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997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皓月是个五十出头的老年宫人,哪里经受得住这般折腾,很快,御放把她活活箍死了,皓月她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倒在地上,四肢直挺挺的,一动都不能动,却是死了。

    御放走过去,本想故技重施,要赫云老太后一命归阴,之前是先毒得她失去了意识,然后再把他掐死,就在这个时候,大陵卫兵巡逻队伍经过凤仪宫的大门。

    一定要趁着大陵卫兵发现此事之前,安离开才是最要紧儿的,御放通过事先挖好的密道,逃出宫外。

    大陵卫兵们循例在门口巡逻,很快就发现凤仪宫的异象,顿时间像炸开了锅一般。

    赫云太后身中剧毒,假宸宁大皇子不知所踪,宫人皓月死亡的消息在深宫大苑内传开来。

    ……

    谷乘风老人给赫云太后把了脉象,正襟危坐了一番,又旋即站起来,踱步走出宫外,见赫连皇与帝后两人的脸色一个比一个还要更加严峻,“谷恩师,太后她怎么样了?”

    “太后娘娘种是诛心丸。七天之内一定要寻找到莽牯诛心草炼制解药吞服下去,否则七日期限一过,太后她老人家体内的毒性必将渐渐渗入骨髓之中,华佗在世,也难以施救了。”谷乘风叹息了一口气,“没有想到这个假的宸宁大殿下如此狠毒。”

    自己打了天下还没有几年,太后她真正享的福气还没有多久,就碰上这么一档子事来,夜倾宴眸子宛如血液一般的赤红,“早知道,我早就将那个孩子给杀掉,要不然,太后他也不会这样!”

    “皇上切莫悲伤,眼下不管一切务必要找出莽牯诛心草制成解药,才是最最要紧的。”帝后拉着赫连皇的手腕,轻轻得宽慰他,这些天,皇上为了国事之操劳,整个人都足足瘦了一圈,年羹强大将军那里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如果假的的宸宁又惹祸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幕后神秘人所赐,沐筱萝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可疑人物揪出来,五马分尸,活埋炮烙,什么样的酷刑惨烈,就用哪一样!

    赫连皓澈生气得一甩筱萝的手,“母后这般,你叫我如何不伤心?”

    转而,赫连皇对谷乘风道,“谷恩师,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解药之配方,那赶紧去马不停蹄得配去,哪怕费尽百万金,朕也一定要救回母后的性命!”

    “皇上仁孝,老朽极为感动,据老朽所知,太后所需要的莽牯诛心草在北海山巅,那里终年大雪覆盖,如今我们大陵京都二月暑天,那里满山头的皑皑白雪,虽说日夜兼程一日可达,可是要找到这莽牯诛心草,是极为困难的,莽牯诛心草外表像人参,极为灵活,它会跑,不可能像普通植物一般,静静得让你采摘,还要有有缘人才能寻找呀。”

    谷乘风叹息道。

    “哼,朕就广发文榜,就天下的能人异士前去采集,不就行了?”说着,赫连皇立马就把小太监小烨子叫进来,拟起草一份文书,沐筱萝身为帝后自然要为皇上磨墨。

    谷乘风第三次唉声叹气道,“皇上不可,这莽牯诛心草,还有一个更为棘手的特质的,那就是如果超过两个以上的人去北海山巅寻找这样的奇珍异草,它会遁入土中跑得无影无踪,如果一个人去的话,或许机会就更多了些,重要的是,这个人要熟悉地形,自身具有滔天武功也不得法,有异常坚韧的韧性才行。”

    听此言,赫连皇与帝后面面相觑,帝后心想,按照谷乘风恩师这么说来的话,岂不是永远没有机会寻找到莽牯诛心草了么?一天时间转眼即逝,七天时间,也很快就没的,至于找谁,这个人选也是至关重要。

    “此事不宜粘贴皇榜,以免有太多的人去北海山巅寻找莽牯诛心草,惊动了这么一株古怪的珍奇古怪的草药,谷恩师,那么你说说看,派谁去,比较好呢?”帝后这句话,是直接点出了赫连皇帝心内的困惑。

    谷乘风往后面退了半步,躬着腰身,两只手抱拳道,“皇上,皇后娘娘,最佳人员应该是如今囚禁在西陵轩处的年羹强大将军,素闻他少年时曾在北海山巅练武,对那一带的地形极为熟悉,要不,就派他去吧,如何?”

