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6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小烨子他哪里知道,他眼前跟的赫连皇陛下早已易主了,只是歹人夜倾宴披上了那一张人皮面具冒充的,如果他知道这一点的话,估计小烨子会吓得晕死过去,可他对赫连皇和筱萝皇后又是如此的忠心耿耿,哪怕对方把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愿意赴死,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取筱萝帝后的性命呀。

    听到这个消息,小烨子公公又飞快得跑路,他顾不得上鬓发上都沾湿了夜露,他知道如今的这个赫连皇接近了丧心病狂了,如果不把他去太子东宫的去向告诉给皇后娘娘,殿下们倘若有什么不测,小烨子公公他这辈皓澈不会安心的。

    涅槃殿。

    小烨子公公隔着紧闭的重门高声道,“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您在吗?”

    “小烨子。”被锁在涅槃殿中央的筱萝皇后眼眸之中闪烁过一丝惊喜,是小烨子公公的声音,刚才在监狱里头,从小烨子公公的眼神里可以知道,他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好在涅槃殿大门就锁了一个大钥匙,王常等人早就放心大胆得去喝酒去了,相信没过多久,王常等人还会回来的。

    “皇后娘娘,现在你在里边躲在角落去,小烨子公公我用石头砸开大门呐。”小烨子正四下里寻找大石。

    沐筱萝连忙劝住了他,“小烨子,千万不可轻举妄动,王常等人心性凶残,如果被发现有人砸破钥匙,他们一定会要你的性命的。本宫不会让如此忠心的小烨子公公白白牺牲的!小烨子,你听本宫的话,设法去宫外通知花侯爷和瑾秋夫人!还有江左,年羹强将军,谷乘风恩师,只要碰到他们其中一人就可以了。”

    “是皇后娘娘……”小烨子公公正欲转身就走之际,突然想到他此行的目的,“哎呀,咱家怎么把这档子事忘记了,皇后娘娘,奴才刚才见皇上他怒气冲冲往太子东宫去了,奴才担忧皇上他会把气撒在殿下们的身上……”

    糟糕!沐筱萝心下一沉,身旁戴着铜面罩的真正赫连皓澈头不停得摇晃着,泪水一直透过重重的铜皮滚落到他的颈部以下。

    沐筱萝当然知道皓澈他在担忧什么,担忧那个丧心病狂的夜倾宴会冲殿下们作出伤天害理的举措来。

    沐筱萝两只手抓住门闩,外边被大钥匙锁住,根本出不去,不过凭她现在的处境,出去了也没有用,身边除了一个孱弱的下烨子亲信之外再无其他人,想一想椒房殿内还有若竹宫人,她一介女流能做什么,现在的若竹估计被夜倾宴击昏了还没有醒过来吧。

    “小烨子,你赶快去吧。不管通知瑾秋夫人,还是江左元帅,只要你遇见他们,到时候本宫就办法揭穿夜倾宴的假面具!”

    沐筱萝此刻的语气坚定如磐石,她深信小烨子公公一定会幸不辱命的。

    “好,皇后娘娘,奴才现在就去。”小烨子公公话音刚落,正准备离开呢。

    这个时候,一抹倨傲的声音传入小烨子公公的耳郭里,顿时间叫他一个阉人二神无主,“哟呵,这不是小烨子公公吗?怎么,这个时辰不跟在陛下身边,倒是要去哪里?难不成是要出宫去么?”

    小烨子抬头,一看,竟然是王常副将,“王常,亏你还是副将!皇上误会皇后娘娘,难道你也会要误会皇后娘娘吗?你堂堂一个副将,比我这个阉人还不如呢,不知道人情义理,识相的话,就听了咱家的,放了皇后娘娘!”

    “小烨子不愧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不过皇上不在这里,你以为我王常还会让你一个太监作威作福吗?”王常嘿嘿一笑,指挥身后的众将士们,“兄弟们,你们不是想要看看太监的那里到底长什么样子吗?今天,你们直接就给我扒了这个死太监的裤子,让我们弟兄们几个取乐取乐,哈哈哈……这长夜漫漫,着实无聊啊。”

    “是,大哥!”

    “大哥这提议好哇!”

