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88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我……”若竹支支吾吾的。

    赫连皓澈一进去,就听到章文嫣大声啼哭,倒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肚子,“皇上,皇上你可来了,皇后姐姐她好狠心呀,她口口声声要谋害我肚子里头的孩子,刚才就把我推到在地上!”

    “你,本宫何时说过做过?你这个贱婢,竟然污蔑本宫!”沐筱萝冷笑,抡起拳头就恨不得——

    赫连皇站出来,一只手抓住筱萝伸过来的手腕,“皇后,你这是做什么?就算你不喜欢她,不理睬她,将她轰出去便罢,何苦要推她呢,她身子里好歹有我赫连家皇族血脉呀。”

    “皇上,你当真信她,都不相信本宫?”沐筱萝想起她和他作了这么多年夫妻,难道比不上他才认识几个月的歌姬吗?

    若竹连忙上来作证,“皇上,别信她,是她自己倒在地上,来诬陷娘娘的,在若竹出去的时候,她已经在地上的,不是娘娘推她的。”

    “若竹,我知道你一直服侍皇后娘娘,衷心耿耿,可是你可千万不能睁眼说瞎话呀。我是那样不自重的人吗?陛下呀,难道你相信我会利用自己的孩子假装摔倒吗?”

    章文嫣声色凄厉,哭得极为伤心的模样,就好像她家几百口被人一夜之间屠戮了一般。

    这个女人,果然是沐若雪第二呀。沐筱萝冷冷一笑,“既然皇后都相信是本宫做的,那么就是本宫做的那又如何?”

    “筱萝,没有想到,真的,是,是你……朕……”赫连皓澈心中一痛,双眼有些赤红有些潮湿,“朕宁愿你骗朕,说你不曾推她,朕也一定会相信你,可是你真的——”

    如果皇上真的相信我的话,又何至苦苦相逼呢。沐筱萝知道自己在说也无用,眼看着皓澈搀着那个女人的身子,一步一步得离开椒房殿。

    章文嫣的贴身宫人流月洞悉了这一切,不过她生性懦弱,知道自己倘若说出来的话,生性暴戾的章文嫣一定会把自己给千刀万剐的。

    章文嫣在门口的时候娇柔作态对皇上他缠缠绵绵,“皇上,今日之事,您也看到了,都是因为贱妾没有位份,所以连若竹这样下等宫人都看不起我,都来欺负我,倘若贱妾这样下去,今日不死,明日也死了。”

    “好了好了,朕封你为章夫人。你就无须多言了。皇后也是不想的,皇后的心也是极为不好过的。”还没走出椒房殿外围,赫连皓澈就在章文嫣耳畔说了这些话。

    细心的宫人听了,回禀给沐筱萝听,沐筱萝听了怒意宸结五内,凭什么,皓澈却要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这个女人到底使什么阴谋诡计使得皇上他那样。

    为什么?

    为什么啊?

    以往的山盟海誓难道都不作数了吗?

    为何要本宫遭受如此的劫难!

    沐筱萝顿时间感觉脑袋像爆炸了一般,双手一扫,梳妆台上的琉璃玻璃盒子滚落到花砖上,多日不用的胭脂水粉撒了一地。

    三个时辰过后,若竹宫人瞥了一眼锦杌上的小矶,上面的几碟小菜清粥已无热气。

    “娘娘,要不奴婢去帮你热一热?”若竹躬身想要端走。

    沐筱萝勉强支起手腕,轻轻挥了挥,“下去吧,本宫食龙肉都无甚滋味儿!”

    “是。娘娘。”若竹乖巧得下去,殊不知转身抬眸就是太后娘娘莅临。

    “太后娘娘——”若竹本想开口。

    赫云太后幽幽得看了她一眼,“哀家就是为了不惊动皇后,所以才叫下人不通报,你无须高声,下去吧。”

    见太后娘娘来了,伏坐在贵妃榻上惊作而起,“臣妾不知太后驾到……臣妾……”

    “免了。尽是一些虚礼。哀家知道皇后心情难受。”赫云太后走过来,任凭着筱萝皇后搀着她自个儿,细细打量了一下皇后的眉眼,惋惜道,“看看你,这还没两天呢,就瘦了足足一大圈儿。这事是皇帝糊涂,可皇后你也不能不吃饭呀。这后宫的女人多半就是这般走过来的,皇后你且忍一忍,等宸宁长大了,便是皇太子!母凭子贵,以后谁敢动你?”

