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0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爱妃你是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赫连皓澈不明白筱萝爱妃为何会如此慌张,心想她一定是为上一次乳娘抱错孩子的事所以一直耿耿于怀吧,“爱妃,本王答应你,本王一定会保护你们母子的,不会让你们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这番话,无疑是给筱萝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沐筱萝点点头,螓首埋入大王的怀中,软语道,“大王,臣妾,臣妾真害怕失去了小世子,小世子是臣妾的命根子,臣妾还要看他一天天长大,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一辈子平平安安的,无灾无难,顺顺利利。”

    自从小世子降生了之后,赫连皓澈就感觉爱妃完变化了另外一个人了似的,现在她完把一门心思放在孩子身上,他不免生起孩子的醋意来,“爱妃,你这样疼爱小世子,难道就不怕本王吃醋吗?”

    “都那么大的人,竟然跟儿子吃醋,你这个父王是怎么当的?罢罢,等小世子长大之后,你天天带着他练习骑射,增长武艺,不跟我时常在一起的时候,臣妾可要吃你和王儿的醋,到时候,臣妾看你怎么办。”

    沐筱萝轻轻一拂袖,好看的娥眉淡出一片琥珀金光,潋滟生香,看得令赫连皓澈不禁惊呆了几分,连连夸赞道,“爱妃生了孩子之后,整个人丰盈明亮,比以前更好看了!”

    “大王再说的话,今晚罚你不准去水榭内阁和将军们商议政事,一直陪着臣妾和王儿玩耍。”沐筱萝凝视赫连大王剑眉之下横陈的温柔秋波,从他的眼睛,筱萝可以读懂他的深情。

    随之,赫连皓澈愀然一笑,“爱妃都这么说了,本王怎么敢忤逆王妃的懿旨呢。好,本王这就听爱妃的话,今晚就不去了罢。”

    沐筱萝他知道大王这些日子一直在水榭内阁商讨建国大计,浩浩泱泱的大陵皇都已经在建了,如今西疆大权已经很稳固了,英勇善战的西疆方陵卫兵令外邦头疼不已,哪怕是大风国,大花国,大雪国,小冰国,小云国诸国都不敢来犯,这些国的国主希望大陵不来侵犯他们,已经可以偶弥陀佛得偷笑了。

    “大王,臣妾开玩笑的,如果大王真的没时间的话,就不必来陪臣妾了。”沐筱萝知道身为一个女人,要尽力包容自己所心爱的男人,为他的如画帝业添加一把火焰,而不是无休无止得任性要大王一直陪着自己。

    爱妃如此一说,赫连皓澈就愈发心生感动和怜惜,他拢过筱萝的玉腕,拉近自己与她的距离,轻轻得在筱萝的额头上亲一口,立誓,“筱萝,皓澈答应你,无论是我是今时的西疆大王,还是他日的大陵帝王,我都会疼爱你一生一世,如若违背此誓……”

    “大王!”沐筱萝连把玉手上扬,阻止他启唇说出那些不吉利的,不着边际的话语,“臣妾知道大王心里有臣妾和王儿,臣妾心里已经非常感激,大王以后莫作这般,我们娘们的性命系在大王身上,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说得赫连皓澈心中一烫,他把爱妃拥抱得更紧了。

    沐筱萝连忙推开她,“大王,小心王儿,你这样会压坏他的。”

    “怕什么。”赫连皓澈怜爱一笑,就招呼正在走过来的小初梅,“小初梅,给本王过来!”

    小初梅丫鬟一怔,清秀娥眉微微蹙起,来给赫连大王和筱萝王妃福身了一福,“本王和爱妃要商讨国事,你把小世子抱到大夫人那屋,听见了吗?”

    赫连皓澈从筱萝怀中似抢非抢得抱走小世子,递给小初梅,小初梅她双手接上,眉目不敢转移他处,小心翼翼得抱着小世子,“是,大王。”

    小初梅没有一眨眼的功夫就入了大夫人所在的上房,很快那边房子里传来了大夫人欢喜的惊讶之声说着,小九少爷陵儿和小世子有玩伴之类的话。

    这边沐筱萝想要说大王点什么,这赫连皓澈没由来得抱起筱萝,还好齐边没有什么丫鬟来打扰,筱萝脸盘羞红,“大王,别啊,你这是做什么?”

