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2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绝世高手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赫连皇回宫的第一件事,当然是要把永乐侯爷夜胥华收押天牢。

    这是赫连皇开创大陵皇朝第一次以皇帝君主的命令关押夜胥华,之前也有一次,只不过是以方陵大王的身份。

    椒房殿。

    沐筱萝讳莫如深得坐在凤榻之上,一言不发,赫云太后在这里对筱萝皇后盘查了三个时辰之后,也不曾问出了个什么,香夏夫人也在殿门外一直叩首,也是三个时辰过去了。

    直到赫云太后走出来的时候,经过跪地叩首额头上都侵染了一层鲜艳猩红的永乐侯夫人香夏,赫云太后目光如电般火辣,“香夏,五年前,你可是西疆名声响当当的第一女军师!你是军事上面的第一谋略!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相公呢。依哀家看,你也别磕头了,帝后是不会见你的。她也不会跟你说太多的话。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太后……”香夏声音凄厉,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话应承,却是无可应承,只能把螓首往地面上碰去,一下又一下的。

    又过了一个时辰,地上已上一片血色。

    香夏终于支撑不住了,滚在一旁。

    若竹宫人跑来跟沐筱萝禀报,沐筱萝心绪繁乱,本不想见她,到底她是贴身伺候过自己的人,自己以往都不曾把她当做外人,直把她当做好姊妹儿。

    沐筱萝在想,难道是本宫错了吗?本宫本不该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把香夏托付给夜胥华,看来他们两个生活并不圆满,这生活并不圆满的根源是因为他们两个毫无爱的基石,天呀,是本宫错了吗?..

    这是孽呀!

    “扶她进来吧。”沐筱萝马上命令若竹这么做,她是不可能就这么让香夏死的,也更不可能让夜胥华有一丝一毫的伤害,就让若竹翻箱倒柜找了金疮药替她料理额头的创口。

    伤口也实在是太深了,看来香夏她是真心求死啊。

    是呀,一个男人突然对另外一个女人表白,说他不爱自己了,这对于香夏这般痴情的女子是何等的打击呀。香夏珠泪在迷迷糊糊之中,也是不住得往外掉落。

    若竹替香夏上好了药,又为她加了一道凤毯子,这样的话,香夏就不会着凉了。

    内宫天牢重地。深夜。

    夜胥华只觉得有牛鬼蛇神把自己带出去,直到脸部沾染了冰凉透心的凉水才发现,原来是有人用凉水将自己泼醒来着的。

    睁眼一看,夜胥华只见眼前横放着一张极大的审判大桌,座位中央坐的正是当今的赫连皇陛下,陛下两旁的江左元帅和年羹强将军脸上也都带着凶神恶煞的面庞,叫人不敢直接视。

    “皇上,臣,臣与娘娘是冤枉的。”夜胥华赤红着双眼,他心里头恨不得现在坐上皇帝宝座是他自己,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对筱萝皇后保驾护航,这样的话,皇后娘娘她也不会任凭这个蠢皇帝虐待,侮辱!

    其实,赫连皇对沐筱萝并没有那样,只是夜胥华的心中想偏了,夜胥华以为,这些年来,皇后娘娘她一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夜胥华,你这个狗贼!筱萝皇后,朕疼惜她怜爱她还来不及,不过不关你的事儿!你难道不知道自己事到临头了么?你刚才不是说过了吗?你是冤枉的,好呀,你倒是拿给朕看看,你有什么好冤枉的!”

    赫连皇眸光清冷,就恨不得现在扑上去,狠狠赏他几个耳巴子,可是这样,实在太不解恨了,今日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对筱萝那般无礼,叫他一个做皇帝的,如何吞咽得下这口气去。

    休想!简直是休想!赫连皇见夜胥华无声,继续逼问他,“说,你到底想要以什么为证明,你对皇后不曾有三心两意,如果想要让朕相信的话,也可以,除非你……”

    夜胥华干瘪着嘴唇。他都记不得了几个时辰没有喝过一口清甜的水了。

    “除非什么。”夜胥华眸光愣愣得看着赫连皇,看赫连皇的眼眸满是无边的寒意,他似乎可以想到什么,竟然开始颤抖了起来,他害怕,他彷徨,却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在为筱萝担忧,如果往后没有了自己,他还怎么能为皇后娘娘她保驾护航呢。

    赫连皇没有开口说话,说话的人是曹元帅,“宫刑!”

