下,叫我胥华。”

    唔唔……香夏顿时觉得娇躯火热得快要燃烧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幸运女神这么快降临在自己的头上,她是喜欢二殿下没有错,可是没有想到二殿下他竟然这么快……不过肯定是被自己打动的。要不是香夏及时得把江左将军等人叫来,夜胥华可以说是一个人孤单对阵,胜算不多。

    对了瑾秋妹妹呢?

    与夜胥华二殿下亲吻的香夏突然想起了瑾秋丫头,刚才和自己躲在大磐石下面的时候,她说有些内急,却更深的林中接手去了,这个时候怎么还不回来?

    “香夏姐姐,二殿下,你们?”瑾秋一脸好笑得看着他们,“你们真够好意思的。人家江左将军正在与那莫雪拼死拼活的,你们正在这里一响贪欢呀。罢了,我也要参加战斗去,帮助江左将军!”

    瑾秋很快得说了一句,然后很快得加入江左将军的战队之中。

    不多时,瑾秋也干脆把之前埋伏在芋头田地下面的一支西疆方陵卫兵引出来,一齐追着莫雪一顿儿穷追猛打。

    莫雪最主要的兵力囤积在丰州坝,在这里,他是单枪匹马的,他原本以为可以在夜胥华二殿下身边充作内应,充作久一点,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玩完了。

    瑾秋可不是一惯吃素的,她狠狠猛招都在莫雪身上落实,她大骂道,“莫雪,你这个贱人!上一次竟然装扮成莫雪,在本侍卫的眼皮底下逃离,害我受到赫连大王和王妃娘娘的责怪,这一次,本侍卫我一定要以牙反牙!”

    逮住莫雪,瑾秋就一顿儿得猛打,专门打着莫雪的眼睛,脸部,每一次莫雪跟瑾秋说千万别打脸,可是瑾秋就一个劲儿得朝着他的脸部狠狠一个拳头,叫莫雪死也不是。生也不是。

    江左将军到底与他有极为浓厚的血缘关系,他怎么可能会真的狠下杀心,杀死他这么一个亲生哥哥,他日回到山东潍坊认母,也没有脸面见他的母亲了。

    可是莫雪就不一样了,他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对江左,每一招的招式,都是招招狠辣,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转圜的余地,非要杀了江左不可。

    江左会有点心软,招式不稳当,实力没有百分百得发出来。

    可是瑾秋可不同了,她一个劲儿得狠辣攻击着莫雪,她可没有跟莫雪有着任何一点点的沾亲带故的,有的,那也只是仇恨!

    三两下,莫雪就被瑾秋打得鼻青脸肿,鼻皓澈流出血了。

    虽说女儿家是花拳绣腿的,可是瑾秋这架势,分明就不是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家家,她可不是柔柔弱弱的香夏姑娘,她是一身好武艺比一般的男性高手还要强出许多倍,打自己的时候,瑾秋也是用尽力的。

    如果继续一个时辰的话,莫雪估计就体力透支而亡!

    瑾秋打累了,命令看热闹得一众方陵卫兵把莫雪五花大绑起来。

    江左大将军走过来对夜胥华二殿下道,“二殿下,随末将回相府吧,我家赫连大王和王妃娘娘并没有要伤害二殿下的意思,请二殿下千万不可曲解了大王和王妃的意思。”

    “嗯,本殿下也正有此意。”二殿下夜胥华脸上满是和风惬意得表情,他两只手环着香夏的纤腰,叫一众的方陵卫兵艳羡不已,此等艳福可不是他们可以享受的。

    瑾秋捂着唇齿,嘻嘻一笑,刚才痛打落水狗莫雪也着实大扫了一口郁闷之气,要不然,瑾秋觉得,非被这口郁闷之气,给堵死了不可。

    看亲生哥哥莫雪被带回去,江左心底深处很是复杂,他是太子殿下夜倾宴身边的人,是赫连大王的头号敌人的人,毫无预料的,赫连大王一定会杀了他的,就算赫连大王不杀了他,王妃娘娘也一定会杀了他,如果他们两个都不动手,那么瑾秋侍卫也一定会杀了他。

    要不要救他……江左的脑海深处某个时刻浮现一抹大逆不道的灵光。

    “这么快就把莫雪小儿押回去了?”

    调皮的瑾秋好看娥眉微一蹙,嘴边酝酿一丝丝不曾言明的恶趣味。

    以为就会就此打住的莫雪顿然心凉飕飕了半截,他回过头去,“侍卫大人……侍卫大人手下留情!要不求求您给我一刀痛快的!不要如此折磨我!”

