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26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世上有几个能够像夜倾宴和沐若雪这般狠毒的?少见尔。

    沐筱萝跟赫连皇说了,要跟谷恩师回沐府邸。

    说到底,还不是沐筱萝关心这一次的结果,她就忧心如果伤药没有配备成功,时间一耽搁,失踪的小公主宸潋就多一分危险,二殿下宸礼仍然埋怨她这个当娘亲的偏心,疼爱别人,不疼他。

    每每想到此中,沐筱萝就蹙眉忧愁,如今她就把部的希望就寄托在古乘风恩师的身上,能不能很快得制出父亲沐展鹏的伤药,就意味能否很快得找出幕后之人以及所在之处的相关线索。

    夜里沐府邸掌了灯,小九弟沐陵今年二岁,眉宇之间,与帝后有八九分相似,俩姊弟俩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十一岁的五少爷沐宇轩颇有老爷子的风楚,端的是一副好相貌,他们今天都陪着帝后用晚膳。

    就在筱萝叫小初梅收拾几个可口的饭菜给谷乘风恩师带过去的时候,谷乘风一脸带着喜色急匆匆得走进来,欢悦道,“皇后娘娘,可以了。可以了。”

    “谷恩师,终于可以了么?”沐筱萝放下手边的著子,喜极而泣,“这是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父亲有救了。”

    别人以为帝后喜极而泣,是因为谷乘风老医生终于想到办法治愈旧大华老相国沐展鹏,可实际上,沐筱萝并不忧心沐展鹏真正的伤势,而是沐展鹏能够治好,那么就可以找一天从他的嘴中寻找出小宸潋公主的下落,还有抓走宸潋公主的真正凶手,像沐展鹏如此凉薄的父亲,沐筱萝已经对他谈不上半点好感了,若是沐展鹏五年前顾念父女之情,他也不会偷偷得把真正的宸宁抱出去吧,如此无血无肉之人,怎么还能够奢望筱萝这个做女儿的原谅?

    没门!

    沐筱萝嘴边浮现一抹希冀的笑容,她对谷乘风恩师的精湛医术还是颇具信心的,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沐筱萝都深信不疑的,两只皓腕几乎是拢在谷乘风恩师她老人家的手背上,“恩师,本宫……”

    “皇后娘娘请进一步说话。”谷乘风扫了一下桌子上用膳之人,特别是大夫人筱萝生母,如今的筱萝生母眸底早已堆积了泪意,他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怎么说,也一定会勾起筱萝生母的担忧和伤心。

    待筱萝与谷乘风走到外边的长廊,谷乘风正色道,“我在药房研究了一整天,终于被我捣鼓出来了。”

    随之,谷乘风老人袖中掏出一味白色的膏药状的东西,“这叫断筋白玉膏,给你父亲的四肢敷上去,定能够接续以往所断离的筋络,刚刚接上去的时候,会剧痛无比,偏偏不能用麻醉药物与他混合调剂,诸如罂粟麻沸散等物,如果不用这些麻醉药物,这剧痛是常人所无法忍受的,老朽担心你父亲会承受不了这样的剧痛,会咬舌自尽而死!”

    “那还不简单!在他嘴里塞一块白布以防止不就成了?”沐筱萝娥眉一挑,目光满是傲然,再想一想,宸宁也是沐展鹏的亲外甥儿,五年前,要不是他那么狠心和沐若雪合谋,将孩子偷偷抱走,今日何来这么一出,小小的苦楚,无论如何,也一定要他忍下,因为这就是他抱走小宸宁的代价!

    谷乘风叹息了一口气,一双白白的卧蚕眉上下跳动着,“皇后娘娘,这其中的剧痛哪怕是铁人,也一定会吃痛得给昏死过去,我之前看过沐展鹏的脉象,万一他撑不过去,就这么死去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死?”沐筱萝倒没有被吓着,“谷恩师,本宫想,父亲大人也可能在想,他自己这般不能走不能动,还不如死了算了,整个人宛如植物人一般,还有什么意义?如果不用断筋白玉膏,能够让他开口说话?”

