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9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再者,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可以让赫连皇和帝后再上漪林苑好好得调剂一下二人的夫妻感情,是极好的。..

    “就你事多,你这个狗奴才!”赫连皓澈笑骂道,而后让小烨子起身。

    小烨子闻言躬身站起来,深深得施了一个礼,“皇上英明……皇上英明……奴才对你皇上的敬佩之情宛如滔滔江水汹涌澎湃绵绵不绝又好比那东升旭日光芒普照……”

    “给朕换一杯热茶来!”赫连皇心里头可高兴呢,可脸谱上满是详作愤怒的模样儿,“你这狗奴才,平时做事也不见你这么爽溜,别的本领丝毫不见长,倒是拍马屁的功夫倒是挺在行的……”

    “奴才不敢。”小烨子连忙退下去,叫人去茶水房供应热茶来。

    三日的漪林苑果真如小烨子公公所说的,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是个极为好的日子。

    赫连皇,赫云太后,筱萝皇后分别驾驭着龙辇,凤辇抵达漪林苑。

    随行的,还有永乐侯爷,长乐候爷,香夏夫人,沉香夫人不擅长骑射,自然是与皇后太后陪同在一侧,瑾秋夫人可不遑多让,明明是生育了一子的母亲了,竟然也加入男人的阵仗之中参与狩猎了。

    漪林苑地域广袤,一炷香的功夫,赫连皇骑着赤兔马拿手抓着一长窜的大活物凯旋而来,跳到皇后的面前,将手中的猎物在她面前一晃,“皇后,这是朕亲自为你打来的猎物,可喜欢吗?”

    沐筱萝一看,在皓澈手里是两只毛色纯白的兔子,他原本还有一只银狐的,不过被皓澈叫人放在笼子里的。

    “臣妾喜欢。”沐筱萝眼畔之中没有多余的喜色,不过这么一句,倒也无伤大幽,她是大陵皇后,说话一举一动自然是要顾大局的,要不然准让别人说了去。贻笑大方了去。

    赫云太后眸光如一池春风,“看来皇帝是真心对待皇后的。香夏夫人,沉香夫人,瑾秋夫人,你们说哀家说的对吗?”

    “太后说的,自然不假。”三人躬身得异口同声。

    瑾秋擦着额头的汗水,一脸的巾帼英雄的气息,擎着手中的一猎物递给皇后,“皇后娘娘,瑾秋也把这打来的果子狸送给你吧。”

    “这叫果子狸?”沐筱萝见这个猎物外形有点像狐狸,不过更温顺一些,体型也更为小一些,好像嗷嗷逮捕的,应该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吧。

    瑾秋接着说道,“这,原本是一母一幼的,母亲被我射了好像死了,只留下这个小家伙,等养大了,还能做下酒菜呢。”

    这瑾秋这几年入了长乐侯爷府当夫人,秉性大有改动呢,以前可不见她如此呢。

    沐筱萝没有说话,倒是沉香开口说话了,“好好的一母一幼的果子狸,你怎好伤了它们。”

    “是呀。”香夏脸上也有一丝别样的色彩。

    “好,好,都是我的不对。”瑾秋就放下手中那个果子狸,“走吧,回去找你娘亲去。”

    沐筱萝又去把它抱起来,眸光有些怜悯,“你这样放走它,适宜不对,简直会再害死她的。它嗷嗷待哺,看来完还没有断奶呢,随便就把它抛弃在荒野的,恐怕没过几天也是饿死的,或者是当做别的野兽口中的美食了。”

    “难不成皇后要养它么?”赫连皇此话刚落又吩咐那些个士兵,“你们给我下去,去瑾秋夫人适才狩猎的地方,看看那一只母果子狸是否还有气息,如果有就把它回来,如果死了,就将它带回去,叫今晚上御膳房加工成膳食。”

    “是,陛下。”一对精兵去了。

    而后他们回来,其中一个士兵领着果子狸,血流不止,气息已绝,看来是救不活了。

    “看来今晚有果子狸吃了。”赫连皇笑了一笑。

    沐筱萝却道,“还是把它埋了吧。”

    “好,好,朕命令你们先走就把它埋了,再立一个牌位。”赫连皇马上改变主意。

    这样的举动,落入众人的眼底,夫人们自然是羡慕皇后她能有一个疼爱她的皇帝夫君。

    永乐侯爷夜胥华就有点……

    “好了,众将士再随朕去猎一场。”赫连皇见永乐侯爷夜胥华没有再跨上马背的意愿,又问道,“永乐侯爷不去么?”

