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7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江左听后,心头一暖,愧疚之意更深,眼珠的泪意愈发狂涌,这一次却没有留下来。

    赫连皓澈继续道,“本王之所以明白你,了解你的人品,当然也熟知你的秉性,莫雪他就算是十恶不赦,犯下滔天大罪,你与他血脉相连,是,亲的孪生兄弟,有今生没来世,本王明白,当年大哥,二哥他们相继离本王而去的时候,那种骨肉断离之痛,本王何尝感觉不到,当时你也在本王的身边,你也是知道的……”

    “大王……”江左将军又控制不住了,潸潸泪下。

    此情此景,沐筱萝真的有点受不了江左将军他一个堂堂铁血男儿汉,竟然忍不住得大珠小珠落玉盘,哭得惨惨戚戚的,再联想赫连大王本身,那股受不了的心绪就减淡了几分。

    沐筱萝姑且静静得听着。

    已不记得赫连大王长篇大论说着什么,反正江左将军他眼畔的最后一滴眸泪也被江左自个儿拭尽了,江左连连在地上磕着响头,“大王,您有什么旨意就下达予末将,末将定能完成,如果莫雪下一次真的有作出伤害西疆,伤害大王和王妃娘娘的事,哪怕莫雪他是我的亲生父兄,末将也要与之齐旋到底,哪怕要末将杀了他,取他的首级,末将也义不容辞!”如果之前江左他信心旦旦得说自己如何如何与莫雪为敌,沐筱萝听后定然会在心中作出商榷,可是现在,沐筱萝算是彻底得相信了,因为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撒谎的。

    无独有偶,赫连皓澈也才从江左将军的眼眸深处,窥探了一股矢志不移的赤子之心!

    “好,江左,本王要你做的,是要亲身去丰州坝左山坳以东南方位下的小石洞,一看探究,一定要找到通往丰州坝的秘密通道,至于详情,你去请教瑾秋侍卫和年副将,知道吗?”

    赫连皓澈说了一句,马上甩手道,“现在退下去吧,惊扰了王妃娘娘太久了,她如今怀有身孕,该是累了。”

    “末将告退。”江左极为恭敬得退下去。

    沐筱萝抬眸,凝了一眼赫连皓澈,“大王,你还挺有办法的。”

    “爱妃想要说什么?”赫连皓澈戏虐一笑,旋儿抱起筱萝,把她安置在软榻的正中央,以一个极为舒适的角度躺下来,而他就坐在筱萝的身侧,低着唇瓣,轻轻得锁了筱萝的瑶鼻一下。

    “别这样,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沐筱萝轻轻推了推赫连皓澈。

    这会子,赫连皓澈眸底的戏虐意味更深了,“爱妃,这就是你的不乖了,竟然当着孩子的面前,要推我这个父王,你可真够大胆的……”

    “这么说,倒是臣妾的不对了?”沐筱萝柔荑轻轻抚上赫连皓澈的胸膛,眼波横斜,“大王,如今臣妾怀有身孕,不能伺候大王,这样吧,臣妾为大王纳几个侧妃可好,也好让大王不用那么寂寞?”

    英挺的鼻梁一嗅,赫连皓澈剑眉下的星眸万般璀璨开来,不过可恶的是他那嘴唇边仍然弥漫一股邪恶味道,“爱妃,此话当真?若本王真那么做了?恐怕爱妃你会醋海翻澜,怕是未来后宫的三千妃皓澈被酸死了吧。”

    “好呀你,总算说出了心里话是不是?原来你的心里就想着三千后宫。”沐筱萝没轻没重得捶了赫连皓澈的胸膛一下。

    赫连皓澈吃痛一声,低伏下身子,亲吻着筱萝的耳根。

    这一次,被瑾秋撞见了!

    “哎呀!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心急慌乱的瑾秋背过身子去,整个娇弱的小身躯都在颤抖着。

    沐筱萝耳根颈脖处红霞片片,私底下狠狠得拧了赫连皓澈的大腿一下,低声斥责道,“看看,是不是被瑾秋看见了,以后你叫他怎么看我?”..

    “你是本王的爱妃,怕什么?”赫连皓澈轻轻得在筱萝耳边吟喃,故作轻松得笑了笑,他简单得整理了衣冠。

    旋儿,赫连皓澈咳嗽了连声,正色道,“瑾秋你来这里做什么?江左将军呢,他怎么没有找你?”

    缓缓得转过身来,如果说筱萝王妃的颈脖处红若赤霞,那么瑾秋的白皙光滑的脸蛋就好像涂抹一层厚厚的撩人胭脂,吃吃道,“那个,那个,哦,对了,正是江左将军邀大王您过去呢,说丰州坝附近的小石洞的事……嗯,赫连大王愿意瑾秋在这里说吗?”

