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7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这个不是次要的,只是今天晚上,沐筱萝觉得自己的心绪不宁,好像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

    春雨坊。

    “从今天开始,你就要住在春雨坊,知道吗?如果没有皇上旨意,不准随意乱走!”

    小烨子给章文嫣安排了一个住处。

    章文嫣脸上洋溢着静幽的笑容,“谢谢公公。”

    章文嫣知道这里便是皇宫大内了,此处的春雨坊,寓意皇帝神恩宛如春风化雨,专门供给一些歌姬舞姬女子们排舞排歌用的地方,里边当然也有睡的房间。

    小烨子安排了章文嫣在春雨坊充作歌姬,正好随了这姑娘的老本行,也不算辱没皇帝让自己去办的事儿,这事儿就是这么定了,想必皇帝他一定满意。

    章文嫣步入春雨坊的阁楼就寝了,她躺在软榻之上,嘴角浮现一抹笑容,她的鸿鹄之志那个小烨子恐怕也不知道,她要当这大陵皇朝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多亏了那个神秘人跟自己说了一番话,叫她远离花满楼那个鬼地方,一个清倌儿的初夜能卖多少钱,享受这大陵皇朝的荣华富贵,才是一生一世的大事。

    赫连皇,你是我章文嫣的男人,我要定了!

    ……

    若竹宫人回来禀报说,小烨子公公不曾去过哪里,他一直陪着皇帝陛下呆在御书房里一整天,这一点,在御书房的外侧守卫军士可以作证。

    沐筱萝点点头,心想,肯定是赫连皇今日的奏章看得特别快,又没有比较烦心的国家大事,所以他才会如此轻松吧。

    毕竟关于漕运之事,已经解决了一段落,赫云太后的病去如抽丝,皇子们失而复得,的确算是桩桩喜事连连,沐筱萝心生邀请文武百官还有命妇夫人们来皇家参加欢喜宴会,庆祝庆祝,这样的想法,惹得沐筱萝心里头存放着,她都睡不着了。

    翌日,没等用过早膳,她就来到皇帝日常的寝宫,来亲自给赫连皇梳头,冠冕,整理龙袍。

    “梓潼,这些事儿,让奴才们做就好了,你又何必来一趟呢。朕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且放宽心知道吗?”赫连皓澈冲她宠溺一笑,无限的深情厚谊。

    沐筱萝悠然一笑,“这,只是臣妾的分内之事。皇上,昨夜是不是又忙的很晚呀。”

    “没有,听哪个该死的奴才饶舌根?放心放心,朕呢昨晚上睡得很好。梓潼,你睡得好吗?”赫连皓澈这才认认真真得看到沐筱萝眼眸之间的一抹黑眼圈儿,“啊呀,皇后这是怎么了?”

    沐筱萝掩唇一笑,“皇上,臣妾有个主意,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出来。”

    “你我是夫妻,有什么是不能说。难道就因为朕是天子,所有一切东西都变得生份了吗?”赫连皓澈详作薄怒。

    沐筱萝知道他是假装生气的,趁着殿内无人,她就两只手环住赫连皇的脖子,甜腻得说道,“如今四海升平,太后康泰,皇儿们健健康康的,朝廷漕运贪污大事也从根本上遏制了,皇上何不趁两个月后的中秋月圆之月举办一场皇家家宴,邀约众位大臣和命妇夫人们来参加,共襄盛举,与民同乐,岂不是妙哉。”

    “这,是好事呀。梓潼,一切就权交托你去办了。现在上朝时间快到了,朕要去了,等下了朝,朕去椒房殿与你一同用午膳,对了,你把皇儿们也带着,朕这一天没看到他们,朕就觉得少点什么。”

    “好了,这个好父皇。”

    “朕不但是个好父皇,朕还是一个好夫君,梓潼,你敢说不是吗?”

    “哎呀,陛下好坏呀……”

    赫连皓澈临走之前,还故意在筱萝的脸蛋上摸了一把,这个亲密的举动叫送来皇帝玉带的小烨子忍住转过身子去,没敢看,不过他是阉人,看见了也没有什么的。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是那么舒心,帝后沐筱萝一直在为两个月后的皇家家宴做准备着,这件事她本来可以假手于人去做,毕竟她是皇后没有必要,可是呢,沐筱萝就是忍不住,她一想起香夏,瑾秋,沉香她们脸上浮现一抹抹幸福的表情,她就好像浑身都来了劲儿似的。

