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11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皇上,臣妾又不是初恋的小女儿们?”前一句是沐筱萝痴笑,后一句,还没有说出口,却使得沐筱萝的凤眸顿时间被凝结成了一片冰块似的,“皇上,你且看看这个到底是什么?”

    赫连皇也极为好奇,小烨子太监还在御书房内服侍着研磨墨汁,他马上把他屏退,接过筱萝手中的信笺好好看起来,马上略有深意得用手指头摸了摸下巴,“皇后以为呢?”

    “皇上,你可知道这是谁的笔迹吗?”沐筱萝一双凤眸仿佛可以穿透九霄云层那般,深深得穿透过云层,凝向赫连皓澈。

    赫连皓澈一怔,带有一丝的好奇,“梓潼,是谁的?难不成是——”

    还没等皇上他说出口,沐筱萝头点得好似小鸡啄米,“皇上,正是夜倾宴这个歹人!臣妾认得他的笔迹,这是他左手的笔迹!”

    “爱妃是如何知道他左手的笔迹,还记得如此清楚呢。”赫连皓澈这话带有一丝丝的醋味,不过很快消失不见了,看筱萝眼色有所微变,他立马道,“哦,朕呢只是有一点点好奇而已。”

    赫连皇他无非是持着三分怀疑的态度,沐筱萝觉得自己总不能说自己重生之前,就认准了夜倾宴的笔迹罢了,旋即编了一个理由,“我曾经在沐若雪大姐的沁芳暖阁闺房的书案上,看到夜倾宴给她写的左手情书,这个笔迹,天底下除了夜倾宴,没有人能够辨别出来,陛下你看,夜倾宴的右手是擅长柳公权的书法,他学柳公权的书法有七分相似,而左手他多多少少也带有几分柳公权的味道,而且他每一笔每一个字的最后一划都特意往上面勾芡,这个,陛下仔仔细细看一下,就可以看出来。”

    果然,赫连皓澈按照沐筱萝所言,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得揣摩一番,一拍着膝盖道,“梓潼所言非虚,真是如此呀!看来夜倾宴这个狗贼还在人世间呢,哼,坠落丰州坝倒没有把他给摔死了!也算他命格坚硬,真是起死朕了!”

    “皇上,这信笺是永乐侯爷夫人给我的……”沐筱萝把香夏进宫的事情,重述给了皇上。

    赫连皓澈负手而立,在御书房的青砖上踱步,踱来踱去,当他猛然回首之时,一抹寒光映射在帝后的脸上,“还好梓潼你及时给朕送来了这份信笺,要不然,朕就冤枉了朝廷之中诸多大臣,永乐侯爷就是第一个。朕也想不通,这些官员们素来与朕极为衷心的,怎么可能会通过漕运夹送大炮和军器呢,定是有人从中使坏,要朕诬陷这些大臣,好要朕把朝中的衷心臣子得罪光了,这样的话,对这个人就极大有裨益了,看来呀,这个人真是夜倾宴。他复兴大华皇朝之心,时到今日,还没有真真正正得死心呢。”

    “皇上,如今我们知道夜倾宴还没有死,沐若雪更很有可能跟他呆在一起。他们掳走了我们宸宁大皇子五年了,不知道现在我们真正的宸宁有没有学坏,还有小公主她——”

    提及这两个可怜的孩子,沐筱萝眼泪又忍不住涌动,她是多么坚强的女人,可是一碰到这些心防,沐筱萝就手足无措了。

    直到小皓澈把筱萝怜惜得揽入怀中,好好疼惜一番,沐筱萝只觉得心内的苦痛捎减了不少,顿时间,眸子一亮,螓首趴在赫连皓澈沉稳有力的胸膛道,“皇上,不知道你想出了对策没有,臣妾担心,时间一长,宸宁和宸潋他们两个……夜倾宴他擅嫉,为人又冷酷无情狠辣,臣妾害怕——”

    “梓潼不要害怕,朕以为,现在他们应该还安。对夜倾宴和沐若雪来说,朕的孩子们就是他们的保命符,如果他们真得对孩子不利,朕一定会将他们……”

    说到一半,赫连皇忍住了,只是眸子凝望着远方,“就是不知道年羹强去北海山巅怎么样了,朕担心,年羹强一去不回头,到时候母后她老人家可就危险了。”

    “皇上,你该要相信谷恩师,是他老人家一力承当,年将军会幸不辱命的。”沐筱萝蹙了蹙好看的娥眉,眸子恰似燃起一丝丝幽幽的火,“不好,皇上,臣妾以为,夜倾宴和沐若雪说不定就在北海山巅,你想一想,倘若夜倾宴真的派那个假装我们宸宁皇儿的孩子用什么莽牯诛心草需要配置的解药来解太后的毒,什么毒都可以,为何偏偏要这种毒,更为重要的是,还要去北海山巅那么远,难道夜倾宴他们不会在北海山巅么?”

