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06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绝世高手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梓潼,冷静一些!”赫连皇把筱萝拥入怀中,他万万想不到大陵内宫守卫森严,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岸上有御林军巡逻抑或者是把守着,宸潋小公主殿下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那个何太真家的死婴儿莫名得出现在池塘里深处,这实在是离奇呀。

    赫连皇抱着帝后,把这木栏杆,一脚一蹬石壁跳上了暗,潋滟发光的眸色愈发恼怒得瞪着池塘下的兵士们,“快给朕好好搜查,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宸潋公主找出来,听见没有!”

    “是,皇上!”水中的将士们惶恐不已,天子震怒,对于他们来说,他们项上人头随时随地都能落地搬家,曹元帅和年将军也在第一时间闻讯赶来,加入搜查的大军之中,更有甚者,沿着池塘的下流一直搜向宫外的掖河,楚围扩大了,找到宸潋小公主的几率也许就更大了。

    酉时,日暮西沉。

    掌上灯的椒房殿一片死去沉沉,金色斑驳的辉光映射在花菱格子窗畔一片揪心的黄。

    “若竹,现在什么时辰了,可有宸潋的消息?”帝后无力得瘫软在凤榻上,凤眸汲尽了最后一滴眸泪,她嘶声力竭得哭了很久,宸潋是她的小棉袄,是她的小心肝儿。

    帝后声音沙哑又失灵,叫若竹眼畔强行得挤下一滴眼泪来,哀声道,“皇后娘娘,如今已是酉时了,还不曾有…有小公主的消息…也许再过一会儿…将军们就会找到小公主…把小公主带回来的!您放心!一定会…一定会的!”

    若竹知道帝后万般心痛,才会这般绵声细语得安慰自己,沐筱萝螓首有些凌乱得靠在金色软枕上,是如此的神伤,她不禁拷问自己,为什么上天要对自己如此残忍,与小宸宁分离了五年之久,如今又要她遭受与小公主生离死别的痛苦……这种痛苦,哪怕要她用当今的帝后高贵的位份去换掉,沐筱萝也不会惋惜得皱一下眉头。

    “别安慰本宫了,本宫知道宸潋将会永远离开我了。”帝后那一双柔荑渐渐抚上娥眉,埋头苦泣,昏暗的宫灯其中一盏被空如的夏风吹得泯灭,若竹支使下面一个三等宫人去重新挑拨灯芯。

    蓦地,椒房殿落入一个高硕的身影,玄色团龙密纹长袍包裹着他落寞的身躯,他缓缓得走到帝后身畔,伸出手来,替她擦拭早已沥干的珠泪,温言道,“梓潼,切莫伤心,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在池塘下面找不到,那么估计是随着掖河流出去了,曹元帅和年将军早已查出了一丝蛛丝马迹,认为是有人故意而为之,也许是鬼魂在作祟!也许是……”

    “是沐若雪和夜倾宴那两人的鬼魂再作祟么?哈哈!可笑!真是太可笑了。”沐筱萝癫狂大笑。

    筱萝如此痛苦,赫连皇心里头更心生了十二分怜惜,他将细细密密得胡渣子轻轻得在筱萝的额头上刮着,赤血色的双瞳满是无奈和愧色,两只手紧紧握着筱萝的皓腕,“梓潼,朕对不起你,是朕没有保护我们的小公主!你放心!朕一定会抓出幕后黑手,不管是人,还是鬼魂!哪怕是地狱,朕也要把它一锅端了!”

    “皇上——”沐筱萝横出纤指抵住赫连皓澈柔软的唇,他上唇的髭须潋滟鸦青,透着一股的森寒,反过来是筱萝劝慰他,“皇上,此事定然是人为,势必有人混入这宫苑之中搅起祸端,要不然你我二人在亭中对弈,就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赫连皓澈肯定得点点头,“梓潼此话有理。朕也有想过,只是现在仍然没有消息,曹元帅和年将军他们是不会懈怠的……梓潼放心好了。”

    说是放心,可帝后如何放得了心,她的心仿佛被生生得绞痛一般,这四肢百骸浑然觉得不似自己的那般,除了痛楚还是痛楚,筱萝再也不敢开口说话了,她知道自己下面的话定会是语气颤抖,叫皇上他徒增哀思,暂时保持缄默罢。

    “皇上,皇后娘娘,郑国夫人在宫外等候。”赫连皇贴身小太监小烨子规规矩矩得夹着拂尘来禀报道。

    赫连皇温柔的眉眼一横筱萝,“皇后,朕要不要让沉香进来?”