    一个月后,皇家家宴,仍然在紧锣密鼓得准备中。

    在春风坊的章文嫣按耐不住,果然那个赫连皇对自己没有意思,如果他有意思的话,早就来看金屋藏娇的自己了,不,这其实算不得什么金屋藏娇,章文嫣每天和那些舞姬们不停得演练歌舞,就是为了一个月后的皇家中秋家宴做准备,那个帝后沐筱萝可真幸福啊,赫连皇那么优秀的男人,为什么只把一颗心悬在这个女人身上呢。

    我就不相信我得不到皇上的爱意。

    章文嫣银牙牙齿狠狠一咬,突然,她想起来了,她今日要去御河的最北边,宫外会有一个神秘人用小小纸船上包着药粉送进宫里面的。

    章文嫣趁着入了夜色,装扮成一个小太监的模样,这衣服还是趁着偷偷溜进小烨子公公的房间拿到的,她就在御河的最北边等呀等,等呀,终于等到了一个小小纸船,打开纸船,原来里边包着一层油纸,里面是黄褐色的粉末,闻起来无色无味,把它洒在帐子上面一定会勾起男人身体最为原始的欲望,到时候她可以和赫连皇成就好事了。

    这包小东西又叫极乐粉,是男女行敦伦之事用了,可以推波助澜之用,当然要配合檀香,这样的药效才会让人的神智更加狂迷,也就说在做的过程中,男人的眼里会显出他心爱的女子。

    拿到极乐粉,章文嫣觉得怎么样才能把皇帝引到春雨坊来呢。

    对了,找小烨子公公,去求小烨子公公。

    章文嫣到了小烨子公公的住处,正好遇见小烨子公公回来了。

    两个人倒是撞了一个满怀。

    “哎呀,哪个没眼的婢子,撞坏咱家了!”小烨子哀怨一声。

    章文嫣跪了下来了。“公公是我。是文嫣。”

    “文嫣,你不在春雨坊呆着好好演练歌舞跑这里来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宫规二字是怎么写的吗?”小烨子公公骂了她,“快回去把,咱家心烦的很,不跟你扯皮子。”

    旋即,章文嫣灵机一动,“不知道公公在愁什么呀,贱妾可以为公公出一出好主意也未可知。俗话说,三个臭皮匠凑成一个诸葛亮。”

    “可是咱家怎么看也看不出你是一个女诸葛呀。”小烨子以极为鄙夷的眼睛瞥了她一眼。

    章文嫣好笑了笑,“公公不说,怎么知道我小女子不说一个女诸葛。”

    “好大的口气!”小烨子侧了侧身子,环顾四齐并没有闲杂人等,在她耳际咬着话语,“我跟你说,你可千万别说出去。皇上吧,等会儿还想要出去。他总是嫌这个皇宫太闷,总说要透透气。然后皇后今天晚上也要求咱家帮忙着协理一个月后皇家家宴采买的事宜,你说,两件事情都落到了咱家头上,这顺了哥情,失了嫂意。”

    沐筱萝呀沐筱萝,原来你也是充其量让赫连皇感到厌倦的一个女人罢,管你是与赫连皇是共患难的夫妻呢,今天终于轮到我章文嫣得到皇帝的爱了。

    章文嫣蛊惑道,“公公,这有何难,只要公公说皇上说,贱妾今夜会在春雨坊只对陛下一人排演歌舞,这有的话,贱妾练着舞,陛下又可以在一旁指教指教,他难道还会感觉到闷吗?皇上到时候不闷了,公公岂不是多了一把手再去帮皇后的忙,岂不是一箭双雕?”

    “啧啧,看不出来,你真是一个女诸葛,好。你在春雨坊好好准备着。我会让皇上过来的。”小烨子公公正要走。

    章文嫣幽幽一笑,“这样吧,公公带一个檀香过来,贱妾喜欢在练舞之时,点燃檀香能够平心静气。”

    当檀香与沾染极乐粉的床帐,任凭你是得道高僧,大力金刚也通通化作绕指柔,哼哼!

    果然,不知道中了计的小烨子还真的把皇帝给领到这里来了。

    赫连皇一边欣赏着他的歌舞,只觉得这坊内到处洋溢着一股极为古怪的香味,不过有一种味道他是知道的,是檀香,另外一种叫他一种无名火不停得蹿上心头。

    见赫连皇眼眸迷离,章文嫣自我脱下亵衣亵裤,一丝不挂呈现在赫连皇的跟前,旋即把着赫连皓澈的手,一步一步将他引入春帐之内,嘴边蛊惑之极的道,“皇上,是臣妾,是臣妾筱萝呀,皇上今夜可要好好爱臣妾。”

    “筱萝,朕的筱萝。”旋即,赫连皇的神智根本被章文嫣控制住了,千万点雨水般的温落在章文嫣的白嫩颈脖,细滑的肌肤上。

    颠龙倒凤,巫山云雨,好不酣畅淋漓。

    半夜,一缕月光缓缓照进窗轩,赫连皇想要起身叫人拿水,却发现身旁躺着的女子竟然不是筱萝,“你到底是谁?”