    沐筱萝的话犹如一道惊雷在赫连皇耳际乍起。

    “梓潼,真不愧是梓潼!一言惊醒梦中人呐!”赫连皇拂袖,整个人都魔怔了一般。

    倏然之间,赫连皓澈含笑得将帝后揽入怀中,嘴上甜甜糯糯得赞道,“皇后英明。”

    忍不妨叫沐筱萝心中浮现一丝错觉,这皓澈是把自己当成了人臣么,他可是当朝的陛下,“陛下还是不要去取笑臣妾了,臣妾要跟陛下说的是,臣妾也想要去北海山巅,宸潋和宸宁他们是臣妾的孩子,我不能眼睁睁得看着他们陷入险境。”

    “梓潼,北海山巅路途遥远,你如何能受得了?朕自然会派人去,梓潼放心,朕以为曹元帅定能不辱使命!”赫连皓澈想到能够帮助他找回大皇子和小公主的,就唯独曹元帅了,可见他对江左是多么信任了。

    沐筱萝坚忍得摇摇头,“陛下,臣妾一定要去,请您批准了臣妾吧。臣妾以为这一次没有去的话,相信臣妾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宸潋和宸宁了,皇上,求皇上成。”

    皇后她如此渴求,爱子心切,赫连皓澈从沐筱萝的眸中隐隐见有数滴泪光,连连安慰道,“胡说,梓潼,不是朕不让你去,而是!”

    这样的话,或许是赫连皓澈来说实在是太过夸张,可真真切切是沐筱萝心内焦虑到了极点所致,也许是心内的一种预感,沐筱萝她觉得此行,他一定得去,否则她将会面临更大的变故。

    “皇上如果不准许臣妾去的话,臣妾愿意至此长跪不起。”沐筱萝后退一步,跪在赫连皇面前,勾着螓首,没有去目睹赫连皇早已变得极为惨淡的眸光,她心里清楚的很,赫连皇他现在的心也极为不好受。

    接下来,无论赫连皇如何叫帝后起来,沐筱萝就是不肯起来,分分钟相逼,赫连皓澈剑眉一烁,似乎在下决心,“好了,朕答应你就是了。只是朕也要与你同去!”

    “不可啊。皇上。皇上以天子之躯,怎可奔赴那险境,不可呀,臣妾不依呀。”沐筱萝先是起身,没有想到自己起身之后,皓澈就跟自己来这么一句。

    赫连皓澈嘴角浮现一抹清风云淡的笑容,“梓潼,你也说了,那是险境,你去能去得,朕为什么就去不得了?朕对天底下所有老百姓们而言,是当朝君主,可是对梓潼你,是宸宁和宸潋,还有宸礼他们来说,是他们的父亲,为了自己的孩子,朕也愿意和梓潼前往,梓潼你就不必多说了……”

    明天开始,小烨子对外宣称皇上昨夜偶感风寒,需要疗养几日,就让江左元帅亲甩着一支精锐部队往北海山巅进发。

    帝后知道皓澈这么做的意思,如今漕运一事,虽然查清楚了永乐侯爷夜胥华是被人陷害的,可是真正参与利用漕运营运大炮等军器的不法官员们在朝廷之中还是存在的,如果让这些心怀不轨的官员们知道,当今天子要微服私访前往凶险之地北海山巅,无疑是正中他们的吓坏,他们可不得现在就将赫连皇给暗杀了,到时候势必引起朝纲动荡,到时候大陵皇朝可不就是要重蹈先朝大华皇朝之覆辙,早早得消失在历史的陈迹之中?

    不,那是绝对不可以的!