    “走,去水榭内阁说去,这里就打搅了王妃休息了。”赫连皓澈跟筱萝温言嘱咐了几句,然后就跟瑾秋去了。

    好不容易等赫连大王和瑾秋丫头走远了,躲在墙角边上的沈厨娘端着一碗莲子花生羹,缓缓得走出来,神色带着万般窘状,“王妃娘娘——”

    “沈姨,原来是你呀?还以为是哪个丫头躲在墙角呢。”沐筱萝刚才也觉得奇怪,怎么墙角有一人影闪过,不过想想肯定是府内的某个小丫头见了赫连大王的尊驾,所以不敢上前。

    沈厨娘不好意思道,“王妃娘娘,刚才民妇端着莲子花生羹,不小心听到大王的谈话,想要走,可是发现自个儿的双腿完动不了,民妇我……”

    这不,沐筱萝正欲起身,沈厨娘就急了,“王妃娘娘可别起身,担心动了胎气,民妇就是要给你送莲子花生羹的,您看看这羹汤也凉了,民妇再去重新做一碗。”

    “沈姨,就与我吃罢,没那么多讲究。”沐筱萝颔首笑道。

    沈厨娘连连摆手,“这怎么可以?民妇再重新做一碗吧,凉飕飕的吃进肚子里,您是不责怪,若是被大王知道了……再说民妇怎么忍心让您吃凉的呀。”

    “默然啊,你就去吧。”筱萝生母抱着小九少爷出来,一边哄着,一边对沈厨娘嘱咐道,“如果好了,也给老姐我端一碗来。”

    这下子,沈默然笑靥如花,“这有什么的,大夫人若是想吃,肯定得有哇,好好好,您们等着我呢,到时候做好了热乎乎的献上。”

    筱萝生母目送沈默然去厨房忙碌,走到筱萝的近前,给胖乎乎的小沐陵抱了一小会儿,道,“筱萝啊,大王刚才跟你说了什么?”

    “最近好像没有见到爹爹,他去哪里了?”沐筱萝并没有告诉娘亲,那些事她一个妇道人家少知道为妙,转换话题反问她道。

    大夫人叹息了一口气,“这几日,我也没见过他,只是听负责打扫清乾院的丫鬟们说,他一天窝在书房里,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同一时间,大夫人似乎想起了什么,看着筱萝的瞳,说道,“老爷他好像去看过若雪大小姐。”

    “什么时候的事儿?”沐筱萝双眸潋滟,敛下眸底的一丝波澜,将手指头放在小九少爷的唇瓣逗玩。

    “听说你父亲今早去的时候,他手里还拿着一筐食盒。”

    大夫人幽幽得道。

    可真是个二十四孝老爹!

    如果换了是筱萝被囚禁在地下黑牢,恐怕沐展鹏会视若无睹的吧。

    这不是,长姐沐若雪,他可是紧着巴想要捧在手心里呵护一番还来不及。

    “大姐终究是父亲的大女儿,是该得到父亲的疼爱。”沐筱萝的嘴唇微微上扬,唇边浮现一抹浓浓的不屑,她这是第一次见识到沐展鹏的偏心和寡情吗?不,所以沐筱萝的心已经接近麻木,再听到他关爱沐若雪,也只是融为一纸笑谈,“娘亲,小九弟弟好像拉臭臭。”

    也许是这个可爱的小九弟也在用“臭臭”无声得抗议吧!

    想起这个,沐筱萝拿锦娟抿嘴吃笑,引得大夫人筱萝生母连忙接过来,含笑道,“陵儿拉臭臭了,小初梅在哪里?”

    话音刚落,小初梅愈发机灵伶俐得像小雪球一般滚到大夫人的身边,沐筱萝有意思得去看一眼,哪里是什么小雪球,只不过是小初梅身体矮小,长得玲珑玉秀,纤体白嫩可人罢了。

    小初梅连连躬身道,“王妃娘娘,大夫人,奴婢这就去给小九少爷换尿布去——”

    说着,她就抱着小九弟走出门外,去栖静院另外一间密不透风的厢间,那是专门给沐陵小少爷换尿布换衣裳的处所,厢间要保证不能够让风邪入侵,不然小孩子该会招惹风寒等其他病状,当然厢间几乎是天候保持整洁,干净。

    大夫人又与筱萝坐了一会儿,忽闻到小九少爷沐陵哭了起来,许是不高兴了。

    大夫人便离开了。

    沐筱萝一人在上房里头也呆不住,她闲来无事,竟想要听一听相父沐展鹏与沐若雪那个贱人在说什么,当然,指定是那一些不好听的话罢了。

    环顾堂下四围,众多仆婢来往穿梭,有的在沈厨娘的厨房里头帮衬,有的给堂前屋后的刚绽放的秋菊浇水剪枝,也有给月季红施点小肥,在打扫赫连赫连落叶的仆婢也有三三两两。

    不过沐筱萝瞧着堂屋之下的一个小丫鬟,才八九岁的样子,看起来很是灵动,筱萝想要把她召过来去天牢重地偷听相爷沐展鹏和沐若雪的谈话,想一想觉得还是算了,如果小丫鬟办事不牢靠,办砸了可怎么得了?