    ……

    三下五除儿,小烨子公公被扒拉了裤子,露出白嫩的屁股蛋来。

    沐筱萝和铜面罩人相对视着,他们两个泪意不停得涌动而出,为了他们的齐,小烨子被发现了意图,现在小烨在外面受他们的凌辱。

    小烨子……朕的小烨子……铜面罩人的内心撕心裂肺得呐喊着,小烨子虽然身为一个阉人,可他的心像孩童一般纯洁善良单纯,日日夜夜贴心伺候自己起居饮食,如今现在却被外头的王常一伙人当做畜生一般取乐。

    小烨子公公他也是人,也有人性,何况他天生有了缺陷,而王常这些人渣竟然拿这个来开玩笑,赫连皓澈两只手拼命得锤打着铜面罩,恨不得打开这个鬼东西,踹开门,告诉他们,他才是真正的赫连皇陛下,这样的话,他就能够为忠心的小烨子的讨回公道了。

    “好了!这个该死的臭太监!大家也玩腻了,现在让我一刀砍下他的头颅吧。”王常拔出腰间佩刀,凌空一挥,顿时间地上掉下一颗人头来,血迹斑斑的……

    听到人头下落的声音,涅槃殿宇内的赫连皇与帝后的心猛烈得一颤,他们不敢相信,小烨子公公莫非是死了。

    不过很快,又传来了可爱的公鸭子嗓子的声音,“花侯爷,瑾秋夫人……你们都来了……谢谢你们救小烨子公公我呀。王常那个恶贼简直是死有余辜……”

    原来地上掉落的那一颗人头的声音是王常那个奸贼呀,涅槃殿宇的两人的心又好比石头一般下落。

    花辰御拿着挂着王常头颅血痕的长剑,一剑砍断大钥匙,打开门,他以及身后追随的一伙人一一朝筱萝皇后跪下来。

    “花侯爷,瑾秋,你们来的太及时,速速劈开皇上头上的铜面罩!这铜面罩里边的男人不是夜胥华侯爷,是皇上呀!”

    沐筱萝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眼珠皓澈睁得大大的,就差没有掉下来了。

    噼啪,哐当!

    足足三十多斤重的铜面罩骤然坠落在地,裂解成三片。

    众人们蓦然得转向那人,苍白的脸盘,嘴唇毫无血色,干瘪得起着皱皮,再细细看他眉眼,混沌之中带有一丝丝惊讶,愤怒,喜悦……种种情绪夹杂丛生。

    “陛下!”沐筱萝奔过去,双手环住赫连皓澈羸弱的腰肢,手抚摸他瘦瘪的胸膛,声声带泪,句句带血,带着一股极为难掩的悲戚。

    众人稍是极大怔了一下,旋儿一一跪倒在地上,诚心叩拜,“赫连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监小烨子公公双膝跪在地上,眼泪连成珠串一般,心生惶恐,“陛下啊,奴才是瞎了眼珠子了,真正的陛下就在小烨子的跟前,小烨子却以为那个是……不过那个人是谁?”

    “皇上,皇后娘娘,假冒赫连皇陛下的人难道是——”花辰御长乐侯爷眉目频闪,他与瑾秋对视了一眼,旋儿咬牙切齿道,“难道是夜倾宴这个歹人不成?”

    沐筱萝肯定得点点头,“正是此人!”

    说罢,沐筱萝又似乎想到什么似的,两只手抓着小烨子公公的袖子,“小烨子,你刚才可是说了,夜倾宴他去了太子东宫……糟糕他要害死本宫的皇儿……陛下呀你可要为我们的皇儿们做主呀。”

    小烨子点头宛如捣药一般,差不多把颈脖以上的脑袋儿给摇断了一般,“是呀,奴才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逃命一般赶来涅槃殿告诉皇后娘娘您呐……按照您这么一说,那假皇上岂不是要对殿下们不利。这可怎么得了呀。”

    “皇上,皇后娘娘,你们暂且留守原地。本侯会派重兵再次把守保护您们的安。”

    说完,花辰御目光扫了在场的瑾秋等人,“你们身怀武艺的,就跟随本侯擒拿夜倾宴这个狗贼!断然不能够让他伤害我们的皇子殿下们。如果他胆敢伤害他们,哼,就让本侯手里的利剑穿刺他的喉头,叫他一死方休!”

    “慢着,朕要跟你们前去!”

    “瞒着,本宫也要去!”

