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5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大家又想法弄来了野味,依然是烤了吃了,有的人还去更远处得打水去,瀑布就在不远,野外的瀑布清甜甘冽,喝了一口仿佛百病都会然消失掉一般,大家的心情都是极好的。

    ……

    金乌东升,第一抹早霞播撒大雪国境内的,赫连皓澈和筱萝一行人早就抵达了大雪国边境,与小冰国不同的是,大雪国时而烈阳高照,时而大雪纷纷,特别是到了晚上,异常寒凉,不过大家都入住了客栈。

    沐筱萝奔走数日,竟然病倒了,连夜发烧不断,还好到了客栈,如果在野外,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呢。

    “皇上,妾身不吃,妾身要起来。”发着高烧的沐筱萝仍然心想孩子们,她手一推搡,直接就把赫连皓澈递给她的一碗清粥碗摔在地上。

    “梓潼,多少吃一点,你看你都病了。你若是病倒了,不漂亮了。等找到孩子们,岂不是要他们给吓着了?”赫连皓澈无比怜爱道,“朕知道梓潼你爱孩子们,朕又何尝不是呢。可是梓潼,你的身子可要保重。咱们要留着身子去找孩子们不是?”

    说着,赫连皓澈又叫一个军士去厨房再做一碗清粥来,这一次,沐筱萝倒是吃了半碗,肚子也少受一些。吃了东西,病呢自然就好得快些。

    沐筱萝病倒了足足五日,赫连皓澈在五日之中一边照料着她,一边出去打听孩子们的下落,可自从那一次看见了海市蜃楼,孩子们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为了孩子们,已经折损了数十个将领了,瑾秋为了救他也深陷冰窟现在也不知道怎样了,还有他心爱的这个皇后娘娘,竟然也病了,赫连皓澈在心里祈求上苍一定要让筱萝皇后的病赶快好起来,也保佑他速度找到皇子们。这才是最要紧的事儿。

    赫连皓澈才走出去,就有一个将士脸上挂着喜悦的笑容,都赫连皇抱拳道,“好消息,好消息,好消息啊陛下。”

    “什么好消息,快点说。”赫连皓澈忍不住了,这个士兵怎么讲话吞吞吐吐的,真是叫人心痒难耐。

    “还是,老朽来说吧。”谷乘风恩师来了,身后似乎还带来了人,还不止一个。

    赫连皓澈大喜,难道是——

    与赫连皇陛下如出一辙,筱萝皇后也以为来人是江左元帅带着三位小殿下们回来的。

    可是江左身后并不是殿下们,而是长乐侯爷花辰御与瑾秋夫人。

    一见瑾秋,沐筱萝虽然有些失望,不过她仍是高兴的,玉手延伸过去,紧紧扣住瑾秋的手腕,“身体可是复原了?”

    “得皇后娘娘庇佑。好得很多。是侯爷一直照顾我。才好的这样快。”瑾秋幽幽得说了一句,叫长乐侯爷花辰御不好意思得垂下脸去。

    旋儿,长乐侯问赫连皇道,“方才在门外,微臣听说仍然没有寻获一丝一毫关于三位殿下们的下落。”

    提到这个,赫连皇脸上仿佛笼罩一层重重铅云般似的,他还能说什么呢,这么些天了,也不知道孩子他是否是生还是死的。

    赫连皇那张晦暗阴沉的脸,叫帝后沐筱萝心内浮现一抹撕扯的痛楚,出于对孩子们的关心,他一个堂堂的大陵国国君竟不远千里之遥来寻找孩子们的下落,的确是一个好父亲的榜样。

    沐筱萝嘴边的茶水早已变得凉了,把茶杯轻轻放在炕头上的小杌上,目光如同秋日绿缎湖上散发的波纹,徐徐得涟动开来,道,“瑾秋病大好,本宫的身子也差不多了,今天咱们就去如今的大雪国境内转一转,或许可能找到孩子们也说不定呢。”

    “这个时候殿下他们一定还在山庄上的吧。海市蜃楼里的景象,虽然可望而不可即,可是那是真实的幻象,不是吗?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农庄到底在哪里?这大雪国的领土虽然不及大陵国的地域广袤,但是农庄少说也有几十万户的吧。”

    瑾秋幽幽得说出她自己的想法,她闲时的时候,才会看一些图志,图志上面皆是关于九州地理之介绍,所以对于诸国的疆域如认识,瑾秋还是在行的,就好比花辰御会动小冰国语,大雪国语一样,他就是靠这些才能通关的。

