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1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沐筱萝撅了一下嘴皮子,“还说呢,大王当臣妾是母猪吧,可劲儿得生产吗?这生孩子可不是什么好活儿,都疼得半死。”

    一听这个,赫连皓澈单膝跪地,捧起筱萝的手,温言道,“爱妃,你不知道?你生产的时候,本王恨不得可以分担你的痛苦,可是呢,这是没有法子的事儿。”

    “去你的。”沐筱萝啐了一口,纤足一踢,正中赫连皓澈的怀中。

    赫连皓澈哎哟得吃痛一声,整个脸都绿了。

    沐筱萝见状,心里担心了个不行,“大王,你怎么样了,对不起,是臣妾不好,臣妾对不起你,现在还好么?”

    退后几步,赫连皓澈支起腰来,满脸皆是邪魅,“怎么样,本王的演技尚可吧。”

    “好你个大王!竟然欺骗臣妾!臣妾以后都不会再理你了。”沐筱萝给小世子喂饱了奶之后,怀中的小世子闭着小小粉嫩的眸皮酣睡呢,她往里面挪了挪,“以后别想碰我们娘俩,你自己一个人呆着去。”

    赫连皓澈拉下脸,做柔软状,“可别呀,爱妃,本王的好爱妃,本王错了,爱妃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就是不要不让本王碰你们娘两个。”

    又是一大通的好言好语来相劝,沐筱萝总算被赫连子逗笑了,到了晚饭点儿,筱萝用过一点饭,大夫人筱萝生母见筱萝王妃劳累很快从府外招来两个知根知底的乳娘,都是乳水充足的膀大腰圆的妇人,也不怕小世子以后会饿着,筱萝也可以趁机好好休养一阵子。

    翌日,沐筱萝睡了日上三竿才起,她终究是太过劳累,醒来的时候发现没有小世子在身旁,只有瑾秋和若竹看着自己,她就要下次寻找绣花鞋下床,慌慌张张得道,“本王妃的世子呢,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在哪儿?”

    “回王妃娘娘的话,世子被大夫人筱萝生母抱给隔壁厢房的乳娘喂养了,大夫人说怕影响王妃娘娘休息才这么做的。”答话的人是下丫鬟若竹。

    瑾秋也点点头,“是的,王妃娘娘,你别担心,世子在大夫人那边。”

    “不行。”沐筱萝指着瑾秋道,“瑾秋,快去,快去把世子给我,我要看看自己的孩子。”

    出于母性本能,沐筱萝现在觉得自己一时三刻也无法割舍和世子之间的联系了,瑾秋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就飞快得往外面走去。

    沐筱萝扭头去望若竹小丫鬟,“沉香夫人怎么了?”

    “若竹刚才去茶水房的时候,路过沉香夫人的厢房,外边站着两个守门的丫鬟说,沉香夫人也在酣睡呢,何少爷抱着他的一对闺女也去找乳娘喂奶去了。”若竹怯怯弱弱得说着。

    忽然之间,一袭红衫女子的映入筱萝的视野之中。

    “香夏,你来了。”沐筱萝见是她,心情还是极为高兴的。

    “可不是我嘛。王妃娘娘。沈默然厨娘做的香菇炖鸡汤,可香呢,得多喝几碗,补补身子。”很快,香夏就盛了一小碗,碗中带了一把小调羹,小心翼翼得坐在筱萝榻边的小杌子上,温语道,“王妃娘娘,香夏为喂你。”

    沐筱萝轻轻尝了一口,鸡汤香滑甘甜,上面隐隐浮了一两片长白山人参,特殊的馥韵飘入筱萝的鼻翼之中,叫筱萝不禁胃口大放,忍不住多喝几口,这不,只消没多少汤匙,鸡汤就见了底。

    “王妃娘娘,咱们再来盛一碗。厢房那边的沉香姐姐差不多也是醒来了,刚才听见有动静呢,我倒是想要掀珠帘进去呢,不过想着鸡汤得马上给王妃端过来,趁热喝好。”香夏笑道。

    沐筱萝觉得肚子还挺饿的,忍不住再啅吸了几口,连连赞叹道,“沈厨娘真不愧是沈厨娘,小小的鸡汤竟然也烹饪得如此好呢。怪不得沉香这丫头一个劲儿的紧巴巴跟着明玥回湛州当太白楼的少奶奶,这日子自然是好的。”

