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4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筱萝帝后唤她起身,命令她不准再哭,“搀本宫去城池吧。本宫要去那里,亲眼看见曹元帅亲自骑着铁骑传递关于本宫孩儿们的捷报。”

    看筱萝皇后的样子,再劝她去睡,已经是不可能了的。

    若竹默然得点点头,低眉顺眼得把持着筱萝皇后的手,从椒房殿往更外边的城池走去。

    椒房殿与城池并不遥远,沐筱萝抬眸就已然见那一挑极为瘦弱的肩膀,他一袭龙袍,袖子边口似乎有红红的一片血迹,沐筱萝想了想,知道这是刚才自己沾染了夜倾宴的血迹,如今再蹭在陛下的身上,原来他都不曾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身子。

    沐筱萝不觉得加快了步伐,隔着二十米,小烨子公公公鸭子的嗓音清晰可辨,“皇上,别怪奴才多嘴,咱们回去先把这身龙袍换一换,吃点东西再来,这里风大,皇上这是会着凉的呀。如果皇上您着凉的话,皇后娘娘就会怪罪小烨子。”

    “你再多言的话。信不信朕命御林军把你从城池退下去,摔得你牙齿没了,看你还罗嗦不罗嗦。”赫连皇自说自得凄怆一笑。

    不免的,赫连皇又想起昔日与皇儿们纵情嬉笑的日子。

    “皇上,小烨子该死。皇上处死小烨子吧。是小烨子惹皇上生气了。”小烨子满眼皆然是泪痕,他知道自己勾动了赫连皇陛下的无尽思念,三位殿下们生死未仆,怎么能不叫人心寒呢。

    听着听着,沐筱萝走到赫连皓澈身侧,也是一脸的泪,“小烨子,你起身吧。又不是你的错。”

    旋儿,赫连皓澈双手颤抖得握了握帝后的手腕,“梓潼,没有了皇儿们。朕不知道做这个大陵皇帝还有什么意义!”

    “皇上,切莫说这般揪扯人心肠的话。”沐筱萝眼中珠泪滚滚,汹涌而下,“你我二人并不曾施行暴政,反而是善待天下万民,一直以万民福祉为谋。本宫不相信,上天会对我们赫连家如此残忍!皇上。臣妾想清楚了。臣妾要自己去大陵都城走一遭。说不定,还真能有发现。本宫就不相信了。本宫会找不到他们。”

    赫连皓澈无比怜惜得替筱萝帝后擦拭眼畔的泪痕,“皇后如此坚决。朕就与你一道去,咱们微服私访。大摇大摆旗鼓喧天的,未免太过招摇,这样在外头跟夜倾宴接应的不法之徒岂不是就更加难以捕捉了?”

    “皇上,臣妾同意。”沐筱萝旋即点点头。

    一说起这个,夫妻二人就有了动力,他们浑沦吞枣吃了几个干饼子,只为充饥,希望凭借这个有了体力,有了体力之后才有力气寻找皇儿们呀。

    赫连皇帝后新装待发,随行的有谷乘风恩师,长乐侯花辰御,瑾秋夫人,年羹强将军,这四个人皆有高超轻功和武艺,如今江左元帅还没有及时回来禀告,应该尚在途中追缉可疑逃犯了。

    大陵皇朝的闹市是极为繁华,赫连皓澈登基几年,就施行仁政几年了,废除了前朝旧制度的苛捐杂税,注重农桑耕织,与民休息,好好从前朝纷繁战乱之中调整过来。

    百姓们每个人都在街上,都是十足挺直了腰杆子,酒楼茶楼珠宝绸缎茶叶坊鳞节比邻分列两旁,看起来是极为的民丰物阜,比邻边的诸小国们富裕了不知道几千万倍。

    可是现在,他们皆没有心情,找皇子们殿下才是最要紧的事。

    赫连皓澈还用手跟来往的人群们比划着,因为被目标败落,落入歹徒的眼中,所以他们不敢把画师提供的皇子们的画像在人前随意招摇,非等到问道非常有用的线索,这最后才把画像拿出来呢。

    功夫不负有心人。赫连皓澈和沐筱萝总算问道了附近的一座农庄,这个农庄的路口正好是正对着大陵皇宫的御河出口处,也就说那一条御河的水流出的方向。

    御河经过的地方,想当然的到处的茂密的庄稼叶子,农庄老伯说他昨夜出门出恭,就看见似乎有一辆马车停靠在御河的边沿处,他貌似把小孩子一个一个搬到马车上去,然后再往西北方向去了。