    一听皇后娘娘如此之所,谷乘风旋即摇摇头道,“倘若被割断的另外一半舌头还在的话,老朽有八成把握,把那舌头接回去,因为舌头刚刚割下来的时候,筋络是完好无缺的,就好比他被挑断的手筋和脚筋,也是可以接好的,如今他的舌头只剩下半截了,另外半截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所以只能通过接续他的手脚四肢的筋络,帮助他行走,书写,就算不能言语,也可以用纸和笔说出实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

    “本宫早就想到了。”沐筱萝眸中起了一片片的浩瀚波澜,“谷恩师,这件事一定不要让老太君和大夫人知道,要不然她们一定是不同意的……此次恩师有几成把握!”

    谷乘风淡淡道,“老朽有九成把握,不过剩下那一成就看相国了,如果相国因为剧痛而无法忍受的话,可能就这么殒命,到时候——”

    “恩师,去做吧。出来的一切后果,本宫来承担!”沐筱萝眸中愈发凌厉了,要不是沐展鹏,她能够和儿子赫连宸宁分离足足五年之久吗?如今还不知道他的下落,真真急了她,还有失踪的小宸潋,难道说,宸宁和宸潋都是被同一个人给抓走了?

    到了后半夜,沐府邸陷入了一片沉静,除了守夜的老婆子们围在二房里小声得聊天打屁之外,主子们都睡下了。

    沐展鹏老爷子如今安置在清乾院,有专人服侍,不过那些丫鬟小厮们部被帝后给打发了,她只要一个手势,就让下人们屁滚尿流了的,她可是当朝的皇后娘娘,有谁敢不尊,有谁不敢不从?

    帝后是第一脚埋入清乾院上房的,旋儿是谷乘风恩师,恩师他手里头多了一个雕着木槿花的药箱子。

    谷乘风点燃了酒灯,就是寻来了一口子比较宽敞的小碗儿,里面倒上了烈酒,火再那么一点上,刺啦刺啦得燃起来,上面蓝幽幽的火焰一圈连着一圈儿,贪婪得舔氐着空气。

    谷乘风再从药箱之中掀出一个白色布条,上面井然有序得插满了各种尺寸的银针,谷乘风取了一个中号的,捏着针头,涂了一管药酒,在火焰上炙烤着,上上下下,翻来覆去,保准充分受热之后,肯定没有任何杂尘的时候,稍移开火焰,等针头微微凉的时候,就插入沐展鹏的手上某特殊筋络上面,另外一只手,还有身子底下的一双手,也是如此法炮制,很快,他四肢插满了足足不下二十条银针。

    “呜…呜…”舌头早已被割断的沐展鹏只能可怜得巴巴得颤抖着四肢,哪怕再痛,他也只能哼哼唧唧得好像一两岁的婴孩那般低呜惨叫,如果这位父亲以往没有做过对不起沐筱萝的事,帝后的心中说不定还会起那么一丝丝一点点的怜悯,可惜这一切都是他自作的,怨不得任何人,怼不得任何人!

    谷乘风说,“为师的二十八路神针是根据天上星宿定位下去的,正是他手筋和脚筋被切断的地方,银针部下去把断离的筋络勾连,他如今会有痛感,也正是以为为师下对了,第二步,也就是最后一步了,下断筋白玉膏——”

    不得不承认,谷乘风恩师的手法太过迅猛,在拔出银针的那一刻,也正是断筋白玉膏紧贴皮肤的瞬间,当四肢的断筋白玉膏部下去的时候,沐展鹏这才发现一股可怖的灼热剧痛从四肢陡然升腾向百骸,那种痛楚就好像一个人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遭受无穷无尽得烈火炙烤一般。

    他一个哑巴,如今也疯狂得呜呜呜惨叫,要不是筱萝之前吩咐人把齐边的窗户给锁紧了,凭他如此惨叫,无疑是要惊动整个沐府邸上上下下的人儿,这样的事儿,老太君和大夫人当然是不知道为妙,一切等事情办妥了,再回禀她们知道,也不迟。

    “皇后娘娘,就看他是否撑得下去,如果因为剧痛而无法撑过五更天,那么就……”谷乘风恩师的话已经很明白了。

    沐筱萝当然知道谷恩师话中的意思,她缓缓得走过来,盯着沐展鹏的眼睛,“现在,一切都为你做好了!如果你能撑下来,你就能够报复伤害你的人!你现在所受的苦难,比我来,已经不算得上一种痛苦了。只要你还有一点人性,你就给我撑下去,撑下去告诉本宫关于大皇子的下落再死也不迟——”说罢,沐筱萝把一块洁净的白布塞入他的嘴中,防止他因为忍受不了剧痛,咬舌自尽!