    知道王妃娘娘这是调笑沉香姐姐来着,她要是在这里的话,殊不知会被筱萝王妃给刺激了个脸蛋通红着呢。

    “王妃娘娘,瑾秋抱着小世子回来了。”屋外传来瑾秋的声音。

    沐筱萝眸光一片潋滟,忙拉着香夏的手道,“香夏,听见没有,瑾秋抱着世子来了。”

    瑾秋她抱着小世子一进门,沐筱萝就打算起身相迎,若不是香夏阻止她,筱萝王妃说不定就从榻上起身,这产后一个月,一定要好好的坐月子,不能吹风,要不然受了风寒可不得了,好多孕妇罔顾这个道理,年轻时候不注意,才有了老毛病,落了老病根子,想要治好,可就难了。

    “王妃娘娘您看,大夫人叫来的两个乳娘奶水很充足。瞧瞧咱们小世子这奶水吃的,连嘴角都是呢。”香夏也想要抱一下小世子,哪怕是一小会儿,香夏从瑾秋哪里接过来,在怀中掂了掂儿,然后又交给床榻上的王妃娘娘。

    小世子回到自己身边,沐筱萝拿手轻轻摸了摸小世子的鼻梁儿,“孩儿呀……孩儿……母妃真的是一辈皓澈不能离开你呀……”

    渐渐的,沐筱萝立马脸上变了色,蹙着娥眉,“不对,这不是本王妃的小世子呀。”

    香夏与瑾秋彷如被晴天往里的一颗春雷猛然炸醒一般,“王妃娘娘,怎么可能,就是小世子呀。”

    这小婴孩儿嘛,基本都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外人分不得真假也倒罢了,她沐筱萝是小世子的亲生母亲,难道还会有错吗?可要知道母子连心呀。

    香夏忍不住揭开襁褓的下身,检查一番,“哎呀,不是小茶壶把儿,天呀,这是何少爷和沉香姐姐其中之一的女孩子呀。”

    “瑾秋妹妹,怎么搞的,你怎么抱回来这个呀?小世子呢,小世子呢,快说出来,别让王妃娘娘干焦急呀。”香夏连忙拉着瑾秋的手道。

    瑾秋一慌,支支吾吾的道,“天呀,我怎么会那么笨抱错了呢。”

    “这孩子,可是大王给你的?”沐筱萝眸底难以掩饰一丝焦虑,如果是大王的话,那也有几分可能的,赫连大王他在行军布阵上面出了名的严谨,可是抱孩子这方面还是妇人比较拿手。

    很快瑾秋看着筱萝的眼睛道,“王妃娘娘,这孩子,这孩子是乳娘抱给我的。”婴孩看上去给人的感觉是差不多的,瑾秋有点懊恼自己。

    若竹小丫鬟弱弱得道,“瑾秋姐姐,大夫人昨日从府外指派了两个乳娘,是哪一个乳娘呢,是颧骨高高的那一个,还是长得五大三粗的那一个?”

    大夫人筱萝生母从府邸外边找来两个乳娘,福伯领她们两个进来的时候,还是若竹带她们先去水房洗净了身子,然后才开始准备给小世她们喂奶,由于叫了两个乳娘,所以小世子一个人吃也吃不完,何少爷的两个女双胞胎也帮衬着吃。

    瑾秋努力得想了想,“这两个乳娘不都是五大三粗的样子嘛?好像那一个的颧骨不是特别高的。”

    “那就是五大三粗的那一个。”若竹极为肯定得说的。

    沐筱萝有点撑不住了,“管她们是颧骨高高的,还是五大三粗的,香夏,瑾秋,你们都去,把小世子抱回来了,你们不去的话,本王妃自己去。”

    “王妃娘娘,这可使不得呀。怎么好让您去。”香夏连忙阻止了她,旋儿对瑾秋,若竹道,“走吧,咱们赶紧去吧。”

    香夏走出去的时候,手里头抱着女婴,那是何太真和沉香的亲生骨血,如果他们发现了女儿不见了,肯定是要心急如焚的。

    走入喂奶的厢房,香夏与瑾秋她们真的看见何太真少爷也快急得就好比热锅上的蚂蚁。

    “香夏,瑾秋,感情是你们把我心爱的女儿抱走的。”何太真心急火燎的走过来,把怀中的其中一个男婴给她们。

    “怎么会错了。还好小世子还在。”香夏从何太真那抱过小世子,心里头的那一颗巨石终于可以悬落在地上,要不然非得把她们两个逼疯不可,王妃娘娘没有疯之前,她们肯定要先疯的。

    这摆明了就是初来乍到的两个乳娘做的糊涂事,不等香夏发作,瑾秋就把两个乳娘叫道一旁,训斥,“你们两个老妈子是怎么做事儿的,以后可要精明一点,不许弄混了,知道吗?要是惹急了王妃娘娘,小心你们的项上人头!”