    “你说本王要做什么?”赫连皓澈一脸不羞不躁得模样,叫沐筱萝真想钻进地洞去。

    赫连皓澈抱起沐筱萝,走入上房之内,用脚踢关上了门。

    事毕,若竹小丫头仓皇得敲门,就怕没有把正房门敲破了。

    沐筱萝整理螓发,穿好衣物,赫连大都也是一身衣裳齐整,肃然道,“何事!”

    “不好了,大王,王妃,小世子不见了!”若竹哭诉道。

    这一声哭诉宛如晴天霹雳,沐筱萝不等赫连皓澈去打开门闩,她第一个箭步飞到若竹跟前,两只手狠狠抓着若竹的衣领子,不顾若竹早已被王妃娘娘吓坏的表情,“如果你乱说的话,本王妃马上把你的舌头给拧下来。”

    “王妃娘娘,若竹丫头没有乱说,是真的呀。才一刻钟功夫,这……这小世子就没…没了……”迎来的大夫人,她眼畔也是一阵子的血痕,“我刚才抱着小陵儿去换尿片了,若竹也跟我一起去,以为等会就回来,这放在床头上的娃娃就不见了。”

    赫连皓澈扬起手掌,狠狠落在若竹丫头的脸颊上,顿时间猩红的血水从若竹的嘴角泌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沐筱萝一直以来梦到自己的孩子被抱走了,没有想到真的是会如此。

    大夫人连忙替若竹求情,“这事儿怪不得若竹,若竹是和我去的,应该怪我,这府上上下下都在找呢,也许被老爷抱走了,又或者被老太君支使人过来抱去长安园呢,又或者是被香夏,瑾秋,何太真少爷抱走的呢。”

    大夫人正说着呢,岂料,沐续有粗使跑腿的丫鬟们过来了。

    “回大夫人,小世子不再长安园老太君那。”

    “回大夫人,香夏军师不在府中,不是香夏军师抱走的。”

    “回大夫人,瑾秋侍卫也往这边赶来了,不是他……”

    “回大夫人,不是何少爷他……”

    什么?

    接下来,大夫人筱萝生母只感觉头脑猛得一黑,就差点晕眩过去,还好她强行支撑着,这小世子不见了,乃是天大的事,大夫人不禁大叫,“天呀,小世子会被人抱走呢,小世子若是没了,我老婆子就是死,也换不来小世子的一条命呀。”

    沐筱萝无暇顾及大夫人痛失外孙的心情,她还失去自己的亲生儿子呢,两只手一锤,顿然道,“不行,我一定要把相府内外掀翻了顶儿朝天,本王妃就不相信了,有人竟然想——”

    “爱妃,你别着急呀。还是让本王下令吧!看本王不把这偷抱走小世子的绳之以法!”赫连皓澈连忙去拦住筱萝,她到底刚刚过完月子,身子骨虚弱,偶尔走动走动尚可,断不能在外头奔走吹风,这若是病着了,定会给以后留下病根的。

    沐筱萝哪里肯听他的话,怒瞪着他,“大王,你要是不找自己的亲生儿,臣妾自己一个人去!”

    说过罢,沐筱萝就一个院子一间上房得推门查看,赫连皓澈知道拧不过筱萝的性子,索性就与她一起寻找了。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水榭内阁一众将军们知道了这件事,以江左为首,带领年羹强等众位副将们,大有掀翻了相府的意思。

    很快相府各大院落,每一间房都被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

    赫连皓澈和沐筱萝走在相府大门外,门前人来人往的行人们,沐筱萝愤怒得瞪着他们,就好像抱走小世子的真正元凶隐匿在这人群之中。

    为了让筱萝放心,赫连皓澈勒令那些往来的普通老百姓们接受盘查,如今赫连皓澈的方陵卫兵如豆撒地那般,旧日大华境内,每一片土地几乎都有赫连大王的部队。

    方陵卫兵们检查了好半晌,结果得出的结果却是没有。

    直到大门内传来江左将军的报告声,“大王,王妃娘娘,大事不好了,关押在地下黑牢的沐若雪不见了,沐老爷也不在清乾院之中。”

    “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定然是父亲放走了沐若雪,沐若雪这个贱人恨我入骨,在本王妃临盆之际,她妄想用手中的香夏取本王妃的性命,要不是大王及时赶来,恐怕我早已没命了……如今定是他们两个父女抱走我的亲生儿子……”

    沐筱萝疯狂咆哮得怒吼着,她抓着赫连皓澈的衣袖,厉声道,“大王,之前你为什么不处置沐若雪,只是将他囚禁在地下黑牢,为什么不干脆杀了她,这样的话,我们的孩儿就不会被他们抱走,小世子就不会有危险了吗?”

