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250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这件事,的确也是成为何太真的烦扰,在湛州的时候,沉香夫人总是会起得很早,通常都是天蒙蒙初亮的时候就醒过来了的,以前沉香媚服侍老太君的时候,就是这么早起来的。

    何太真挨着沉香身侧的香梨木圆凳落座着,一双剑眉凝着筱萝,听筱萝唇畔微动,“本王妃早就猜到了,醒来之时,大王早已离开了,他昨晚与我说过的。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进展如何了。”

    “王妃娘娘,您放心吧。民妇想着,赫连大王他定能够凯旋而归,等会儿说不定会有人传报战果呢。”沉香浅笑宴宴。

    那样的表情是给予人希望的表情,沐筱萝也受到沉香的感染,旋即点点头道,“沉香你说的不错,一定会的。”

    末时,真的有方陵卫兵前来汇报,说丰州坝被白色浓雾笼罩,赫连大王已经下令各位方陵武士铺设特殊的栈道,栈道是由方陵雀子为勾头,然后辅以藤蔓、藤索交叠成一个空中悬梯,由于是第一次施行,所以第一批通过这个空中悬梯的卫兵,折损了约莫三分之一,不过三分之二的卫兵还是过去了。

    沉香听后不觉得有什么,她是不知道那种情况,沐筱萝就与她说起,那空中悬梯下面是深达万丈的深渊,一不小心摔下去了,定能摔了个粉身碎骨的,这下子沉香与何太真顿时间觉得一片愁云惨雾的,过了两个时辰,又有一个方陵卫兵请来汇报,说江左将军带着夜胥华二殿下,年羹强副将,香夏、瑾秋进入石头洞府下方的黑仙坝,抵达黑仙坝再穿过窟窿的时候被莫雪伏击了……

    沐筱萝闻言之后,顿时间大愕,就再也坐不住了,她竟然有了想要亲自去丰州坝的冲动,还好沉香,何太真拦住了筱萝王妃,要不然她还真去了。

    ……

    丰州坝。黑仙坝。

    夜倾宴早就派人在黑仙坝的窟窿口设置屏障,是一道迷烟障,江左将军带着夜胥华一众人想要闯入,抵达窟窿口迷烟障释放红色烟雾,这种烟雾是中原乃至西疆境域所没有的,是产自丰州坝一种特殊植被,唤作“赤醉曼陀罗”,说白了,是曼陀罗花系的一种,也只有丰州坝这个地区有。

    内力愈是深厚之人,中此赤醉曼陀罗的剧毒愈是严重,就拿同去的香夏来说吧,香夏中得毒素在体内却是没有多少,可她根本不懂武功,也只能等待被擒拿,而那些武功稍微卓越一些,内力稍微雄厚一点的,诸如江左,年羹强,夜胥华,瑾秋等人就扛不住了,他们本来就是练武之人,内力自然比普通人雄厚一些,所以中得毒素就愈深。

    “怎么,从赤醉曼陀罗提取的毒素做成迷烟障的滋味好受不好受呢。”夜倾宴冷然一笑,他招呼几个羽林军上去,轻而易举将这些人一一捆绑起来。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狗贼!”瑾秋只是感觉头眼迷障,整个人就好像被强行灌了几十坛烈性酒似的,浑身乏力,乱动着手上被反绑的绳索,发现一点用处都没有。

    江左大骂,“夜倾宴,你这个无耻狗贼!快快降服我西疆主,否则,等我醒过来,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听之,太子殿下夜倾宴愀然一笑了,“哈哈,那就等你醒来再说吧,哈哈哈,本太子可以保证,你们这一辈子别想醒来了,赤醉曼陀罗迷烟障要是没有本太子的解药,哪怕你们告求漫天神佛,也没用的!等着死吧!”

