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6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那女子便是瑾秋丫头。

    瑾秋在这里守株待兔,是顺了王妃娘娘的意思的,王妃娘娘对瑾秋说在此处潜伏,要看着莫雪离开此地。

    瑾秋也搞不懂,为什么筱萝王妃娘娘明明知道江左会协助莫雪离开此地,还要自己蹲在这里,要看着莫雪离开,为什么不直接把莫雪杀掉了,以免留下后患呢。

    筱萝王妃有她自己的意思,只是瑾秋直到现在仍然没有悟出来罢。

    果然,莫雪畏畏缩缩得左顾右盼,就好像一个狼狈的小幽灵,搜寻到此处不远有一个小矮墙根,就跳出去,外边便是旧日大华京都的大街,想要找一条路去丰州坝,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不过外面呢,还有一拨人在潜伏着,正是年羹强副将,他暗中收到筱萝王妃娘娘的旨意,密切追踪莫雪的下落,关键是要查出莫雪是如何安然无恙得渡过丰州坝,这才是筱萝和赫连皓澈的计划。

    可惜,这个计划,连江左大将军也被他们俩夫妇隐瞒在鼓里呢。

    栖静院上房,灯火幢幢。

    大夫人筱萝生母早已歇息了。

    沐筱萝抿着唇瓣,刚刚汲了一口氤氲起汽的香茶,叫她的心肠无比舒畅。

    赫连大王他回西疆有琐事要处理,貌似是赫云太后召他回去的。

    对面坐了夜胥华二殿下,还有香夏俩个人。

    香夏也学着筱萝喝着茶水,然后瞥了一眼身侧的二殿下,对筱萝道,“王妃娘娘,您说瑾秋什么时候会回来。”

    “香夏姐姐,是在叫我吗?”这不,瑾秋丫头推门而入了。

    橘黄色斑驳的光晕子,从推开的门缝里头蹦跶了出来。

    随之关上了门,光影又被隐匿在栖静院上房的堂屋内,外边一片漆黑,只有院子斗门两侧上的灯笼还潋开沉沉昏芒。

    见王妃娘娘,夜胥华二殿下都在,瑾秋知书达理得向他们福了一福,旋儿挤着下首的香夏姐姐的邻座上坐下去,芙蓉幽韵的脸蛋上浮现一抹醇和温柔的笑意,“你们刚才说我什么来着。”

    “哪有说你什么来着?”香夏吃吃一笑,主动给瑾秋递上一杯热茶,空出手的时候,香夏扬了扬比盛热茶的白釉茶杯还要白嫩的柔荑道,“说说,王妃娘娘要你办的事,你且办成了不曾?”

    瑾秋晙了一眼香夏,眼里满是期待得看着沐筱萝,“自然是办妥了。可是瑾秋不懂呀,王妃娘娘,您是叫我去水榭的矮小墙根上守着,看见莫雪偷偷溜出来也不阻止他……”

    “此中答案,或许你的好姐姐会知道。”沐筱萝直截了当得打断瑾秋丫头的话,一双流波媚眼转移向下首的香夏。

    得到了王妃娘娘的肯定,香夏轻轻咳嗽了几声,一本正经得说道,“这表面上看来是放虎归山无疑……不过正是我们想不出横渡丰州坝之法,放走莫雪,我们后面还派有年羹强副将前去追踪,这样的话,我们就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横渡丰州坝之法。”

    末了,香夏去看夜胥华二殿下,夜胥华也给予一记极为肯定的目光。

    如此一语道破,再蠢钝的人也是明白了。

    瑾秋若有所悟得点点头,“此计甚好啊!瑾秋还以为王妃娘娘有意要释放莫雪将军呢。”

    有意释放?是瑾秋自己想多了吧,沐筱萝眸底酝酿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深意。

    沐筱萝见夜胥华他那一双清眸深若无尽星海,轻轻呷了一口清茶,问他道,“二殿下,你该不会是舍不得莫雪死吗?如果有朝一日,本王妃真的把他给杀掉的话?”

    此番话,是沐筱萝故意要试探夜胥华二殿下的口风,上一世,莫雪将军直接在军营里趁夜胥华不备,下药,然后直接取他的首级,此等深仇安能不报?