    “瑾秋夫人此言都是提醒了老朽一点……”谷乘风捋着羊白胡须轻笑了笑,倒是并没有让众人失望,“老朽素来研究天文地理,知道海市蜃楼是一种由蒸腾的水汽与阳光作用而成,组成了一个类似镜面反射……不深究了……老朽看来,应该在大雪国境内的以东的大山之中,暂且就将目标锁定这里。”

    大雪国境内以东的大山之中,虽然很大总不至于人海茫茫得去寻找。

    只要有一丝希望,沐筱萝还是极为开心的,“陛下,谷恩师是不会骗我们的,他老人家说在大雪国以东,就一定会在以东。”

    “梓潼,你冷静一点。朕从来没有怀疑过谷乘风恩师。”赫连皓澈眸心一怔,肯定得对着谷乘风点了点头。

    众口决议,往大雪国以东去,半刻不得停留。

    知道自己在一步步得靠近孩子们,沐筱萝就仿佛浑身上下打了鸡血一般。

    哪怕马车在中途出现车轮断裂的意外,沐筱萝也与十来个军士们一起推动马车,这一点,叫乔装打扮的众随军们心生感动不已,就算是赫连皇陛下他也一个男人汉,也没有筱萝皇后如此积极。

    以东深处,众人遇到第一座农庄,是一个叫上官家庄的地方。..

    “老婶婶,你可曾见过一辆马车,带着三个孩子们路过此地?”没等其他人去问,沐筱萝第一个跳下马车,去询问。

    那个身着石青色布裙的老妇人正在端着一大簸箕的玉米在那里互相搓打,把一颗一颗的玉米粒子弄到簸箕里头去。

    老妇人心肠很热,连忙站起来,给沐筱萝一行人端了小杌子坐。

    小杌子很破旧,不过沐筱萝却没有推迟,听老妇人一一道来,“是有,不过只是待了仅仅一会儿,就走了。我老伴他也给他几个番薯呢。”

    “可不是,他们走的也太快了。远道的客人们,你们好歹在这里住宿下来罢。我和老婆子好久不曾迎接远客了。”从土胚房的老伯伯脸上挂着一丝和蔼可亲的神色。

    赫连皓澈连忙把跟前的筱萝揽入怀中,手一挥,“谢谢两位老人家,我们有事,必须要马上启程。”

    “我们这里是上官家庄,你们说的那些人是你们的朋友吧。他们往王家庄上去了。隔着一座山呢。你们得快点,这样正好能够在天黑之前抵达,这要是天黑之前到不了,山中凶猛野兽可多了。我们两个老头子建议你们还是留下来住宿一夜吧。”

    “不,谢谢你们二老的深情厚意。”

    ……

    众人一一踏上马车,赫连皓澈身形一动,眸子深处浮现一缕光芒滑过筱萝皇后的脸庞,发现筱萝皇后鼻子微微红润,他就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孩子们安带回大陵国,这样也就不辜负筱萝她的一片爱护孩子的舔犊之心。

    长乐侯爷花辰御驾驭的马车极快,果然按照之前二位老者指引的方向,到达王家庄的时候,正是傍晚十分,家家户户的灶的烟囱起了袅袅炊烟。

    “到了,太好了,太好了。”沐筱萝仿佛小女孩一般似的,什么母仪天下的皇后尊仪,什么端庄贤淑的国母之尊,浑然抛弃九霄云外,这才是她,她沐筱萝。

    沐筱萝找到宸宁,宸礼,宸潋孩子们玩耍的那一片空地上,如此情景就跟海市蜃楼一模一样,只是上面没有了孩子们,徒留一片荒凉的地皮,依稀记得他们手里拿着一把枣子,在这里跳来跳去。

    枣……他们哪里来的枣?