    莫雪在夜倾宴一旁密切配合着,俨然对方的爪牙,香夏气不过道,“莫雪将军,江左将军好歹是你的亲弟弟。你就算要杀害我们,可你总要顾念手足之情,先把江左将军放了吧。”

    这个该死的香夏,太子殿下夜倾宴早就已经怀疑他了,如今再这么一说,岂不是逼着夜倾宴不重用自己么?莫雪走上前,对着香夏的腹部狠踢了一角,大骂道,“住嘴!胡说什么!江左与我是同胞兄弟!不过今日,我莫雪要大义灭亲,莫某今生今世效命的唯有月太子!其他人等,莫某一概不管!你再危言耸听的话,本将军现在就让你坠落万丈深渊而死。”

    说罢,莫雪就强行将香夏拖往深渊的边缘,想要将她推下去。

    年羹强恨恨道,“莫雪狗贼,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做什么?要扔是吧,先扔本副将吧,本副将不怕死,哈哈哈哈——”

    说话的人是年羹强副将。

    “年副将,不要!”香夏疯狂大叫着。

    莫雪走过来,狠狠对着他的腹部拳打俩拳头,抠得年羹强腹内一顿翻滚,猩红的血液涌出唇瓣,年羹强百折不饶道,“如果有本事,就把老子给放了,咱们单打独斗!你这样子威逼弱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

    “好,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输了!香夏这丫头就赏赐给羽林军的所有弟兄们,战役过后,肯定得犒劳他们的,哈哈哈。”莫雪目露凶光,正准备要作释放年羹强……不过被夜倾宴阻止了。

    “跟他们扯什么废话,直接把他们拖回去,关进丰州坝的死牢!”夜倾宴盛怒道,目光若有若无得浮过香夏与瑾秋两人女流的身上,“这两个女人,等灭掉所有的方陵卫兵,就赏赐给所有的将士了!”

    二殿下夜胥华咒骂道,“本殿下警告你,不准你碰本殿下的女人!”

    太子夜倾宴啧啧嘴皮子,一脸不可思议之状,“什么?二皇弟,本太子没有听说错吧,这两个卑贱的丫鬟竟然是你的女人!哈哈哈,不过你算是一个什么东西?你还以为本太子会把你当成二皇弟吗?会把这两个丫鬟当做弟媳妇么?夜胥华,本太子与你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你凭什么警告我?倒不如留着你的气力,等会儿忍受酷刑来得实在!来人呐——把所有人给我拖进去!”

    随着夜倾宴大喝一声,羽林军们把所有人都拖拽了进去,丰州坝内部也有一支小尖锐部队侵入了,是赫连皓澈的人,夜倾宴就一边把手将中了赤醉曼陀罗迷烟障的人关押入丰州坝的专有死牢,另一边着实对抗从对面制造栈道通过来的军队。

    夜倾宴拔起长剑,果断击杀了迎面而来的方陵卫兵,由于以普通藤蔓铺设的栈道太过薄弱,虽然有铁索,不过夜倾宴之前察觉之余下令用火箭激射,所以过来的人不是掉入万丈深渊,就是被铁索烫死,过来的时候也只剩下半条性命了,更重要的是,夜倾宴的军队等着伏诛呢,个个体力一流,再加上以江左为代表的卫兵头目被擒,很大严重得影响了通过了栈道的卫兵们士气,所以注定了这场战役是要失败的。

    赫连皓澈并不想要隔岸观火,他正准备穿越临时栈道,可是被谷乘风老人制止住了,“赫连大王不可,不可呀!是恩师的错。恩师没有想到制作临时栈道的藤蔓太过薄弱,很多卫兵失足掉落,以方陵雀子为钩子这是没有错的,问题是,我们没有像黑仙坝生长的穿云锁扣那样的奇异藤蔓,如果我们改用穿云锁扣代替普通藤蔓,估计就可以将夜倾宴的老巢一举拿下。”

    这是谷乘风军师在经历一场现场残酷的战斗检验得出的结果,赫连皓澈也知道,就算自己过去,不能保证能赢了这场战役不说,关键是能够安通过临时栈道,如今栈道上面燃烧起来了熊熊大火,又被夜倾宴切断了,大雾的时间就那么一个时辰,如果足足一个半时辰过去了,大雾早已消散了,对岸的丰州坝边沿的敌人可以清清楚楚看到赫连皓澈这边的情况,所以再怎么做已经太迟。

    从石头洞下方的黑仙坝探测回来的探子说,夜倾宴已经把江左一干人等活擒,令赫连皓澈好生失望。

    谷乘风连连安慰他,“赫连大王,现在要做的是,不可消极!您要是倒了,我们那么多已经牺牲的方陵烈士们难道就是白白牺牲了吗?跟随为师暂且回去吧,等研制出了黑仙坝上的穿云锁扣,便是我们再次出动兵力攻破丰州坝之时。”