    之后,是年羹强将军接下去说道,“现在,唯有宫刑才能保证你对皇上与皇后娘娘绝无二心!如今你也有了一儿一女,自然不必为祖宗延续香火而烦扰了。只是日后不能人道罢了。牺牲这个,就可以保住性命,永乐侯你可得好好想清楚啊。本将军很感谢你也参与赴往北海山巅拯救于我。本将军虽然对你是万分的感激。可本将军更是陛下的人,一生一世要为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希望风侯爷可以理解本将军对陛下的一片赤诚之心……这个宫刑还是由本将军为你执行如何,本将军会在刀刃口上较多的麻药,叫你免除痛楚。”

    “哼!猫哭耗子假慈悲!本侯用不着你可怜!什么永乐侯爵之位,我才不稀罕,呸!”夜胥华吐了一口口水。

    赫连皇闪避得快,若不然这一口口水真要落在自己的脸上。

    赫连皇剑眉一瞬,冷冷道,“夜胥华,朕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真的是那么渴望朕收回你永乐侯之爵位,你可要想清楚了,一旦你被收回了爵位,你侯府之中两个孩子风白昱和风连心可保得住?在整个大陵,想要将你们大华余孽的后裔斩草除根的大臣们大有人在,并不是朕寡情薄意,实在是你不识抬举——”

    万万想不到赫连皓澈他如此卑鄙,竟然用侯府之中的两个无辜儿女来做要挟。

    再不管如何,他们两个终究是他的骨肉至亲,血脉相连,夜胥华怎么忍心让他们因为自己而死么?

    宫刑,只是以后不能人道,失去了筱萝皇后,他今生今世还有什么指望?

    夜胥华抬头,目光死死得盯着天花板,“来吧,请皇上快点动手!只要答应本侯不削本侯的爵位,本侯愿意答应你们……以宫刑来证明初心。”

    “风侯爷,皇上其实没有真心想要拨除你的侯爵之位,毕竟皇上也要顾忌皇后娘娘的感受。如今你把命根子去了,这样大家都放心。”说话的人是曹元帅,其实在曹元帅的心中,这些话,本来不应该讲出来的,实在有伤大幽,再说,他一个掌管着天下兵马大元帅的人物,说这话未免……不过为了向皇帝尽忠,却又不得而为之呀。

    “传净房太监吧……”赫连皓澈微微眯着眼睛,如果从此以后夜胥华是太监之身,不管他如何亲近筱萝皇后,他至少在天下人面前还是能够抬得起头来。

    年羹强大将军传来了净房太监,没多久就走来了一个白面无须的小太监,约莫在三十出头,双手捧着一个木托盘,上面一瓶药酒,一把锋利的弯刀,一把止血草灰,罂粟粉麻药,看得夜胥华直接给晕死了。

    晕死倒也省事儿。

    白面太监公鸭子的声音对赫连皇做了一个揖,“还是请皇上将军们回避吧,毕竟这事是受阉割的男人一辈子惨重的经历,无论谁也不好被谁看见。”

    赫连皓澈当然屏退了,江左,年羹强簇拥着他出去,只是抵达天牢出口,就遇见皇后娘娘。

    闻讯赶来的沐筱萝两只手抓住皓澈的手腕,“皇上,你不能这样对他,这,太没有人性了!胥华是人!胥华是人!不是阿猫阿狗!就算陛下听到那些话。可是那都是胥华一厢情愿,本宫是永远爱着皇上的呀。”

    “所以咯,正是因为如此,朕是决定是没有错的。”无动于衷的赫连皇脸上挂着笑容。

    这抹笑容至少在沐筱萝看来,沐筱萝感觉自己完不认识这个男人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胥华,殊不知上一世他都为自己而死了,难道这一世还要遭受被自己深爱的男人迫害的下场么。

    不,不可以。

    听到天牢之内惨痛的声音响彻而起,沐筱萝心头一怔,知道自己来的太迟了,一切都晚!