    不单单帝后筱萝想到了,赫连皓澈走过去,正在砍柴的中年大叔与他说,昨日有外地的马车抵达他们的王家庄,带来了三个孩子们,给三个孩子们一把枣吃的正是这位中年大叔。

    沐筱萝感动得眼泪盈眶,连忙从随身的包裹掏出五十俩银子交给他。

    在深山之内一辈子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识过这么多钱,中年大叔连连呼喊他的妻子前来,妻子笑靥如花,模样倒是娇俏可人儿,看这五十俩银子眼珠皓澈发直了。

    不过淳朴的他们硬是没有接,“远方的客人,你们尽管住下来,这么多钱我们是不会收的,我们大山里的人们就是好客。款待你们,是我们的荣幸才对。”

    见他们如此坚持,沐筱萝就问孩子们的下落,他们脸上挂着一抹舍不得的表情,嗫嚅道,“说来也真挺可惜的呀。那三个孩子长得可真俊俏呢,我这一辈皓澈没有见过如此俊俏的人物呢。要不是那人硬要拉他们走,我们俩夫妇俩还真舍不得让孩子们走。我们给孩子们枣子吃,他们吃得可欢快呢。偌,就在这里蹦呀跳呀的。”

    “宸……”沐筱萝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就更加相信孩子们的确是停留在这里。

    赫连皓澈剑眉之下的一双眸子突兀得冷冽无比,“那个大人是何等模样?”

    “一共是三个人。一个男人断了臂膀,一个妇人瞎了眼睛,另外一个长着赤眉的老头。”中年大叔道。

    赤眉老者,谷乘风心头猛烈得一颤,“赤眉……那赤眉老者是不是长着一张狗脸,大概有八尺长,左手的大拇指是二指。”

    中年大叔和他的婆娘不可置信得惊讶得凝了谷乘风一眼,“老人家,你是神仙吧,既然能够未卜先知,那个赤眉老头就是你所描述的那一位,莫非他是……”

    “没有想到正是他……”谷乘风老脸一黑,顿时间觉得有什么宸结在胸间,便感觉到什么都不好了。

    赫连皓澈本想继续赶路,往下一站的林家庄的,中年大叔夫妇说马车往那里去的,可如今天色已近黑了,再也无法行进了,也只好在王家庄留了下来。

    大家胡乱吃了点东西,就关在一间房间里头议论着。

    “你们可知道,那位赤眉老者是什么人。”

    “恩师,你可知道?”

    “老朽不但知道,而且还见过。想当年,老朽游历西域万毒谷的时候,正好目睹了万毒谷的万毒神君在闭关之时,遭受他的三徒儿钟离重背叛,如今的赤眉老者钟离重应该有一百二十岁。”

    谷乘风嘘嘘了一口气。

    众人为之讶异。

    沐筱萝吃惊了一声,“钟离重是前万毒谷万毒神君的叛逆弟子?那为何要抓走本宫的孩儿!”

    “事有蹊翘!梓潼你不要激动。”赫连皇剑眉一横,“谷恩师,赤眉老者是他,那么另外两个人是……”

    “陛下,这里的大嫂说有个双目失明的妇人,难道是她……是她的鬼魂回来了?”沐筱萝还真担心是如此呢。

    知道筱萝这些日子颠簸够了,赫连皓澈连忙安慰她道,“梓潼,你不要自己吓自己。沐若雪那贱人双目失明了,早已掉入北海山巅,现在早已沦为鲛人的腹中沦为美餐,如何会……”

    “是呀。皇后娘娘。您且放宽心。绝不会是沐若雪那个贱人。她就算是死了。也一定会被阎王锁住阴魂,不让她回归阳间害人的。断然不会是她的。”瑾秋无比澄澈的瞳孔深处满是一片决然。

    说的也是,沐筱萝可是亲眼看到沐若雪被自己挖掉双眼,再由高崖之下推下去的,她失明了,那北海山巅可是比丰州坝的万丈深渊还更为可怕的存在。

    沐若雪她一定是死透了,沐筱萝的心中仍然是无数遍得这么想到。

    可是世事难料呀。

    今夜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见翌日的天微微放清光,众人就又开始启程,往林家庄赶去呢。

    在通往林家庄的一块界碑之上,沐筱萝探出马车帘子的眼珠子骤然间看见一个小型的鞋子,天呀,这不是宸礼的鞋子么,是他四岁生辰,沐筱萝她这个做母后的亲自给孩子纳的鞋垫呀。

    “停下来!停下来!宸礼的鞋子……宸礼的鞋子!”沐筱萝竟然当着马车还没有停靠稳当的时候,就想要跳下去。

    “梓潼,你不要命了!宸礼的鞋子怎么可能会落到这里?你且是看错了吧。”要不是赫连皓澈立马环住她纤细的小蛮腰,也许在下一刻,沐筱萝就会摔下马车,后果那是不可想象的。

    待长乐侯爷花辰御勒住马缰,让马车停了下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