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02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陛下,请。”谷乘风脸上浮现一抹淡淡之笑,如此机密之所在,如果自己不是皇上心中推心置腹的人,皇上怎么可能这样礼遇他呢,这样的机关,皇上可没有告诉任何人,连江左元帅都没有告知。

    谷乘风在赫连皇的心中,堪称亚父一般的存在,从小到大的赫连皓澈就体弱多病,要不是靠着谷乘风恩师给他日日夜夜配置药液沐浴,赫连皓澈怎么可能会得到一个极为顽强的体魄,这身体自然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了本钱,再高的权位,再浩瀚的江山,也没有什么用处。

    赫连皓澈和谷乘风沿着玉街,渐渐往下行走,下面堪称一个别样的洞天,虽然处于地下室,可是从遥远的别处传来极为清晰的凉风,玉壁上面每间隔一丈之处,便有一番婴儿臂膀般粗大的烛火,烛火的灯芯和燃液上面浇上一层延燃液,能够使得烛火烧得愈发持久,连续不分昼夜燃烧,足足十天才耗费一点点的染液油。

    再走几步,穿过一个斜长的甬道,便是抵达一间极为光亮的密室,后中央的一根粗壮的横木上面,绑着一个身穿囚衣之人,这个人便是年羹强大将军了。

    年羹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郊外与夜倾宴交谈之下,马上回将军府邸,用了一点粥发现自己的脑袋浑浑噩噩的,顿时间就晕过去了,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他被人捆绑到这里来了。

    抬眸,年羹强眸中带有一丝丝惊秫的寒芒,“皇……上,皇上,我……”

    “年羹强,你竟然背叛朕,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赫连皓澈脸色严峻,负手而立,“怎么?还想解释是吗?你倒是说说看朕哪一点刻薄你了,朕登基以为,赐你千亩良田,赐你二十户的大庄子,赐你一座宏伟的将军府邸,你还不满意,莫非你是想要谋反,想要朕这一身的龙袍吗?”

    年羹强满脸皆是骇然,“皇上,微臣对您绝对没有谋反之心,微臣……微臣……”

    看他说的结结巴巴,如果说没有什么事儿瞒骗赫连皓澈他这个皇帝,谁能相信?

    他不说,赫连皓澈的眸色愈发深邃且赫连瑟,让人看了一眼都会觉得心头冒出一股子胆寒,再渐渐的,那种冰凉偷心之感从心脏为起始,渐渐得渗透到四肢百骸,而现在的年羹强就是处于这么一种情况之下。

    “你的妻子和儿子在一夜之间人间蒸发?难道还不是事出有因吗?”赫连皓澈走上前,纤细的玉指捻着年羹强将军的下巴,稍用了些些的力,只听得下巴的骨骼嘎吱嘎吱得轻轻响动,只要赫连皓澈再多用一点力,也许下巴骨头下一刻就会碎成粉渣。

    忍住剧痛,憋着一股气,年羹强嘴唇泌出被挤压的血水顺着嘴角流出,一个字,一个字的,缓缓道,“皇上,微臣没有背叛您。微臣的妻子和儿子一个月前回外祖家去了。”

    “你以为朕不知道吗?你妻子白氏根本就没有娘家,何来的外祖家?”赫连皓澈一双璀璨的钻石电目宛如暴雷一般,撕裂年羹强大将军的谎言,叫他连最后的攻防都完沦陷了。

    见年羹将保持缄默,赫连皇冷笑了笑,“年将军还是不想说吗?这是要逼迫朕对你用刑吗?你若是说出来你幕后的那个人,或许朕可以再三考虑饶你一条性命,或者是你一家三口的性命,如若不然的话——”

    谷乘风老人在年羹强的耳边道,“年将军,你的双腿也是老朽替你做的,跟普通人无异,老朽当年为你做这一双腿的初衷,是希望你能够好好的为皇上效命,如今你背叛皇上,岂不是辜负老朽我的一片苦心?”

    “谷医生,对不起,算年某对不起您老人家罢,或许来世,年某可以为你做牛做马报答!”年羹强眸中微微湿润,他知道自己不说出来,赫连皇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任何一个统治者安能容忍自己麾下的家臣背叛呢。

    唉。谷乘风倒吸了一口气,看来年羹强他真的是灵顽不灵,再三游说道,“年大将军,你可要考虑清楚了,老朽相信你是有苦衷才会如此替那个幕后无良人隐瞒的,老朽答应你,如果你盘托出,老朽可以力保你一大家子,皇上要杀你了,老朽来保护你,如何?”