    “那就杀了吧,判将历来就是该杀的!”夜胥华由内而外的那股子决绝,令沐筱萝为之赞赏。

    如果前世夜胥华能够勘破这一点,那么死的人,就一定会是莫雪了,而不是他自己。

    很好,上一世的缺憾还有复辙这一世就让它泯灭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王妃娘娘,我若早知道如此,现在肯定早已追踪莫雪去了,何必呆在这里喝着闷茶呢。”

    瑾秋她娟秀的眸子若有若无得扫量着手中喝得几乎见了底的茶水,懊恼得叹息一声,轻轻一抬头,双眸凝聚在上顶的雕花锦梁,上面吊着一柄大团盖装饰用玉坠扇轻轻摇晃着,很是捕捉瑾秋的视线。

    “你看这瑾秋妹妹,看房梁都可以看半天,想来也是百无聊赖的,要不,王妃娘娘干脆就让瑾秋去吧。”在旁边的香夏终于看不下去了,话语里有几分催促对筱萝王妃道。

    好了,就顺了你们的意思。

    沐筱萝王妃没有说什么,就一记肯定的眼神儿就叫让香夏看得明白,瑾秋也霎时间欢呼雀跃得跳起来,“太好了,谢谢王妃娘娘,谢谢香夏姐姐——”

    一溜烟就这么出去了。

    年羹强副将是连日追踪莫雪的,瑾秋如果要去的话,也得这个时辰,虽然现在追上去不代表着瑾秋一定能够追上,可是倘若等天明的话,哪怕瑾秋空长了一双飞翼恐怕也追逐不了。

    夜很深了。香夏就在栖静院整理一间整洁的幽间厢房,让夜胥华二殿下睡下,而她惯常得睡在筱萝王妃的榻下。

    两位主仆也只有在这样的夜深人静的时候,话渐渐得多了,比之前瑾秋进来的时候,三、四个人挤在一屋子的话更多。

    沐筱萝无非是问香夏一些极为私密的事情,就是香夏与夜胥华之间的感情,话说到夜胥华亲吻着香夏,筱萝勉强住笑意,不去笑香夏,毕竟香夏这般腼腆的性子,能够说出来已是很大的勇气,不过对于筱萝来说,的的确确算是一件好事,夜胥华如今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以后不会再纠缠自己了,当然筱萝觉得,也只有香夏这般软糯的性子才能使得与夜胥华他相得益彰吧。

    今夜无良月,不过筱萝的心里始终觉得很是开畅,和和美美得睡了日上三竿才起。

    怀了身孕的筱萝,她一天天觉得肚子沉沉的,稍微动一下就疲累,也亏了香夏在身边贴心服侍着,中原的丫头就比西疆的好些,娜扎和喆喆再细心,也是那不折不扣的西疆女人,手脚力气粗大,她们可不管你受用不受用呢。筱萝觉得自己不到生产的时候,就离不开香夏了。

    起床,穿衣,漱口,净面,嬛髻,香夏伺候得无不齐到。

    娘亲筱萝生母一大早就叫沈厨娘炖了干贝田鸡粥,总体口味上做得极为清淡,至少不会让筱萝觉得反胃恶心。

    “谢谢娘亲。”沐筱萝就着长长的矮型方凳吃,才吃了小半碗,看见筱萝生母一直盯着自己,筱萝又挺不好意思的样子,看了看大夫人,笑。

    “你这孩子。”大夫人轻轻为筱萝抚了抚额前垂下的流沐,“慢点吃,跟孩子似的。”

    沐筱萝脸色煞得一红,然后干脆垂首,只管吃不说话。

    不多时,沈默然沈厨娘进来,笑着对大夫人,筱萝道,“干贝田鸡粥,可得王妃娘娘的口味?”

    “嗯,有田鸡的清脆甘甜,也有干贝的爽口,一点都不腻。”沐筱萝浅浅一笑,对背后的香夏道,“香夏,再盛一碗。”

    沈厨娘连忙过来,阻止香夏道,“王妃娘娘,如今您怀了身孕,不能贪多,刚才吃了一小碗足矣,一个时辰之后的清炖桂花小鲈鱼可吃不下去呢。”

    “原来后面还有吃的。”沐筱萝紧紧拉着沈厨娘的手,“沈姨,你对我真好。你可要天天做给我吃。”

    沈厨娘宠溺一笑,“您如今是方陵王妃,西疆**,待赫连大王证道成大统,您可就是一等一的帝后,真要想吃,什么样的菜色式样吃不着,什么样的厨师请不到呀。”

    “就是请到了,也没有沈姨做的合乎本王妃的胃口呢。”沐筱萝凤眸之中的笑意愈发浓烈,就好像一曲甘冽的泉水一般,摄入沈默然的心坎深处,都觉得是清凉舒适的感觉。

    沈默然知道自己嘴上说不过她,连声好好得说着笑玩儿,“好了,您这是要折煞民妇,只要王妃娘娘吃的开心,那是民妇的造化。”

    然后,大夫人筱萝生母又拉着沈默然说了一番体己话儿,沈默然就退下去了,她说厨房里头还炖着桂花小鲈鱼呢,火候要掌握得很好,这样的话,鱼肉才够鲜嫩,才够好吃,要不然鱼肉炖得老了,也就没有了鲜味,就不好吃了。