    话音刚落,沐筱萝和谷乘风消失在清乾院上房。

    门被重重得关上,口中被塞了一块白布的沐展鹏瞳孔满是悔恨的泪意,他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撑下去,最起码要让沐若雪和夜倾宴付出应有的代价,要不是夜倾宴挑断他的手筋脚筋,割断他的舌头,他此时此刻还能遭受如此的痛苦吗?真正是不孝女儿是大女儿沐若雪,枉费他这半辈子一直宠溺着她,到了最后她却来谋害自己?可笑,太可笑了。

    可是,好痛啊!沐展鹏头皮发麻,真想现在立马死去,可是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啊。

    很难以忍受,真的很难以忍受。

    这个夜晚,时间过得好像特别漫长,就好像他自己一个人在无边无际毫无人烟的星空里徘徊着,一千年,一万年,怎么样也无法得到回应,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

    沐展鹏有点懊悔,为何五年前那个夏天的午后,他竟然会听信大女儿沐若雪的话,说只要他配合把世子抱出去,夜倾宴就会一举拥戴他成为皇帝,他夜倾宴愿意成为他的肱骨之臣来辅佐他,其实,沐展鹏那时候想要称帝的念头,早就被夜倾宴洞悉了,所以……他极为懊悔,他想,如果自己不曾那么贪心的话,那么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在逃回相府的过程之中,丧心病狂的夜倾宴直接挑断他的手筋和脚筋,还有割掉舌头变成哑巴,夜倾宴是外人也就算了,而沐若雪是他最为宠爱的亲生女儿呀,竟然对自己视若无睹。

    而沐筱萝这个女儿,他根本就不喜欢她,可是今天晚上她对自己恶言相交,却没有半点想要自己死的意思,错了,错了,错了!

    沐展鹏苦笑连连,他恨不得自己立刻死,也不要这样屈辱着活着,突然他想到了五少爷沐宇轩,想到了沐陵儿,两个儿子足足五年没有见过面了,他当真是想着啊。

    一更……二更……三更……四更……

    时间过得特别漫长,沐展鹏感觉体内好像被烈火狂炙烤一般,痛不欲生!

    ……

    五更一到,沐筱萝就和谷乘风恩师奔向清乾院,上房之中,除了那一张空晃晃的躺椅,不曾有其他之物。

    这个躺椅是父亲所躺的地方,如今躺椅上什么都没有了,沐筱萝满眼讶异得晙了谷乘风恩师一眼,“恩师,他究竟是死还是活,死了,最起码也有尸体,可是现在?难不成是尸变?”

    “筱萝徒儿,凡事你就不能往好的方面去想吗?亏你还是当朝的皇后娘娘呢!瞧,这地上一大片水迹是什么?”谷乘风指了指地上的水迹

    沐筱萝一看,还真有,另外,水迹上面还有一圈脚印呢。

    沐筱萝点点头,“是呀。”

    喜出望外的谷乘风打开窗轩,指着远方,“皇后娘娘,你且看看,地上的一圈圈脚印,这西面青石砖上,也有带水的脚印——”

    “西方是长安园……”沐筱萝好像想到了什么,眸光满是反射一股熠熠神采,“谷恩师,谷恩师,父亲他治好,现在他正去老太君那边了,如今五更天了,老太君素来是早起的,说不定父亲现在正跟老太君请安呢。太好了。宸宁宸潋有救了,这下子,一定能够从他嘴里得到本宫两个孩子的下落。”

    嘴边浮现一抹喜悦,谷乘风忙劝慰道,“皇后娘娘先别着在这里干高兴,我们得赶快去长安园,也给老太君请安去,当然我活了一大把岁数了,皇后娘娘的老太君说起来,还没有我的年纪大呢,哈哈哈哈——”

    “恩师,走吧。”沐筱萝现在恨不得飞到长安园上房去。

    月尽天明。

    黑暗之中响起了一阵子阴鹜的怪风。

    沐筱萝一边前行,一边心惶个不行,她似乎预料到了什么似的,整个人在黑夜之中丢失了魂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