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1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赫连皇刚才还在为筱萝皇后怀中的孩子起着怀疑之心,他真的左看右看,觉得这个孩子跟五年前襁褓之中的婴儿比起来,长相相差级大,赫连皓澈并没有沉浸寻找到了大皇儿的喜悦之中,如今赫连皇的视线又被一个看起来极为凌乱的老头儿抓扯了,是江左元帅和年羹强大将军在大缸里头发现了他。

    赫连皇细细端详那个老者,浑身脏脏不堪,也不知道他多少日没有洗澡了。

    随后,沐筱萝身为大陵皇朝的帝后叫了几个知道近况的人来询问,得知一个额头上有疤痕的妇人和一个陌生男子离开了,不过桃花村的村民们也无法描述出那个陌生男子到底长什么模样儿。

    一个额头上有疤痕的妇人是沐若雪无疑了,她在五年前就受了受伤,是被当今的赫连皇给踢了一脚,至于那个陌生男子,岂非是夜倾宴,不,怎么可能会是夜倾宴,他不是已经坠崖身亡了吗?

    这是众所齐知的,如果不是夜倾宴,那么与沐若雪一道离开的陌生男人到底会是谁,莫不成是桃花村的相好的?帝后问了问桃花村的村民,他们都说不曾见到这个男人,应该男人应该是京都人氏,可桃花村村民无法详细说出这个男人的外貌,更叫沐筱萝好奇不已。

    如今,大皇儿找回来了,此乃万千之喜,只是沐筱萝现在才发现眼前那个无良的父亲,当今殿下公主三个孩子的亲外公,竟然无法开口说话,沐筱萝想要叫赫连皇派人去拿纸笔,可是…可是沐展鹏的手足皆有异样似的,连狼毫笔都无法提起来。

    很快,赫连皇和帝一行人回宫,回宫之前,他们给予桃花村一直以来曾经拿些地瓜资助沐展鹏和大皇儿的几个村民们赏赐了一万两黄金,其他的桃花村的村民也有一千俩的白银作为答谢。

    在桃花村村民们拥拜的感谢声声中,龙凤车辇缓缓得驶入皇宫。

    沐筱萝接回了宸宁,带着宸宁亲自到春温龙池给他洗澡,换了一身的锦衣华服,他头上再戴上太子冠冕,看见宸宁太子一接入皇宫备受母后宠爱,宸潋公主,宸礼二殿下就有所吃味了。

    凭什么母后从外边领来一个野孩子,就要他们叫他皇兄,太子哥哥,不服,他们不服。宸潋和宸礼虽然是小孩子,可是非一般普通老百姓家的小孩子,他们出生于皇家,明智也仿佛也比京都外边平民家的孩子开发得早。莫说平民家的小孩子了,就连高门大宅侯爷王府里边的小孩子,也是很早开启明智的。

    就好比永乐侯府,当今永乐侯夜胥华和香夏生育了一男一女,名唤风白昱和风连心,长乐侯府侯爷花辰御和瑾秋生育了一个女孩儿,名唤花如婳,他们的孩子然是显贵无比,不是郡主呢,就是世子。花辰御太子所在的大花国是四年前归顺大陵皇朝的,大花国地处于边陲小国,哪有大陵京都的物,繁华,再说为了瑾秋,花辰御可以放弃他的一切,包括大花国的江山。

    何太真少东家和沉香夫人的两个双胞胎女儿也生得面容俊秀,沉香夫人时常带着一双女儿来宫中与筱萝相叙,何老板的太白楼已经在京都乃至于大陵皇朝境内开放了一百五十多家的分店了。

    “宸潋,乖,叫太子哥哥。”帝后轻轻得唤宸潋过来,要他叫宸宁太子哥哥。

    宸潋怯生生得站在原地,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帝后又叫宸礼,“宸礼,你给本宫过来,小皇妹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事吗?快叫太子哥哥。”

    “不!”宸礼从小就是一个不吃硬的主儿,他两只樱桃小嘴唇紧紧嘟着。

    沐筱萝又是一阵子的好言相劝,见叫也叫不动他们,旋即让身畔的宸宁开口说话,“宸宁,你是哥哥,快叫他们弟弟妹妹。”

    “皇弟,皇妹。”宸宁眨巴着眼珠子,乖巧得叫了一声。

    这个孩子怎么会如此乖巧,本宫只是让他叫弟弟妹妹,而他去叫了皇弟皇妹,这根本就似一个山村出来的小孩子呀,倒是像是被人调教过的孩子。

    “不要脸!谁是你的皇弟皇妹!”小宸礼心里满是怒焰,他心高气傲得仰着鼻子,对宸宁不屑一顾,他从小到大就是锦衣玉食,自打宸礼懂事以来就是一个尊贵的殿下,父皇还跟宸礼说,以后皇帝之位就交给宸礼的。小孩子也许对权位恋栈的东西并不怎么敏感,不过宸礼终究是把皇位当成了玩具,如果有人要夺他的玩具,他怎么肯放手?