    说出来?当真是要说出来吗?年羹强苦笑了笑,夜倾宴那个歹人是何其阴险,如果自己说出来,妻子白氏,儿子年庭春还能有活路吗?夜倾宴那个恶魔就好比黑白无常,恐怕这一刻说了,下一刻就要把妻子和儿子送入阴曹?自己死不要紧,妻子和儿子是万万不能死。

    年羹强咬牙隐忍,一双目泛着泪光,“微臣知道自己做了对不起皇上,皇后娘娘的事,皇上,你就痛痛快快把我杀了吧,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不会说的!”

    “气死朕了!”赫连皓澈对身旁的西陵轩处的人大吼道,“你们还给朕愣着做什么,上酷刑!”

    黑纱蒙面的西陵轩处人,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只能看到他的双瞳冷落寒冰,西陵轩的人以防外界之人对他们进行报复,所以做任务之时,他们都是蒙着面,只能露出一双眼睛,要知道西陵轩处的人,平日里的身份,可能是军营里普普通通的一员将领,又或者是高门宅院里边一个小小的护院,又或者江湖人士,他们的身份各异,只要当赫连皇对西陵轩处发出命令指标,他们几乎是瞬间集中在地下室,然后得到情报,出去办事的!

    而这个高高瘦瘦的西陵轩处人,便是年羹强大将军麾下的一营里边的一个普通士兵,看似普通士兵,可他隐藏着自己的实力,而对年羹强大将军秘密调查的,也是同一个人。现在的他执起一个在炭火烤得血红的铁烙子,拿起他,往年羹强大将军的胸口一炙烤。

    嗞得一声,那炙热的金属紧紧扣合肌肤的灼热感,叫年羹强痛不欲生,他适才晕过去了,第二波的炙烧灼感又将他的脑袋拉回了一丝丝清明,肌肉已经溃烂开来,空气里弥散着一股烤肉的味道,叫人无法容忍得呼吸下去。

    当第三波的酷刑下去,还没到一半,年羹强就真的晕过去了,赫连皇下令要西陵轩处的人用冰冻的凉水泼醒他,年羹强终于缓过气劲二来,微微眯着双眼,仍然重复刚才的话语,“皇上,你痛痛快快得杀了我罢,不要再折磨我了,我是一个字都不会说的,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

    声音断断续续的,近乎寥寥,赫连皓澈重重一甩龙袍,“好啊,好啊,好有骨气,朕倒要看看你的身体发肤是不是真的是由钢铁铸成的,这般忍耐……”

    “皇上,再严刑逼供下去,恐怕年将军还没有说出星点的话语,白白送了一条性命,岂不是对那幕后歹人太……”谷乘风他是这般对赫连皓澈说的。

    赫连皓澈听在耳朵里,觉得很不舒服,谷乘风恩师他这是变相在给年羹强大将军求情,可是他老人家说的也不错,也很在理儿,如果真把年羹强弄死了,那么年羹强将军这一条线,岂不是要断了,到时候要查出幕后之人岂不是更加难了?赫连皓澈已经猜测七八分了,那个歹人很可能是夜倾宴了,可他就是害怕打草惊蛇。

    赫连皓澈停留了一会儿,见无果,就和谷乘风恩师暂时离开此地。

    ……

    赫云太后所在的凤仪宫倒是极为温馨和睦的,夏里浮瓜,天井里边的西瓜,哈木瓜,葡萄,苹果,提子,各种瓜果应有尽有的,赫云太后倒是极为宠爱宸宁,这个宸宁虽然才五岁,可小小年纪的他就字字珠玑,思维相当敏捷,深得到赫云太后的喜欢。

    御放假冒的宸宁,如今真实年纪早已是九岁了的,九岁的孩子自然要比五岁的娃娃强太多了,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再加上,不同于宸潋和宸礼,他会懂得专门讨喜赫云太后,赫云太后也被迷得晕乎乎的。

    之前赫云太后还在因为宸潋小公主无故在池塘失踪的事情,还茶不思饭不想的,一直都很难过,如今被御放一挑拨,这个老人好像忘记了伤痛。

    赫云太后倒是挺喜欢跟御放提起他以前在桃花庄的事情,“宸宁乖孙,以前住在桃花村的时候,可有西瓜吃吗?”