    “爱妃,你冷静一点,这样毛毛躁躁的,对我们寻找王儿一点用处都没有。”赫连皓澈连声安慰哭泣的筱萝。

    旋儿,赫连皓澈将命令江左,年羹强等人,兵分三路,一路叫他们彻查相府上上下下每一处,另外一路,往京都境内每家每户彻查,第三路,各个关卡设置路障,京都城门口三天之内不得放行,赫连皓澈他这一次一定是要把可疑人党抓出来的。

    大夫人筱萝生母听闻老爷沐展鹏和沐若雪不见了,惊吓得晕倒过去。

    长安园老太君移架来到筱萝跟前,满是痛心疾首得说道,“筱萝孙女,怕是这一次是你那无良父亲与若雪合谋,将小世子抱出去的罢,这个若雪如此不知好歹,王妃娘娘对她已经够宽厚仁德的了,若换了一般人早就把她给杀了,又何故让她活了这么长……如今还想谋害小世子……唉……”

    “老太君,您快回去罢。这事儿,孙女自己会解决的。”沐筱萝眼底满是决绝,她发誓,一定要把相国沐展鹏和,姐沐若雪抓获,不管用什么办法。

    众位方陵卫兵在相府连旮旯茅厕这样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就是没有小世子的消息,然后一举火力在旧日大华京都连夜挨家挨户得彻查,只要一听到娃娃的声音,就破门而入!

    这,当然是帝王的权力!要不然哪一个人能这么干?再说老百姓们也极为同情小世子的遭遇。

    一天,沐筱萝没有小世子的消息。

    两天,沐筱萝自己都动身了仍然没有。

    三天,沐筱萝三天未曾合眼了,她实在无力,终于昏倒了。

    一昏迷又是三天又三天,沐筱萝醒过来的时候,足足九日,未曾有一点半点小世子的消息,她夜夜哭,日日哭,哭得眼睛都快要瞎了,可是没有就是没有。

    沐筱萝她能怎么办。

    要不是香夏与瑾秋强行给筱萝灌入几口粥,说不定王妃早就饿死了,儿子失踪了,沐筱萝茶不思饭不想的,整个人足足瘦了两圈下去。

    过了一个月零二十天,沐筱萝在京都的街道上奔波着,香夏与瑾秋也跟着去,看见王妃娘娘这样,她们心情怎么会好受?别说王妃娘娘了,就连赫连大王也心焦火燎得几乎把马蹄踏平了整个京都,依然了无音讯。

    八月中秋佳节,相府上上下下挂上红色花灯,看起来一片祥和,京都内外燃放着烟花爆竹,可是沐筱萝一点心思都没有。

    沐若雪,若是本王妃找到了你,一定要挖你的心,看你的心是不是墨染成的,生铁铸的,如此铁石心肠,再怎么样,小世子终究是你的亲外甥,你怎么舍得下毒手?

    如果不狠心下毒手的,那么这个人便不是她沐若雪了,前世她可是把筱萝砍成人彘的人儿,她会善良仁慈心善吗?就算沐若雪她不曾善良仁慈心善,可是相国沐展鹏,他又如何那么眼睁睁得看着小世子落入他手中而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呢。

    相父沐展鹏与沐若雪一起失踪,他们无疑是合谋的……沐筱萝恨得咬牙切齿。

    如此佳节,所有人也无心宴饮。

    沐筱萝坐了一会儿,觉得心累,旋儿站起来,对身旁的若竹道,“搀本王妃回去。”

    “是,王妃娘娘。”若竹乖巧得点点头。

    殊不知在沐筱萝打算起来的时候,筱萝王妃冷不丁得双眸紧闭,旋儿就晕了过去。

    恰好夜胥华二殿下就坐在筱萝王妃下首,眼疾手更快,就护住筱萝的腰肢,让筱萝跌倒在他的怀中,夜胥华焦急道,“王妃娘娘,醒醒,快醒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