    帝后扬起巴掌详作要打小宸礼,奴瞪着小宸潋,“你哥哥不听话,你是不是也不听话呢?”

    “太子哥哥。”小宸潋害怕被母后责罚,连忙说了一句。

    小宸礼跑上去,把小宸潋推倒在地上,怒骂道,“你这个叛徒!你这个叛徒,我们没有太子哥哥,哥哥只有我一个!”推倒了小宸潋,小宸礼大哭得跑开了。

    沐筱萝极为不悦,看见小宸礼就要摔倒了,她心里很心疼,可是看见小宸礼扑腾撞在赫连皇的身上,赫连皇一把将小宸礼抱起来,“父皇的乖宸礼,怎么哭了,告诉父皇,是谁欺负你了。”

    “父皇,儿臣不依,是母后欺负儿臣,宸礼没有哥哥,没有!我不要宸潋妹妹管别人叫哥哥!”小宸礼两只手戳着眼睛,就差没有把眼珠子擦掉了。

    “父皇也是觉得这个宸宁根本就不像是父皇的儿子呢。”赫连皇半是开玩笑的性子道。

    沐筱萝起身,娇嫩的脸蛋满是薄怒,“皇上,你刚才说什么?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有些话,赫连皇本想把他放在心里,憋着,实在是太难受了,刚才曹元帅和年将军私底下讨论,这个小宸宁的长相既不像是帝后,也不酷肖赫连皇,孩子嘛,襁褓婴孩的时候,如果长大了,长大五岁,终会有小时候的影子,可是现在这个宸宁完没有,说不定是帝后一直思念真正的宸宁太子,所以才把别人的孩子看成是自己的。有人想鱼目混珠,李代桃僵!

    “梓潼,朕有话,不得不跟你说。”赫连皇双眸掠过眼前那个宸宁的时候,满是寒意。

    “你说——”沐筱萝瞳孔里的寒意,比赫连皇冷漠一百倍、一千倍,她不敢相信皇上竟然会说出那番话。

    不,不可以!任何人可以怀疑失而复得的宸宁,唯独赫连皇他不可以,帝后沐筱萝不等赫连皇开口,怒叱道,“皇上,如果你是因为捕风捉影说而出怀疑宸宁的话,本宫不依,皇上,宸宁是我们的亲生骨血,你怎么可以怀疑他呢!皇上……”

    “朕……”刚刚汲到嘴边的话,赫连皓澈又吞咽了下去,筱萝她足足五年来都不曾好好睡过一次安稳觉,睡梦之中常常自我惊醒,她梦到了宸宁,梦到了宸宁,连他自己这个大陵皇朝的赫连皇都看不下去了,他自己怎么也算是宸宁的亲生皇父,可是赫连皓澈看着眼前的这个宸宁,他竟然一丝一丝父爱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看着别人家的小孩子一般,不比他对宸潋和宸礼的感情。

    赫连皇知道自己再说下去,只能是让帝后伤心,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说了,赫连皇打算守口如瓶,至起码在这件事上面,他要保持缄默,他甩了甩龙袍,一只手抱着宸礼,一只手抱着宸潋,眸光宛如碎玉般得流淌向帝后这边,黯然道,“皇后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罢。宸礼、宸潋,父皇带你们去御花园游玩好不好?”

    “好。”赫连皇怀中的两个小孩不约而同得拍着肉呼呼的手掌,幸福洋溢在他们的脸上,毫无疑问的,这是赫连皇对他们的爱,那是毫无保留的浓浓父爱!