    “不行!”赫连皓澈龙颜大怒,“他和神秘人联合谋害朕的大殿下和小公主,朕岂能饶得过他?”

    莫说赫连皇会如此震怒了,就连沐筱萝也恨不得年羹强大将军死,可是真正的宸宁和宸潋公主一日寻不到,怎么好叫他先?他若是死了,唯一的线索就断掉了,到时候可怎么得了,难道真要一辈子要帝后与宸宁和宸潋分开么?不,那样的话,沐筱萝会发疯的,会发疯的死掉。

    “请皇上和皇后娘娘请息怒。”谷乘风恩师可以看着这一双璧人一路上相互扶持得走过来,不离不弃,鹣鲽情深的确难能可贵,他们对他们的孩子也是如出一辙的深情厚意,可是凡事都需要冷静,特别是这个时候,顿了顿,谷乘风继续道,“还望皇上皇后以太后娘娘的凤体为着想,年羹强大将军无谓是最好之人选,如果单单评论武功的话,比年羹强大将军胜出的大有人在,当今天下兵马大元帅江左就是一个,原西疆第一女带刀侍卫瑾秋,也就是如今的长乐侯爷夫人,可是论熟悉北海山巅的地形,唯有年羹强一人!”

    知道谷乘风恩师也许说的是实情,可是赫连皓澈怎么可以忍受得了这么一口气,“恩师,就算朕让年羹强这个叛逆之臣去北海山巅寻莽牯诛心草为太后娘娘治病,你能保证他出了大陵京都不会跑掉?你能保证吗?”

    “老朽愿以项上人头担保!”谷乘风话音刚落。

    倒是赫连皓澈和沐筱萝极为震惊,特别是沐筱萝她实在是想不出什么理由,谷乘风恩师竟会如此之肯定,沐筱萝也就猜测了,年羹强将军该不会是谷乘风恩师的私生子吧。

    谷乘风私自抬了抬眸子,眼珠子宛若一潭春水那般,掠掠过赫连皇和帝后两张极为惊愕的脸庞,“不满皇上和皇后娘娘,年羹强大将军实际上是老朽的——”

    “私生子?!”沐筱萝忍不住脱口而出,“怪不得呢,原来是这般,见你三番两次维护他,却是这般缘由。谷恩师年龄一百五十多岁了,老当益壮,自然有。”

    赫连皓澈也若有所悟得点点头。

    惹得谷乘风眼冒黑线,他紧扣在胸前的拳头簌簌发抖,掌心满是汗液,“禀皇上,皇后娘娘,年羹强大将军并不是老朽的私生子,而是老朽的义子,这个,老朽以后会向你们说明缘故,只是希望,现在皇上和皇后娘娘一定要让年羹强将军亲自上北海山巅为太后娘娘取药,以功抵过,当然,老朽也会想办法教谕他说出幕后神秘之人,老朽相信,在年羹强将军的心里,他是极为不愿意作出伤害皇上与皇后娘娘的事情,只是被恶势力所迫,如今他的妻子年白氏,儿子年庭春像是从人间蒸发了那般。虽然年羹强这个小子倔强,不肯说出来,可是老朽明白,这个小子一定是受到了幕后神秘人的威胁,以年羹强的妻子和儿子的性命来相要挟!”

    “就算是如此,年将军也不该拿我的宸潋和宸宁来……”沐筱萝想要继续说下去,赫连皓澈早已把筱萝揽入怀中,拿下巴蹭着沐筱萝白嫩光洁的额头。

    旋即,赫连皓澈眸目一凌厉,“谷恩师,谁朕也不相信,朕只相信你一人!”