    沐筱萝不作声,太后娘娘知道自己失意,所以尽然捡捻些好听的说给自己听。

    赫云太后旋即拉着筱萝,一同坐在锦绣榻上,柔声道,“哀家也曾把皇帝秘密叫到凤仪宫问安,哀家不当着外人的面训斥皇帝,也偷偷警戒他,哀家再细细一听皇帝的苦衷,这事儿怪不得皇帝陛下。都是章文嫣这个狐媚子下的手段呀。”

    倘若真是狐媚子一人的手段也倒是罢了,偏偏皓澈为何会沾染上身呢,人家怎么会怀了皓澈的孩子,一个男人不愿意,一个弱小的女子还逼迫他不成?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

    赫云太后她吃了这多年的盐巴粒子比筱萝吃的白米饭还多呢。

    沐筱萝眼里哪一点心情,太后老人家她岂能捉摸不透?

    “皇后啊,哀家懂你的意思,一个巴掌拍不响,两个巴掌才拍得响嘛。皇帝与哀家说了,他心生出宫的念头是不对,可也是他长期困在御书房批阅奏章,心情郁结所导致的。皇帝他偶尔出宫是为了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并不是为了要去花街柳巷寻花问柳。这一点,皇后你呀一定要相信皇帝。”

    看着沐筱萝脸上染上一层说不出意味的表情。

    赫云太后继续说道,“皇帝他也只不过是在某个茶楼后巷喝茶,发现这个女子被人轻薄,当然是皇帝救她的性命还有保住她的清白,皇帝就让小烨子公公接章氏去春雨坊叫她安身立命做一个歌姬度日,没有想到她竟然趁着皇帝郁闷就出了要悄悄献舞的狐媚注意,想必那晚上迷惑了陛下,而皇后你为了筹备中秋皇家家宴,自然就疏于防楚……”

    言末之意,赫云太后是在说沐筱萝如果没有疏于防楚的话,也不至于叫别的女子趁虚而入。

    赫云太后是皓澈的亲生母亲,她当然是要护着自己的亲生儿子了。

    世间上哪一个母亲不是极力护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哪怕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

    看来果真是如此啊。

    何况沐筱萝现在也是为了人母,自然知道赫云太后的一片苦心,她心里头也在同情自己这个皇儿媳,站在女人的立场,是极为同情自己的,可站在母亲的立场上,她又是极力拥护她的孩子的。太后当然希望皇后以后不会再对皇帝再生任何嫌隙,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事。

    赫云太后先是使了一个眼色给若竹,然后挥手再让若竹下去,不到半刻钟,若竹就端来了一碗温热的清粥。

    赫云太后把这碗清粥端上来,要亲自给皇后娘娘喂下去,“来,皇后,吃一口。”

    “太后……”沐筱萝泪眼婆娑,张口,细细浅尝了一口,甘甜细滑的滋味儿抵入喉咙,她这连日来都不曾好好吃饭,顿时觉得喉头有了滋味,便觉得眼前是清粥真是胜过了太多太多的珍馐美食了。

    “好,好,好。”赫云太后极为满意,眉眼边的一涟皱纹仿佛像春水一般的化开,之前她那般冷峻严寒,叫人心生怯意。

    “好吃,就多吃几口。这大陵的后宫没了哀家,可万万没有皇后你。你要时刻记住!你才是这后宫之主!这大陵天下的女主人!皇帝在外朝劳心劳力,你在后宫也要多费点心力,只有皇帝皇后好,这个国家才是真正的好。皇后你听懂哀家的话了吗?”

    赫云太后说完,缓缓的,伸出手,却抚摸皇后细嫩的手背,“就算日后皇帝再不好,皇后尽管告诉哀家,哀家帮你出头,好吗?”

    “谢谢太后。”帝后又忍不住从眼眶里头滑出泪珠,想想此刻,倘若没有哀家在这里头安慰她,她可怎么过呀,母亲筱萝生母又不能时常进宫来。

    “好了,哀家也困乏了。哀家要回凤仪宫了。等皇后心情好了,咱们就去漪林苑逛一逛吧。”

    “好,臣妾恭送太后。”

    送走了太后,沐筱萝两只手托着腮帮,心情明显好了一些,可他的心里仍然在怪着赫连皇,连太后娘娘都说出口要跟她这个皇后去漪林苑去一逛一逛,而赫连皇始终没有。

    漪林苑是根据前朝金岭,也就是前朝狩猎场改建而来的,地域比前朝更广袤,两天前正好是刚刚完成动工的时刻。

    一想起赫连皇在御花园内与章文嫣那个小贱人你侬我侬,沐筱萝就恨不得撕了那个小贱人的嘴皮子,叫她还胆敢勾引她的夫君。

    沐筱萝正瞎想着,若竹宫人突然逶迤着长裙跑过来,“皇后娘娘,刚才奴婢与太后身边的碧影,绿缕在外面长廊叙话,您猜猜奴婢打听到了什么?”