    “回陛下,臣有点累了。”

    “好,你且歇息吧。”

    ……

    过了一会儿,贵夫人们就在空地上布了一个绣凳上坐下来。

    筱萝皇后说自己一个人在林子附近走一走,连若竹也没有带上,赫云太后知道连日来皇后心情不快,也便依了她,想想这齐边都是大陵军士们安的很。

    筱萝对着空荡荡的林子,又回首凝望了一眼有些喧嚣的人群,唉了一声。

    “皇后娘娘,你后悔么?”夜胥华一袭青色长袍落入她的眼中。

    “后悔,本宫为何要后悔。”沐筱萝见夜胥华的眼里有一丝异彩,可她又说不上来那是什么。

    夜胥华喃喃道,“如果皇后娘娘觉得不幸福的话,本侯随时随地都可以带你走。”

    “你胡说什么?”沐筱萝没有想到这话竟然会出于五年后今天的夜胥华的口中,“很久以前,本宫就跟你说过了,我们是不可能的。”

    夜胥华一脸不相信的模样,“不,皇后,本侯可以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茫然,不畅。如果皇上真的在乎你,他怎么可能又纳了一个章夫人,他明明对你的爱消失殆尽了……”

    夜胥华他以为他这么做,沐筱萝就会跟着他去?

    太天真了!

    沐筱萝一动不动。

    “皇后,你回答我,如果没有赫连皇,你会跟我吗?”

    “这个……”

    ……

    “你们在干什么?”

    赫连皓澈特意没有走远,他之前早就洞悉了夜胥华眼里的异常了。

    万万没有想到,赫连皇他竟然也出现在这里。

    难道他早就怀疑自己,并且跟踪自己了?

    对上赫连皇怒意沸腾的眸,永乐侯夜胥华嘴角浮现一抹冷意的笑,“臣与皇后娘娘只是在交谈这林间的别异花草,难道皇上不觉得此间花草甚是世间罕见的么?”

    “夜胥华,你还是没有回答朕的问题!朕问你,你和皇后在这里做什么?”赫连皇眸间的怒意更增添了一倍,那一双龙眸仿佛聚焦着万千怒火,叫人感觉到无比的窒息。

    永乐侯夜胥华别过身子去,嘴角依然颤抖,眸光浮掠一抹淡然的光芒,“陛下问臣下做什么,臣下刚才已然回答了陛下。如果陛下再坚持,臣也别无他法。”

    “你……夜胥华……好啊……真是好啊!”赫连皓澈暗暗冷笑了数声,大陵皇朝都创建了五年之久,赫连皇自问他不曾亏待过他,赫连皇心想,夜胥华他的大华皇朝被覆灭,他一个亡国皇室子弟安能不思念他的故国,夜胥华对于赫连皇来说,就是一条喂不熟的白眼狼。

    小烨子想想说什么,却被赫连皇的一瞬爆狂的怒光被生生逼退回去。

    长乐侯花辰御是跟随着赫连皇陛下,看到眼前的一幕,他倒是想要为永乐侯夜胥华说几句好话儿,“皇上,此事不怪永乐侯的,只能怪这林中景色盎然,确实是令人流年忘返……”

    这话不说还好,这话一说,顿时间,赫连皓澈连忙拔起腰间长剑,狠戾得对准花辰御的颈脖,“你说什么?胆敢再说一遍!”

    在那么一瞬间,赫连皇想到的是,长乐侯花辰御说的林间景色盎然包括了筱萝帝后这个人,他如何不震怒狂躁?

    赫连皇是一国之主,他向来把一切踩在脚下,哪里轮到有人在他的太岁头上动土?!

    闻言而来的瑾秋夫人心神都吓了没,“皇……皇上,您可千万不能伤害侯爷,侯爷他就算做错了事情,希望皇上可以饶恕他的死罪,叫他戴罪立功!”

    “好一个戴罪立功!”赫连皇一双澄澈的明眸犹如一濯清水那般缓缓流淌过瑾秋夫人的面庞上。

    届时,不仅仅瑾秋夫人在,香夏夫人,沉香上官国夫人也通通在此,就差赫云太后娘娘没来得及时到此处,否则非得闹了个惊天动地了不可。

    不过沐筱萝知道赫云太后肯定会在半刻钟之内抵达现场的。

    “皇上,你今天是否是疲累了,所以才会无缘无故怒火攻心的吧。”沐筱萝这才缓缓走上去,以肉身接近赫连皓澈近乎七尺的长剑,赫连皓澈一直往后退,万万不敢一剑刺下去,他之所以气晕了,是因为赫连皓澈实在是太爱筱萝,太在乎筱萝了,所以才会有这般的举措。

    倘若为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儿,赫连皓澈他何故如此?