    很快,赫连皓澈抱着两孩子就离开了。

    目送着赫连皇带着宸礼和宸潋的背影,沐筱萝把怀里的孩子抱得更紧了,“宸宁,父皇不疼你,母后疼你——”

    一等宫人着酱红色夏裳,衣香鬓影得款款而来。

    她先是给帝后福了一福,柔声道,“皇后娘娘无须太过伤心,皇上他也是一时不能接受罢,只要随着时间的推移,定能够让大皇子重新得到皇上的心。”

    沐筱萝抬眸,见是若竹,五年来,她身体果然长开了,娉娉婷婷的俏模样儿,与五年前自己预测若竹长大了,定然是一位美人,事实上与筱萝当年所想相差无几,再细细瞧着若竹往她的眸底深深看去,隐隐有香夏与瑾秋的影子,这种感觉叫筱萝觉得舒心,可惜香夏和瑾秋,一个居住在永乐侯府,一个居住在长乐侯府,皆是当朝的二品夫人,她们自顾着相夫教子,哪有空留在帝后身边。

    就算帝后强行要将她们两个留在身边,香夏瑾秋她们可能会做到,只不过筱萝哪里会那么狠心,她希望香夏与瑾秋获得幸福犹恐不及,更不可能做此等灭绝人伦之事,她终究不是沐若雪这般狠毒之人。

    世上有几人会是沐若雪这样的人?!

    “好了,若竹,你就先把大皇子抱进去吧。本后想在这里,一个人好好得静一静。”

    沐筱萝眸光一片灰暗,她不知道这个可怜的孩子前程会是如此,兄妹不待,宸礼和宸潋他们两个或许还小,可是赫连皇呢,他可是一手掌握天下大权、至高无上的君王,他倘若不待见这个苦命的孩子,那么还能有谁待见呢,自己呢,筱萝终究担心自己的力量太过薄弱,哪怕她是大陵母仪天下的皇后。

    “皇后娘娘,您一定要保重身子。还是听奴婢一句劝吧。这里风大,您近乎也是才好了风寒,可不能再吹风了,如果皇后娘娘一有什么不测,皇上可是会把奴婢给杀了。上一次您得了风寒,皇上他就——”若不是躺在病榻上的皇后娘娘以一己之力为自己承担,恐怕若竹真的要被斩首于午门了。

    帝后摆摆手,她的性情极差,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就那么一恍惚神的功夫儿,沐筱萝怔了怔,旋儿拉着若竹的手道,“若竹,你去打理一下,随本宫出宫。”

    “是。”若竹低眉顺眼得点点头,皇后娘娘说的出宫,便是回皇后娘娘的娘家,如今这及时回来的宸宁大皇子不得皇帝喜欢,这回了娘家,恐怕只有家中的老太君和大夫人会喜欢了。

    若竹替帝后换上了一件民间素服,沐筱萝头上只是淡幽得别了一只银簪子足以,任凭后面的青丝如瀑般得叠在双肩,帝后早就收买了一个老太监,通过皇家别苑的小通道溜出去,这件事,很显然是不想让赫连皇知道。

    大陵皇都初建四年了,大陵街上的摊贩所贩卖之物,琳琅满目要什么就有什么,茶楼酒肆林立着,红男绿女结伴同游着,凡且种种,大有天下熙熙皆为利往之势。

    永乐侯府和长乐侯府的夫人们带着她们的孩子,步入皇宫,往帝后的椒房殿去,她们并不知道帝后早已离开大殿,最后的结果定然是要扑了个空的,以侯爷少夫人的身份,她们可以随时随地出入宫禁,无需传唤,这是帝后给她们的特权,谁让她们之前是帝后最为贴身的亲信呢。

    半个时辰之后,抱着小宸宁的若竹气喘吁吁的,如今却是到了,沐筱萝就把若竹怀中的孩子抱了过来,对若竹道,“倒也辛苦你了。”

    “皇后娘娘……哦不夫人……若竹不辛苦……不辛苦……”若竹说了一句,又因为自己刚才说了帝后嘱咐自己的话,不宜在外头暴露她们皇家的真实身份,所以若竹一直说抱歉。

    沐筱萝一直顾着往大宅院里边走去,撇下了一句话来,“快走吧,下次记住就行了。”

    沐筱萝走的是大宅院的后门,这后门,她之前与娘亲筱萝生母约定好了,就派贴身熟捻的两个老嬷嬷在这里头候着,说自己说来就来了,所以筱萝一进去,就有两个老嬷嬷脸色极为恭敬得领着筱萝去长安园。

    这间大宅子,除了外头两颗大狮子头座上方的“相府”二字完变成“沐府邸”四个光鲜的大字之外,这长安园却是没有什么变化的,只不过长安园之中设了两盘大大的石磐,上面种植着石莲,看上去是极为眼目的。而大夫人筱萝生母这个时候也是在长安园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