    “赫连皓澈小儿,本太子还是劝你速速投降吧!归还本太子的大华江山,否则,你的江左将军,还有所有一众落入本太子受伤的人,本太子要将一个一个杀掉!本太子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之后,你不决定头像,本太子就先杀掉一个人,一天杀一个,直到你赫连皓澈小儿心甘情愿投降为止,哈哈哈哈……”

    无比狂妄自傲的声音从丰州坝传过来,气得赫连皓澈目瞪若铜铃,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飞过去,将夜倾宴的脖子捏碎,叫他还如此猖狂。

    “忍一时意气,我们一定会成功的。”谷乘风在赫连皓澈的耳畔说道。

    相府,栖静院上房。

    若竹丫头端着装满污水的铜盆往外走去。

    筱萝帮皓澈换了一件干净的圆领缎样裳,见他脸上一片愁云惨雾,心里头也极不好受,宽慰他道,“小小的失败算得了什么咱们再筹谋就是了。”

    “是呀,大王。王妃娘娘说的。”谷乘风恩师这个时候穿过墨玉屏风,走进来对皓澈和筱萝道。

    皓澈他依旧一言不发坐在座位上,剑眉之下难见往日神彩熠熠之色,看得令人心口发酸楚。

    沐筱萝此刻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她心中暗忖,这回夜倾宴一下子抓了那么多,势必是心情大好,也难免有所松懈,最担心的人还是香夏与瑾秋,内里阴暗的太子夜倾宴也不知道他正用什么法子对付她们,到底是女流之辈,不比江左和年羹强这样的男儿汉,再说年羹强副将可能受点酷刑,江左是莫雪的亲生胞兄弟,再怎么不济,也不会杀了江左将军吧。还有夜胥华二殿下他会怎样呢?夜倾宴会不会不顾念兄弟之前将他,很有可能,上一世夜倾宴就是派莫雪在军营将他给杀了,难道这一世惨剧又要重新演绎一遍么?

    “本王一定要想个对策,夜倾宴限三日之类要本王归降,否则一天杀一个!如果夜倾宴真那样做,本王倾西疆之力,也要与他力搏不可!”

    泛着精光的瞳孔转瞬未瞬,赫连皓澈两只铁拳紧握,恨不得现在就杀过去,与夜倾宴决一死战。

    赫连皓澈夺门而去。

    坐在贵妃软榻上的沐筱萝猛得站起来,“大王,你要往哪里去?”

    “爱妃,别担心,本王去水榭内阁待会,本王想一个人静一静。”临了,赫连皓澈还担心筱萝爱妃担心,便回首说了一句,便去了。

    许是之前突得站起来,有点猛了,沐筱萝觉得两腿抽筋抽了一下,很痛,不过她还是忍下了,渐渐的,沐筱萝自我继续端坐在软榻上,柳眉频蹙,心想大王他心中肯定有一团火气,生担心他要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就悄悄指派若竹丫鬟去水榭内阁外头观察观察大王他在做什么。

    谷乘风恩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在筱萝吩咐若竹做事的时候,就不见恩师的影子,看来也应该是跟恩师一起出去的吧。

    何太真夫妇几乎是在若竹走出门后,同一时间进来的,他们也听说赫连大王在丰州坝失利之势,不过他们二人也不敢多问,只是陪着王妃娘娘坐着,大夫人筱萝生母哄睡着了小九弟弟沐陵也过来了。

    沐筱萝保持缄默,整间上房被一股极为古怪的气氛所笼罩着,大家都不敢言语,唯恐说错了什么,倒不是怕筱萝王妃责怪什么的,而是怕挑起筱萝的忧思,要知道她肚子怀着小世子,不好的情绪很能影响孕妇的健康。

    呼啦哐当!

    若竹小丫头蹲守在外头,听见水榭内阁一连串东西摔碎的声音。

    水榭内阁的赫连皓澈发泄了一阵子,凝着满地上碎裂成渣片的润瓷浮纹茶碗,通透玉白的剔透花瓶儿,摆设用的鎏金珊瑚屏风,随便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通通都没个好下场。

    也只有这样才能陪衬得上赫连皓澈的心情,他乃是西疆霸主,摔碎了一点东西能算得上什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