    赫连皇与帝后异口同声得道。

    在他们的心里,他们恨不得将夜倾宴开膛破肚,看看他的心肠是不是黑色,竟然如此恶毒,要对三个无辜的孩子们作出……

    赫连皓澈与沐筱萝不敢想象,夜倾宴这个狗贼子会对孩子们作出什么来,心中惊异非常,就恨不得马上杀到夜倾宴跟前,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很快,赫连皇领着帝后筱萝等众人,率领着一支精锐的部队往太子东宫去。

    夜深了,几个巡逻的御林军见到如此阵仗,他们之中举着火把照了赫连皇一脸。

    顿时间,那些个御林军们纷纷跪在地上口呼陛下万岁,娘娘千岁,他们也正觉得奇怪呢,赫连皇陛下此刻不是去太子东宫了,怎么这个时候竟然出现在此地。

    花辰御长乐侯爷简单说明了原委,御林军们个个是贴身保卫赫连皇帝后的忠心义胆之士,安能怠慢,顿时间挥舞着长矛率先去太子东宫,把太子东宫团团围住,为的就是以防夜倾宴溃逃而去。

    ……

    太子东宫。

    夜倾宴叫醒了殿下们。

    宸潋小公主用小手儿揉着朦松的瞳孔,“父皇,这么晚了,叫醒我们做什么呀?宸潋不依呀,宸潋累了,宸潋想要先睡了。”

    见宸宁和宸礼也似乎被宸潋小公主说动了一般,披着人皮面具的赫连皓澈眸中闪烁着一丝狡黠的味道,这个时候竟然不看向宸潋了,而是看向宸宁和宸礼两人,“朕的小公主殿下既然不愿去,朕也没有办法呀。西域进贡了一个很好玩的动动车,只要人一坐上去,车子就会自己动起来,你叫它往东,它就往东,你叫它往西呢,它叫往西呢。可好玩呢!朕本想半夜叫皇儿们玩呢。既然小公主不去,那么宸宁宸礼,你们两个跟父皇去好不好?”

    “好好好。我要去父皇。”

    “父皇,我也要去。”

    宸宁和宸礼争先恐后得争着要去。

    这个时候宸藏潋小公主殿下,小手手拉着夜倾宴的龙袍下摆,“父皇,宸潋错了,宸潋也要去。父皇不能偏心。不能偏心。父皇不能疼爱哥哥们,就不疼爱宸潋了,呜呜呜呜呜……”

    小女生的哭声是极为容易触动黑夜里的空气,声音细微且尖锐,叫云倾宴心生忌惮之心,他旋儿将手盖住宸潋小公主的嘴,轻声说道,“好了,父皇也疼爱宸潋小公主,你别哭,你若是再哭,父皇可就不理你们了,再哭再高声,朕就不带你们去了。”

    这一通话说完,殿下们果然不哭也不闹腾了,顿时间夜倾宴就把他们领到御河边上去,御河边上,他早就齐备了一艘小舟,此小舟极小,很容易穿过御河的曲拱桥,抵达到宫外。

    夜倾宴势必要把他们送抵宫外,这是他的一张王牌,这是以防万一,如果事情败露,他可以把三个殿下们作为筹码,以获得他求生的保障。

    御林军移动的速度很快,不过终究是太迟了,他们出现在太子东宫的时候,三个皇子殿下们早就没了踪影。

    沐筱萝闻讯差点晕倒过去,她素来知道夜倾宴这个人渣向来不心狠手辣的,孩子们落了他的手里,还有活路么?

    “梓潼,你且莫伤心。叫他们多去寻找便是了。朕答应你。朕一定让孩子们齐的!请你相信我。”赫连皓澈把筱萝帝后揽入怀中。

    沐筱萝挣脱开赫连皇陛下的怀抱,魔怔一般得四处寻找,赫连皇紧跟着他,身后又跟着老大一支队伍,有长乐侯花辰御,瑾秋夫人,小烨子,时不时的江左元帅也陡然出现了,更有年羹强大将军。

    年羹强之前被夜倾宴戳瞎了一只眼睛,他恨不得将夜倾宴生吞活剥了,如今他被通知了夜倾宴狗贼乔装成赫连皇陛下,以妄图夺取大陵江山,他就怒不可遏得赶来了。现在冲在最前头的,当乃年羹强将军。

    众人终究是寻访到了御河边缘。

    沐筱萝竟然见御河边缘对岸的一个人影,这个人影高挑削瘦,哪怕对方化为灰烬,沐筱萝也知道他是谁,他就是赫连皓澈,顿时大吼,“给我抓住这个逆贼!”

    说罢,沐筱萝咬牙吞泪得对皓澈道,“皇上,你看看,夜倾宴这个狗贼定然是要把我们的孩子一个一个推入御河之中,这个狼心狗肺的贱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