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0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绝世高手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皓澈,快救我,皓澈你在哪里!快救筱萝!”沐筱萝嘶声力竭得咆哮。

    沉香也是一脸得胆战心惊,“若雪小姐,劝你还是凡事想想后果再……否则你会遭到天谴的……王妃娘娘给你一条活命,只是让你一辈子囚禁在地下黑牢,而没有要了你的性命,你要知足,要感恩图报!”

    “哈哈,是吗?”沐若雪冷冽一笑,“我特意支开了丫鬟婆子们,就想要与两位姐姐话唠家常而已,没有什么恶意,再说姐姐我真是用手中的三尺香夏来帮你们缓解疼痛,你们可要信我,我就是因为知足了,正是因为感恩图报了,所以才会这样做的。再说王妃妹妹生的世子,就是我的外甥,我怎么可能会杀死妹妹和外甥呢,我真的是用三尺香夏来帮助姐姐缓解疼痛的,不要不信姐姐呀。”

    说着,沐若雪拿着三尺香夏一步步得紧闭向沐筱萝。

    “沐若雪你在做什么!”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赫连皓澈赫连大王飞身而入,一脚踢开了沐若雪,沐若雪头撞在柴火堆里昏死过去了,她额头上起了大一片疤痕,怕是永生永世沦为烙印了。

    与赫连皓澈一起来的,还有江左将军和年羹强副将。

    “太危险了。这个沐若雪什么时候跑出来的。难不成要谋害王妃娘娘和她肚子里的世子吗?”江左冷然道。

    年羹强吩咐后面的方陵卫士,“把这个女人带下去,先收监,如何处置等会再看大王的意思。”

    “筱萝,疼得这么厉害,到底怎么了?”赫连皓澈初为人父,一遇到这种情况,就吓死了,竟然不知所措了。

    “赫连大王……王妃娘娘和民妇是……是要生产了……还愣着做什么,把我们抱回房间……去叫产婆……还有帮我把太真夫君叫回来,他正陪着夜胥华二殿下对弈呢,我……我……”

    沉香两只手掌抚着肚皮儿,那种快要成为母亲的感觉,使得她又是惊慌又是兴奋的,她现在就希望何太真能够在自己身边。

    沐筱萝被赫连皓澈抱入上房,而沉香被江左将军抱入另外一间房间里边,至于年羹强副将他当然是要去通知何太真,反正通知所有人知道。

    霎时间,栖静院咆哮声连连。

    赫连皓澈和何太真站在大厅外边,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坐也不是,两只手互相在手掌搓了又搓,搓了又搓,就恨不得往下面搓了一层皮儿。

    大夫人筱萝生母,香夏早就在筱萝的屋子里帮忙,瑾秋去沉香的屋子里帮忙,老太君老太君一直端坐在隔壁里屋,跪在佛龛前,捻着佛珠一颗又一颗,希望佛珠可以保佑筱萝和沉香顺利生产。

    半个时辰过去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

    一个半时辰过去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

    哇啊——

    婴儿的哭啼就好比夏季烈日下的蝉此起彼伏得叫嚣着。

    筱萝王妃上房里头的最为嘹亮,当然沉香夫人房里头也不会输给筱萝屋子里头,那是双倍的嘹亮。

    两个产婆出来,分别跟赫连大王和何太真道喜。

    “恭喜赫连大王,贺喜大王,王妃娘娘生的是世子。”

    “恭喜大王,贺喜何老板,夫人生的是一对女双胞胎。”

    “是吗。本王有儿子了。”

    “俩闺女。太好了。”

    赫连皓澈和何太真互相恭喜贺喜着。

    在佛龛前祈福的老太君老太君忍不住热泪盈眶,“太好了,太好了,三条小生命呐,真是万千之喜呀。佛祖保佑有福缘人。”

    大家一咕噜得各自溜进了筱萝房里和沉香房里。

    “爱妃,辛苦你了。”赫连皓澈轻轻得半跪在筱萝跟前,“爱妃是我西疆大功臣。这简直比本王打了一百次一千次的胜战还要开心啊。爱妃,太好了,我们终于有自己的儿子了。太好了。老天总算对我不薄,哈哈哈。”

    赫连皓澈难以掩盖他初为人父的万千之喜,老太君和大夫人也是一脸浓浓的笑意。

    “让本王看看世子。”赫连皓澈抱起襁褓之中的婴孩,掀开一看,一个小茶壶把子挺挺翘着,就跟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还要那一双眼睛跟自己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是,嘴巴像爱妃,鼻子像自己,皮肤也像爱妃一般白嫩红润。