    殊不知,这又是一场夜倾宴的阴谋,夜倾宴通过御放来给赫云太后的体内种下需要用莽牯诛心草解毒的毒药,这样的话,赫连皇一定会唯一指派一个人前去北海山巅寻找草药,这个唯一的人选便是年羹强了,而年羹强他什么把柄都握在自己的手里,只要年羹强一入北海山巅,夜倾宴定要让他有去无回,再说了,夜倾宴和沐若雪所在的海藻屋正是在北海山巅的最下方,只是赫连皇与帝后未曾知道这一点。当然是极为危险的。

    “谷恩师,本宫也相信你。希望你老千万别让我们失望啊。”沐筱萝也是这么一句,很快她和赫连皓澈就目送谷乘风老人远离,谷乘风恩师现在要去的,当然是去西陵轩处释放年羹强大将军了。

    正如谷乘风恩师所说的那样,年羹强大将军果真日夜兼程,一天一个昼夜就抵达北海山巅,他带上了可以供给三四天的干粮上路,北海山巅的山路极为崎岖,有些地方的阶梯陡峭的接近九十度,需要靠攀升藤索慢慢的,一步步得往上面爬,并且一定要抓牢藤索,要不然万丈之下可就是深海了,浩瀚的北海之底潜伏着巨大的海兽,鲨鱼,食人鱼不计其数,就天天仰着头等待着从悬崖上面掉下来的人,可以说,北海山巅据天之险要,比丰州坝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足。

    临走之前,谷乘风这个义父在年羹强身边唠唠叨叨,告诉他莽牯诛心草的形态,大小,生长在何地,喜欢阴阳还是覆盖阳光的区域,又或者是根部埋入地下几寸几许,都一一注明在一个小册子上面,年羹强虽然力气大,可也是一个极为细心的人,他就是怕忘记了,到时候找谁要这些资料去,再策马回去跟谷乘风义父讨教,那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一天一来回,太后娘娘的病情已经消耗了第一天了,可再也不能延误了。

    年羹强爬上了悬崖峭壁之上,终于在岩石的夹层发现了一个类似人参的植物,他拿出小册子,细细观察着植物,发现和义父口中所说的,简直是一模一样,年羹强极为开心,想要扑上去的时候,却发现莽牯诛心草竟然跳起来,下部的须发就好像一双人腿似的,一溜烟就跑没了。

    晦气!竟然功亏一篑了!气死我了!年羹强很生气,不过他还是理顺了自己的情绪,知道再这么干焦急下去,别说什么莽牯诛心草了,就连普普通通的药草,也得不到,他连续爬了三座山头,仍然一无所获,顿时间觉得肚子呱呱大叫起来,就拿出手中的馒头啃起来,他很喜欢吃玉米馒头,得知自己要去的时候,特地命令将军府邸的厨娘做的,可是无论厨娘怎么做,都做不出妻子年白氏的那股子味道,一想起妻子和儿子,年羹强的眼泪下来了。

    看如今天色已晚,年羹强准备去附近找个树洞过一夜,这北海山巅,听谷乘风义父所言,入了夜,北海山巅的最下面的北海深处会爬出会吃人的鲛人,这些鲛人爬上岸就是来寻找食物来的,啃噬树上的野果什么的,还有野兽的肉块,但是它们是无法上树的,可是就在年羹强准备上树休息的时候,突然发现正前方不到五米的区域,竟然有一株莽牯诛心草,而北海山巅的最底部早就有鲛人开始蠢蠢欲动了。

    该怎么办呢?

    ……

    翌日黄昏,赫连皇下了朝堂之后,就呆在椒房殿,准备和帝后一同用晚膳。

    赫连皓澈一整天下来愁眉不展的,帝后连忙去安慰他,“陛下这是怎么了?还在为年羹强将军为太后寻找莽牯诛心草的事情忧愁?”

    “梓潼啊,那只是一部分。朕接到匿名信的举报,说有人通过漕运,暗度陈仓,竟然把几百公斤的火药和兵器夹带私盐袋中混入京都,这也就罢了,朕还方向,朝廷之中不少官员一同联合密谋得做这些事。”

    “陛下,兹事体大!”帝后紧接着道,“依臣妾来看,应该是有人心怀不轨,想要以此来笼络朝臣,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火药,兵器,莫非这个人是想要谋反吗?”

    赫连皓澈大口得喝下一杯香茶,旋即就把茶杯摔碎在地,“漕运上的官船历来就是从各个郡域运载一品香料,上等丝绸的,有些不法盐商,挂羊头卖狗肉,行使这不法勾当,太气人!朕要好好得整顿整顿这朝廷的贪官污吏,败坏我大陵朝纲!”

    “皇上,这个确实要整顿起来,国家的兴亡往往是从这样的小事情开始的。绝对不能姑息。”帝后凤眸流转,“皇上可查到目前朝堂之上,有谁作出不乏勾当了吗?能与臣妾说一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