    “奥哟,原来你也是求饶的吗?那天晚上,你乔装打扮成江左将军,不是威风凛凛,一板一眼的吗?”

    瑾秋晙了被反绑的莫雪,满眼浓浓的不屑。

    这个瑾秋侍卫要对自己这个孪生哥哥做什么?

    一身被银灰盔甲包裹着的江左只露出一双黑曜石的瞳孔,他本想制止瑾秋有些过激的举动,说到底,江左是无心想要伤害莫雪。可是他有找不到任何理由去制止,因为莫雪是赫连大王指定要消灭的人!

    思及于此,江左索性保持缄默,还有无动于衷。

    “你们两个,给我把这个家伙架起来!扒开他的嘴!”

    瑾秋对抓着莫雪的两个西疆卫兵指指点点,那个家伙,自然指的是莫雪了。

    可能是莫雪嘴巴被扒得大大的,也不知道瑾秋姑娘要他做什么。

    不过,莫雪还是尽量往好的方面想,脸上洋溢着笑,“瑾秋姐姐,您肯定是亲自喂东西给我吃,对不对,我说的没有错吧。”..

    “看你小子还挺聪明的啊,正是如此。咳咳,姐姐呢等会儿就给你好吃的哈。乖哈,就张着嘴巴,别乱动。”

    瑾秋背过身子去,朝背对着莫雪的三俩个西疆卫兵挤眉弄眼,示意他们去田埂挖一打硬邦邦的芋头来,芋头田的另外一边还长着团团密盖的香蕉树,瑾秋也叫他们去抓几个来。

    “来,姐姐喂你香蕉,去相府路途遥远,可不能饿着,知道吗?”

    在短短的时间内,瑾秋把到手的香蕉齐齐整整剥了皮。

    对于喜色的莫雪一直看着瑾秋姐姐剥香蕉皮的动作诱惑得一直吊着他的嗓子眼,等瑾秋手里的香蕉塞进了他的嘴巴,一股脑儿得吞咽下去,就这样吞进肚子去了七八根。

    江左将军老汗可没少流,瑾秋侍卫她突然对莫雪哥哥这么好,摆明是要限制陷阱。

    夜胥华二殿下也是饶有兴趣得看着瑾秋丫头的举动,他可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儿,香夏亦然。

    作囫囵作吞咽香蕉的莫雪仍然在享受香蕉带来齿霞留香爽滑的畅快口感,与此同时,瑾秋大喝道,“给我再塞给他一些芋头下去。”

    “什么?!唔唔……”莫雪将军想死的心都有了,芋头啊,还是青涩不已的,还没有煮烂,吞咽到喉咙之前,他不得吞咽了几口,“瑾秋姐姐,你还是喂我香蕉吧,这个芋头不消化。”

    见识广博的夜胥华很快对香夏笑了笑,说道,“香蕉配芋头,绝配!”

    香夏熟读兵书也知道,古来有些极为阴险的兵家用香蕉芋头配成饭菜,军士们吃了都是大吐特吐,十分涨肚的,吃了,保不齐性命都没有了,最起码那鸡吃了香蕉配芋头,肯定死绝!

    这乃是饮食的禁忌!

    而瑾秋就是以饮食的禁忌来狠狠惩罚一下莫雪,叫他一路上还怎么优哉游哉的!

    “呃——”

    没嚼几下,莫雪就痛不欲生得跪在地上,两只手箍着肚子,看着肚子渐渐胀大,就好像快要临盆的孕妇。

    围观的方陵卫兵们哄笑连连,差点没将田野遁伏的田鼠炸毛了。

    江左将军只能对莫雪这个同胞兄弟报以同情的眼神,他只能一动不动的,要不然通敌这个罪名可是很大的,江左他发誓要做赫连大王身边的第一忠心勇士,所以一切危害西疆安的动作,他都不能有。

    “咳咳,咳咳……”莫雪狂吐,不仅肚子胀得大大的,还把两颗眼珠子往外凸起来,就差点没有滚落在地上了。

    香夏与夜胥华站在一块儿,面面相觑,眼里皆挤着笑意,这实在是太逗了,也算是莫雪他恶人有恶报吧,谁叫他的嘴了瑾秋妹妹。

    瑾秋妹妹是个随便的人,就可以得罪的么?呐,眼下这个莫雪,就是下场。

    “你们部愣着做什么,还不通通给我架起来,捶他的肚子,捶他的后背,把他肚子里的东西都给捣鼓起来,若是晚了,他死了,回去不好跟大王交代呀。”

    众方陵卫兵的几番攻势之下,莫雪真可谓是欲生欲死,肚腹中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胡乱翻滚,外边呢,你一拳,他一脚得,踹得莫雪将军直喊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