    赫连皓澈把孩子举得高高的,沐筱萝嘟着嘴皮子埋怨道,“大王可得小心点,如今你可是为人父亲了,一定要做个好榜样是不是。”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种。哈哈。”赫连皓澈嘴巴张的大大得狂笑。

    哗啦啦啦。

    顿时间,小男婴儿手舞脚蹈的,一股滚烫的尿流飙入赫连皓澈正张得大大的嘴,赫连皓澈想要将婴儿下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直接就把身上的长袍淋了透彻。

    众人疯狂大笑。

    “喝点我儿子的笑,怕什么。”赫连皓澈笑得更欢了。

    另外,何太真左手抱一个,右手抱一个走进筱萝王妃所在的上房。

    “太真,这是沉香生的双胞胎吗?本王妃只是随口说说的,没有想到还真是双胞胎呢。”沐筱萝往后挪了挪织锦软靠枕,只见何太真点点头,小心翼翼得将两个双胞胎放在筱萝的床边。

    沐筱萝用手指头逗她们两个,粉雕玉饰的,长得好极了,简直就是沉香和何太真的结合体,他们两个都是风流毓秀的人物,生出来的俩个女孩儿自然是天上有地上无的,“这俩女娃子,可当真可爱极了,未来谁能这么幸运成为她们两个的婆家呀。”

    香夏在一旁笑道,“王妃娘娘,要不叫我们的世子一同把这两个女娃子通通收了去,效仿娥皇女英,二女共侍一夫,岂不是甚好。”

    老太君她总有她老一辈子的观念,手里头不停捻动着檀香佛珠子,含笑道,“世子他如此出类拔萃,那也不是不可呀。”

    “这样的话,我其中一个女儿岂不是要变成妾侍了吗?”何太真也许是太过认真了,不知道这是香夏的玩笑。

    这个时候走进来的瑾秋两颗眼珠子一滚溜,“如果不想做妾侍,做平妻也行呀。如果不行的话,等下一胎吧,下一胎王妃娘娘还是男孩,这不可以了嘛。”

    “赫连大王的长子日后可是要继承大陵皇朝的人选,总不可能两个都是皇后吧,也得一个是贵妃,又或者可以是封邑王的王妃呀。如果都不满意,王妃娘娘可以再生呢。”香夏继续说道。

    沐筱萝抛了一个白眼给香夏,“你这个说话总漏风的蹄,见我窝榻,没法教训你了,是不是,也是本王妃一直惯的你,等我可以下床了,本王妃非得把催促你和夜胥华二殿下生一个,你信不信?”

    一直就在站在旁边的夜胥华二殿下脸色一红,转而却接手赫连大王的小世子,夜胥华见小婴孩长得白白净净的,温文尔幽的,眼睛明亮又可爱,他真的有一股子冲动,要和香夏生一个。

    “香夏姐姐,怕了吧。这是你自个儿撞到枪口上的。嘻嘻。”瑾秋嘻嘻一笑。

    惹得筱萝王妃现在将矛头指向瑾秋,“好你个瑾秋,竟然取笑你的香夏姐姐,你取笑她,是不是也在取笑本王妃,花辰御太子在哪里——”

    “本太子在——”花辰御本想进来的,他近日也在府上,刚才一直看夜胥华二殿下与何太真对弈来着,他杵外头没好意思进来,再说里面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筱萝王妃传唤他,出于礼节,他得进去。

    一进去的花辰御没有想到被筱萝取笑道,“不知花辰御太子殿下什么时候准备与瑾秋生一个,可不要让本王妃等得太久。”

    “就是嘛,辰御太子殿下和瑾秋妹妹可得努力,要超过王妃娘娘才行。”香夏马上说道。

    “好你个香夏姐姐,我倒是停口了,你反而愈讲得撒欢了,我非得……”瑾秋不让她,二人就扭成一团了。

    眼间太过热闹,沐筱萝觉得笑也笑够了,本打算休息的,人呢也沐沐续续得出去了,抬眸一望,却看不到生母筱萝生母,筱萝有些着急,娘亲这个时候不在自己身边,会在哪里呢。

    大家都散了差不多了,大夫人筱萝生母一直拽着沐展鹏的袖子,小声道,“老爷,快随我进去吧,好歹是你的亲生女儿,你的外甥儿出世了,难道你一点儿也不想看吗?那可是你的亲外甥呀。”

