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58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江左一众滑行着木板,以疾驰的速度而来,抵达赫连皇帝后的跟前,他也跟着跪下来,两只手抱拳道,“参见皇上皇后娘娘,我等一行人跟踪疑似三位殿下们的马车来此,我们也是昨日抵达这里。”

    说完,江左身后一个李姓副将开口道,“昨日,我们明明看见追踪的那一辆马车跃过冰面,他们一点事都没有。当我们过去的……数十个兄弟们连马霎时间成为冰块……”

    李姓副将伤心得哭起来,同伴们客死异乡,如何不伤心流泪。

    赫连皇与筱萝皇后眸光也泛着一抹湿润,见江左继续说道,“现在只剩下我们十来个兄弟了……”

    ……

    “哟,这不是瑾秋夫人吗?”江左看长乐侯花辰御怀中抱的那个女子,极为讶异,不过看她脸色苍白,应该是受了冰之毒不假。

    “跟我们走吧。昨晚上我们利用三个时辰摸清楚了,这岸上是小冰国的边境有几个人家的。你们跟着我们的步伐就行了。瑾秋夫人的病情可不能延误的,一定要找个暖室。”

    江左元帅话音刚落,两方队伍一整,大有浩浩荡荡之势。

    小冰国边境上多有渔家,这里的渔家与中原不同,渔家们纷纷在冰面上挖了一个小的窟窿口,拿着小杌子坐着,等待里边的鱼会咬合鱼钩然后被钓上来的。

    小冰国边境的人们身着厚厚的兽皮,也鲜有戎皮的,估计那一户的渔家有点小富,这西北的风情令沐筱萝不为所动,只是沐筱萝一想起自己的三个皇儿们身处险境,她就忍不住哀伤。

    住处有江左元帅去解决了。

    瑾秋被花辰御抱进一间燃烧着炭火的房间,赫连皇与帝后的房间也空了一间出来,地方虽然简陋,不过胜在干净和整洁,这对于奔跑了数日的他们来说,已经算得上很好的了。

    大家吃了一点渔家分给大家的烤鱼,小冰国的烤鱼的鱼肉极为柔嫩,又不腥还脆,大陵皇朝可没有这般风味的烤鱼了。

    吃完了第十只烤鱼的赫连皇陛下有了主意,“下一次,朕一定要小冰国皇帝多多进贡一些这样的烤鱼,朕吃的还不曾尽兴呢。”

    见皓澈这几天为了孩子们的事情,都吃不了饭,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如今他吃的挺乐欢的,霎时间仿佛把痛苦都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沐筱萝想了想,叹息了一口气,自己又何尝不是,眼眶又湿润了。

    赫连皓澈替筱萝擦拭眼帘中的泪水,筱萝提出去隔壁的海藻房看望瑾秋,花辰御在哪里守护着,时不时用铁杆子去挑拨炭火,整个房间烧得旺哄哄的,倒是暖了不少。

    躺在炕上的瑾秋气色渐渐好了些,也有些红润了,谷乘风恩师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碗热腾热的红糖姜汤,花辰御喂给他吃下去了。

    瑾秋多少也流了一点进入喉咙之中,依然闭上双眼就好像死人一般。

    临了,赫连皓澈硬是把帝后筱萝拉走了,筱萝说她自己可以陪伴瑾秋一晚上,不过到底有了花辰御在,沐筱萝只得作罢了。

    翌日,天明。

    隔壁海藻房就传来了瑾秋沐醒的消息。

    “太好了。瑾秋,你终于醒来了。如果你不醒来,我会……”沐筱萝忍不住珠泪流下来。

    瑾秋夫人的身子仍是虚弱的,不过她见筱萝皇后为自己掉眼泪,心里满满的暖意和感动,“谢谢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快别哭了,瑾秋受不起呀。”

    “我把你当成好姊妹,有什么受得起,受不起的。”沐筱萝被她这么一说,笑了。

    瑾秋和花辰御被赫连皓澈皇上嬛留在此,等瑾秋养好了身子再进入小冰国的内都去。

    除了瑾秋,花辰御之外,其他人就开始出发了。

    谷乘风恩师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中途以零符号,象征大陵标志,这样的话,就算瑾秋和花辰御晚一点跟上来,那也没事儿,反正路线就是如此,不会跟丢的。