    这时候的沉香早已被封为郑国夫人,正二品,与香夏瑾秋地位相差无几,因为沉香夫人夫君何太真富可敌国,他们俩夫妇又不要侯爵之位,所以就给沉香封了二品郑国夫人。

    沐筱萝这一下午,比自己还要陷入沉痛之中,当属郑国夫人沉香了,因为从池塘里边捞起来的一具死婴便是她的孩子。

    沐筱萝太过劳累,懒得去抬起眸皮,幽幽道,“传她进来——”

    赫连皓澈心想,郑国夫人刚失一女,定然伤心不已,妇人呜呜啼哭难免勾起赫连皇对宸潋小公主的怜惜,索性拂袖而去。

    失魂落魄的郑国夫人跌跌撞撞得跨进宫门,见帝后窝在凤榻,脚底下仿佛踩了风力那般,似锐箭那般朝筱萝飞过来,双膝跪在地上,沉声哭泣,“皇后娘娘您可千万千万要替本夫人的做主!云璃死得那么惨,她今年才五岁,和大皇子宸宁同年同月同日生,娘娘一定要让皇上查出真凶,本夫人要为云璃报仇,本夫人恨不得将仇人抽筋噬骨!万望陛下娘娘成!”

    “可怜的沉香,你先起来罢。”沐筱萝一怔,沉香她在自己膝下哭泣得好似断肠人儿,可怜天下父母心,沉香一对双胞胎女儿,姐姐何云璃,妹妹何云玘,如今死了的那个是何云璃。

    沐筱萝亲自躬身搀着沉香起来,沉香她只是二品上官国夫人,哪能得位份尊贵的皇后娘娘如此眷顾,沉香连忙抽着锦帕掩盖住哭泣之声,可终究是因为太过悲伤,沉香忍不住低声哀吼,“皇上娘娘,你看——”

    瞬时间,沉香从袖中抽出一张殷红色的剪纸,沐筱萝一看,原来是人物剪纸,上面画着三三两两的人儿,沉香惨然得声线希希寥寥得啜道,“娘娘可知道这是什么吗?”

    “是什么?”筱萝一愣,这剪纸上的笔法颇得沉香夫人的真传,剪画得似模似样的,不过技艺与成年人相比而言,实在是没得比的,她素来云璃和云玘俩丫头颇对剪纸的工艺颇有造诣,猛然想到,帝后忍不住森森得道,“不会是你的女儿——”

    沉香眸泪之中带着笑容,“正是呀皇后娘娘!今日是她们俩姊妹第一次合作剪好了的,两丫头央求着我今日要给皇后娘娘看一看,谁知道,我带着她们步经后花园的时候,云璃突然不见了,我和云玘找遍了整个大陵皇宫,问遍了所有的太监和宫娥——直到陛下和皇后那边传来云璃的死讯,我才知道……原来云璃早已不幸步入黄泉了!皇后娘娘您看……云璃丫头剪纸上的人儿是宸宁和宸潋,中间一个大人儿便是皇后娘娘,云璃跟我说,上一次皇后给她的蝴蝶珠花很好看,她没有什么报答娘娘的,就把这张剪纸给您。”

    “云璃这孩子……!”沐筱萝心如刀绞,她没有想到沉香的女儿这般有心,上个月她不过是赏她们俩姊妹蝴蝶珠花罢了,她们竟然还记挂在心头上,这么懂事的小孩子竟如此!

    沉香那般含笑的面容,叫沐筱萝看了也为之惊震,她这是为她的好女儿骄傲,开心着呢,沐筱萝紧紧拢着她的玉手,柔声之中带有一丝丝的坚韧,“沉香,你放心,本宫一定会为你的女儿报仇!”如果云璃没死的话,帝后还真想把云璃纳为宸礼的侧妃呢,如今就这么去了,沐筱萝岂能善罢甘休!