    被瑾秋这么一说,那胆小见识浅薄的乳娘们哪里经受得了这些,她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饶命,“姑娘饶命,姑娘人饶命呀,我们一时之间不察觉,请姑娘恕罪。”

    “跟我恕罪有什么用?走吧,现在跟我去王妃娘娘跟前走一趟,承认错误去。”瑾秋冷傲道。

    这个时候,大夫人就进来了,香夏与她说明一切,筱萝生母就为乳娘们求情道,“瑾秋,这件事就算了罢,不好闹到王妃娘娘跟前去,她现在是坐月子的人儿,需要好好的静养,就说是本夫人误抱的吧。”

    “可是,大夫人这——”瑾秋心中不平,这明明是这两个乳娘犯的错事,为什么要大夫人扛下来。

    大夫人如此一说,香夏也觉得她老人家说的极有道理,就拉着瑾秋的手道,“瑾秋妹妹,还是息事宁人吧,她们两个人看起来应该是乡野朴实的村妇。看上去并不是坏人。”

    “人心隔肚皮,香夏姐姐可不要太相信别人才好呢。”瑾秋瞟了她们一眼,看见香夏这般说着。似乎还想发作。

    香夏一个眼神下来,瑾秋也只能接受,这一切要以王妃娘娘为中心呢,无论什么事儿,最好不要打扰她。

    大夫人现在就抱着小世子回筱萝的上房去。

    筱萝抱着小世子,看着小世子吐着舌头不知道在笑什么呱唧呱唧得笑,笑起来的时候极像赫连皓澈大王,“娘亲,到底是谁抱走小世子。”

    “王妃娘娘别多心,是娘亲抱错了。”大夫人笑了笑。

    “原来是娘亲抱错了。”沐筱萝感觉自己的心有所放松,“那就是没事,最害怕别有用心之人,那就不好了。”

    沐筱萝担忧小世子,所以多从其他小院提拔了几个小丫鬟上来,轮候着陪伴着沐筱萝和小世子呢。

    一月后,从水榭内阁议事回来的赫连皓澈竟然亲手用小竹片做了一个薄薄的拨浪鼓,青竹片做的拨浪鼓很响亮,赫连皓澈和筱萝见小世子眼珠子滚圆滚圆得竖起耳朵倾听,声音嘹亮,又清脆又好听,到了最后,小世子两只手两只脚开始有节律得挥舞起来,这才多大的孩子呀,如果长大了,还不知道怎么调皮呢。

    “爱妃啊,咱们小世子长大了以后肯定聪明。瞧着活泼劲儿足的。”赫连皓澈看今天外边的太阳很好,也不怎么晒,“爱妃,要不去外边晒晒太阳吧,你月子之期好像满了吧。”

    沐筱萝点点头,“嗯。臣妾也想去外边走动走动,这一月都躺在床榻,臣妾的骨头都是沐沐麻麻的,好不难受,缺少活动才会如此的呀。”

    “好,走吧。”赫连皓澈一只手搀扶着筱萝,一只手抱着小世子,就好像黎民百姓家的那般,“王儿,父王和母妃带你去晒晒太阳,等你长大了,以后可要好好孝顺你母妃,知道吗?你的母妃十月怀胎多辛苦,如果你长大以后敢不孝顺父王和母妃,看父王怎么不打你的屁屁。”

    筱萝躺在躺椅上,阳光极为舒服,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等她醒来,她猛然一惊,“大王,王儿,你们在哪儿?”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

    沐筱萝倏得站起来,七月的芭蕉树扛不住烈日的暴晒那般,无精打采得低垂着芭蕉叶,她的躺椅隐在醉阴里,睡时凉风拂面,怪自己酣睡不知时日,她在庭院之中四处奔走着,惊慌,彷徨,讶异,暴躁。

    “爱妃,孩子在本王这里。”赫连皓澈一边抱着孩子一边走出来,孩子的襁褓上多了一层披风,“本王看爱妃如此酣睡,去房里拿一件披风给爱妃披上。没去哪里。”

    沐筱萝跑过去,抱过小世子,看小世子张开粉嫩嫩的小牙床对自己嘻嘻笑着,筱萝就忍不住眸间泛出珠泪,“孩子,孩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