    大陵皇朝的西北方向,那就是小冰雪国了。这等小国,赫连皓澈一统天下之后,只是让他们等小国岁岁来朝。

    然后那个老伯有说,还看到一大队人马飞奔去西北的方向。

    这个时候,赫连皓澈和沐筱萝就猜到了江左元帅是十有八·九得去小冰国了。

    “听闻小冰国,终年冰雪,哪个杀天刀的。竟然要把我的孩子们送到那个鬼地方。”

    沐筱萝忍不住眼泪再度汹涌而出,心想孩子说不定现在终年积雪的小冰国受苦呢,她这个当母后的心,着实难受,沐筱萝恨不得现如今受苦受难的是她自个儿呀,而不是她的宝贝皇儿们。为了怕在老伯跟前显露行踪,沐筱萝直接不用尊称本宫,而是用我,赫连皇陛下和众人如是。

    沐筱萝就附近租了一辆大马车,两匹马并行,一匹马车太慢,而这么多年,倘若掉队了,该如何是好。

    除了谷乘风恩师和赫连皇陛下,就剩下一个男子花辰御在外头驾驭马缰,瑾秋陪着筱萝帝后说话。

    女人们在一起,不禁话儿有点多了,瑾秋就说起以前在相府,在西疆的事情来,这些除了沐若雪和,母带给她的痛苦之外,事情过了那么久,她不想提起,不过也有不少开心的事情。

    而瑾秋就围绕着说这些开心的事情,让筱萝帝后开怀。这些天,瑾秋见筱萝皇后都可怜劲儿的,都不曾好好得展颜一笑。

    如今她可以让皇后笑,这可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呀。

    带上了足够的干粮,大家直接就在马车上吃,除了让马充分吃饱了粮草,让马得到充分的休息,扣掉这些时间,要抵达小冰国还有足足一天半的时间。

    一路上,有马蹄的脚印有深有浅的,沐筱萝知道这是江左元帅派人追缉的马蹄印子。

    才一天半的时间,可在沐筱萝就觉得仿佛世上已过了一千年零一百年那般,时间愈久,愈是对皇儿们无尽的思量,她不知道时候偷偷离宫之前在袖子中藏了一大串的檀香佛珠,不停念叨着,“满天神佛,万望保佑吾儿,只要他们兄妹三人平平安安,一世安稳,信女愿意终身如素。”

    紧跟着,瑾秋也合掌嬷嬷祈祷着。

    谷乘风,赫连皓澈对视一眼,默然得叹息了一口气,却默不作声,他们想此时此刻,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大家安心下来罢。

    双骑绝尘。

    时间不知不觉得过去了。

    小冰国边境。

    “吁——”

    永乐侯花辰御一声勒住马缰的声音,叫马车缓缓得停泊下来。

    沐筱萝由着花辰御和赫连皇搀扶的帮助下,下了马车,发现马车上的两匹一青一红的马儿,青马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而亡,它们可是千里良驹,没有想到就这样客死异乡,还好还有一匹红马尚且健在。

    抬眸,这里的空气异常严寒,不尽的雪白冰川拔地而起,连年风雪,真不知道居住在此国的黎民百姓们是如何抵御得了这严寒的。

    俯视,沐筱萝惊叫一声,差点没有跳起来,“这地上怎么都是冰层。”雪白无垠就好像一面硕大的天然镜子,人脚踩在上面,会有一丝丝嘎吱嘎吱的声音。

    “我之前也来了一趟冰雪国,发现这里只是一片绿缎一般的美丽大湖。怎么也想不到如今却是一片冰层了。”花辰御两只手与瑾秋夫人放在一起揉搓着。

    这里也实在太冷了些。

    赫连皇也用自己的手去暖和帝后筱萝的手。

    谷乘风恩师把手中的糖果浆物分给了大家,“大家快把这个吃下肚子里去,这外面包裹着一层面粉和糯米团子,里面却是酒曲,喝下去,也就不冷了,再说也不会醉的。”

    赫连皇一拿过来,给筱萝帝后喂了一口,筱萝嚼了嚼,外面软糯无比,咬一口下去,一股浓稠的汁液喷洒在嘴中,吃的时候一定要闭嘴用牙齿扣住,不然汁液会喷洒出去的,到时候酒曲不但没能吃进肚子里边去,还会在外头变成僵硬的冰块了。

    因为长乐侯花辰御躲在马车后面撒尿,吓得瑾秋大叫,瑾秋是他的夫人已然如此大叫,何况是旁人。

    好歹有谷乘风恩师,他用了不知道什么法子让尿液结冻,这样话,也能保证花辰御那个部位也丝毫不为冻伤。

    “恩师,我们该如何前进?”沐筱萝很是好奇,看这个冰层应该不是很厚,人走过去真会安么?