    沐筱萝皇后身后的香夏夫人第一时间跌倒在地上,被听闻的惨叫声所惊吓,一时半会是不可能起来的。

    很快,玉面太监派小太监前来禀报说“成了”。

    众人蜂拥而入一看,此时的夜胥华胯下满是凄厉的艳红片片,看来已经是施行了宫刑,只不过他的头上竟然被扣上了一个铜色头盔,叫人见不着内里。

    玉面太监对赫连皇与帝后道,“由于风侯爷惨状连连,所以咱家就把他的头用铜面罩套住,以免吓着了你们……这铜面罩的钥匙由咱家保管。皇上皇后娘娘请放心。”

    “谁叫你给他上铜面罩的?”沐筱萝眼珠皓澈快要瞪出来了,这个可恶的太监竟然把他给……还强行给他套上一个铜面罩,从此人不人,鬼不鬼的。

    赫连皓澈手臂一愣,倨傲道,“皇后,依朕看来,这般是最为稳妥的,不是吗?!”

    “皇上你不能……”

    筱萝帝后想要过去掀开铜面罩一看,她的玉腕被赫连皓澈紧紧一扣,旋儿将她带了出去。

    赫连皓澈见筱萝乖乖得回到椒房殿,他自己也呆了一会儿,再三警告筱萝不许私自去天牢探望夜胥华,然后去了嫣然阁。

    夫妻情分顿时在此刻变得凉薄如纸。

    唉……

    沐筱萝深深得叹了一口气,觉得鼻头微微有些发酸,还记得上一世夜胥华是如何为自己拼命的,到如今他却沦为这般的下场,虽然保齐了性命,但他早已沦为阉人,一个废人了。

    想想香夏夫人以后要充作一个活寡人,这如何不叫沐筱萝心酸。

    终究是自己害了他呀。

    沐筱萝想,倘若不是因为自己,夜胥华也不会对自己存着那一点情谊以至于叫皓澈撞见,如今算是夜胥华他自食其果么,不,那是凉薄的人才会说的话。

    深夜,外边突然下起了寥寥细雨来,到了半个时辰,初来寥寥的又转换为淅淅沥沥,若竹早早关好了门轩,宫裙逶迤拖地,眸光如月般得凝了筱萝帝后一眼,“皇后娘娘,夜色已深,快请安歇吧。再不安歇的话。倘若皇上来了,皇上一定会怪罪奴婢的!”

    “要怪就怪本宫好了,凭什么要连累你?”沐筱萝凤眸肃杀得晙了她,恍然间,天际之遥远的地方腾冉一条巨大的银白长龙,那是暴戾的闪电,闪电电光哗然得扫过筱萝帝后的左侧脸,顿时间叫若竹惊悚得往后退了一步,连声哀叫。

    沐筱萝知道若竹素来畏惧闪电,马上温言道,“好了,好了,你赶紧去休息吧。”

    “不,皇后娘娘不休息,奴婢也不休息。”话音刚落,一朵闪电又来,仗势简直比刚才的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若竹立马躲藏在帝后的身后。

    帝后安慰若竹别怕,却想到,如今皇上他在嫣然阁也是像自己这般关心爱护若竹一样,关心章楚嫣那个贱人婢子吧。

    一想到这个,沐筱萝的心头深处就发酸楚,如果他真的怜惜自己,就肯定不会作出这等令自己伤心的事来。

    两日之后,香夏夫人入了宫,就来找椒房殿的帝后叙话。

    如今的叙话早已少了前几日的祥和热闹,倒是多了几分戾气。

    这戾气是从香夏身上散发出来的,她虽然不通无意,只懂得文墨,也正因为如此,说出来的句句诛心,叫沐筱萝甚感彷徨。

    “皇后娘娘,如今你贵为当朝国母,地位自然尊贵无比,对以前的所有事情可以通通抛弃在脑后。臣妇不敢奢望能得到皇后娘娘的眷顾,只是希望皇后能劝劝皇上,让风侯爷与我们一家子能恩准回乡,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庄上野民村夫,求皇后娘娘成……”

    语气淡然之极,句句毫无矫揉一丝的情绪,就好像以往的姊妹之情可以通通抛却在一旁。

    这话令沐筱萝极为凄怆,“香夏,你在说什么?风侯爷发生这等事,原本不是本宫之意!”

    “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香夏冷然一笑,“就算侯爷对皇后娘娘旧情不忘,皇后娘娘也应该坚守自己的言行才是,而不应该……最后受苦的还是我们侯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