    趁着阳光还没有那么强烈,香夏就搀着筱萝去相府各处走一走,倚梅园子里头的白种,红种梅花都凋零了,被换上了一种长青藤,整片院子看起来郁郁苍苍的,令人倍感生机勃勃。

    大夫人在她的屋子里逗着小九弟沐陵玩呢,刚才筱萝也去看了一眼小九弟,然后信步倚梅园,她手抚摸着肚皮儿,感觉到里面的小婴孩的心脏律动的声音,叫筱萝吃惊不已,她上一世的孩儿尚且处于腹中,又无端端得流产了,所以筱萝从来不曾有过为人母的滋味儿,这一刻,筱萝有一种很渴求的欲望,就是一定要将腹中的孩儿生产出来,再看他平平安安得顺顺利利得长大,不要求他有多么大的成就,日后会建立多么大的功勋,筱萝只是希望他一切都好。平平淡淡的,就好比平常百姓家的小孩子那样,玩玩泥巴,过家家酒,感受着幸福的童年,最好不要像自己,虽有一个极度疼爱自己的母亲,却没有一个像样的父亲。

    筱萝也深信不疑的是,赫连皓澈赫连大王他会是一个好父亲,他曾经好几次跟自己许偌了,他一定会罢黜三千后宫历来帝王的体制,皓澈说,他永远不会像别的帝王,身拥三千后宫,冷落了正宫。

    这一点,沐筱萝对赫连皓澈是深信不疑的,这一点非常宝贵的信任,是来自于筱萝的心底最深的地方,是油然而发的,是发自内心的。

    沐筱萝和香夏在倚梅园小坐一会儿,日后变得大了些,回到栖静院的时候,沈默然用心烹饪的清炖桂花小鲈鱼也做好了,筱萝一走进上房,就闻到清炖鲈鱼那股子鱼鲜,更重要的是,这鱼鲜竟然还散发着一簇簇桂花的香味。

    “难不成是上房里摆放着桂花吗?我怎么不知道?”回到相府之后,上房内外摆放的花卉草卉什么的,都是交由香夏权打理的,也只有香夏知道今儿个要在屋子里摆放什么花儿,因为某些花儿对孕妇还有对胎儿本身也不好的,所以香夏对一切花香味道极为敏感,可是这屋子的确是一股子桂花萦绕着呢。

    见香夏也被此间的香味给迷糊了,沐筱萝浅笑宴宴得对香夏道,“别到处看了,是桂花小鲈鱼的香味呢,是沈姨在清炖小鲈鱼的汤汁里放上几片小桂花呢。”

    “王妃娘娘说的极是。”沈默然端着碗筷,丰盈的脸蛋上浮现一抹少妇的神韵,“再说,香夏丫头的狗鼻子可真灵验。”

    一被说成了狗鼻子,香夏也没有生气,红嫩嫩的舌头吐了吐,没有说什么,连忙给王妃安排梨花木凳子,然后搀着筱萝王妃缓缓坐下去,香夏这双眼珠子方打了机灵似的,凝着桌子上的一盘诱人的桂花小鲈鱼,不过她是知书达理有教养的大丫头,是不会作出轻浮之举的。

    香夏乖乖站在一旁。

    沐筱萝轻轻尝了一小口,嗯,果然是极品,淡幽的桂花香味掩盖了鲈鱼本身腥味,连鲈鱼汤水也炖得好比豆腐膏一般软糯爽滑,在西疆境域,就算可以抓来几尾鲜嫩活跳的鲈鱼,也根本做不出来这般只有天上人间才有的香味呢,那甘甜,滑嫩,爽滑入口是片片鱼鲜,片片桂花香,叫筱萝沉醉不已。

    一眨眼功夫,沐筱萝就吃了老多老多,这下子沈默然厨娘也不阻止了,这清炖鲈鱼可是好东西,多喝鱼汤的话,日后生养的小孩子也是一等一的聪明呢,沈厨娘虽然自己未曾有个子女,不过她也算是老人了,在这方面,她看得也太得多了。

    其实,这对于沈默然厨娘来说并没有什么的。

    见筱萝吃饱了,沈厨娘颔首笑道,“太好了,民妇还担心娘娘的口味不习惯这个呢,等明天儿,我再弄两样不一样的花式,比如枸杞炖乌鸡,或者是其他的……相信王妃娘娘吃了,肯定是赞不绝口。”这个,确实不是夸的,沈默然也算是摸出了一个门道来。

    黄昏时分,在栖静院上房贵妃榻上小憩的筱萝就听到赫连大王回来的,巧的是,他和年羹强,瑾秋一起回来了,可真真是个准时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