    “你们且去做个木长板子来,只要人踩在上面,一个牵拉着一个人的手,这样的话,就可以安划过去。”谷乘风说。

    说办就办,赫连皓澈也不顾自己是大陵皇朝的皇帝陛下,也加入制造木长板的阵势来,筱萝也是如此,说起来这个木长板就是一块滑板,谷乘风恩师还从马车上找了一块长木条,上面用布革包裹着。

    众人一面滑行一面听着脚底下的冰渣子细细作响,滑行了约莫半个时辰,眼看就要抵达对岸了,一群结成人型的冰雕,还有马上冰雕的怪异景象锁住了众人的视线。

    “这真乃巧夺天工呀。”赫连皇有点艳羡小冰国的人民竟然有如此大智慧,回国了,一定要让当地最为出色的师父给朕雕刻,当然是寻找了皇子们之后,再来以这件事作庆祝。

    瑾秋,筱萝也极为好奇。

    只是长乐侯花辰御脸上有点不大好看了。

    谷乘风恩师滑行在队伍的最前面头,他看得最为真真切切,“这绝非什么人型马型冰雕,这是真人真马,糟糕不好了。透着巨大冰层的模糊间,老朽看见了属于我们大陵皇朝的将军衣着。”

    “什么?”赫连皓澈忍不住从滑板走出来,看得真真切切,真是那一支由江左元帅率领着的队伍呀,不禁涕泪纵横,“将士们牺牲啊……江左元帅……江左元帅……为了朕的三个孩子,竟然损失了我朝将士。是朕的错。是朕的错啊。”

    赫连皇很是激动,他双腿踏地,顿时间他的脚下的冰层因为太过薄弱,咔哧一声,竟然眼看就要掉下去了,瑾秋轻功高得很,凌空扯住赫连皇陛下的衣领,将他生生拽回来。

    沐筱萝正呼一声好险,可是瑾秋就因为下坠的重力,坠入冰窟窿中。

    “瑾秋,天呀!瑾秋!你不能有事!”沐筱萝想要过去。却被花辰御抓住了。

    花辰御本想扑进去。

    千钧一发之际,谷乘风连连吞了二十几颗酒曲糯米团子潜入冰窟窿中,扑腾了几下,拽起瑾秋的头发拉了出来,瑾秋已经快要冻成冰块人了。

    众人围了上来,有人在她的手,她的脚替她暖和。

    再坚强的花辰御眼泪也忍不住流出来,“瑾秋,你一定要醒过来,你死了,我可怎么办。”

    “花侯爷,瑾秋为了救陛下。吉人会有天相的。”沐筱萝揉搓着瑾秋的手,生怕她远离自己而去,热泪不停得狂流,流到脸上。..

    谷乘风老人在一旁告诫道,“如果花辰御跳下去的话,极有可能两个性命都陨落,老朽当机立断吞下二十几颗酒曲,暖了身子下去好酒他,这冰水下浸泡久了,会染上冰之毒的……老朽刚才在水中也同时给瑾秋喂了十颗酒曲子。”

    替瑾秋打了一下脉搏,还噗通噗通作响,谷乘风老人脸上有了笑容,“她还活着……只是要赶紧找到一块温暖的地方,拖下去冰之毒会加剧的。”

    “太好了。”花辰御连忙擦干了眼泪。

    “你这小子不是有万毒真经,肯定也有这些解救之法,你都不会用么?”谷乘风老人打趣。

    突然对岸响起了熟悉而又粗狂的人声,“皇上,皇后,我是江左,江左在这里,你们快看过来。”

    空旷的冰湖上,一望无垠,偏偏头顶上的日头这般强盛也无法消融这寒冰。

    不消融倒还好,一旦消融了,这冰面上的众人性命还要不要了?

    赫连皇皓澈以为江左元帅也化作人型冰雕了,没有想到他竟还活着,不免双眸溢着泪花,往声音飘来的方向望去,只见江左还有他身后的一众约莫十人顶着蓑衣,每个人的脚底上都踩着一块大大的木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