    筱萝也就是见她机灵,觉得模样生得如此俊秀敏捷风流,不好好利用倒是可惜了,便召她来问道,“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啥时候进了栖静院当差的?”

    那个小丫鬟怯怯弱弱得凝望了筱萝一眼,然后恭恭敬敬得下拜行礼,瞳孔之间虽然躲躲闪闪,娇羞不已,可话语从她嘴里出来,是那般的井然有序,“回王妃娘娘的话,奴婢九岁,名唤若竹,进了院子两个月了,在沈厨娘屋子当小柴火。”

    这里说的小柴火并不是真的是小柴火,而是负责炉灶里头的火折子,平时的火折子就是她随身携带着呢。

    沐筱萝见她愈发机灵了,就颔首笑道,“身上可带了火折子?”

    “带着呢,奴婢时时刻刻带着呢,这是奴婢的本份。”若竹扬起头来,天真纯朴的脸蛋上,小小的琼鼻右边长了五二颗小雀斑,愈发使得她清纯若水。

    “好,好。”沐筱萝打心里头觉得自己跟这个名唤若竹的丫鬟和来得份,就对她道,“你在我跟前跑跑腿吧,就别去厨房了。”

    若竹欣喜惊讶,可是她仍然是半天回不过神来,“可是王妃娘娘,如果沈厨娘问起来可怎么办,她会不会不高兴?”

    可真是个温情的丫鬟呢,沐筱萝旋即对她的好感又多了一分,先不顾自己是不是真飞升王妃娘娘膝前做个贴身小丫鬟,却预先考量了沈厨娘的感受了。不用想也知道,这个丫鬟日后肯定会帮衬自己的,筱萝有目的得要将若竹培养成第二号香夏或者是第二号瑾秋,香夏与瑾秋日后终究是要嫁人的,不可能强留她们在身边,这样不是天底下的好主子疼爱奴婢的做法。

    “我怎么会不高兴,我高兴得要命!”沈厨娘端着新做好的一盅猪肚炖白芷的大补汤上来,精美雕花的托盘是两只手承托着,沈默然满嘴流不尽的笑意款款。

    “如果谢谢沈姨了,要本王妃跟你抢丫鬟。”沐筱萝笑看着沈厨娘,再看了看跟前的若竹,“怎么样,你现在满意了吧。”

    若竹在原地跪着,谢过筱萝王妃娘娘,又谢过沈默然。

    “好,你现在去静穆院看看小五少爷没有得空,叫他来他二姐这边来玩儿。”

    沐筱萝就支使若竹做事去了,那小丫鬟腿脚麻利了的,就好像原野上一只奔跑飞快的小兔子,洋溢着一股生机。

    好看的瞳仁轻轻一瞬,沈默然把大补汤妥妥当当得放在筱萝王妃跟前的梨木材质的小方型长桌上,一脸软糯得温暖笑意,“王妃娘娘,赶紧趁热吃了吧,这盅猪肚炖白芷,养血益气,是补胎圣品,里面还有赫连大王给的天山雪莲呢,大补着呢!”

    “大王?”沐筱萝不明白,大王他什么时候给沈默然厨娘天山雪莲呢,怎么自己从来没有听他说起过呢。

    筱萝王妃诧异的表情,沈默然厨娘都看在眼底,沈默然欣然启唇笑道,“王妃娘娘,就在赫连大王刚才回来的时候给的,大王也没跟民妇说,是哪里得来的,民妇也不敢问,但知道这是天山雪莲,滋补养身的上上之品,这中原地区是不曾有的。”

    筱萝低头吃着沈默然递给自己的小半碗香气扑鼻的猪肚炖白芷,外加天山雪莲,香味当真是美极了,待筱萝喝完了过半,吃不下去了,沈厨娘裙裾拽地莎莎得悠然转身离去。

    这才刚刚有人服侍擦拭嘴上的汁渍,沐筱萝就听到外边传来了银铃般好听的童稚声音,那声音更是小五弟沐宇轩,还有时不时有清脆女音陪伴,那就是若竹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