    同去的还有谷乘风老人,更有永乐侯爷夜胥华,和长乐侯爷花辰御,这三个人除了江左之外,可谓是赫连皇和帝后最为信任的人。

    赫连皇与帝后更乘坐一匹油蓬马车,谷乘风老人驾驭着马,夜胥华,花辰御单独骑马,江左率领一支精锐部队先行,作扫寇先锋,扫尽地面的土匪,彻底保护赫连皇与帝后的齐才是他们最要紧的。

    大家行了一天一夜,终于在抵达了北海山巅的山脚下,最为外边是绵延数千里的外滩,外滩连接无尽的东域和西域,更有北域和南域。

    这一路上,竟然出奇的平静,大叫赫连皓澈纳闷,他还以为会有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发生,不过这样也很好,大家都累了一整天,该好好休整,也未为不可。

    ……

    年羹强这两日在涨潮的时候以免碰上鲛人,都躲在高高的中空树洞里边休息,身上的干粮都快要吃完了,可他倒是看见了莽牯诛心草,却没有成功捕捉它的命,气得年羹强牙牙痒,就睡到半夜的时候,睁开眸皮一看,一棵人参像婴孩一般,缓缓得爬上树梢,然后又从树梢爬下树洞之中。

    莽牯诛心草粗壮的好似五二个月婴儿粗壮的大胳膊蹭着年羹强的脸,年羹睡梦之中梦见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年庭春,他忍不住睁开眼睛,大叫,“庭春,我的孩子,庭春,你在哪里?”

    睁开眼珠子的那一刻,年羹强还真看到一张极为别致的娃娃脸,粉嫩嫩的小脸蛋儿,一颗眼珠子轱辘似的转动,四肢装满了胡须,身上一股很泌人心肺的人参味道,看这种异物这般形状,猛然想起这不是义父谷乘风在自己临走之前交代自己的么,“这,可,是,莽,牯,诛,心,草,啊!”

    “太好了,原来在这里!”年羹强兴奋之极,想要伸手一抓,哎呀,不好,眼看着莽牯诛心草人参的外形,像个娃娃一般胡乱跳跃着,弹跳性非常之好,简直秒杀了一般的武林高手,年羹强也是身怀武艺的,几个交手下来,皆扑了一个空,手指头不是撞在高高树木上面的枝桠,就是头磕到树干。

    眼看着莽牯诛心草就要爬向树底部,快若闪电豹,年羹强运用起轻功在粗壮高大的树干之中穿岩走壁,还是没能干追的上,待他抵达了树下,一个人形怪兽站在自己面前,他长着一只鱼的头部,鱼鳃泌出凄厉的血水在呼吸着呢,听那声音就非常可怖,再加上它是没有人脚的,只是鱼尾,却能够像人一样的站起来,须臾功夫,怪物霍然间张开血盆大口,上面一排排尖锐的牙齿比深海的虎鲸更为可怕,这就是传说中的鲛人吧!

    “啊!快跑——”年羹强眼下能够想的就是跑了,这个看起来约莫有两丈高的巨型怪物,自己是不可能打得过它的,它比狗熊还要笨重,只是年羹强太高估了自己,他还没有走远,他后背的衣服就被鲛人的鱼鳞刮住,怎么跑也跑不掉,再加上,这两日,他在北海山巅走走停停,为了捕捉莽牯诛心草早日回去交差,完成义父他老人家交付的使命,压根儿就没有怎么休息,这不好容易找到了一个高高的树洞,恰好又天黑了,本来想补补觉的,没有想到就碰到这么一茬事,不该碰到的,也被自己给碰到了。

    不知不觉的,年羹强觉得自己累了,再也跑不动的时候,他眼皮重重得合下去,只会听闻脖子旁被一股极为可怕的血腥气息所笼罩。

    年羹强他是没有任何气力转过身子来,要不然他准给被吓得晕死过去,因为鲛人正欲要张开血盆大口咬断年羹强的颈脖,到时候鲛人可以尽情得吸汲他身上的血肉,直到把他吸成人干为止。

    就在鲛人想要一口咬下去的时候,一支勾着火团子的穿云箭正好射中了鲛人的一颗右眼球,鲛人痛苦得“哇哇”惨叫一声,就好像野猫啼哭一般,顿时滚落山崖下,山崖之下正是深不可见底的北海,鲛人他抵达水中,也就回到了安地域,北海才是它的乐园,鲛人是有记忆力的,他会记住是谁射杀了它的一只眼睛的。

    黑暗灌木的斑驳影子拥笼着一大一小的身影,徐徐得走出来。

    “干儿子,你的穿云箭术又突飞猛进了,不愧干爹我平日里对你的教导呢。”

    “干爹,那也要干爹你教导儿子,教导得好啊。”

    大的正是夜倾宴,小的正是御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