    如今,赫连皇陛下选择了微服私访,他大可以通知小冰国的皇帝配合他寻找三个小殿下们,但是如果这么做,无疑会惊动了那些带走小殿下们的人。

    快要进入小冰国的城了,赫连皇与筱萝皇后换上了属于小冰国的服饰,他们入城的时候是保持安静,好在谷乘风年轻时候游历诸国,他可要用小冰国语与驻守边城的小冰国将士们交流,交流了之后他们才肯放入的。

    说到会通宵小冰国之语,可不是唯独谷乘风老人一人会,花辰御长乐侯爷也是会的。

    进入城中,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入住客栈。这里的客栈三二九等,金子是诸国通用的货币,赫连皓澈一统中原,天下纷纷前来朝拜之时,就已经沿用一致的度量单位。

    不过说到语言的统一,就比较难办了,再加上小冰国处于最西北之地域,正所谓是天高皇帝远,这个政策实在是难以推行,大家对自己国家的小语言将惯了,要想改动,也实在是太难,这语言又不是货币,货币要简单的多了,什么样的,就按照什么样的规模,大小,厚薄程度得制了。

    当然事情无绝对,赫连皇一统天下,推行大陵语,所以小冰国还是有人会将标准的普通大陵语的,老年的小冰国的百姓们,就有点老不开窍了。

    赫连皓澈和沐筱萝就在小冰国的城邑之中奔走,到处打听,后来还真的从一个花布衫的小娘子嘴里打听到了,她说昨夜有一辆马车呼啸得通过那条边陲小路。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这小冰国的边陲之地正是大雪国边境,这样一来,小冰国和大雪国皆有可能有孩子们的踪迹呀。

    “陛下,这可怎么办?楚围越来越大了,咱们这样寻找下去,猴年马月才能找打皇儿们呀。”

    沐筱萝又忍不住流泪了,日子每过一天,也不知道孩子们怎么样了,这要是以前,一天不见他们,沐筱萝就感觉到缺少什么似的,如今这么多天下去了,她就是不能够再忍受这样痛苦的。

    好在他们现如今在马车,沐筱萝趴在赫连皓澈的肩膀狠狠锤着哭泣,孩子们是她的命根子,沐筱萝多么希望可以用自己的性命前去叫唤,可是这一切还来得及吗?

    “梓潼,别伤心,朕知道怎么做了。”

    随后,赫连皓澈命令年羹强率领若干大陵兵士乔装在小冰国境内彻查,而他和皇后让江左,谷乘风恩师一起去大雪国查探,这样兵分两路的话,或许多增添一分的生机,那也说不定呀

    “按那位村妇所言,此中的道路通往大雪国,很是不易,不知道你们可否闻到,一股浓烈的沼泽气……”

    谷乘风虽然这般说着,却没有影响到赫连皇与帝后的意愿。

    呆在小冰国境内还没有半日时间,赫连皇与沐筱萝就乘着马车往边陲小路进发。

    约莫黄昏的时候,正如谷乘风老人所说的那样,齐边散发着一股极为难闻却那么浓郁的气味,谷乘风恩师说是沼泽味道,无数腐烂的植物动物尸体发酵而成。

    夜幕降临,再走也是不可能的了。

    江左和随来的副将们打来了几个鲜美的野味来,有野鸡,山袍子,鹧鸪,鸟蛋,野生番薯等物,他们之中就坐在地上弄了一个大火篝火烤了,气味喷香。

    大家吃饱了,等清晨的时候,正在马车中安睡的赫连皇与帝后听到外边有人凄惨的叫声,“救命啊……救命啊……我们几个兄弟死了……死了好惨……他们化成白骨了……”

    谷乘风前来禀告赫连皇与帝后,说前方的沼泽有古怪。

    沐筱萝向前方眺望,前面有约莫有五二将士的尸体浮沉在沼泽之上,不过已经变成了皑皑白骨。

    江左哭着脸道,“这些兄弟肯定是昨夜摸着黑去方便去了,谁知道一接近沼泽就变成了白骨,这……这沼泽有毒呀。”

    “不错。如果老朽没有说错的话,前方的沼泽应该是天底下最厉害的沼泽之一,血沼骨泽。人只要一接触哪里的沼泽水,就会顷刻间化为白骨,可怜这些将士们昨夜去方便的时候就……”

    谷乘风叹息了一口气。

    赫连皓澈感到极为惋惜,在冰湖的时候已经牺牲了众多将士,难道也要被这个什么沼泽给阻拦住了么?