    沐筱萝一只手抓着尖锐的剑刃,顿时间也许是因为赫连皇不小心,还是筱萝帝后太过冒进,七尺长剑的锋利坚韧在筱萝帝后手中擦枪走火,无声得哗啦一下,帝后满手皆是猩红的血液。

    “皇后!”众夫人们惊然惨叫一声。

    就在这个时刻,赫云太后在两个会武功的贴身侍婢碧影和绿缕簇拥之下而来,当然身后少不了一大拨的宫婢内监。

    赫云太后连忙过来,用自己平日里私用的手帕儿,亲手给皇后包扎伤口,“皇后你怎么样了?”

    问了一声,旋即赫云太后又将眸珠凝向一旁极为木讷的赫连皇陛下,“皇帝你愣着做什么?她可是你的皇后?你怎么可以伤害她呢?”

    “皇……皇后。”赫连皓澈并没有打算要伤害皇后,他心疼怜惜筱萝尚且来不及,又怎么能忍心要伤害她呢,他想要杀的那个男人是夜胥华呀,不是筱萝,他是疼爱筱萝的,可是现在……一看见筱萝皇后受伤了,赫连皇的心宛如刀绞一般。

    “皇后娘娘,你没事儿吧。”永乐侯夜胥华第一个扑身而来,握起筱萝帝后的双手,往嘴唇一侧吹了一吹,希望可以凭借他口中的热气呵护筱萝帝后受伤的小手。

    这样有悖于常伦的举动,落入所有人的眼底。

    赫连皇又发了疯了一般,丢下手中带着筱萝帝后带血的赤剑,两只手抓扣永乐侯夜胥华的衣领,用一只拳头轰击他的鼻,顿时间,夜胥华鼻血狂流,夜胥华整个人也瞬时间被顺势推开了八、九丈左右远。

    “这一拳打得好!”赫云太后算是明白了,她道是什么纠纷呢,原来是一个做臣子的,竟然觊觎圣上的皇后!这简直就是该死,杀无赦!

    冷冷的,赫云太后眸光极为凄厉得虎瞪着沐筱萝,“皇后,跟哀家说说,永乐侯与你到底是什么关系?!真是岂有此理!就算你受了重伤,那也应当由皇帝在你身边保护你,怜惜你,何曾轮到他一个破侯爷?”

    香夏夫人泪水狂涌,见刚才的举动,想来夫君夜胥华虽然与自己琴瑟和谐,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可是总是缺少那么一种夫妻如鱼似水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不管是鱼离开了水,还是水离开了鱼都能够存活一般。她隐隐感觉到夜胥华夫君有什么不对劲儿,怎么想,香夏都想不通的,如今看来却是……

    如果自己和筱萝皇后同一时间遇到伤害呢,恐怕夜胥华第一时间救的人也应该是筱萝皇后吧……此刻一想到这里,香夏就忍不住掩面而泣,可是瑾秋妹妹,沉香姐姐都在这里头,她怎么能哭呢。她们几个好姊妹的自然不会笑她,难保不会有别人。

    面对赫云太后老人家的质疑,沐筱萝没有多说一句话,而是保持沉默,她是对夜胥华永乐侯没有意思是真,可夜胥华不曾对筱萝忘情又不假,就算沐筱萝现在矢口否认,就算香夏,瑾秋,沉香她们相信,可别人相信吗?再说这嘴巴是搁在别人家的身上,别人想要说,难道还想要她们都给闭嘴么?眼下又不是施行暴政的时候,再说,沐筱萝又不是当朝的女帝,只是大陵皇后而已,哪怕她再做一件极为微不足道的事情,也是受到不少制肘的。

    “摆驾回宫!”赫云太后劝赫连皇,有什么事情一概等到了皇宫再解决。

    要不是赫云太后拉了赫连皇一把,恐怕赫连皇还真把手中的利剑就冲夜胥华的心脏捅一刀,这样的话,夜胥华倒是可以死得其所了,至少赫连皇一定会当一个杀害开国功臣的美名!

    这个,也是夜胥华所希望的,结果当然是赫连皓澈如此冷酷无情的话……如果不是当然另当别论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