    起身的沉香此刻又重重得跪了下去,也不知道她的双膝磕破了没有,叫人好一阵子的心疼。

    “傻丫头!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起身!好好安葬云璃郡主吧。”沐筱萝含着眼泪说道,她知道生离死别到底是什么滋味儿,她的孩子宸潋也失踪了,沉香她好歹寻见了女儿的尸首,可是筱萝她呢,连尸首都找不到,完不知道她到底是生还是死。

    “谢谢皇后娘娘。”沉香收好那张剪纸,那是云璃女儿临终之前的杰作,她那么年轻,才五岁,就遭到歹人的迫害,看着筱萝皇后眼瞳深处的那一抹坚毅,她知道筱萝皇后一定会为她出头,她实在是太了解太了解皇后了,自打皇后娘娘不管在多年前的相府,还是在五年前的西疆,还是眼前身居大陵皇宫的皇后娘娘,筱萝皇后她从来没有改变过,更没有妥协过,坚韧如磐石,沉香打心里都是极为敬重她的。

    帝后与上官国夫人相拥而泣,顿时间,一个身着幽绿曲裾薄衣的宫人拖拽着繁复的裙尾窸窸窣窣而来,低声得焦急唤道,“皇后娘娘,不好了,不好了,二殿下与大殿下在东宫打起来了。”

    “怎么会打起来呢!你不会看着他们一点吗?”帝后凤眸一转,恨恨得盯着眼下这个宫人,她叫碧人,是宸礼的贴身宫人。

    碧人吓得双膝一软,直接趔趄到了冰凉地砖上,怯怯不敢举眸直视皇后娘娘的眼睛,低声道,“奴婢…奴婢…怎么敢!大殿下和二殿下他们不听劝呀。总管太监也去了,没辙,这才请求皇后娘娘去一趟,要不然真不知道他们打到什么时候……”

    “一群废物!”帝后盛怒道,眼下乃多事之秋,宸潋小公主失踪,上官国夫人的女儿死了,宸宁和宸礼俩兄弟又失合,帝后走到硕大装饰用的白玉盘,狠狠一揪上面的玉坠子,哐当一声,价值连城的白玉盘坠落在地上,化成零星的碎片,就好比帝后口中此时的废物二字。

    皇后娘娘如此大怒,碧人宫人连连在地上磕头,螓首磕破了,渗透出斑斑的血迹,要不是上官国夫人在一旁顺带儿求情,恐怕沐筱萝当下棒杀她的心都有了,宸潋公主失了踪,可以怪谁,怪不得死,这些宫婢是第一个撞枪口的!

    “沉香你速速回府邸为云璃孩子筹办后事了,本宫会告诉皇上,我们收她为义女,以郡主的最高等礼仪下葬!这个苦命的丫头生前没有怎么享福,死后,也要风光大葬!沉香你且安心吧!皇上一定会你讨回公道的!”

    皇后说了一句,便拂袖而去,跪地的宫人碧人双手托起裙摆,小心翼翼得尾随着皇后娘娘的步伐,她生怕追不上,倘若走得慢了,到时候,向来仁德的皇后娘娘绝对不再万般容忍自己,就只剩下一个死字了。

    “谢谢皇后娘娘。”沉香又在帝后的椒房殿哭成泪人,大概一刻钟功夫,沉香就收拾一下,带着只剩下一个女儿云玘回了何府。何太真在知州商谈太白楼分店适宜,她早已派人修家书一封,不知道何太真知道他亲生女儿已经死的消息会是如何。

    大陵后宫。东宫。

    “你这个坏蛋!叫你把我妹妹推下水!叫你推下水,我揍死你!”

    “二皇弟,不是我!不是我!”

    “呸!谁是二皇弟!你就是一个不知道父皇母后哪里捡来的一个狗杂种!叫你害我妹妹!叫你——”

    两个四岁,五岁的小男孩扭打在一团儿,这是帝后踏进太子东宫第一眼看到的,听到的东西。

    “你们给我住手!是谁!是谁教你们兄弟相残的!”沐筱萝径直得走过来,拉开他们,摆着一张脸,她原本因为宸潋失踪的事情,悲伤得筋疲力尽,可是他们兄弟二人竟然如此相背,叫筱萝心中好生痛楚,瞪着杏目,吃痛道,“你们快告诉我!是谁教你们的!”

    二殿下赫连宸礼不敢直视帝后的眼睛,眸子瞥到赫连宸礼的时候,双手一推,又咒又打,“你这个没有人要的狗杂种!要不是你回来,皇妹宸潋能掉谁来,刚才就是你把皇妹给推到水里的,是你,是你,就是你,你这个狗杂种!”

    “宸礼!礼儿!”沐筱萝拉住他,可是宸礼仍然无休无止得在宸宁脸上抓着挠着,就恨不得把他的脸扣出一块血肉来。

    大殿下宸宁就这样被宸礼给推到地上,任凭宸礼坐在他的胸口上,狠狠得锤着打着,宸宁也没有反手,更没有反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