    “皇太君,这个没有的。桃花村的食物有限,能有番薯和野菜粥吃,都已经算是好了,哪有什么水果。”御放一脸苦巴巴的,就好像苦瓜似的,他是夜倾宴捡来的山野孩子,却偏偏在赫云太后面前表现得彬彬有礼的皇室子弟,这一点,的确是要归功于夜倾宴和沐若雪,是他们悉年教育他,他才会如此的,相反的是,夜倾宴和沐若雪可没有这般教育真正的宸宁,让如今真正的宸宁沦为山野孩子,这其中的恐怕阴谋,只是还没有得到暴露罢了。

    听此言,赫云太后凤眸一轩,极为怜惜的模样子,轻轻得抚了抚御放的脑袋儿,“真真可怜劲儿的,好可怜呀。皇太君答应你,从今以后,皇太君把天底下最好的东西摆在你面前,你只管吃着好了,什么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你明白了吗?”

    “谢谢皇太君。”御放流着眼泪,趁着扑进赫云太后的怀中,嘴角浮略一抹阴谋得逞的味道,死老太婆,你的死期呢,也要到了,休怪我这个假孙儿手辣无情!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我要替夜倾宴干爹报仇,我的真实名字叫月御放,才不是什么赫连宸宁呢,哼!

    御放从腰间抽出一把小粉末来,轻轻得涂抹在剥好皮儿的紫色葡萄上,拿着这一颗果肉晶莹的葡萄递给赫云太后,“皇太君,这一颗葡萄,您老赶紧吃了罢,是皇孙儿的一片孝心哦。”

    “哟,真乖。好好好。皇太君吃了便是。你这个孩子。”赫云太后张开嘴巴,任凭小御放把剥好的葡萄塞进嘴中,她用掉落得几乎光秃秃的粉牙床一咬,香甜冰凉的汁液流入喉头之中,只是渐渐的,她感觉喉咙就好像被一股子火炭烧了那般。

    赫云太后只觉得喉咙滚烫,却也无从发声,她想要叫宫人皓月过来传太医来,可是皓月呢,之前是被她叫去别院再取几个水蜜桃过来的,小宸宁爱吃,所以赫云太后就叫皓月宫人前去了,现在她还没有回来。

    赫云太后用手指着御放想要说,乖孙儿赶紧去太医院找太医,说看老太君。

    可是御放装出一副天真无谓无辜的脸来,对赫云太后道,“皇太君,您是怎么了嘛。您是怎么了嘛。别吓皇孙儿我呀。皇孙儿会害怕的,皇太君。”

    “……别……怕……”赫云太后哪怕自己的喉咙仿佛被火烧了一般,也强迫性得逼迫自己说出话来安慰他,可是一说话,她愈发觉得喉咙有什么东西在刺激一般,渐渐的,赫云太后再也忍不住,喷薄出一口鲜血来。

    没过一会儿,赫云太后昏死过去,嘴唇勾着一丝丝猩红的血液,渐渐的这血由鲜红转黑。

    宫人皓月这个时候捧着一托盘满满的新鲜水蜜桃儿,见宸宁大皇子趁着赫云太后昏睡的空档,还不停往赫云太后带血的嘴中拨粉末进去,这粉末是宸宁大皇子手中的一颗黄色药丸揉捏而成的。

    “大皇子殿下,你对太后娘娘做什么?”宫人皓月手中的水蜜桃悉数掉落在地上,也顾不上去捡起来,仓皇跑到赫云太后前。

    御放嘴角浮现一抹残忍的笑容,“皓月,既然被你撞破了,那么你今日是必死无疑了,休怪我狠辣无情了!”

    万万没有想到,看起来才五岁的宸宁大皇子殿下的双瞳竟然放射如此可怕的怨光,皓月宫人害怕得一倒退,“莫非你不是真正的宸宁大殿下,如果是真的宸宁大殿下,怎么可能会忍心戕害自己的,亲皇太君!”

    “皓月,你这个贱人婢子,知道的太多了!”御放眸心挂着冷笑,三步并作两步,双腿一蹬,小小的身躯竟然跳跃到了一人来高,他趁势两只手紧紧箍着皓月的颈脖,然后用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