    “你可是人家的外祖!不去看看,成什么样子!”老太君老太君也在沐展鹏的耳畔数落了几句。

    沐展鹏只得服从,他刚才看见那几个方陵卫兵把若雪女儿又押赴往地下黑牢了,这几天好不容易趁着没人注意的空档,以为会没事儿,没有想到这才短短的不到四天,又给抓回去了,沐展鹏想着,进去的时候,顺便央求筱萝王妃女儿释放若雪大女儿也是好的。

    想了一想,沐展鹏就进去了。

    沐展鹏蓦地走进去,他并没有把视线扫向罗汉床上的筱萝王妃,而是瞥向赫连皓澈大王怀中的襁褓婴。

    “赫连大王,把孩子给你岳父瞧上一眼吧。”大夫人筱萝生母拿眼珠子凝了赫连皓澈一眼。

    赫连皓澈本能得看了看筱萝,只见筱萝爱妃默默点点头,他才放心把怀中的孩子交给他,一直以来,赫连皓澈心里很明白,筱萝爱妃心里头有一根死结,这块死结紧扣在沐展鹏身上,而沐展鹏对筱萝这个亲生女儿也没有多少亲情,所以赫连皓澈在某个瞬间质疑如果把出生没多久的世子交给沐展鹏,沐展鹏会不会对他不利。

    如今看来,赫连皓澈极为肯定得告诉自己,沐展鹏他不会那么做的,从他一开始接过襁褓中孩儿,沐展鹏额下的剑眉紧锁,他轻轻用手指头探测世子的鼻子,发现世子鼻梁挺挺的,一双小小的星眸在白天竟然也释放万道璀璨光芒。

    沐展鹏他破天荒得嘴边扯出一丝久违的笑意,那样的笑,卧榻的沐筱萝也只能在父亲沐展鹏看见,长姐沐若雪,父亲脸上才会浮上的那股子恩熙笑容,那是一种长辈对于晚辈真正疼爱的微笑。

    别说大夫人筱萝生母心里头一阵子错愕,就连沐筱萝也猜不到这位昔日的相国父亲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是那么的对待自己,又是这么的对待世子,那可是她这个做女儿所生产的亲生骨血呀。

    看得出来相爷很喜欢这个世子外甥。这是众人眼里观察一阵子之后得到共同的结果。

    “呵呵,母亲你看,孙儿笑了。孙儿笑了。”沐展鹏将怀中的婴孩抱到老太君跟前,满脸嬉笑的模样,简直跟童稚小儿没有什么两样儿。

    老太君眸眼微微湿润,“可不是呢,这条可爱的小生命就这么从筱萝肚子里跑出来了,你看孩子的嘴唇多像你这个外公啊。”

    筱萝…这终究是筱萝所出的外甥,而不是若雪所出的外甥,若雪她这辈子再也不能生育,此乃一大憾事,唉,沐展鹏叹息了一口气,又把襁褓婴孩托付到老太君手里。

    老太君两颗老眼珠子就差没有掉出来了,紧巴巴得盯着襁褓中的小婴孩露出红嫩嫩的牙床冲自己得意得笑,笑得时候很像西疆大王,“真不愧是老婆子我的玄外孙儿呢。长得如此可爱。哈哈。筱萝孙女,皓澈姑爷,往后你们得再加把劲儿,一定要超过沉香丫头才行,知道吗?”

    在这里,也只有老太君敢称呼筱萝为孙女,还有赫连皓澈的名讳,她看向他们,皓澈和筱萝头微微下垂,脸畔微微红,虽然已为人父人母,可终究才是生产第一胎,还是会多少害羞的,老太君她是什么样的人儿,年龄逾过百的老人,什么事儿没有经历个透彻的?

    沐筱萝只听得婴孩哇哇大叫起来,该是哺乳的时间了,赫连皓澈连忙把孩儿送到她身边,“给。”

    没等筱萝敞开衣裳,不相干的人等早已退了下去,看着孩子蠕动着小嘴,沐筱萝娇羞得晙了赫连皓澈赫连大王一眼,“看什么看,还没有看够吗?看看这孩子还是随了你,这么贪吃的。以后肯定是个小吃货。”

    “男人嘴大,吃四方,有什么不要。但愿他一世和乐。”赫连皓澈坐在榻畔,轻轻得将筱萝拥入怀中,温柔得亲吻她的额,还不忘记调笑道,“老太君的话儿,刚才可听清楚了没有,她叫我们两个赶紧三年抱两,超过沉香才是正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