    “打听到什么?”沐筱萝声音慵懒散漫。

    不过在若竹听来,想必这会儿呀皇后娘娘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她兴奋至极,几乎有些癫狂的状态,“皇后娘娘,她们说太后娘娘之前也把嫣然阁的章夫人叫去凤仪宫狠狠骂了一顿,出动了各种宫规,说她现在身体有皇帝的子嗣,必须要呆在嫣然阁……”

    “也就说太后娘娘让她禁足……”若竹生怕皇后娘娘听不懂,又后面多加了一层解释。

    就算是这样,沐筱萝也依然不解气,没有提起那个贱人还好,如今又提起她,沐筱萝甩袖道,“若竹,以后不准本宫的允许,不准再提起那个贱人,包括她的任何一个姓氏,否则按照宫规严惩,知道吗?”

    “是,是,知道了,皇后娘娘了。”若竹再也不敢说什么了,收拾了小矶上的喝完小粥的碗筷,匆匆离去了,以后非旦她一个人不能嚼舌根,其他身份低阶的宫人们就更不行了。

    若竹是皇后娘娘的贴身侍女都如此了,何况是旁人?

    ……

    御书房。

    赫连皓澈站起来,又坐下,站起来,又坐下,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皇上,依奴才之见,还是摆架到椒房殿吧。奴才看不得皇上你如此思念皇后。”小烨子躬身着身子,可眼皮子却没躬着,而是一只敞亮得看着心焦不行了的皇上。

    挥挥龙袍,赫连皓澈前一刻说,“好,朕摆架——”

    后一刻,赫连皓澈又犹豫了,“还是不了,皇后她不想见朕,朕又何必去见他呢。朕才不要热脸去贴那一张冷屁股——”..

    “要不皇上去嫣然阁吧,章夫人可是无时不刻在挂念皇帝陛下呢。”小烨子扫起手中的拂尘,翘起了方花指,眼珠子一咕噜一咕噜得凝望着皇帝陛下。

    赫连皓澈剑眉之下横了一道冷冽的芒光,“混账!狗奴才!竟然出一些馊主意的狗奴才!”

    “是奴才该死!是奴才该死!”小烨子连忙对着赫连皓澈跪下来,“小烨子也是心疼陛下呀。见陛下二神无主的。小烨子也想要为陛下分忧呀。”

    赫连皓澈狠狠瞪了他一眼,旋即就纵身坐在龙椅上,“你若是真心疼朕,真心为朕分忧,你就该好好一想正经的……”

    小烨子跪在地上,头摇晃得跟拨浪鼓似的,“虽然皇上外面看起来对皇上蛮不在乎的样子,可是小烨子知道,皇上心里头可紧着皇后娘娘呢,眼看这漪林苑不是修建好了吗?陛下你几次在小烨子这边念叨,要邀请皇后娘娘去漪林苑么?奴才之前刚刚请钦天监国师算过,三日之后,便是适宜宫廷狩猎之举,到时候,皇上不就可以趁这个机会让皇后娘娘开心嘛。”

    “主意倒是不错,这宫里头也着实太过沉闷。到时候母后和皇后都去。”赫连皓澈提起朱砂笔,又有心情多看几本奏章了。

    小烨子眉眼煞有介事得看了皇帝一眼,“那么嫣然阁的章夫人,陛下要邀请她去吗?”

    “她就不必去了。”赫连皓澈对这个女人向来没有什么好感,她怀了自己的孩子,这原本不是他想要的,他只想要他自己和筱萝皇后所生的孩子。

    小烨子拍着胸脯,蹲坐在地上的身子侧了侧,“那就好呀,太后娘娘也让章夫人禁足于嫣然阁了。如果皇帝真要带章夫人一同去,到时候奴才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下子,倒是省下了皇上与太后之间的摩擦……”

    赫云太后是当朝皇帝的亲生母亲,小烨子是赫连皓澈的贴身太监,当然不希望他们母子二人,为了一个小小的歌姬章文嫣有损害了和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