    “皇上,贱妾是章文嫣,难道皇上已经忘记对贱妾做了什么了吗?”章文嫣泪眼迷离。

    赫连皓澈怒道,“你肯定用了什么狐媚手段迷惑朕。朕警告你,这件事不准张扬,否则……”

    一扯春帐,赫连皓澈扬长而去。

    这一夜,章文嫣珠胎暗结,她对章夫人这个后宫头衔是志在必得。

    ……

    九月中秋,大陵皇宫喧嚣热闹无比。

    章文嫣在舞台中心表演歌舞,猛然之间装作晕倒,在众位夫人包括永乐侯爷夫人香夏,长乐侯爷夫人瑾秋,上官国夫人沉香,上去帮忙搀扶了一把,叫来了太医,太医说这个歌姬身怀有孕。

    谁知道,章文嫣顿时说,“贱妾怀中的骨肉是当今皇上的……皇上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什么?她说什么?”

    筵席中央接受文武百官命妇夫人拜贺的帝后沐筱萝猛然得一惊讶,手中的玉杯滚落到地上,倏得一下站起来。

    “你这个贱婢在胡说什么!”

    眼间的万千景象愈是繁华,沐筱萝竟然感觉到此心愈是薄凉,她自然是要捍卫她身为大陵皇后的无上尊严。

    话音刚落,众位宫娥内侍扑身上去,齐刷刷将舞台中心的歌姬强行扣下来,把她抓过来,让她跪在帝后的跟前。

    “说!你到底是谁?!竟然胡言乱语,搅了陛下和本宫的皇家家宴!”

    极怒的沐筱萝伸出巴掌来,亲手狠狠掌掴了她,叫她还如此胆大妄为。

    坐在首席位置的赫连皇与赫云太后眼里的表情不一,前者惊慌之中又带有失措,后者却是一脸震怒之色,满是赞同帝后这样做是对的表情。

    “皇后娘娘,你不能打死我!你若是打死我!贱妾腹中的龙裔可就没了!皇后到时候可要成为千古罪人!”

    章文嫣一张俏脸满是带着不愤的狂笑。

    沐筱萝眸中闪烁一阵如风雷的凌厉,冷冷扫了一眼身边的王风太医,那王风太医连连拱手,“启禀皇后娘娘,此歌姬腹中是怀有一个月身孕,不过微臣不能确定他腹中是否是陛下之龙种。”

    “荒唐……我皇儿何时宠幸于你!定是这个不知羞耻的贱婢与哪一位侍卫苟合才导致珠胎暗结!”

    赫云太后娘娘一句话,就完把章文嫣定下私通侍卫的死罪。

    大陵宫廷律典,宫姬宫人私通私通,女的流放,男的赐予宫刑,严惩不怠!

    沐筱萝放眼看案上的赫连皇,他只管自顾自得饮用美酒,浑然不把此事当做一会儿那般。

    天上的千万缕月光笼着他擎着酒杯的手指,手指头好像微微发凉,赫连皇他不敢承认,如果承认的话,他心想怎么对得起筱萝,他许偌她罢黜三千后宫,此话说完,他回头又宠幸歌姬,这又作何道理?

    赫连皓澈太过看重筱萝的感受了。他不能让筱萝伤心。他还是三个皇儿们的父亲呀。在皇儿们肯定是要树立一个好父亲的好榜样。

    “不是的太后,请您一定要相信,贱妾腹中的孩子是皇上的,千真万确。皇上,你不能这么狠心!一夜夫妻百日恩呀。若不是你……贱妾还来的骨肉!皇上……”

    章文嫣知道自己如果不极力抗争的话,皇帝不承认,赫云太后和帝后一定会把让自己当做疯婆子的,看来皇后娘娘她是不相信自己怀中的骨肉是龙种。

    “皇后,贱妾腹中的骨肉真是皇上的……请您一定要母仪天下替我保住腹中骨肉!”章文嫣一路膝行,跪在沐筱萝的足根前,两只手抓着凤裙。

    沐筱萝脚一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