    如果不往前面走,三个小皇儿该怎么办。

    沐筱萝颇感诧异得对谷乘风恩师道,“恩师,本宫想了想,先前挟持本宫皇儿们的马车是那么安得抵达了冰湖,如今想必他们也安得横渡过了沼泽,定然有什么办法横渡过去。”

    “皇后娘娘天资聪明,确是如此,你们看。”谷乘风恩师指了指上方的一条大大的青藤,“你们谁能说出来,这一条青藤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吗?”

    江左想了一想,仍然是摇了摇。

    如果年羹强副将在的话,估计可以想出来。这是江左自己心里的想法。

    赫连皓澈顿时间无比兴奋,“恩师,你是在提醒我们要想横渡这个沼泽,一定要靠藤索么?”

    “皇上英明。”谷乘风爽朗一笑,吩咐江左等一众将领道,“你们速速去拨开那堆看起来极为稠密的灌木丛,其中隐藏重大的发现也说不定了呢。”..

    果然,江左元帅用轻功飞了过去,顿时间,双手一拨开,果然拨出了一个青藤编织而成的巨大篮子,可以容得下五个人站在里面,只要人站在里边,就会产生一种重力,这样的话靠着上面的青藤横渡过去是不成问题。

    赫连皓澈拉着沐筱萝的手,大家分成一拨一拨的行进,果然篮子竟然会凌空飞起来一般,看下面血红色的大沼泽,里面横陈着无数野兽抑或人的尸骨,就好像一个修罗战场一般,死的是鬼魂还有恶魔。

    站在上面如何会不心惊胆战?换了别人恐怕就晕死过去了。可沐筱萝到底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地狱修罗这些东西对于她来说,宛如云烟般淡薄,她现在只是担心自己的孩儿,她只祈求自己的孩子们能够平平安安,希望赶在那伙人对皇儿们下毒手之前赶到,这才是最最要紧的呢。

    横渡了沼泽之后,面前是一番极大的瀑布,谷乘风观察了一下此间的水势,就让大家放心得果敢从瀑布中穿入,谁知道一穿入,仿佛来到了一个极为神妙的洞天世界。

    再沿着颠簸的山路走了约莫一个时辰,终于一座山庄隐隐浮现在众人眼帘。

    沐筱萝竟然看到皇儿们在农庄里头的一棵树下跑着,跳着,他们每个人手里都好像拿着一把枣子吃,样子高兴坏了。

    沐筱萝这就想要过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时,谷乘风老人拉住筱萝的手腕,提醒道,“皇后娘娘,担心了。这下面是万丈深海呀。您看到的,是海市蜃楼,是海市蜃楼。按照老朽估摸算计,三位殿下定然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山庄呀。”

    “确实是海市蜃楼呀。”赫连皓澈眸间闪烁一丝悲哀的神色,他也同筱萝一样,也仿佛眼前的孩子们就活生生得……没有想到竟然是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及呀。

    “谷恩师,本宫不管,本宫一定要去找孩子。”沐筱萝眼中的泪腺好像停不住了似的,一直狂奔得就好像脚底下的无尽深海。

    真的,如果没有古乘风恩师拉住筱萝一把,筱萝早就坠落下去了,这乃是一段断崖,渐渐的,下面还真的有浪潮滔滔的声音,只是隔着万千云雾,看不到海底罢了。

    靠近海洋的地方才有可能会出现海市蜃楼的景象。

    沐筱萝之前看过一次,在旧大华皇朝的狩猎场,也就是今漪林苑。

    “皇后,天色已晚,我们大家要在这里搭建营棚,随便将就一晚了。明天早上继续赶路。”

    谷乘风话音刚落,又嘱咐道,“大家要把柴火做起来,也弄成篝火。这样就可以避免晚上的野兽来侵袭我们。”

    江左之前很将士们交头接耳的,旋即走过来,愁苦着脸问道,“谷军师,我们的火折子用完了,军师有火折子么。”

    赫连皇与帝后各自摸了一把,也没有发现有火折子。

    谷乘风吩咐他们选取干柴套在木棍上,钻木取火,这是古法子,在这野外生存,也一定要会懂得,这样说来,将士们就开始忙得不亦乐乎,这样也就把火的问题解决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